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太阳升起来了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183

  第八章 太阳升起来了

  “楚公子,楚公子……”呼唤的声浪一团盖过一团。篱儿被吵嚷的声音烦醒,拨开丝帐,看着四周,心下疑惑。“姑娘醒了?定是饿了,喝点清粥吧。”“你是谁啊?”看着侍奉在旁的红衣女子,篱儿糊涂了。“奴婢名唤红豆,是这的丫鬟,姑娘昏倒在无月林,是我家楚言公子带姑娘回来的,姑娘昏睡两天,吃点东西吧。”无月林?楚言?篱儿越想越不清楚,还是吃东西比较实际。

  篱儿接过清粥,恨不得把碗都吃进肚里,吃完后,又眼巴巴地瞅了红豆几眼,红豆见那小脸忒可怜见,忙命人布几个小菜,让篱儿大快朵颐。篱儿吃饱喝足这才重新注意到外边的叫嚷。“哪里来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叫楚言,楚言?”红豆见篱儿疑惑,连忙解答,“我家公子在会客,那些叫嚷的姑娘是我家大公子为楚言公子挑选的美人。”“啊?”篱儿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向外走去,“天哪,那么多,你家公子好福气。”

  见篱儿悻悻的模样,红豆越发觉得眼前的小人可爱起来,抬手便给她指“喏,你看,里面是我家公子,顶不愿意呢。”篱儿向那方向望去,就只看见一个芝麻大点的男子静坐茶案旁,周围一圈黑黑的各种形象女芝麻子。

  篱儿左看右看看不真切,大呼头疼,比北辰师兄还惨啊,救命之恩,涌泉相报。我还是去帮帮他吧。这样想着人已经穿过假山竹林,径向那高台石亭去了。这里红豆见状,心下了然,却不言语,吩咐下人收拾东西,便轻轻跟去。

  “楚言公子,我是柳天青,御剑城主是我父亲。我仰慕公子许久,幸得大公子相助,这才得见公子一面。”男子听罢,仰头喝进杯中茶,仍在那坐的自在。这柳天青吃了不痛快,脸上变的愈发难看。想这柳天青在这芝麻子中也算个中翘楚,淡柳似的裙裳,风流韵致的身形,好像挑不出甚毛病,只是英眉太过,倒也败给了平常女子的柔美婉约。

  人群还在骚动,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凑这热闹,“楚言哥哥,楚言哥哥。”甜甜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叫着。男子端着茶杯的手滞在空中,那众多的芝麻子也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也不动了,眼睁睁地看着精灵似的小人从她们身边挤过,向男子奔去。

  篱儿越过人群,第一次清楚地看到楚言。她的心颤了颤,惊叹许久,最后終于平静。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竟会如此令人心动。他就淡淡地坐在那里,仿佛山川,仿佛草木,亭台楼阁都为他失色。

  “你醒了?”“嗯!”见篱儿坐到楚言身边,旁边的芝麻子一阵怨叫,柳天青挑起剑眉,手指戳进手掌,愤愤地面对眼前的一切。篱儿好像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只侧着头迎上楚言淡淡的目光“楚言哥哥,这里怎么这么多漂亮姐姐?她们好漂亮啊。”一抑一扬,芝麻子的情绪稍稍缓和一点,只有柳天青半点不肯放下防备。楚言将手中的茶递给篱儿,“喝了吧,对你身体好。”篱儿嫌弃撇撇嘴,“我要用别的杯子。”“随你。”芝麻子一片唏嘘,小丫头真是不识抬举。

  篱儿喝完,盯着楚言,“你要娶这么多姐姐做小妾吗?慕篱怎么办啊?”说完委屈的拽起楚言的袖子左右摇晃,“噗……”楚言一口将茶吐出。转头看她,却见她满脸真诚,“楚言哥哥,我们说好的,只娶一个小妾来照顾篱儿的,娶太多,我都认不过来了。”楚言愣得出奇,任小人拽住衣袖。旁边的芝麻子见他这般不回应,只当作默认,心早凉了一半。正逢红豆添茶,却不想这红豆也是鬼得很,拉开慕篱便说,“姑娘病着刚好,就贸然出门,我家公子气着呢。”说完又故意撒手一推,傻乎乎的慕篱便扑进楚言的怀里。楚言大惊,动都不敢动,篱儿好似见惯了大场面,缓缓抬起头来,清澈的眸子如水波般平静。

  楚言怀抱小人儿,瞅了一眼红豆,只觉怀里的小人身子软软的,眸子里也少了几分寒冷。一旁的柳天青早已气急,无奈楚言任由小丫头抱着,看不出态度。“好了,”楚言抬手抱起慕篱,“回去了。”说罢,越过差点将满口银牙咬崩的柳天青,向天音阁的方向走去。芝麻子们面如死灰,吵吵嚷嚷,柳天青眼波随楚言的方向漾去,手指攥的更紧了。

