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只恨太匆匆(二)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409

  第三章 只恨太匆匆(二)

  光风流月初,新林锦花舒。情人戏春月,窈窕曳罗裾。青河盖渌水,芙蓉葩红鲜。郎见欲采我,我心欲怀莲。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整个夜晚黑的可怕。

  陈国王宫灯火通明,老国主的葬礼正在偷偷的进行。各个国家的世子,使节纷纷来拜祭。陈烈坐在主位,一语不发。霍然正在手忙脚乱的安排各项事宜。

  “霍卿,子月怎么样?”陈烈不安地问着。霍然听罢,握住陈烈的手,“小国主,公主们没事,老臣已经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告诉公主的。您别怕,有我呢,您别说话,一切我来打理。”陈烈看着各方的使节,心里不停地发抖。明明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怕,可是事情来了,还是不住地一阵紧张。

  台下坐的都是各国的世子,与其说是世子,还不如说是未来各国的新主。不过十几岁光景,身边跟着大臣,最小的也只是九岁光景。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

  丧钟敲响,世子们离席。九岁的邻国小世子在大臣的带领下回到住处。夜里异常的安静,妃雪阁也在这夜的静谧里安静地可怕。

  子夜在昏睡中醒来,见旁边躺着子月,心里舒缓不少,还好姐姐没事啊。肚子咕咕叫着,难受极了。子夜掀开被子,走出妃雪阁,还是自己去吃点东西,一会儿子月姐姐醒了也可以填饱肚子,这样想着三步两步就走到了膳食房。

  哇,好多好吃的,子夜一边惊叹,一边往嘴里塞东西。因为落水,身体很虚弱,吃的东西要费好长时间才可以咽下。正在子夜大快朵颐的时候,门吱呀吱呀地响,子夜呆住半刻,接着狼吞虎咽。门后走出一个清瘦的男孩,仔细地盯着子夜。“你是小偷吗?怎么可以在这里偷东西吃。”子夜这时才注意到门后的小男孩,却也不惊不惧,擦擦嘴,接着吃,“你不也是一样吗?不过看样子,你比我来的还要早啊。”小男孩吃了一惊,走向子夜,月色中看清子夜小小鼓鼓的脸庞,“你好脏啊。”男孩嫌弃的瞥了一眼,却还是伸手擦掉子夜嘴边的黑芝麻。子夜不躲,只是很疑惑,“你不吃东西在这干嘛,这里晚上都没什么人的,你不害怕?”男孩无奈看了子夜一眼,“我在躲人,有人要抓我。”

  子夜凝视男孩一眼,放下手中的荷饼,怜悯地牵起男孩的手,“你是不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啊?”男孩一脸黑线,不知道子夜在说什么。“我有爹有娘啊。”子夜眼中的光一下子变得贼亮,“哦,那你肯定就是你爹跟小妾生的孩子,然后正夫人的孩子很讨厌你,就天天欺负你,所以你就躲在这了,是吧?”男孩继续黑线,“小娃娃,你几岁了?”“别叫我小娃娃,你没准还没我大呢,长得这么瘦,还这么矮,这个鸡腿给你,吃了补补,我爷爷说吃哪补哪,我忍痛给你吃啦。”子夜一脸大气,把啃得不忍直视的鸡腿递给男孩,男孩嫌弃瞅瞅,考虑半天正要接过,却听到外边传来刀剑摩擦的声音。“什么声?”子夜茫然的问道,男孩赶紧捂着子夜的嘴,将子夜拉到门后,“别说话,有人来了。”两个小娃娃慢慢从门后向里边爬,终于在有人进门前爬进了离门最远的米缸里。

  两个黑影一前一后走进膳食房,手中刀剑分外扎眼。“大哥,赶紧找,小世子躲不了太远,解决了小世子,好去向大人复命。”“嗯。”两个人达成共识快速地在膳食房里翻来翻去,子夜被小男孩捂着嘴躲在米缸里,恐惧地看着四周。

