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月夜沉睡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2,184

  第十章 月夜沉睡

  姜北辰一路找寻,施法引路,始终走不完尽头。不多时,听到桃林深处窸窣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慕篱雪跟麒麟子一前一后,用灵力拨开瘴气。“麒麟子,你本身不适合练武,怎么进的御剑城?御剑城门规森严,你这样跑出来确定没事?”麒麟子不以为然,“我也不知道啊,我小时候家里比较富裕,根本就没练过什么功夫,名字也不叫麒麟子,后来家里来了强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我爹养不活我和哥哥,就把我送到了御剑城。我师父本来不同意收女子,结果看了看我,就收我做关门弟子了。牛气吧,没准我是天赋异禀,一般人看不出来呢。”

  慕篱雪听后撇撇嘴,“天赋异禀还是算了,我估计你师父就是看上你这天生的福相,哎,长得这样有福气,不知道以后是福是祸呢,麒麟子,你以后千万别叫人知道你的本名,不然大祸临头了,可别怪我没告诉你。”麒麟子伸手去封慕篱的嘴,不料掌风一闪,自已倒被打了嘴巴,“哎呀,好疼,是谁敢打姑奶奶?”慕篱机警看向黑暗的桃林,一个人影从里边缓缓走出,“北辰师兄,我找的你好辛苦啊。”慕篱惊喜不已,一个箭步扑了上去。

  麒麟子摸摸嘴巴,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北辰师兄,火气不打一处来,没等姜北辰回答,便怒气冲冲地兴师问罪,“你为什么打我,我哪里惹你了。”姜北辰瞅瞅眼前的女子,直接忽略。

  “小慕篱,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师父让你来的?”慕篱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大师兄,我……,偷偷跑出来的,不过老头子也不亏啊,封我灵力,锁我铜镜,费了我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你啊。”姜北辰头疼的听着慕篱的辩解,扭头看到死死拽住慕篱袖子的红衣女孩,“她是谁?怎么会?”

  慕篱本来理亏害怕,见师兄并不在意,便也释然,胆子大起来,“她是御剑城弟子,跟我一样偷跑出来的,现在非要认我做师父,师兄要不你教她几招,她太弱了。对了,她叫麒麟子。”姜北辰仔细打量麒麟子,麒麟子眼睛直直盯着他,手中的剑微微发抖,好强的穿透力。两人对视半天,最后还是麒麟子败下阵来,“好啦好啦,叫你师伯好了,不要盯着我了,知道我功力不高,入不了您的法眼,我认输啦。”姜北辰顿了顿,转身拉起慕篱便走。

  “大师兄,怎么了?”慕篱不解。姜北辰一语不发,挥手设下一道屏障,麒麟子顿时不见了身影。“大师兄,你干什么?”慕篱甩开姜北辰的手,疑惑地看着屏障,“你这样子她看不到我们,遇到危险怎么办?你要扔下她么?”

  姜北辰悠闲地转过身,“慕篱,你可以破掉这个屏障吗?”慕篱听罢,回望半晌,“如果我的灵力没封住,这个很简单的。”“那现在呢?”慕篱攥着手指,“现在,可能有点困难吧,怎么也得一炷香的功夫了。”姜北辰眼眸渐渐加深,“那个孩子,一挥手就可以破我屏障。她没你想象的那么弱。”慕篱睁大眼睛,顺着姜北辰的视线望去。

  麒麟子还没反应过来,慕篱就被姜北辰拉走,消失不见了。她向前快步走了两步,忽地头碰到一个很硬的东西,坚固的感觉,好像是墙。天渐渐地变得更黑,麒麟子喊了两声慕篱,没人回应,心里骂了姜北辰千千万万遍,坐在地上等着天亮。

  慕篱在屏障的另一头静静地观察麒麟子动作,麒麟子坐在地上动也不动,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慕篱有点不耐烦,“师兄,你看她,明明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啊,这个样子睡着了怎么办?”姜北辰头也不抬,“快了。”慕篱不解其意,转头接着看去,只见麒麟子眉心红光闪过,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身子不紧不慢地从地上起来,周身红光越发耀眼,手掌张开使力向屏障劈来。

  慕篱还未反应就被姜北辰带离地面,屏障一点一点地破碎,刚才劈过的地方,慢慢裂开一个口子,慕篱看到那裂的口子里,竟然流出水来。“师兄,你说她到底是谁?”姜北辰把慕篱放在树尖,“她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虽然福相,可是能力却不容小觑,除非知道她本来的名字。不过,以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知道了,更何况你还失了灵力。慕篱,这次,你大意了。”

  麒麟子见屏障慢慢消失,那周身的红色也渐渐消失了,眼神有点疲惫,好像刚才的一切都不记得的样子。看到慕篱站在树尖,一股埋怨,“慕篱,你不愿意收我做徒弟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要丢开我啊,我功夫这么差,大晚上的再让白狼妖吃掉怎么办?慕篱好坏。”

  说着竟然用手抹起了眼泪。慕篱疑惑不已,想到老头子每天叨叨的异域通神之术,不禁头疼。抬头看看天空,黑暗的夜,没有月亮,似乎是被什么遮挡住了。天阴阴的,黑色的薄纱慢慢掀开,好亮,是月亮吗?慕篱感觉身上凉凉的,心里软软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下垂,眼前渐渐变成一片昏黑,在完全黑暗之前,慕篱看到了,看到了麒麟子睁得大大的眼睛,好漂亮的眼睛。

  姜北辰惊慌失措地看到慕篱掉下去,麒麟子也张大了嘴巴。两个人都像被定住一般,恍然出神。周遭变得好静,可以听到风吹落叶的声音。

  不久风停了,慕篱稳稳地落在紫衣男子怀里。姜北辰握剑上前,“你是谁?赶快放下我师妹!”紫衣男子眸子深陷,“凭什么,她是我捡到的,就是我的。”麒麟子躲到姜北辰的身后,“你是谁?”声音瑟瑟发抖。“玄阳子,段弈。”紫衣男子不紧不慢地说完。

  玄阳子,段弈。麒麟子口中默念,原来是你。内心开始害怕,借了玄阳子的名头许久,怕是寻仇来了。麒麟子小心翼翼地抬头,忽然发现四下寂静,紫衣男子悬空漂浮,不多时隐身消失在月色里。

  “慕篱,不对,慕篱雪……”麒麟子不住地叫喊,山谷里响起一遍又一遍地回声。慕篱,不对,慕篱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