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北城决 ,回眸三生琥珀色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580

  第十五章 北城决,回眸三生琥珀色

  麒麟子在锦阳住的舒服,有点乐不思蜀,加之雪幽与南宫卫的极力挽留,便有些拿架子,连青山都不放在了眼里,青山见她模样可爱也就不甚介意,终日与她厮闹一处,倒是南宫卫平常见了两人如此熟络,生出几分不悦。

  一日里,麒麟子与青山外出游玩,两人东逛西看,始终有些不尽兴。麒麟子提议离开锦阳去山上抓精灵玩,青山面露难色,见麒麟子满脸期待,不好推脱,只好劝她,雪幽小姐吩咐不让乱跑。

  可麒麟子铁了心,非要到山上玩玩不可,这样僵持,麒麟子倒生出几分奇怪来,直盯着青山,“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一直留住我,有点奇怪啊?”青山面色一僵,待要解释,麒麟子早没了踪影。青山心想坏了,丢了麒麟子怎么向小姐交代,登时脚下生风,穿过人群,到处寻那麒麟子。

  麒麟子摆脱青山,心中不甚欢喜,她才不想南宫家有什么特别企图,只要管吃管玩管住,怎样都可以啦!就是这个青山好似木头脑袋,每天口中只是小姐小姐,听的麒麟子好生厌烦。

  哼,我倒要看看,是小姐重要还是麒麟子的开心重要。这样想着,麒麟子走进锦阳城外的一处树林。

  麒麟子舒展舒展筋骨,刚想与小蝶精玩耍,便看到远处一前一后,一男一女走了过来。越来越近,麒麟子大呼不好,刚要逃跑,天青一个箭步上来揪住了麒麟子的衣领。

  麒麟子满脸堆笑,抓住天青的手,一个劲的说好话,“师姐,我错了,师父管的太严啦,我一时偷懒就跑出来玩了。”天青听麒麟子口中说出“师父”二字,不觉面上一黯,手上的力紧了紧。

  麒麟子以为师姐很生气,于是接着说:“师姐,你看平常我跑出去玩师父也没教训我的,何况我这次真的没惹事,上次的大蛇妖啊,熊怪啊,我都躲着了,师姐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天青迎上麒麟子期待的眼神,叹了口气,手也松了下来,“我爹他,死了,你离开的第二天,御剑城被屠城,除你我之外,无一生还。”

  麒麟子的眼神慢慢的淡了下来,双手无力的垂下。忽地眼神一亮,“谁?谁干的?”天青看向楚言,眼里分不清是柔情还是哀伤,声音极尽嘶哑,“慕篱雪,她是导火线,我们只要杀了她,只有杀了她,那么一切都明了。”

  麒麟子的心猛地一沉,理智与情感一齐涌上心头,话语被卡在了嗓子里,眼神时而暗红时而澄澈。

  三个人待在原地,楚言率先走开,天青望向楚言离去的背影,那么陌生。是啊,本来就不曾熟悉,自从那个女孩出现以后,我们的未来更加不可能,你是不会伤那女孩的吧?所以你这样决绝,像冰一样。

  青山远远地寻来,看麒麟子与一位英气十足的女子相对不语,心里掠过一丝担忧。急急地跑过来,待青山在麒麟子面前站定,吃了一惊。麒麟子满脸泪痕,眼睛里满含不解与哀痛,淡粉色的衣摆在风中飘动,甚是惹人怜爱。

  青山伸出右手,想要安慰,那手却停留在衣摆后,不敢上前。想要开口询问,却等来一句冷冰冰的回答,“你给我滚!”青山不明情况,只好任她发泄,不敢多问一句。

  终是天青心态沉稳,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帕丢给麒麟子,“别哭!”麒麟子接过手帕,抽泣的声音渐渐隐去。

  天青面向青山,“看公子眼神明亮,不是凡俗之人,我本是御剑城弟子,现有事来见雪幽姑娘,望引荐一番。”青山听完,看向麒麟子的眼神回过神来,“我家小姐就是南宫雪幽,既然你是麒麟子的师姐,见小姐自是不在话下。”

  天青心下有些别扭,不知麒麟子对南宫家有何深意,看看麒麟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也只好叹叹气,不想太多。

  南宫雪幽正在内室练功,忽听得外面麒麟子的声音,连忙停止打坐,走了出来。只见麒麟子身旁多了一个剑眉星目的女子,看样子不是坏人,便也放心。吩咐青山几句便来接待。天青从未见过南宫雪幽,这次见过,不由生出几分赞叹。

  想麒麟子已是甜美不已,慕篱雪也是绝美之人,可雪幽的姿色虽比不上慕篱雪,但气质脱尘,加之一股病态,倒徒增了几分风流韵态。雪幽初见柳天青也是惊奇不已,世间女子美人不少,可像天青这样英气干净的自己还是头一次见到。

  两个女子就这样初见时便没了距离,君子之交,大概就是这样,丝毫没有小性与嫉妒,完完全全的出于对同性的欣赏。

  天青不喜繁琐,只说自己此行之意。雪幽也喜得她爽快,虽然担心麒麟子看过当日景象之后离开,但也深知躲不过去,于是施法还原屠城之日御剑城的种种惨象。麒麟子握紧天青的手,紧张的等着施法重现的那日。

