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火舞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274

  第十八章 火舞

  柳天青一时无法反驳慕篱雪,她的眼睛已经红了,不杀掉慕篱雪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远处一阵铃声传来,慕篱雪的胳膊开始剧烈的抖动。她小心地扯开自己的衣服,果然是血海。那血海的流向仿佛加快了,流到指尖的那一刻也快到来。

  柳天青看到慕篱雪身上的血蛊,吃了一惊。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蛊劫。慕篱雪的嘴巴张了张,“你快走,魔族的楚丹仪就要来了,屠御剑城的人很可能就是她。”“你说什么?”柳天青上前一步,抓着慕篱雪的胳膊使劲盘问。

  慕篱雪的眼睛看向远方,已经晚了。楚丹仪已经到了。

  “小妹妹,真不错,竟然还活着?本来想看她把你杀了我再过来,没想到你这么耐打。”慕篱雪的手紧了紧,手中的剑一直在抖,看来它也知道今天是过不去了。

  楚天青惊讶地看着楚丹仪,虽然深知楚言是魔族中人,但一向温柔的红豆变成这样,她连想都没想过。楚丹仪嘴角邪笑,手掌聚气,一掌劈开慕篱雪。

  柳天青看着慕篱雪倒在地上起不来,也不知自己是帮她还是怎样。楚丹仪忽然冲着柳天青笑了笑,“没事,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哈哈……”

  柳天青被这笑声激的发毛,运剑飞到慕篱雪身边,抓着她上了佩剑,立时没了踪影。楚丹仪遗憾地看着剑气消失,失望极了。“真是的,本来想把两把剑拿走,不过还是心软了,谁叫柳天青那么可爱呢。”说完,笑容渐渐深了……

  月亮出来了,慕篱雪昏睡不已,柳天青带着慕篱雪好生麻烦。忽然段弈迎面御剑而来,柳天青来了戒备。抓着青古剑准备大打一场。段弈将玄阳剑向柳天青一晃,柳天青这才知道对面来的是玄阳子。

  段弈抱住慕篱,道了声谢,就离开了。柳天青看着慕篱的身影,忽然觉得那背影是那么小,那么瘦弱。

  姜北辰还在帝都,他打开青铜灵境想要询问无涯子师父关于这里的事宜。结果青铜灵境里什么都没有。再深入施法结果灵境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姜北辰在帝都的街上停了停,看到迎面走来几个气宇不凡的人,连忙上去打听消息。“在下南疆无涯姜北辰,请问各位知道帝都紫气衰退的事情吗?”这几个人上下打量姜北辰。其中一个短小精悍,眼神贼亮的汉子回答:“我们走南闯北这些年,从来没听过什么南疆无涯,你肯定是弄错了。帝都紫气衰弱是没错,不过只要集齐五大宝剑还有麒麟尾,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他们走开,留姜北辰一个人沉思。看他们的样子都不是普通人。或许他们说的是真的。五大宝剑他倒是清楚,无非是泉凌,青古,玄阳,还有龙驹,紫炎。泉凌剑是慕篱雪的佩剑,这个好弄。其他四个也不很难,只是这个麒麟尾是什么,他一时半会还说不清楚。

  容成齐在“红楼香阁”里喝闷酒,以前他左拥右抱的美人们丝毫不敢上前。全都机灵地在旁边守着。容成齐冷哼一声,把水杯摔在地上,粉碎成一片又一片。

  酒全部都洒在了他的蓝衣上,像花朵一样,氤氲着漾开。破天不知何时从门外走了进来,拿起容成齐面前的酒瓶就喝。容成齐看看他,“你不是不来吗?”破天擦擦嘴巴,“原以为你喝的是什么破酒,这等好酒我怎么舍得抛弃呢?”

  “你见着她了?”

  “嗯。”

  破天拿了一个新的酒杯,帮容成齐倒满酒。容成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她把自己的记忆全都封存了,而且喜欢上了一个凡人。”容成齐说的不紧不慢,但他喝的酒却只增不减。

  破天听完这话,丝毫不感到吃惊,“这倒是很像她的性格,如果你当初不离开她,或许她现在早就可以回家了。”容成齐的表情很不自然,他拿酒杯的手停在空中,好像是不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破天不理他,接着说:“她是灵界的女孩,如果她爱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不能陪她一生一世,灵界的门就会对她永远关闭。我看过她哭的样子,那时候你以自由为借口离开了她。”

  容成齐沉默了,“也许那时我就应该飞上九重天。”说完起身离去。破天看着容成齐离去的背影,仿佛看到了当时的少年和少女。

  龙族古地,到处一片寒山苍翠。奔腾的河流激荡着河床,河水嗡嗡作响。自从龙族决定飞上九重天开始,这里的海便浅了,又淡了。海水拥有记忆,它知道几千年来跟它相依为命的古龙族要飞上九重天,远离人世了。它不再波涛汹涌,因为这个地方将没有龙。没有龙存在的海上,大风大浪只能是淹没人间。这个它懂,所以它安静了。

