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古地记忆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465

  第十七章 古地记忆

  习惯了昏昏沉沉,习惯了不知所以。慕篱醒来,便也接着昨日,如平常一样静默。奇怪的是,从前的慕篱一直不是这样的性子,自离开无涯门,这种状态就开始了,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即使一路上出现了各种诡异之事,慕篱也是表面上淡淡的。

  柳天青已经认定慕篱就是凶手,就连麒麟子也迟疑的跟从。或许,这样的事情太可笑了,可是对于沉迷其中的人来说,只要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就好似看到了希望,于是自己也就不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是有了生存下去的意义。

  对于柳天青来说,这种解释颇为合理,可是同为可怜的人,却总不知相拥取暖,千年万年都是不变的冰冷,这种运转方式,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真心认同。

  慕篱穿上鞋子,刚想要出去,眼前便闪过一抹淡紫,“楚言哥哥?”说着起身走了两步。窗边的楚言轻轻转身,仿若未闻的“嗯。”了一声,这下子慕篱的心抑制不住一阵狂喜,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做事情的?”慕篱的问题很多,不过还是控制自己的好奇心,使自己不至于问的太多。

  楚言一如既往,只是定定地看着慕篱,“我是来找你的,你不要回南疆,你跟我回无月林,明天就走,不回来了。”

  慕篱愣了一愣,转而大笑,伸手便去摸楚言的脸,“楚言哥哥你是生病了么?还是你大哥哥又要你娶妻啊,为什么非要我回去呢?无涯门是我的家,我明天不回去,总有一天还是会回去的啊。”

  楚言的脸上露出一片伤心之色,这次许久没有消失。慕篱察觉到事情不简单,抽回手来,止住笑听楚言说下去,“你病了,篱雪,很严重。”

  不知怎的,慕篱总觉得楚言离自己远了,说不出所以然,就是那么远了。虽然见面两次,第一次却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而这第二次,所有的感觉就在楚言肃杀的表情里,尽数淹没了。

  慕篱抬头看着这个救命恩人,楚言的眼神,楚言的动作……好像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了,虚无缥缈。

  这时,泉凌剑突然的呜咽起来,慕篱大惊,连忙拔出查看,泉凌剑的剑身已从白色渐渐开始变为红色,就像自己胳膊上的红色信子,从剑柄一直到剑尖都可以看到一条红色的线。楚言脸色变了,又变了。

  慕篱到死都记得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在泉凌剑全部变为红色的巨大光晕里,一个银色衣着的男子拿着一把剑跪在漫天的桃花微雨里,将自己的血尽数放空流进剑里,那剑是一柄短剑,剑柄上分明地写着——泉凌。

  旁边立着的老人是谁啊?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看,就看一眼。终于看到了,慕篱开始苦笑,不是老头子是谁?心里猛然间受到了极大的重创,怎么回事?

  段弈在这时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身体突然僵住。慕篱跟楚言看到了走进门内的段弈,两个人全都长大了嘴巴,慕篱的眼中噙着泪,不知为什么很想哭,段弈慌了,急忙走过来。

  随着段弈的走近,玄阳剑也迸发出一道明亮的光,光芒中到底有什么?谁也说不清楚。慕篱只是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连同自己的心被慢慢地剥开了。

  光芒终于随着段弈在慕篱身边站定停了下来,只是停下来的那一瞬间,三人全都看到了更为诧异的画面:一个绝美的女子被几个军士紧紧的抓着,在女子的面前,一个青衣的王侯已经没有了呼吸,而边上坐着一个面目可憎的君王,等等,那是?夜天歌,还有姜北辰!慕篱已经失去了力气,段弈紧紧地,紧紧地扶着慕篱的肩膀。

  不知过了多久,泉凌和玄阳安静了下来。

  “那里面的男子是你吗?”慕篱轻声地问道。段弈的手紧了紧,“不太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的。在古地,我每天都可以看到,只是看不到那人的容貌,而你,我是真真切切看清楚记在骨子里的,我从未想过你是否真的存在。我不是完人,我阴晴不定,我只有容成齐这个朋友,我,大概不应该对这个梦抱希望,可它下定决心似的,偏偏不叫我失望。”

  慕篱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或许他就是一场梦啊,你的一场梦,不应该是你的。对不对?段弈哥哥,我们认识的这样早,这样短,怎么可能?”慕篱的身体发抖,她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境,可是老天却不给人留一丝退路。

  “子夜,长鱼子夜,你的名字刻在无月林天音阁上。”许久不语的楚言这时也不再沉默,“我捡到你的那一天,便知道你是前世亡人,不甘心的再次堕入轮回而已,还有你的师兄,你的段弈,你的丈夫,你的楚王,你的……”“你给我闭嘴。”慕篱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头扎进天空,慕篱享受着飞翔的刻骨寒冷。这寒冷大半是从心底涌起,快速充满全身。

  原来竟是这样,原来如此。帝都瘴气是假的,北辰师兄是假的,师父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既然是假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次次的骗我,一次次的为着我这个前世亡人编织谎言,一次次的叫我自己去求自己的亡灵——桃花夫人。求自己给自己一个明亮的未来,都是骗子!

