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二)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699

  第六章 看花满眼泪 不共楚王言(二)

  硝烟的严酷在于它并不是无声的失去,而是浩浩荡荡的屠戮厮杀。没有人可以在一场预谋已久的战争中幸免,即使你无意经过,也会变成见证,在你身上心里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痕。就像烟花的绝美不在于她的绚烂,而是已逝的辉煌。

  子夜的马车飞快,快的就快要离开地面,即便如此,事情发展的速度也远远超出想象。

  楚国早已和息国达成联盟,子夜受辱只是一个导火线——息宇答应联盟的最直接理由。楚王威风凛凛,亲自驾马开启这场战争。息宇独自留在息国,精兵尽数派出,这场灭国之战,息宇势在必得。凡是欺负子夜的人,必须死!

  蔡哀侯醉酒宫中,丝毫不知危险的迫近,醉生梦死,这样的下场最适合不过。一声急促从宫外传来,楚兵大举进攻,不多时已经兵临城下,毫无预兆的战争往往也会风驰电掣的结束。蔡国这样的小国,面临楚国的强大兵力,无战年间就忌惮非常,无奈遭遇合纵连横之术,蔡侯也是认了。子月独自在宫中等待,等待着她的最清楚不过,左右是国破家亡,沦为他人妇。只是心有不甘,十几年的妹妹竟然在这个时候间接祸害了蔡国的灭亡。

  成王败寇,即使输了我也要放手一搏。

  不出十日,蔡国兵尽粮绝。蔡侯被绑在殿前,楚王高高在上,端坐大殿。“蔡侯,意气风发人常有,没想到您也会有今日啊?”说完,殿下一阵嗤笑。蔡侯见识过楚王的颐指气使,无奈战败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只是今日灭国,蔡国从此后继无人。想到这,蔡侯抛却自尊,双膝跪地,“楚王英勇,败者无以再论成败,只是有一事要禀明楚王。”楚王来了兴致,示意蔡侯继续说下去。蔡侯思虑再三,还是说了出来,“今日败国,想必楚王也明白是何缘由,春秋无义战,楚王看中的是蔡国的小小田地,而息侯不过为夫人出气。蔡侯不才,只想提醒楚王,息夫人绝美,乃现世红颜,息侯宠溺非常,楚王这次为何不一箭双雕,灭息国夺息夫人,我小小蔡国愿为楚国属国,连年供奉,请楚王三思。”楚王饶有意味的转过头,“听说蔡侯夫人也是绝代佳人,蔡侯何故如此之说。”蔡侯冷笑,“我夫人是美,只是那息夫人目如秋水,面若桃花,长短适中,举动生态,世上无有其二,天下女色,没有比的上息夫人。”楚王听罢,心动两分,手指不停搓动。蔡侯心下了然,终究是红颜负我半壁江山。

  息国城,人人欢欣鼓舞,终于可以得半刻安宁。息宇羸弱,早已支撑不住,就这两天了吧。时间流逝,原谅我再也见不到你。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

  庆功宴上,楚王满面春光,息宇气色尚好,只是掩盖不住一身的疲惫。觥筹交错间,每个人都是那么和乐,仿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马车哒哒而来,帘子被打开,上面下来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女子。女子容貌姣好,唇红齿白,眉间似有一股说不清道不尽的忧愁。一身青衣随风吹起,绰约的身姿好似林中的仙子。“息宇。”女子轻唤一声,楚王回头,这一眼瞥去,记在心里,便永久不能忘。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这样的干净自然,没有瑕疵。息宇并不回头,他知道,是她回来了。心里按捺不住激动,手中握的酒杯咣当一声摔在地上,这一声里伴随着心跳,在这一刻,永久的静止了。终究,你还是回来了。

  “息宇。”女子带着哭腔,泪眼朦胧。息宇起身站立,“夫人,你怎么回来了,你回来的真不是时候,还请夫人回宫去吧。”子夜声音哽咽,“你说过你会找我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息宇呆住,迎上子夜的眼睛,子夜的眼里带着笑意,“我都知道了,十二年前,你就是那个胆小鬼,怎么不敢认我?”息宇握住子夜的手,眼神终于有了神采。“桃花,是你送我的吗?”“嗯。”“那你可不可以每天都送我,不要赶我走?”息宇的心咯噔了一下,心由狂喜转变为悲凉,“不可以,我,没有时间。”子夜希望的眼神落于黯淡,随即又转为平常,“没关系,只要让我在你身边就好,只要一个月,一个月就可以。”息宇决绝,“真的,不可以。”子夜无力后退,“为什么?你是不是在怪我?”息宇不言。楚王哈哈大笑,“他真的没有时间了,因为我,将灭息国。”所有人怔住,一切变化的如此之快。息宇诧异的盯住楚王嬉笑的脸。楚兵正列队走来……

