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一)
菜菜糊糊2018-10-25 09:513,070

  第五章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一)

  从息宇追出映珊的那天开始,子夜的身体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子夜隐约觉得有些许的不同,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同,她见息宇的时间越来越少,起初息宇还会在每天的傍晚陪子夜小坐,现在竟一连几天看不到身影。子夜差瑾儿去轩阳宫询问,得到的消息也虚假不一,映珊再也不会来见子夜,这个人好似人间蒸发,怎么也找不到了。

  子夜心里十分担心,终于在息宇下朝的时间等到了息宇。从台阶下缓缓走下的息宇羸弱不已,才不过三月光景,已和三月前判若两人。

  子夜快步上前提裙追上息宇,“你怎么了,怎么这样瘦弱,是不是生病了?”息宇漠然,继续向前走去。“明日是我归宁之日,你今天可不可以来看我?”“近日国事繁忙,夫人自己回国吧。”息宇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决绝离开,子夜呆立原地,不知道再要说什么。

  陈国的马车很快就到了,子夜在城楼上向下望去,原来是青松来接她了。本该开心的日子,子夜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青松下马来迎,子夜却忽然不想回去。回头看看息宇,他的目光不知看向何方,眼睛一如既往的空洞,真的是一眼入心,一眼入骨。子夜的心里慌慌的,直觉告诉她此次踏上陈国的马车,便永远也不会再见这个少年。

  青松脸上笑着,手中递过一朵桃花。桃花粉嫩,小小的花瓣尽心的绽放,好熟悉的画面,有个人也曾这么做过,只是自己辜负时光已久,早已忘记在哪里见过。

  接过桃花,子夜终于踏上马车。

  回陈国的路途遥远,青松担心子夜身体,一直慢行。路程行进一半时,一老者拦住去路。青松呵斥老者离去,老者却纹丝不动,眼睛直直的盯着马车。青松担忧子夜的安全,只得下马询问,老者一言不发,径直走向马车。青松大急,赶忙拔剑而起,哪知老人身上冒出一团白雾,青松辨不明方向,拔剑乱砍,却砍不住实物。不一会儿只听的一声哀鸣,马车倒地。侍从连忙查看,白雾慢慢散去,桃花孤零零的躺在地上,花瓣散了一地。子夜被马车压在地上,幸好无大碍,所有的人都像做了一场梦,老者没有来过,他们也只是摔坏了一辆马车。

  青松费力的把子夜拉出来,天渐渐的黑了,他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原路返回,一条顺路去蔡国。照这境况,好像原路返回还靠谱一些。青松问子夜的意见,子夜摸摸手中的匕首,迟疑片刻,想到息宇对自己的态度,头也不抬的决定,“去蔡国,见姐姐。”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马车被丢弃在旁,一行人继续走了,受伤的马儿哀鸣。

  老人在黑暗的地方远远注视,长叹口气,“难道这就是宿命?罢了,给了你选择,你选错了,也莫怪老头子了。各自珍重吧。”说完老者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慢慢升上来了,乌云滚滚,遮住了天空。光明与黑暗,到底谁会更强,顺其自然吧。

  蔡国很近,不多时,子夜就到了蔡国。息国同蔡国果真不同,蔡国辉煌,比息国更增光亮。子夜思念姐姐,未经通报便急忙奔了进去。这时的子月已经怀胎四月,肚子微微有点鼓,一脸幸福的模样,见到妹妹,欣喜异常,连忙抱住妹妹,互诉衷肠。夜已深,子夜还很兴奋,看看熟睡的姐姐,子夜像小时候一样,偷偷的穿衣走出房去。

  今天夜里没有星星,月亮也被乌云遮蔽,子夜抱着胳膊坐在凉亭,忽然想起息国的桃花,每天的桃花到底是怎么来的,是息宇还是瑾儿?瑾儿没有跟来,这件事已无从查起,这段时间发生很多诡异的事,一件一件算来,好像有一种规律可言。息宇慢慢变的憔悴,还有今天下午的老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愿是一场梦,也不要把它变为现实。