  不一会儿,法阵中央便出现一个人的幻影,这人身姿十分娇小,穿着淡紫色的衣服,动作极快,不知是法阵的问题还是别的,始终看不真切这人的脸,可以清晰辨别的是这是一个女子,而且应该十分美丽。从御剑城中男弟子的表情中,可以大概的猜测出来。

  麒麟子的心到了嗓子眼,心里一遍一遍地回想,如果没有记错,慕篱被黑衣人带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装扮。可是屠城的那个人真的是慕篱吗?麒麟子耐着性子看下去。

  紫衣女子不一会儿便走入内室,腰间的红玉晃晃悠悠惹人注目,雪幽脸上一阵煞白,南宫卫从屋外进来,看雪幽这副模样,连忙看那幻影,红玉分明,南宫卫也吓了一跳。

  幻影逐渐多了起来,御剑城的弟子个个脸色发黑,拿着剑扑了出来,其中还包括天青的父亲。紫衣女子,仿若不闻。从腰间抽出一股绳索,绳索甩出马上变换成了一把剑,剑柄上的字一闪一闪,无法解释的证据,上面写着“泉凌”。不是慕篱又是谁?

  半晌幻影消失,雪幽大口地喘着粗气靠在南宫卫的怀里,“不好意思,天青姑娘,我只能看到这么多。我的灵力始终是太低。”天青拱手表示感谢,这下子更加坚定杀掉慕篱雪的决心。

  只是麒麟子面露愁云,似是不太相信慕篱会干这样的事。南宫卫看着麒麟子的目光柔和,吩咐青山送雪幽回去休息。青山扶着雪幽走出房门,离开的一瞬,身子侧向麒麟子,好像要说些什么,在看到南宫卫的表情后,淹没在了无声里。

  天青默默地观察着一切,看麒麟子模糊其中,只是摇摇头,抓紧麒麟子的手开始了复仇之路。

  夜天歌在魔族逍遥,颐指气使,完全不把魔族之主放在眼里。破天也不在意,只要各自相安无事,他倒也乐得自在。每天只是跟龙神之子容成齐比武论剑,好不快活,全然不知阴谋已经开始。

  楚言离开锦阳城开始寻找慕篱雪,他隐约可以猜测夜天歌在背后谋划着什么。红豆是楚丹仪,这点他早就知道。只不过,慕篱雪失踪的太诡异了一点。红豆到底该不该信任,楚言踯躅了。

  麒麟子心里堵得慌,于是自己一人出去散步。南宫卫不知从何时走了过来。

  “麒麟子,你还好吗?”

  “我当然不好。”

  南宫卫紧张地看着麒麟子,忽然抓起了她的手。“我妹妹一直以为你是我们要找的孩子,但是我一直认定你不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麒麟子叫他弄的糊涂了,一把甩开南宫卫碍眼的手。“你在说什么,我不懂,还有你不要碰我,我讨厌别人碰我。”

  南宫卫冷哼一声,“你只是讨厌我,但却不会拒绝青山。”麒麟子听后,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连忙躲过他的眼神,离开南宫家。

  柳天青看着这一幕,她静静地看着南宫卫失神的样子,忽然感觉与自己同病相怜。南宫卫侧头也看到了柳天青,两人淡淡一笑。

  麒麟子一头雾水,满腔疑惑,不知不觉就从南宫家走出,来到了锦阳城最有名的“红楼香阁”。她看到里面有人喝酒,忽然感觉自己也该喝点,于是径直走了进去。

  招呼客人的小二见一个穿着淡粉色衣衫的姑娘家走了进来,伸手就要打出去。那老板见了连忙喝住,“这么漂亮的姑娘,一定得留下啊,快去招呼去,记得酒里加二两茶。”小二一听“二两茶”狡黠一笑,马上会意。屁颠屁颠就到麒麟子跟前献殷勤去了。

  麒麟子看着周围的公子,老板们,都被好几个漂亮的女子围着,一下就明白这里为什么叫“红楼香阁”了。她咽了咽口水,把鞭子往桌上一放。来招呼的小二见了,马上动作,在酒里加了点分量。“二两茶”一下变四两。

  麒麟子抱着酒壶就喝,不管不顾。楼上的公子们在看女子跳舞,麒麟子抬头看去,不一会儿就感觉到自己两眼昏昏。小二和老板在麒麟子的眼前又说又笑,但是麒麟子一点声音也听不真切。

  门外又来了一个公子,蓝衣束冠,眼神清澈。伙计一见他来,马上就招呼他往楼上走。他走过麒麟子的时候顿了顿,伸手扶起趴在桌子上的麒麟子。麒麟子的眼神迷离,身子异常地软。

  那蓝衣公子一看到麒麟子的样貌,马上就呆住了。小二以为他看上了这位姑娘,马上就谄媚的说:“容公子,不然,小的帮您扶到屋里去?”容成齐憋住怒气,一把推开小二,“滚!”

  老板见小二惹怒了容成齐,赶紧过来赔罪。“容公子,真是对不住,不知小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容成齐看也不看,直盯着麒麟子苍白的脸。“谁让她喝的‘二两茶’?”老板吓了一跳,赶紧承认。容成齐听后,一脚踹开老板,将麒麟子靠在自己的身上,扶上楼去。老板手忙脚乱的跟在后边收拾,麒麟子的眼睛眨了眨,眼睛红红的,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睡了过去。

  北城决,回眸三生琥珀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