  米缸里还剩下不到半缸米,稍微移动,白色的米粒就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小男孩手心冒汗,眼睛不住地示意子夜不要乱动。那两个人轻声找来找去,最后忽然将视线锁定米缸,一步一步地向米缸靠近。坏了,米缸没有盖子,这下要被抓住了,男孩心里绝望,慢慢松开捂着子夜的手。子夜得到自由,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小男孩不安地瞅着子夜,这就是他生命中遇到的最后一个人吧,而且还是个胖子。没准,要做一个孽,把傻乎乎的小妹妹也带走了。子夜听到男孩心跳的声音,知道他们就快被发现了,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忽然从米缸中站起,男孩紧张极了,这小娃娃,不会是要出卖我吧。大气都不敢出,那两人见此情景,着实也吓了一跳,齐声道:“你是谁?”子夜两腿直打哆嗦,表面还是强装镇定,“你们是不是陈烈派来的,是不是他让你们看着我不许我吃东西的,快说!”两个人吃了一惊,不知道眼前的小娃娃在说什么,不过陈烈这个名字却把他们吓了一跳,陈国新主的名字从她口里说出,可见不是一般人物,两人乱了阵脚,不知该怎么办。子夜用手死死抓住米缸,两腿不住地打哆嗦,米缸里的男孩也是着实地惊叹了,无奈地扶住那两条群魔乱舞的小粗腿儿。正要出去解围,子夜却使劲按下他的脑袋,一个大步迈了出去,拽过一个人的胳膊就乱咬。男孩被按下米缸,一时不能出来。那人被咬得呲牙咧嘴,右手用刀背一敲,子夜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子夜头上鼓起一个大包,忽地“哇……”一声哭了出来,“我就吃个鸡腿,陈烈就让两个大坏蛋来打我,我有什么错啊,陈国主,爷爷……他们都欺负子夜,子夜连个鸡腿都吃不起啊……”两人听完,早已吓懵,小男孩也一阵惊讶,原来是陈国的公主——陈子夜。那两人赶忙跪下,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子夜见他们这样,心里暗喜,“你们给我滚出去,不想看见你们,快点……”一边说,一边把鞋子脱掉甩到两人的脸上,两人也不敢言,连忙起身跑出,头也不敢回。

  见两个人跑远,子夜用脏手擦擦眼泪,跑到米缸前笑嘻嘻地看着小男孩,“怎么样,他们被我吓跑了,我厉害吧?”小男孩从米缸中跳出,看着子夜头上红红的大包,心里忽然有点心疼,爷爷都走了,你还不知道吧?无奈捡起地上被子夜丢掉的鞋子,小心地帮她穿起。又从怀中掏出手帕,轻轻地擦那带着泪水的脏兮兮的小脸,“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怎么可以这么脏,好讨厌。”嘴上说着讨厌,动作却出其意料地轻柔。子夜长长的睫毛不住地眨巴眨巴,眼睛直直盯着男孩,男孩被她盯得心里没底,“有什么话,你问吧。”

  “那两个人是不是你哥哥派来杀你的?”

  “……”

  “爷爷说,天家无情,会为了当王残害手足的。”

  “你几岁?”

  “我六岁啊,怎么了?”

  “没事,小小年纪就知道这么多。还有,我没有哥哥。”

  “好可怜啊,虽然我哥哥经常欺负我,但有总是比没有好。”

  “……”

  我们其实是一样的,我可怜在随时会死在天家的斗争里,而你可怜在你将一直活在你哥哥编织的巨大谎言里。虽然现在我很痛苦,可是有一天,你戳破了谎言,那时的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恐怕,不会比我现在过得多好。我自私地希望你沉浸其中,永远也不要醒来。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两个小小的娃娃在这寒冷的夜里相互取暖。天渐渐地亮了,男孩瞅瞅怀里还在熟睡的子夜,心里掠过不舍“我要走了,你自己要好好的。”说完把子夜的小手抽开,推开膳食房的门,太阳正慢慢地升起,天空都是淡淡地红色。

  “哎呀,世子,这一晚上你跑到哪里去了,害的老臣好找啊。”一鬓发须白的老者,见小男孩出现在陈国大殿,赶忙说道。男孩瞥了老头一眼,轻哼一声,“幸亏你好找。”老头听完,急忙噤声。过来便要搀小男孩。小男孩拂袖走过,拱手面相陈烈,“新主见谅,息国突出事端,须我马上回国处理,还请新主赐我马匹侍从,许我一人先回息国,息国使节当留下继续出席老国主的祭奠大典。”陈烈听完,看向霍然,霍然近前耳语几句,陈烈眉头紧皱,“好,我赐你最好的快马,最杰出的侍从,保你一路无恙,从此他们便是你的近从,还望息国早日清君侧,令息国不落他人之手。”老头听完,两腿早已站不住,扑通跪地,男孩看都不看,径直离去。

  子夜在一片呼喊中醒来,一睁眼便看到子月红肿的双眼,“我睡了多长时间啊?”“你睡了两天了,伤寒没好,头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撞了一个大包,你怎么跑到膳食房去了,高烧不退,快吓死我了。”子夜耳朵嗡嗡的,脑袋不住地响。“姐姐,我记得有个小男孩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小男孩呢?”“哪有什么小男孩啊?子夜你是不是做梦了?”子月摇摇妹妹,焦急地问道。子夜迷迷糊糊地努力回想,那么真实,真的是梦境吗?“姐姐,那个小男孩好像说会回来找我的。”子月着急打断,“你病了两天哪里来的男孩,做过的梦不要当真了。”

  原来是梦……

  男孩骑在马上,伴着随从,慢慢地离开陈国,走到一半时,又忍不住回头,脑海里满是子夜脏兮兮的小脸。小丫头,忘了告诉你,我叫息宇。希望长大以后,你可以记起这个不知道名字的男孩。他曾经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有那么一刻舍不得离去。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