  “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楚言放下慕篱,不解的问。慕篱呵呵的笑,“你救了我啊,我师父说不让我们欠别人人情,你又不喜欢她们,我就只能这样报恩了。”“你好像很擅长啊。”楚言盯着慕篱,有点兴趣的问道。慕篱自然的拍了拍楚言的肩膀,“当然了,我师兄也是天天被姑娘们围着啊,谁让他又呆又笨,长得还祸害人间,我这个做师妹的,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说完一脸悲伤状,全然不顾楚言疑惑又疑惑的小眼神儿。

  许久,沉默。

  “喂,你是个木头吗?都不说话。”“哦。”慕篱死死地盯住楚言万年不变的脸,无奈到了极点。“你知不知道月华东北方是哪里?”慕篱漫不经心的问道,楚言心下紧张,月华东北方,不就是瘴气之源。这个小小的人儿怎么会知道,心里想着,楚言归于沉默,“我不知道。”“哦,那这个手链给你,以后你去南疆,有困难的时候可以凭它去无涯门找我,门中弟子见了它都会为你指路的。”篱儿解开手链,将它递给楚言。

  楚言迟疑接过,“真的会有用吗?”“当然啦,我可是无涯门的灵女,我的信物当然有用了。”“无涯门,没听过。”慕篱不禁吐血,这个人是有多失败,无涯门都没听过。“好吧,不知道也好,我现在身体挺好,要走了。有缘再会。”慕篱拿起宝剑,拱手离开。楚言也不留,哦了一声,便转身走了。慕篱看着楚言离去的身影,有一股莫名的熟悉,到底哪里熟悉,自己也分不清楚。还是去找北辰师兄比较靠谱。

  慕篱走出天音阁,来到无月林,心中不禁有种刺痛,有什么东西在心脏萌芽,快要撕裂出来了。慕篱运气直往前走,终于走出桃林,回到帝都。

  桃林随着慕篱的离去,变得越发黑暗,无月林变成梦归口,天音阁也变了字样,楚言端坐里面,手指的黑色戒指不停旋转,眼神邪魅。天音阁,天鹰阁。好刺激的游戏。

  柳天青不甘心的回到御剑城,本想大发脾气,谁知映入眼帘的惨象令她错愕。到处都是血腥,横尸遍野,御剑城的牌匾已经被摘下,黑色的烟随风飘扬,血流遍地。每个人的死相不一,却都出奇的惨烈。柳天青的眼前昏厥,脚下不稳,强撑住快要倒地的身体,快步跑入城中。“父亲,父亲……”柳天青焦急的喊着,声音凄凉,没有人回应,到处都是死人。脚下咯噔一响,柳天青低头寻去,原来是一个令牌,拾起来仔细查看,上面的字若隐若现,恍惚中可以分辨——南疆无涯。

  无涯门的人来过,到底是谁,竟敢屠我御剑城满门。柳天青将御剑城翻了一个遍,哪里都没有父亲。还好,只要父亲不在,就代表着他还活着。这个令牌如此可疑,若是无涯门做出此等事情,我柳天青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柳天青离开御剑城,踏上了去南疆的道路。

  这里慕篱还在艰难的寻找师兄,帝都的紫气越来越弱,瘴气越来越强。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了一股黑气,挥散不去。有缘人到底在哪里?慕篱焦急的寻找,无奈灵气被封,就连小小的花妖都要费很长的时间才能辨认,还好,一路上遇到的小妖都很温和,没有什么嗜血之物。

  慕篱艰难的寻找,忽然感觉前方有一股轻微的灵气。一个红衣女子偷偷摸摸的瞧着慕篱,慕篱顺势拐进一个巷子,观察那女子的动作。红衣女子不知何意,四下张望,寻找慕篱。不一会也来到慕篱藏身的小巷。慕篱抓住时机,拔剑挥去,女子猝不及防,赶忙向后一闪。慕篱步步紧逼,女子只好还手,掏出银色的长鞭抵挡慕篱的进攻。一边挡着一边求饶,“小妹妹住手,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此捉妖的,见小妹妹气度不凡才观察许久,请千万住手。”

  慕篱听罢,收起泉凌剑,问道,“你是何人?”红衣女子气喘吁吁,莞尔一笑,“玄阳子段弈。”慕篱听后大惊,“原来是鼎鼎有名的玄阳子。”红衣女子满意的笑着,慕篱却心里疑惑,玄阳子怎么是个女的,还这么弱。心里想着,表面却不反驳,直说佩服佩服,女子倒很是受用。

  互相报了家门,两人决定一起同行。

  “段弈,你知道月华的东北方在哪吗?我师兄去那捉妖了。”

  “当然知道了,不就是无月林天音阁吗?那可是魔族的地方,你师兄真是不要命了,敢去那里。”

  “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