锦绣琳琳2019-02-11 23:362,509

  贰

  罗颜婉回到情报部门和此次负责南京护送的负责人交接完工作,后又对傅怀民先生进行安全部署。因为在罗颜婉还没准确的掌握对方的身份 ,但几次交手罗颜婉的直觉告诉已经猜她对方的身份了。

  罗颜婉处理好工作,回到办公室看着最近往来的的文件,却不知顾朝衍什么时候已经来了。

  最近的文件不少,她就低头静静地看,疲惫时揉揉太阳穴。她抬头习惯性的取烟打火,却看见了他。

  “你什麽时候来的,我居然不知道!”看见顾朝衍在她办公室站着,她略感惊讶。

  “一回来就这莫认真的工作,也不给自己自己喘口气?”顾朝衍走到她身边,为她从烟盒取出一支香烟,自从听到随同回来的人说他们一路上的遭遇他就心惊胆战。虽说此行她回来了,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失去她,他心里满满的后怕。

  罗颜婉站起接住顾朝衍递过来的香烟轻轻放回烟盒,对着他笑笑说:“准备戒烟了,毕竟烟吸多了对身体不好”

  “也是,该戒了。”

  “坐,朝衍,我看了最近的情报,汪精卫最近可不安分呀!上面那位是不会这样容忍他太久,多派些人盯着他。还有,关于傅怀民先生的事以后要对我进行专人汇报。”

  “好,你放心。一会有空吗?要不要出去喝杯咖啡。”

  “有呀!你顾大公子想要怎么会没空,不过要先去把任务布置下去。”

  顾朝衍离开后,罗颜婉放下手上的工作到更衣室去换了一身素色旗袍,戴了顶白色软呢帽,略显女儿态,使人难以看出她是朵‘血色蔷薇’。其实如果不是这场战争,她也不会来到南京,也不会从事地下工作,而是若同公主一般在父母身畔,可战争改变了一切。

  走出情报站,和煦的阳光轻轻地铺在脸上如此温暖,清风拂过耳边发丝,时光静好。

  “你来了,很美。”顾朝衍说。

  “谢谢,我们走吧!”

  两个人上车,前往琳韵咖啡店。罗颜婉坐在车上看着往来的行人,有面色娇羞的女子挽着男友的手,有行走匆匆的衣装革履的男子,有衣着褴褛的乞丐……不同的人走着不同的路,却都在为生活奔走。

  拉住车帘,静静地躺在车坐上闭目。顾朝衍则在即前面静静地开车,透过后视镜他看到颜婉睡了 变将车子开的更慢更稳了。自从与颜婉相识,相知,他逐渐了解这个倔强,坚强,温柔,冷漠,距离遥远的女孩。不知什么事后她已入了心,可她却总在不经意间拉远距离,他看的透她却又看不透她。

  颜婉睁开眼,车子已经到了咖啡馆门口了,两人相挽而入。

  “先生,小姐请坐,不知二位要些什么?”

  “一杯蓝山,一杯卡布奇诺。”罗颜婉回答道。

  “再要一个黑森林蛋糕。”

  罗颜婉摇头笑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咖啡厅里摆放着一架钢琴,在温暖的灯光里显得美丽而高贵。

  不一会他们点的便上来了,顾朝衍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轻轻的放下。罗颜婉拿着小勺,舀这着卡布其诺上面的泡沫,勺子滑来滑去如同精灵一般。

  “你在这里坐着,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 好,我序幕以待”罗颜婉回答。

  顾朝衍起身走向钢琴,打开琴盖,优雅地坐下,指尖行云流水的滑过键盘。弹奏着那去早已烂熟于心的’献给爱丽丝‘准确的说这支曲子叫做’献给特雷泽’。

  罗颜婉听着,只是听着,她不愿多想,也不敢多想。吃着黑森林蛋糕,喝着可布其诺,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却理智的像一根直线。一曲终了,掌声响起,他优雅地快走下希望能够在她的脸上看到不一样的情怀,却又平淡的不敢做多想。

  “我们该走了。”她摸了摸她的手袋,拉着他跑。刚刚出去的可疑男子立即觉得后面有人追,跑得更快了 。直到追到一条死巷,那人无处可逃,便拿出藏在袖中的刺刀直插向罗颜婉。

  罗颜婉一闪,右手捉住那人的手,稍一用劲呢人就疼得嗷嗷直叫。哐当一下,钢刀掉到地上,自知不敌那人立即讨饶。“先生,小姐饶命呀!我再也不敢偷了。”

  “东西给我”

  “给给给,今触了啥霉头?”嘴里嘟囔着,把刚到手的钱包递给顾朝衍,罗颜婉刚松开手那人便一溜烟跑了。罗颜婉打开钱包,里面是一张日本武士照,再看看里面除了些钱和照片后面的夹层里的一张白纸并无其他后立即合上拿在手上。

  “果不然,朝衍你怎麽看?咱俩要不要分分这脏,再喝杯咖啡。”两人在哪里若如其事地说笑着。

  “你说呢?你会吗,我的颜婉小姐。”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走过来说“二位这样做不好吧!”那人说着拗口的中文,浓浓的日本音。

  “是吗?呢先生 ,是说我们自作多情的帮你拿回 阁下的钱包了。”

  “谢谢!”日本人说。不过日文听着果然拗口不那么真诚,罗颜婉不愿与对方过多纠缠直接将钱包扔给他,和顾朝衍携手离开。

  刚走到街口一辆黄包车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黄包车夫和乘客和叫车里的人讨要说法,一会便去挤了一堆人阻断了交通。追在二人身后的尾巴便被拦在这里过不去,而他俩却早已乘车而去了无踪影。

  南京某情报站

  “今天的事是你安排的,对吗?”顾朝衍说:“你早就知道日本间谍会在这里接头,这么危险怎么不跟我说。”

  看着顾朝衍无名火起,她淡然的说道。

  “朝衍这对我们说不是很平常吗,而且今天我也是先和你先好好放松放松,不想扫兴。”说完转身拿起水杯泡了一杯蓝山咖啡,递给顾朝衍。“别生气了,我的钢琴王子。走,想不想看看今天的收获?”

  “走吧!我的罗主任!”

  两人走出办公室,左拐右拐走到审讯室内。与日本间谍接头的人已经被捉住,成一大字被铁链挂在半空中,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走到那里罗颜婉还是一如既往地难以忍受血腥味,眉头微皱。

  “我替你看,你先去歇一会吧。”

  “好,呢我就不进去了。有结果立即回报我。”罗颜婉转身离开,其实自从走上这条路她没少沾惹血腥,甚至她的双手杀得人也不少,但是她还是厌恶它。离开暗室,她再次回到办公室拿出特制的药水,涂在拿回的白纸上,图片上的内容变清晰的显现出来,是‘南京城防图’。

  “可恶”罗颜婉说,拿起办公室电话立即上上峰汇报,看来南京已经不安全了。

  南京市某别墅

  “八嘎”日本人在教训着前去接头的间谍,因为他拿回来的只是一张白纸。任务的失败,意味着此次战争布局的失败。

  而另一边,国民政府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傅怀民也已在国民政府的安排下到达云南昆明的中央第一航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等风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