  容成齐和他的兄长们一起等着父亲带他们飞上九重天。父亲来了,他看着古地苍凉的山脉,还有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不免叹气一声。“飞上九重天之后就再也不能回来了,多看一眼我们的故乡吧。”

  父亲的话激荡在容成齐的心上,泛起一丝涟漪。他想到了前几天看到的一个女孩。她穿着素净的衣服,浑身一股白蓝色的灵气。他看着她轻轻地飘上蓝天,又看着她在忘川河心生怜悯,救了一众孤魂。是的,他看到她流泪了,后来他就记住了她的名字——夏子期。

  容成齐的大哥容成引已经跟着父亲飞上去了,他看着哥哥和父亲在天上麟变为锦龙。二哥也飞升了,小弟们也一个一个地走了。他呆在原地,父亲和兄弟们在九重天上呼唤他。他犹豫不决,许久,他麟变为龙,向着东方飞去。

  父亲和兄弟们扼腕痛心,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大劫四百年,这才刚刚开始。容成引叹了一口气,安慰着父亲和兄弟,一隐身,便消失在云层里。

  夏子期正在忘川河痴迷地看那荼蘼花,一个花瓣向她飘来。她顺着花瓣看去,一个蓝衣的少年,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她有点害羞了,转身就要走开。

  少年过来抓住她的手,“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是地府黄泉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难道你只为了看这荼蘼花么?”夏子期吃了一惊,连忙挣脱开少年的手,“我有一个故人,她前一阵子阳寿尽了,我想看看她过得怎么样,不想看到了这火红的荼蘼花。”

  少年看着夏子期长长的睫毛,突然心动,“我叫容成齐,龙族容成烈第七子,你是灵女吗?”夏子期甜甜一笑,“嗯,我是夏子期,第三代守护麒麟的灵女。”两人相视一笑,前世今生,开始了一段佳话。

  容成齐躺在南宫家的房顶上,看着麒麟子和青山打闹,猛地喝了一口烈酒。画面里的女孩跟脑海里的女孩是一样的,只不过嬉笑打闹的人被换掉了,狠狠地。寒风轻轻地划过容成齐深邃的脸庞,蓝紫色的双眸闪起了异样的光。

  夏子期恨恨地扇了容成齐一个耳光,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你说过不会骗我的,可是你还是去那种地方。”容成齐的脸侧向一边,白皙的脸上有点发红。他知道她流泪了,可是他却不想去看。

  “我要走了,我想要自由,现在的你给不了我。”容成齐抬起脚向前走了两步,夏子期瘫在地上,肩膀不住地颤抖,声音低低地说:“你以为你为了我放弃飞上九重天就是爱我,你错了。其实你不爱我,我不过是你寻找自由的借口。”容成齐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夏子期。

  在容成齐转身的那一刻,夏子期的身形渐渐地隐去。容成齐的眼里只闪过一片红,耀眼的红,就像初见时的那片荼蘼花海。夏子期甜甜的在花海里边笑着,她穿着素净的衣裳,长发飘飘。旁边一个蓝衣的少年正在试图牵她的手,好几次都没成功。少年沮丧地走到一边,那少女狡猾地一推,少年就摔在了地上。“哈哈,龙子也是笨蛋……”

  声音那么甜美,在容成齐转身的一刹那,不见了,不见了……

  “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入轮回,我不想待在这里,孟婆求求你,我想到人间,我有要找的人。”长鱼子夜一袭血染的白衣,在忘川河畔瑟瑟发抖。孟婆无奈的转过头,也不愿同她解释。都是可怜的人,不能就任她去了。孟婆提着篮子悠悠地走了几步,始终不忍,回过头来对她说:“姑娘,你的命理不是你的,所以注定跟另一个人一起飘荡,永不得相见。”说完叹了口气。只剩长鱼子夜重重地跌落到地上,好久都没办法醒来。

  “你醒来,我帮你。”长鱼子夜睁眼便看到一个白衣素净的少女。少女的眼里满是幽怨,很不快乐。少女伸出一只手把长鱼子夜扶了起来,子夜看到远处火红的彼岸荼蘼花将少女的脸映衬地更加凄惨。

  风起了,少女的白衣上沾上了一朵荼蘼花。子夜伸手想要帮她摘下,却诧异地发现,少女的衣服慢慢地被荼蘼花染成了红色,火红的衣衫在风中飘舞,她抬头看着少女的眼眸,红色的眼睛里忽地被风吹走了一滴晶莹泪……

  荼蘼花,忘川河,初见,麟变,离开,火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