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西城别,转身一世琉璃白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170

  第十六章 西城别,转身一世琉璃白

  “我们走吧,不要再待在这里了,我送你回南疆。”段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慕篱还是不以为然。

  看见慕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段弈怒从中来,“你怎么不说话,再这样下去,你明白会发生什么。”慕篱任他发怒也不回应什么,只是从台阶上站起身,瞟了一眼砖缝中的一抹绿,下定了决心,“好。”说完径自去了,段弈急急地跟在后边,不知道慕篱要做什么。

  两个人不说话一路向着南方走去,段弈几次想要跟慕篱说话,慕篱干脆扭过头去自动忽略,久而久之段弈也就放弃了,许是了解自己的暴脾气给慕篱带来了不便,一路上段弈果真消停许多。可是玄阳子段弈的大名一路上道听途说,混淆是非的不少,段弈想要上前理论,慕篱拦着也就作罢。

  不多时,天色将尽,慕篱身体稍感不适,也是咬牙挺着不说一句。段弈性格缺陷也没有在意。楚言在远方望着这对男女,始终没有上前。

  段弈带慕篱走进一家店铺,提议休息一晚。慕篱同意,可是店小二抓耳挠腮,似有难解决之事。段弈心烦,上前就要惹事,慕篱赶紧推开段弈,“小二哥哥,有什么事不好解决,可以告诉我们的,我们不是公子小姐,住的地方差一点没关系。”

  店小二面有难意,“不瞒姑娘,这一带的酒肆都是夜天歌公子的酒肆,他不允许客人住店,只准吃酒,不能住店,姑娘还是走吧。”

  段弈听罢,气一下子就上来,揪着小二的衣服就要上手。慕篱忽然听到夜天歌这个名字,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红玉不在。

  仿佛遥远天边的梦一下子就惊醒了,那天红色的月夜一下子就撞击到慕篱的脑海。慕篱听不清段弈在跟店小二争执什么,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句:“夜天歌在哪?我要见他,他拿走我的东西还没给我。”

  小二跟段弈齐齐一愣,店小二刚要说话。一阵脚步声就从楼梯间传来,依旧是一个青衣男子,拿着一把桃花扇,小指微微上扬,后边跟着两个正气的男子。不同上一次的见面,慕篱看到男子的腰间多了一枚红玉,待男子走近一瞧,果真是夜天歌。

  段弈放开店小二,直直地盯着夜天歌,眼中露出一股鄙夷之气。夜天歌见到段弈,一点都不吃惊,就当没有慕篱一样,径自向段弈走来。

  慕篱想开口,可是夜天歌头也不回越过她,直接跟段弈套起了近乎,“原来是玄阳子段弈啊,久仰大名,玄阳子不镇守古地,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红颜祸水乱江山?”

  说罢,夜天歌一把打开桃花扇,挡住脸嗤笑。段弈嫌恶地打掉桃花扇,毫不客气地说:“多谢你认得我,不过一个大男人拿姑娘的扇子不觉得可耻吗?”

  夜天歌倒也不气,命人拾起扇子反问:“玄阳子不喜欢桃花?”说完似有若无地瞅一眼慕篱,段弈注意了这一幕,甚是不耐烦地说:“古地没有桃花,正巧我最讨厌桃花。”听完段弈的话,慕篱的心猛地一震。不喜欢桃花,可是我最喜欢桃花啊。

  夜天歌玩味的笑,天渐渐地黑了,慕篱的身子慢慢变软,只能靠手支撑着桌子。段弈察觉,夜天歌看到也只是痴痴一笑。段弈也不管慕篱是否愿意,径自将慕篱的半个身子靠在自己的身上。一只手抱着慕篱,一只手拔出玄阳剑,直架上夜天歌的脖子。夜天歌也不躲,后面两个大汉早已出手。

  夜天歌抱着看好戏的心理,远远地在一边观战。段弈虽武力超群,始终是负了一只手,偏那两个大汉实力也不很低,这样僵持下来,竟也难分敌手。慕篱被段弈紧紧地抱着,心里划过一丝的安全感,但终究被激烈的对战冲走。

  慕篱一只手拉了拉段弈的衣服,“喂,段弈哥哥,你放下我吧,不然我会拖累你。”段弈闪到两个大汉的身后,负手一剑,两个大汉应声倒下,段弈抱着慕篱的手紧了紧,“不放,你又不是累赘我放你干什么!”

