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南宫世家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2,179

  第十一章 南宫世家

  紫衣男子消失在无月林,多少有些奇怪之处。姜北辰看着远方,双手画圆打开青铜灵境,视野到达之处竟是魔族内部。麒麟子大吃一惊,直扯着姜北辰,“怎么会?慕篱怎么会去到那种地方,你是不是搞错了?”姜北辰不语,心里也是疑惑地紧,无奈一切未知,只好收起铜镜再做打算。

  夜天歌手执红玉在天鹰阁反复把玩,这个小东西原来是老头子给你的藏身之物,怪不得我费那么多的时间,直到现在才找到你。眼睛里的纨绔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全然是揣摩不定的黑色。

  天渐渐地大亮,天空一片雾蒙蒙的薄纱,凡人无法看清。姜北辰提剑走向无月林桃花深处,可就像昨天晚上一样,无论怎么走始终走不到尽头。麒麟子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生怕姜北辰像昨晚一样,一声不吭地丢下她。

  走了几个来回之后,麒麟子终于累的瘫倒在地。看着姜北辰,露出一种无语的表情。姜北辰刚开始理也不理,后来知道找不到出口,也随她坐了起来。麒麟子觉得奇怪,“你怎么不找了,干嘛跟我坐在一起?”姜北辰抚摸着剑鞘,半天说出一句话,“你不是这里的人,到底是谁呢?”麒麟子觉得好笑,“我当然不是这里的人了,我是御剑城的,当然以前我也不是御剑城的,以前是个普通的凡人,再往前说我可说不清楚。”姜北辰冷笑,“慕篱看来不讨厌你,你应该不是坏人,至于你是个什么,慕篱回来应该就说的清了。”说完,隐身离去,只剩麒麟子一人瘫坐地上。

  麒麟子一脸苦相,大声喊道:“你到底是不是慕篱师兄啊,你师妹不见了也不担心,真是木石心肠!”说完,不见有人回应,麒麟子从地上爬起拍拍尘土,背向无月林,离去。

  少了慕篱的陪伴,麒麟子这一路甚是费力,先是许久不见的小妖找上门来,后是靠玄阳子段弈名号骗吃骗喝的负面效应,反正概括一下,怎一个惨字了得!

  麒麟子想着离开御剑城许久,再回去定少不了师父的骂,于是也就一不做二不休,游山玩水去了。

  这几天麒麟子不走寻常路,爬墙走到锦阳一个大户人家,刚想摸进厨房吃点东西,就被一个眉目清秀的大哥逮个正着。麒麟子委屈地看着这位锦衣华服的大哥,乖乖地从墙上跳下,“大哥,妹妹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可不可以让我吃顿饭啊?”男子皱着眉头,刚想喊,不料却被麒麟子捂住嘴巴,“大哥,别叫,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冒犯了啊。”话一出口,麒麟子一个转身,原以为来个美丽的弧线就可以逃离现场,没想到,清秀的大哥只一伸手就抓住麒麟子的红衣领子,麒麟子就这样被拖进了中屋。

  麒麟子双手被绳子绑住,浑身动弹不得,只剩下两条腿不停地哆嗦。“大哥,你看我,我有病,不治之症,你还是放了我吧,不然我出了事,你家就惨了。”清秀的男子微微一笑,“小妹妹,什么惨不惨的,到时候告你偷东西,再塞给师爷俩儿钱,你说谁比较惨啊?”麒麟子气的脸一股一股的,刚想发作。不多时走进一个白衣白纱的姑娘,姑娘的容颜看不真切,一双眼睛清澈见底,丝毫没有心机。

  麒麟子看的出奇,一时也忘记了生气。只是笑眯眯地说道:“姐姐是谁,怎么生的这样静美。”女子被她逗笑,“刚才不是还跟青山吵嘴,现在怎么这样安静?这里是南宫家,我叫雪幽。”说罢便亲自给她松绑,青山看到连忙说,“小姐怎么还是这样,她可是小偷。”雪幽莞尔,“你见过这么乖巧的小偷吗?”麒麟子偷偷朝青山吐吐舌头,便笑嘻嘻地观察雪幽。青山无法只好退下。

  雪幽给麒麟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吩咐下人上了一桌子的菜。麒麟子原本还有话问,岂料难敌饭菜香味,一心扑在饭桌上。竟连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都不知道。南宫卫看着大快朵颐的麒麟子,坚毅的脸上竟也露出一丝微笑,雪幽瞥见,心下温暖许多。

  麒麟子终于吃饱靠在椅背上,满脸开心,“小姐姐,你家的饭真好吃。”雪幽笑笑,手指指指旁边的人。麒麟子视线转移,眼睛里迎上一个五官坚毅的男子,跟青山的清秀不同,这个男子颇有一股大将之风。麒麟子赞叹这一家人的美貌,全然不觉自己的狼狈,只是开始自我介绍,“我叫麒麟子,御剑城的弟子,偷跑出来玩的,谢谢你们不嫌弃我,还款待我,我师父知道了,肯定会感谢你们的,当然我也很感谢你们啊,哈哈。”

  雪幽跟男子对视一笑,看着麒麟子没心没肺的样子甚是可爱。于是便说:“这是我哥,南宫卫,我们家除了我们两个,还有青山,他跟我们就像家人一样,你如今身体不太好,不如跟我们做个伴,多住几天可好。御剑城跟我们南宫家颇有渊源呢。”麒麟子一眼扑在雪幽身上,听她说罢,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小姐姐,我也想在你家歇息几天呢。”说罢,麒麟子摇摇雪幽的胳膊,故作一番撒娇状。岂料雪幽忽地猛抽一口气,慌忙地甩开麒麟子的手,旁边的南宫卫也突然变了脸色,忙走上前来问候雪幽。麒麟子起初只觉得雪幽不喜生人,也就不甚在意。

  当晚,麒麟子在南宫家睡的一塌糊涂。

  这夜里没有月亮,雪幽靠在窗前,悠悠地注视着麒麟子的房间。南宫卫从后廊走来,雪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哥哥,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南宫卫拉起雪幽的袖子,担心的说道:“我不放心,来看看你。你确定吗?麒麟子。”雪幽抿抿嘴唇,“她身上有狼妖的味道,还有浑身充盈的灵力,就是我们等的孩子,是我们对不起她。”说完叹了口气,默默抽回胳膊,回望着满脸担忧的哥哥。南宫卫看到那抽回的胳膊上的醒目伤痕,无言许久,终究还是化为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黑夜里,一双火红的双眼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幕,忽地风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