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真的见过你,只是忘记了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2,536

  第十三章 我真的见过你,只是忘记了

  柳天青奔波数日,走了将近两倍的路程,却始终找不到南疆无涯。沮丧之际,忽然想到南宫世家雪幽姑娘的预见能力,急忙起身向锦阳行去。

  柳天青御剑飞行,开始诸事顺畅,不一会乌云遮蔽天际。赶路也费劲些,无奈只好在地面降落。

  孤身赶路许久,柳天青有些吃不消,来到一个小店便下榻下来。那店小二见柳天青剑眉星目,英气不已,便怯生生地问:“姑娘,你要往哪里去啊?”柳天青见小二问,也只当是平常,冷冷地回答:“我要去锦阳,今日天色已晚,故而在此歇息一宿。”小二听完,凑近天青,拉低声音,“姑娘,你还是走吧,这地方是燕郡,采花者众多,像姑娘这样的我怕姑娘被采花贼盯上,前边孙员外的小孙女昨天被采花贼捉去了,今天才送回来,哎呦,样子惨不忍睹啊。”小二说完,咂咂嘴,不住叹息。柳天青听罢,怒从中来,“竟有这等事,如果落到我手里,定叫他手脚俱断,看他还怎样做那天理不容之事。”

  小二吃惊看着柳天青,半天没接上一句话。柳天青径自拿了“天”字牌的房号,提剑走上楼去,周身剑气引出一股强风。小二和掌柜在楼下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不住摇头,“看来今晚要出大事呦……唉……”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慕篱趴在窗前呆呆地看着月亮,外边月光如流水,段弈坐在院中,月光打在他俊朗的脸上,好像在发光,慕篱不禁看出了神。注意到慕篱的目光,段弈慢慢地转过身,“你在看什么?”慕篱惊讶地盯住段弈月光下的眼睛,好熟悉。见慕篱不答话,段弈眉头皱了皱,“你打算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慕篱回过神来,“明天,明天早上我就走,不会打扰你的。”说着关上窗子,向院子的方向走来。段弈的表情变了变,“我不是赶你走,只是在问你有什么打算,帝都的紫气已经完全消失,你灵力被封,走不了多远的。”

  说话间,慕篱走到庭中,张开手臂环抱月光,“好舒服,这样的月光我在一个地方曾经见过。”“哪里?”“月华东北方,那里有一个小哥哥,有点像你,不太说话……”慕篱还没说完,身体就异常地绵软,没有预兆地倒了下去。段弈移形换影闪到慕篱面前扶起,慕篱的睫毛微眨,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原来是睡着了。血蛊的威力,月夜沉睡。

  段弈将慕篱打横抱起,向屋子的方向走去。慕篱微微地抖抖身子,换了一个姿势甜甜地睡去。段弈看着怀抱中的小人,莫名的心里暖了起来。

  第二天,大晴。慕篱醒在日光里,段弈坐在凳子上,后背靠在柱子也睡着了。慕篱注视着段弈睡去的模样,那眉宇间像极了楚言,只是性格迥然不同。

  慕篱小心翼翼地穿好鞋袜,踮着脚轻轻地从段弈身旁走过。段弈醒来也不睁眼,嗤笑了一声,抬腿便绊倒了蹑手蹑脚千般小心的慕篱。“啊呀……”慕篱惨叫一声,四脚朝天摔了个狗狗吃屎。段弈离开椅子,笑嘻嘻地看着慕篱,“醒了啊,这下子意识通透了吧。”慕篱趴在地上动也不动,一声不吭。

  段弈笑容僵住,一把拽起慕篱,“喂,你怎么样,不要吓我,喂!”慕篱双目紧闭,见此招有了效果,便趁段弈不备,忽地睁眼,双手拧住段弈的脸,一边揉揉搓搓,一边幸灾乐祸,“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哼。”段弈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任慕篱捣乱,一脸错愕。不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脸马上变得很臭很臭。慕篱以为段弈生气了,便放下双手,但看到段弈红一块白一块的脸,还是忍不住地笑了。

  段弈推开慕篱,厉声地说:“你忘记你中血蛊了吗?竟然还笑的出来,以后你每天被月光照到就要失去知觉,你不害怕吗?“慕篱看着段弈气鼓鼓的脸,笑容也淡了,只是静静地说:“我不害怕啊,我师父说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杀死我,而且是一击毙命。我这次中了血蛊并没有死去,就证明这个只能麻痹我,并不能对我有什么伤害。既然命数注定我还怕什么,死生幻灭乃自然也。不过,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我们只是刚认识的陌生人啊。”段弈听罢,起身站起,不可名状的感觉涌上心头,“我不知道,我感觉你身上有什么吸引我的东西,所以那天我才会把你带回来。至于是什么我不清楚。”

  慕篱不理睬段弈的话,虽知他说的十有八九是实话,可还是不想做什么回应,毕竟,一个人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推心置腹的。

  慕篱看着屋外的瘴气滚滚,皱起了眉头。“我灵气被封住,青铜灵境我打不开了,你是玄阳子,你可不可以用剑气帮我冲开封印,不然我回不了家了。”段弈面露难色,“玄阳剑气是可以帮你冲开封印,但是这样的你被纯阳之气伤到,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你都会沉睡下去,醒不过来了。”慕篱耷拉着脑袋,失望不已。段弈看到这一幕,忽然很想摸摸她的头,但还是在她说下一句话的时候忍住了,“如果北辰师兄在就好了,可惜北辰师兄不会因为我的关系停留。”

  慕篱轻叹一口气,半晌眼光骤然一转,“谁在那里。”段弈也警觉起来,拔出玄阳剑,剑气直逼四壁。慕篱双手交叉慢慢打开划开虚拟的一道围墙,只见楚丹仪阴冷地笑着,“你还活着啊,小妹妹,别怕,我就是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别妄想重新召回紫气,除非你死了。还有你回不了家了,血海深仇,你来还吧。哈哈哈……”慕篱不解地看着楚丹仪,忽然惊醒,“你,你是……”楚丹仪施法念咒,慕篱的胳膊疼的厉害,段弈见状执剑砍去,楚丹仪闪也不闪念咒的速度突然加快,慕篱抱着胳膊死死地蹲在地上,嘴角微微淌出血来。玄阳剑气把楚丹仪劈成了两半,那张变成两半的脸诡异地笑着,“小妹妹,后会有期啊,别忘了红豆姐姐啊,哈哈……”说完,便化成了一团红色的烟雾消失不见了。

  “该死。”段弈喊道,“是分身。”说完急冲冲地跑过去看慕篱。慕篱扯开自己的衣袖,血海的流向更快了,而且变得更长。慕篱想着刚才的画面,红豆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楚言,那个无月林的小哥哥,到底是谁?

  沉静半晌,见慕篱不说话,段弈好像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字一顿的说:“别害怕,我送你回家。”慕篱听罢,闷闷地说:“我有好多疑团不明白,你我非亲非故,你何必呢。”“我觉得小时候见过你,在古息国的回忆里。”

  慕篱呆呆地看着段弈轻轻擦去自己嘴角的血渍,说不出一句话来。

  夜天歌把玩红玉,笑眯眯地摸着楚丹仪的半边脸颊,“红豆,做的好,我就是要她难过。你帮我瞒着魔君,继续注意二公子,我倒要看看我这样做了,选择会不会变。”叫做红豆的女子安静地伏在夜天歌膝头,表情很是享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