  慕篱一惊,看着段弈长长的睫毛,真好看啊。月光如水,铺满整片大地。慕篱也在这柔和的月光里沉沉睡去。段弈眼睛里闪着寒寒的杀意,直盯着夜天歌,“你拿了她什么东西,快交出来,不然玄阳剑会告诉你下场。”

  夜天歌拍手叫好,“果然是玄阳子,可是我偏不给,你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不好好看你的古地,跑到人间掺和这等事情,看来容成齐真能容得下你。”

  夜天歌扔掉桃花扇,从袖间变幻出一把剑,腾空跃起将桌椅板凳一概物品齐齐向慕篱的方向劈去,段弈措手不及,只能想到将慕篱护在身后,自己被重重一击。

  夜天歌也有点意外,旋即恢复正常,继续攻击。那两个大汉也从背后发起攻势,段弈腹背受敌,不一会儿便撑不住,嘴角溢出一股血来。

  四人始终分不出胜负,正在这时,楚言不知从什么方向进来制止。夜天歌停下手中的剑,眼里忽地升起一股仇恨的无名之火,看着这三个男女。

  楚言二话不说,喝退两名大汉,转而面向夜天歌,“天歌兄心情不错啊,竟然一门心思动我的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人间动的手脚,你动手脚也不选个地方,天鹰阁无月林是你该动的吗?”

  夜天歌面色死灰,一双手不住地颤抖,“二公子,我是奉大公子的命令动的慕篱雪,她的泉凌剑如果落到别人手里会危害魔界也说不定。”

  楚言冷笑两声,“泉凌剑,只是泉凌剑么,如果只是泉凌剑,你为什么让红豆去灭掉御剑城!”夜天歌背后升起一股寒意,但自尊让他无法在楚言面前低头,“这个你不用管,我只要拿走泉凌剑就可以。”

  段弈在旁边听的不解,待要说话时,楚言一掌劈向夜天歌,只是一瞬间,夜天歌的脸便被劈出一道红线,段弈错愕。

  楚言只是冷冷地说:“今天只是毁你容,下次你再动她,就不止这样了。”夜天歌呆在原地,血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半晌他的脸开始扭曲,店内狂风大作,“楚言,你一定会后悔的!”说完便消失不见,只余地上一滩血迹。

  楚言看也不看,转过身来从段弈手里抱过慕篱。段弈不想放手,可是看到楚言的时候,段弈惊呆了,他好像在深深记忆中的那个男子,那么慕篱,他跟慕篱……这样一瞬间的失神,慕篱就从怀里离去,再看时,是楚言抱着慕篱的背影,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一股悲哀,只是为什么呢?

  容成齐仔仔细细地瞅着昏睡不醒的麒麟子,有那么一瞬间,他误以为他的夏子期回来了。可是现实,却总不遂人愿。麒麟子静静地睡在那里,浑身笼罩着淡淡的红光。这是她的灵气,子期最讨厌红色灵气。

  麒麟子的身子动了动,眼睛轻轻的睁开。容成齐别过脸去看窗外的天空。就是因为不愿飞上九重天,我才会遇见你,真好,真怪。

  “你是谁?”

  容成齐笑了笑,“我是你的夫君啊,怎么反倒问我?”

  麒麟子挣扎着起身,打量着这个说怪话的美男子。容成齐走到麒麟子的床前坐下,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三百年前的事情,难道你不记得了?我是龙子容成齐。”

  麒麟子面露难色,仿佛很难理解他的意思。不一会儿外面传来青山的声音。麒麟子开心地一把推开容成齐,没穿鞋子就往外面跑去。“青山,青山,我在这里呢。”

  看着青山走进屋子,容成齐的眼神闪过一丝的凌厉。麒麟子开心地奔过去。青山的表情有点微妙,麒麟子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她欣喜地抱住青山,“你怎么才来找我,刚才我被人下了药,幸亏那个蓝衣公子救了我。”

  青山听完,脑中的弦一下子就绷紧了。他转身看了看容成齐,容成齐看见麒麟子抱着青山的画面已经红了眼,青山这一看过来,他更生气了。

  容成齐走过去,一把打掉青山抱着麒麟子的手。“你是谁?为什么私自闯入这里。”青山看容成齐面有愠色,于是回答:“我是南宫家的侍卫,来接客人回去,稍有怠慢,请公子见谅。”

  青山说完就要带麒麟子离开。麒麟子看了看容成齐,若有所思的说:“我知道,你是龙子,但是我不是你的娘子,我今年才十七岁,你认错人了。”

  容成齐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苦很苦,看着麒麟子转身,轻轻的说:“你不是我的娘子,可你是我的逆鳞。”麒麟子的身子僵了一下,红色的眼神一闪,青山没有看见,她自己也没有看见。

  有的时候我们莫名熟悉的东西,也许就是我们的因缘所在,我们并不需要做些什么,只是不要放手,就已足矣。

  西城别,转身一世琉璃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