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麒麟子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2,486

  第九章 麒麟子

  姜北辰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树林中,今晚没有月亮,野外的丛林深处,几匹白狼在孤独的嚎叫,绿色的眼睛在夜晚发着瘆人的光亮。

  紫气削弱,瘴气奔涌而出,梦归口越来越近了。姜北辰紧握佩剑,时刻准备战斗。他静静的埋伏在梦归口的无月林,几个小妖来回穿梭,萦绕不去。姜北辰屛住呼吸,注视几个小妖鬼鬼祟祟的摸进无月林,却只见红光一闪,不知从什么方向飞来几条小蛇,张开大嘴吐着信子,那小蛇身子极其轻细,嘴却大的吓人,还未看清小蛇的动作,几个小妖已经纷纷倒下,化为一道浓烟,灰飞烟灭了。

  姜北辰迟疑小蛇的威力,想要近前打探,不料却被红光闪的后退几步。被发现了?姜北辰小心的拔出长剑,原地防御,红光闪过,未曾有多少反应。放松戒备之时,一个红衣女子迎面而来,姜北辰不备,狠狠地被剑气逼了出去,再去看时,女子立于树尖,眼神邪魅。

  姜北辰将剑戳进地上,缓缓站起,“你是何人?为何在这瘴气之源?”女子拂面笑开,“原来是无涯门姜北辰,我说怎么这样好的身手相貌。”姜北辰见女子并不回答,心中料想七分,无奈自己形单影只,没办法快速脱身。

  女子邪魅的眼睛变得血红,“几天前你的小师妹,慕篱雪刚从这来找你,可惜被……”姜北辰听后,心里凉了半截,“我师妹怎么了,你把她怎么样了?”红衣女子转头嬉笑,“只是放蛇咬了她一下而已,那么大反应做什么,一时半会死不了。”

  姜北辰大怒,运气提剑,向那红衣女子砍去,红衣女子倒也不躲,淡淡地说,“砍吧,砍了我,死的是你师妹,要是你舍得就来吧。”长剑在离红衣女子一尺的地方骤然停下,“你下了血蛊,你是魔族楚丹仪。”“好聪明,果然有见识,比你师妹强太多,不过,你的下场却没有你师妹那么好了,识相的留下你的剑,滚!”

  姜北辰紧紧握住剑柄,默默念咒,不多时强光四散,夜晚照亮的如同白昼,无月林桃树霎时枯萎一片,红衣女子大惊,连忙飞向空中,不料却还是晚了一步,八股明晃晃的绳子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未等女子反抗便缠上她的身体,女子不停的扭动,绳子却越动越紧。

  “你想干什么?”女子大喊,姜北辰用剑抵上女子的脖颈,“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削弱紫气?”女子听后,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是要问你的小师妹,没想到你这么正气啊,我偏不告诉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小师妹没有几个月活头了,哈哈……”姜北辰眼神凌厉,“你到底想要什么?”女子饶有意味的看着他,“我们只是想看一场好戏而已,这场好戏还没开始怎么可以结束,身为棋子的你可千万别想杀我,杀了我,游戏就结束了。”说完女子身体慢慢缩小,姜北辰一不注意,女子就消失在无月林深处。瘴气四散而出,随着清风漫入帝都。

  姜北辰心绪混乱,在桃林里穿来穿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尽头。

  慕篱与“段弈”急急地朝无月林的方向走去,却在黑夜里迷失方向。“到底在哪啊,慕篱你记不记得?”段弈烦躁的问,“不就是捉个妖吗,你看你跟你师兄,怎么这么笨啊?”

  慕篱不耐烦地瞅瞅段弈,“你别说话了,一会狼妖醒了,第一个吃的就是你。”“啊,慕篱你可别吓我。”段弈紧紧抓住慕篱的手,躲到慕篱身后。慕篱使劲甩开段弈,“你身上灵气那么强,怎么还往我身后躲啊,我身上这么大的人气,一会再拖累了你。”

  段弈听完顿觉有理,慢慢撒手,心里安定下来。不料想刚撒开手,一群黑乎乎的东西就冲了过来,慕篱轻巧躲过,飞上树梢。段弈却傻乎乎的待在原地,黑乎乎的东西越来越近,段弈哈哈大笑,“慕篱,你好丑啊,你怎么挂在树上?”说完对慕篱做个鬼脸,慕篱无奈叹气,伸手指指段弈后边,段弈向后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排白狼齐刷刷的俯在地上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段弈两腿发抖,动都不敢动,鼓着腮帮子,一个劲的朝慕篱使眼色。

  慕篱淡定的一副看好事的样子,悠闲地坐在树上,掏出花大姐包子就开始吃。段弈眼泪留在眼眶,使劲的用目光杀死慕篱,慕篱眼睛却眨都不眨,“玄阳子段弈何许人物,连上古龙神都让他三分,怎么几匹小白狼就吓破胆啦。”

  “段弈”听后心虚,直冒冷汗。小白狼们随着头狼的一声长吼,前腿忽地用力蹬地,向段弈扑去。段弈掏出长鞭,使劲一甩,三头白狼就被甩了出去,其余的狼张着大嘴,绿乎乎的眼睛更加闪亮,不一会段弈体力不支,这时的慕篱刚刚吃完一个包子,开始喝水。

  白狼们不约而同分成三波,停下半刻,重新储蓄力量,等待下一轮进攻。段弈筋疲力尽,“慕篱,好妹妹,你下来帮帮我吧,我快不行了……”慕篱看着段弈那求饶的可怜样,心里一软,“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下去帮你。”

  段弈眼睛含着希望,鼓起勇气,“其实我是御剑城的麒麟子,假借段弈之名行走江湖,不然早就被妖怪吃掉啦,慕篱,你快……快救我啊。”麒麟子话音刚落,白狼从三个方向同时进攻,一不留神麒麟子就被一只白狼扑倒,白狼嘴里唾液直流,滴在麒麟子脸上,麒麟子大呼恶心。

  慕篱从树上纵身跃下,拔出泉凌剑,移神幻影,白狼被砍得四散而去,趴在麒麟子身上的白狼转向慕篱,慕篱转着剑柄,示意麒麟子躲到树上。麒麟子会意,马上起身拍拍尘土,一个纵身就越到了树尖。

  慕篱白狼僵持一会儿,白狼愤愤召集队伍向深山奔去。麒麟子从树上下来,直夸慕篱,“你身手真好,怎么做到的?我可不可以认你做师父?”慕篱瞅了麒麟子一眼,“不要,你天资比较低,不适合练武,还是另谋出路吧,兄弟。”麒麟子失望的看了慕篱一眼,拉起慕篱的手就要撒娇,却感觉手上热热的。

  “慕篱,你怎么啦,流血了,怎么回事。”慕篱低头看看手臂,上边被白狼抓了几道,血正从伤口溢出。麒麟子手忙脚乱的帮慕篱包扎,慕篱却淡定地甩甩胳膊,“没事,一会就好。”麒麟子顿住,盯着慕篱。慕篱挽起袖子,只见那伤口的血液慢慢凝固,伤口从紫红色慢慢变为褐色然后趋于肉色,最后消失于无色。麒麟子吃惊的长大嘴巴,慕篱不以为然,“小时候就这样,应该是我体质比较特别。”麒麟子羡慕嫉妒恨,无处发泄,只好粘着慕篱死活都要认她做师父。

  “青山,雪幽怎么样了?”

  “公子,雪幽受伤了,血流不止,看样子是深山里那几个人干的。”

  “杀了他们。”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