  胳膊又开始疼了,连同着心,连同着耻辱,一并袭来。子夜,长鱼子夜,你害死的人,还有使你受尽一世屈辱的人,一同来了,是来讨债的么?情愿是,然后便一同还了吧……

  天空高远,竟是那么的晴朗,可是于慕篱,便是身死了的。逃离,赶快逃离,当然还有,上一世的仇怨,这一世必定偿还。

  楚言没有追出去,段弈没有追出去,两个人只是静静的看着,谁也没有拔剑,谁也没有说话,许久段弈转身,朝向慕篱的方向。“你还是选择为她?”楚言又是微不可闻。段弈固执的向前走了两步,“对,我选中的,不论什么我始终学不会放弃,没有放弃她,所以只好放弃你。”

  回忆不可抑止一点一点流进心里,段弈扶住欲倒的酒坛,慕篱的红线走到哪里了,走到指尖,这一世,又要结束了吗?那么长,那么近。

  楚言叹了口气,跟在段弈后面一齐追了出去。慕篱雪飞了好久,飞的她自己都累了。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城池。脑子里面猝不及防地就闪过一个念头——临水忆城。

  所有的城都有相应的护城河,一个城被灭亡,人们总能在看到护城河的那一刻记起这座城。我的城已陷落,看到了这河水,忽然就想起了你。

  这里好熟悉,应该就是古息国吧。慕篱雪失神地在这里游荡,浑身一点灵力都没有。城门到了,上面刻着三个大字——锦阳城。

  她进了城,果然跟自己料想的一样,到处都是桃花的味道。再多走几步看看,前面竟然有一座桃花夫人的庙。慕篱看着来来往往上香的人们,心中不免有些悲凉。他们大都祈求自己美好的姻缘,可是他们却不知这桃花夫人在爱情上竟是鲜血淋淋,讽刺极了。

  泉凌剑又在呜咽,有人来了。慕篱没有要躲的念头,自己知趣地走到城外的桃花林。那人光明正大地跟着,丝毫没有小动作。

  柳天青万万没有想到慕篱雪会在这里出现,她提了提青古,青古剑灵马上回应。看来青古剑灵恢复地差不多了。是时候了,柳天青提着剑紧紧地跟着慕篱雪。

  待两人晃晃悠悠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夕阳就快落山了。慕篱雪转过身来看见了柳天青。柳天青的眸子里一股仇意,慕篱雪看的一清二楚。她还不知道御剑城满门被屠的事情已经栽赃在自己身上。

  两人拿起自己的剑,慕篱突然说:“柳天青,我记得你,你不是恋慕楚言吗?怎么,想杀我?”柳天青听她说到楚言,心中的火气更甚,拔剑就砍过来。

  慕篱雪灵气被封,只能招招躲避。她本想用泉凌剑气逼退柳天青,却发现泉凌剑根本不想攻击敌人。慕篱暗叫不好,不留心就中了柳天青一剑,这剑刺在慕篱雪的左边锁骨上,鲜血止不住的留了出来。

  柳天青见自己占了上风,出手更快。指尖轻触眉心,唤出剑灵。白衣粉鞋的少女与柳天青一左一右,把慕篱雪的退路全都堵死了。慕篱雪无法只好向后面退去。

  柳天青见她身上的鲜血止住,慌神一看。竟然连个伤疤都没有,心里划过一丝不安。手上的动作还是不停下来。夕阳落山了,慕篱雪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柳天青刺破。她喘了一口气,实在是不能理解,“喂,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我们到底有什么过节?”

  柳天青气急,“你杀我全家,这笔仇我一定要报的。”慕篱雪听完,哈哈大笑,“我杀你全家,我现在的本事连你也杀不了,浑身除了人气,一点灵气都没有,怎么杀你全家,不要血口喷人。”

  麒麟子一进门就看到雪幽吐了一口血,身上血迹斑斑。青山吓坏了,赶紧去找南宫卫。“小姐姐,你怎么了?”雪幽看着麒麟子,慌忙地问:“你去哪里了,是不是受伤了。”麒麟子摇摇头,“我去喝酒了,没有受伤。”

  南宫卫赶来看到雪幽黯淡的眼神,心里已经明了。“她不是那个孩子,雪幽,你不是早就知道吗?何苦自欺欺人。”

  雪幽惨白的脸上流下了一滴泪,“是啊,我早就知道。”可我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希望,我希望找到她,我希望看她活的好好的。而不是,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的知道她在受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