  子夜被楚兵带走,息宇惊慌失措,拔出剑来刚要反抗,抬头看到蔡侯丑陋的嘴脸,一脸邪笑。原来如此,从一开始,息国就是笼中鸟,楚王要的只不过是子夜——这位现世红颜。

  息宇被楚兵按在地上,满身伤痕。楚王笑嘻嘻的走向子夜,子夜知道自己的结局,狠了狠心,挣脱侍卫便要寻死。息宇大惊,一口气提不上来,口吐鲜血。楚王上前一步制止,子夜撞进楚王怀里,没有酿成大错。楚王惊叹于子夜的美丽,即使恐惧也丝毫掩盖不住她的光芒。为留住光芒,楚王计上心头,拉住寻死的子夜,“我和夫人做个交易,我保息侯不死,你随我入楚王宫。”息宇听到,起身反抗,“子夜,你敢。你若去,今生来世,我恨你。”子夜抽涕,推开楚王,口中反复吟唱,“惜别春草绿,今还墀雪盈。谁知相思苦,玄鬓白发生。”“息宇,我欠你,我反正活不长,用我残余生命,换你一时平安,足矣。”说完,提裙离去,眼中满是泪水。息宇心痛摇头,“子夜,你回来,子夜,我有话要告诉你,子夜……”呼喊的声音渐渐隐去,楚王满意而去。身后的息宇,慢慢没了呼吸……

  楚王陪着笑,献上美服珠宝。后宫佳丽专宠子夜,子夜却闭口不言。瑾儿在息国宫廷暴乱中幸免,逃亡到楚国,再见子夜时,物是人非。子夜眼神空洞,已经不太说话,瑾儿跪地痛哭,子夜却无半点反应。在楚王宫里待了半月,好像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子夜不敢寻死,怕自己死了,息宇也就不在这世上。她加倍的爱惜自己,接受楚王安排的所有求医,为的只是,在这世上多活一段时光。

  时光不停的开玩笑,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子夜好好的活着,哭笑不得,却也无可奈何。白驹过隙,臣服于时光。桃花开了又谢了,一年过去了,好快。楚王每天都会送子夜一朵桃花,只是子夜不再感动,仍旧一语不言。眼里闪着泪花,有个人也曾以桃花相赠,这个人,你过的好吗?

  三年,子夜为楚王生了两个儿子,子月也为蔡侯添了公主。蔡国依旧繁华,只有息国已近萧索。子夜走在楚王宫中,楚宫素雅,亭台楼阁处处都是风景,这还是子夜第一次欣赏。不觉哑然。走廊的尽头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映珊!

  映珊注意到子夜,慌忙跑开。子夜心跳加速,追了出去。两个人跑了好远,映珊终于没了力气,停了下来。子夜气喘吁吁,“映珊……你去哪了?”映珊不回答,走过来狠狠的打了子夜一巴掌,子夜踉跄倒地。却也不还手,“你打我吧,我害了息宇,你怎么打我都好,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映珊冷笑,“对,我不该来,你更不该来。你好好的在这享受,我表哥却孤零零的……”“什么意思,你说什么?”子夜抓住映珊的肩膀,不住地摇晃。映珊推开子夜,“我表哥为了不让我欺负你,狠心拒绝,把我嫁给楚王。他不惜用自己的命来跟你换,明知道自己还有不到半年光景,还是让你回国,你竟不知道吗?还是你一直知道,只是做了一出好人的戏。”子夜听后,连连后退,“我不相信,你在说谎,你骗我,你骗我……”映珊笑中含泪,“不相信?我表哥送你的匕首,上面就有他的血,你去陈国路上的老者难道你就当他是一场梦?他是我息国的卜算师,是他给你们换的命理,他给你回来的机会,你竟不知?可笑,哈哈……可笑。”“你住口,你怎么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子夜脸上青筋暴起,眼神怕的吓人。“我凭什么,凭你现在不知所谓的活着,凭我喜欢表哥,他的一切变化我都会注意,你口口声声说对他好,还不是在他死去以后,为别人生儿育女!”子夜耳朵轰隆,世界好像没了声音……

  人在病的时候才明白,这世上无论怎样的至亲,怎样的至爱,都不能代替你去病,代替你去痛。你从来都不用明白,因为我甘愿代替你痛,代替你病,现在我死了,在彼岸花林里,我会选择继续向前走的,至于孟婆汤,还是喝掉吧,因为记得,也是需要勇气的。无论幸福,还是痛苦。有些人,拥抱时很远,有些人,思念时很近。

  天黑了,子夜失神的回到楚宫,楚王正焦急的等待。见子夜回来,赶忙上前询问,“夫人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知道子夜不会回答,楚王问过便不在意。子夜抬起眸子,“息宇呢?”楚王听后惊喜万分,“夫人同我说话了,息侯在息国一切都好……如今虽只是一个农夫,却也衣食无忧,夫人莫须挂念。”“我一妇人身侍二夫,怎好同他人言语,希望楚王给我自由,我想去陈国看我哥哥。”“好好,我马上派人安排。”

  不悔梦归处,陈国,一切开始的地方。妃雪阁的陈烈,回想起三年前子夜出嫁当天强忍泪水的眼……终究是我错了。

  天亮了,更亮了,又暗了,更暗了。“青松,你去接子夜,送她去息国,永远不要回来。”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子夜终于回到了息国,这片熟悉的土地。天空依旧是那么广阔,云依旧是那么辽远。只是物是人非,当初的两人早已不在。子夜提裙走入息王宫,那原来的房间,窗前还留有一株桃花,枯黄的枝桠在风中抖动,是你吗?息宇。

  匕首发着异样的光亮,映上子夜绝美的面庞。我就来了,请等等我……

  “青松,今天是什么日子?”

  “国主,小公主仙去三年了。青松已去陪她,不在了。”

  爱,是沧海遗珠。

  陈国二十七年,蔡国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