  这样想着,子夜吃吃的出神,丝毫没有注意有人正慢慢接近。

  蔡侯早就听说息夫人前来拜访,无奈子月念妹情深,一直不得相见,今夜在凉亭外踌躇许久,正巧撞见子夜凉亭发呆。子夜披发垂衣,夜色下堪称绝美。蔡侯惊为天人,蹑着脚步,轻声走到子夜身后,刚想动作。子夜觉得不对劲,向后看时,蔡侯正将鼻尖凑到自己的脖颈,早已吓了一跳,连忙躲开,欠了欠身,“见过蔡侯。”蔡侯正面见子夜面貌早已惊得魂飞天外,口中直说道:“我前几年见子月公主,已觉天女下凡,今日见得息夫人,才明白什么才是天女下凡那。”一面说,一面上下打量子夜。

  子夜听闻此言早已吓得浑身发抖,早就听说蔡侯好女色,今天被他逮住,不知道落的什么下场。想到这,子夜连忙告退,“蔡侯过誉了,姐姐绝美,子夜自愧不如,今日天色已晚,待子夜明日正式见过蔡侯,子夜告退了。”说完,便匆匆向外跑去,谁知,蔡侯却愈发不知尊重,拉着子夜的胳膊就要非礼,子夜大惊,急忙用力扯断袖子,慌忙逃去。蔡侯在后面大声的笑着,声音愈发疯癫。

  跑回房中,子夜珠钗凌乱,赶忙叫来青松,要回陈国。青松看子夜衣衫不整,早已气急,无奈身在蔡国,没处发作,只得整顿随从,等待天亮离去。

  第二天,子夜拜别姐姐,见姐姐脸上神采依旧,昨日之气不好发作,只说来日方长,日后必得相见。子月意蕴深长,眼神飘忽,看出子夜不快,但见子夜有意隐瞒,也不多言,送妹妹出城,就急急的赶回宫中。这时蔡侯正美人在旁,对酒畅饮。见到子月也不吃惊,摇摇晃晃就往子月这边走来,手中拎一壶桃花醉,迎面就往子月头上浇去,“你妹妹国色天香,我怎么就这么没有福气,子月公主你去帮本侯把你妹妹叫回来可好?哈哈……”子月被他一浇,心中早就凄凉,“你不是说只爱子月一人吗?难道你以前说的都是假的?”“是啊,我以前就爱你一人,那是因为我还没见过你妹妹息夫人,那样的国色天香,落到别人怀里,我真是觉得可惜。”说完,蔡侯从怀里掏出子夜的衣衫,双手颤抖的抚摸,眼神迷离,全然不顾子月在旁。子月看到衣衫,猛然站立不住,怎么可能,子夜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眼中忽地有点潮湿,抚摸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心碎了一地。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蔡侯调戏息夫人的事不出三日已经传的人尽皆知。息宇听到这个消息,气愤不已,很想带兵去讨伐蔡国,无奈病入膏肓。楚王听到消息,抓紧时机派使节送来书信,希望息侯可以答应楚国,联合攻打蔡国。息宇早已失去思考,接到书信,立刻表示同意。红颜引发的血战已经慢慢拉开了序幕,这时的子夜还在回陈国的路上,丝毫不知危险正慢慢靠近。

  桃花,遍地都是桃花。息国的桃花最美,子夜想念着息国的桃花,不自觉的想到了息宇。息宇的眼睛,息宇的身影。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却又很头疼的怎么也想不起来。子夜慢慢的进入了梦乡,马车的哒哒声仿佛美丽的乐章,悠扬的声声作响。

  子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息宇每天都会守着子夜,临睡前在窗边放一朵桃花,桃花粉嫩可爱,好像子夜睡着的脸。梦里边的息宇很是温柔,他不停的叫着子夜,“小丫头,你好脏啊……”“小丫头……”子夜开心的对息宇笑,息宇也笑着,可是笑着笑着,息宇的脸开始流血,眼睛空洞,嘴唇白的吓人……“啊!”子夜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青松在马车外焦急的询问,子夜却一直在想着息宇的笑容,还有那句小丫头,手指不停哆嗦,脑袋也开始疼了起来。怀里的匕首忽然发光,子夜吃惊的捂住嘴巴,匕首自动打开,刀尖上映出两个人的影子——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正害怕的捂住一个胖娃娃的嘴,两个人躲在大大的米缸里,大气都不敢出。子夜紧紧的盯着那个胖娃娃,那个孩子,不就是十二年前的我吗?身边的那个人是……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二年前,原来我们就已经见过。

  子夜的心开始痛,深深的刺痛。息宇……

  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扬。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

  “青松哥哥,我们不去陈国了,回息国。”

  “什么?”

  “我说,回息国,我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怕晚了,就见不到了。’

  “……”

  桃花,遍地的桃花。为你,我情愿做爱情的俘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