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宿命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270

  二十一章 宿命

  月光潺潺,“喂,你到底要在上面待多久啊?”麒麟子一出门就看到容成齐守在自己房间对面的屋顶上。

  “直到你想起我了,不过到那时你肯定舍不得我了。”容成齐纵身一跃,站在麒麟子的面前。

  麒麟子看到青山从慕篱雪那出来,理也不理容成齐就往青山那里跑去。“青山。青山……”容成齐嘴角的笑容隐去,定在那里看着两人。

  青山见麒麟子跑过来,表情变得很不自然。“麒麟子姑娘,这么晚了还不睡啊?”麒麟子听青山这样称呼自己,心里凉了大半。“青山,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越来越疏远我了。”

  青山不好意思地拿开麒麟子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这件事情原是我不对,我也不知道如何对你说。”麒麟子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陷落了,但她还是鼓起勇气问:“是因为慕篱吗?你喜欢上了慕篱?”

  青山听到慕篱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很苦涩。“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慕篱雪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人,我误以为你是她,所以才会对你……”

  麒麟子听完如五雷轰顶。“为什么会这样,青山,可是我喜欢了你啊,你那么不负责任地错认了我,那我怎么办?”青山的喉咙动了动,“对不起……”麒麟子火红的眸子在夜空中闪动,“自己喜欢的人你都会认错,你还说这是爱吗?”

  青山不可思议地看着麒麟子的眼睛,“你,麒麟子?”麒麟子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青山在后面紧紧地追着。麒麟子停下,从腰间拿出麒麟鞭,猛地向后一甩。青山始料不及,被麒麟鞭狠狠地甩中胳膊。

  被麒麟鞭打中的胳膊没有伤口,上面只是粼光闪闪的一片黄。青山捂着受伤的胳膊,看着麒麟子消失在月夜深处。

  容成齐跟在麒麟子的后面,他亲眼见到麒麟子的眼睛变成了火红色。麒麟子头也不回,容成齐一度以为她不知道自己跟在她的身后。

  麒麟子走了许久,许是累了,坐在溪边的一个大石头上歇了起来。

  “会生病的。”容成齐轻轻地说。

  |“你为什么跟着我?不要告诉我说你是我的夫君。”

  “你讨厌我?”

  “嗯,我讨厌你,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讨厌你。”

  容成齐坐在麒麟子的旁边,“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吧。”麒麟子刚想要拒绝,忽然刮起一阵风,容成齐在她的面前化身为龙,驮着她不由分说地向天边飞去。

  奈何桥,彼岸花,荼蘼花林,忘川河畔。

  一个蓝衣的男子站在红衣少女的身后,荼蘼花海就要把女子吞噬。女子的腰间别着一条银色的鞭子,跟这景象格格不入。

  蓝衣男子面目俊美,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女。红衣少女却不知所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这里是我们相遇的地方,我想带你来看看。”

  “我没有兴趣,我走了。”麒麟子转身就要离开,男子这次没有抓着少女的手。“我想送你回家,回灵界。”麒麟子停下,饶有意味地瞅着容成齐。

  容成齐接着说下去:“我知道你封存了记忆是不愿意想起我,但我还是想要跟你在一起,即使不能,我还是希望我可以送你回家。人间不适合你,忘川河也不适合,所以让我送你回家吧。”

  麒麟子呆呆的立在那里,半晌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字一顿地说:“好啊,既然你说我封存了记忆,那么请你帮我打开吧,我倒要看看你说的初见,到底是不是如你所说。”

  容成齐的眼神忽然有了光彩,他看着麒麟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神,有点好笑又好气。麒麟子叉着腰,闭着眼睛,挺着身子站在容成齐的面前。容成齐一恍惚忽然就看到了当初的那个白衣素净的单纯女孩,三百年足够长了,我变了,可我希望你一直都不要变。

  容成齐抬起胳膊,手掌积聚灵力,食指指尖轻点了一下麒麟子的眉心。一股强大的阻碍结界出现,容成齐的手指被弹开,但那股蓝色的灵力还是进入了麒麟子的身体。

  麒麟子体内两股灵力在顽强的对抗,她的表情很是痛苦。红蓝灵力在体内冲撞,麒麟子抱着头,蹲在地上。容成齐心疼地拍拍麒麟子的肩膀。

  荼蘼花海和红衣的少女终于融为一体,它们亲密地接触着。麒麟子的眼睛变为红色又变为黑色,忘川河的怨魂在四周呼喊麒麟子的名字,“第三代守护灵女来了,快求她救咱们脱离这里,我要入轮回,夏子期,我要入轮回……”

  夏子期的眼睛骤然睁大,灵魂深处的记忆被打开,她看到了一个白衣素净的女子正依偎在一个蓝衣少年怀里。男子手中捧着长笛,笛声悠悠,女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大龙变,变大龙。”

  “喂,不要吧,你要是累了,我可以抱着你飞啊,干嘛要变,很容易被凡人看到的。”

  “不管,不管,我要坐大龙背,不要你抱……”

  “好吧,我变……”

  蓝衣少年无奈了,他总是熬不过女子的撒娇,卷起一股狂风,忽而变为龙。女子爬到龙的背上,开心地抓着龙的逆鳞,大声地喊着:“我是你的逆鳞,我抓着你的逆鳞了……”

  麒麟子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泪,她看了容成齐一眼,发现他正痴痴地看着自己。麒麟子把泪水擦去。疼痛感还是一阵一阵地袭来,忽然画风一转,两个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夏子期恨恨地扇了容成齐一个耳光,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你说过不会骗我的,可是你还是去那种地方。”容成齐的脸侧向一边,白皙的脸上有点发红。他知道她流泪了,可是他却不想去看。

  “我要走了,我想要自由,现在的你给不了我。”容成齐抬起脚向前走了两步,夏子期瘫在地上,肩膀不住地颤抖,声音低低地说:“你以为你为了我放弃飞上九重天就是爱我,你错了。其实你不爱我,我不过是你寻找自由的借口。”容成齐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夏子期。转身的一瞬,女子的身影消失……

  麒麟子看到女子挂满泪水的脸庞,她摸摸自己的脸,刚才擦干的地方,泪痕还在。新的泪水又流下。如果眼泪可以有温度……

  “哥哥,姐姐,我是夏子期啊,求求你们跟族长说一声,帮我打开灵界的门,我想回家。”夏子期趴在灵界结界处苦苦哀求,里面却不曾传来一点声响。

  “子期,你受容成齐背叛已不是完人,此时已经无法完璧归赵,你还是去吧。”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夏子期绝望了,她以为自己还会有泪水,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麒麟子站起身,眉角的稚嫩消失了,懵懂的眼神消失了,她,麒麟子消失了。换成了夏子期……

  容成齐紧张地看着夏子期,“你记得我了吗?子期。”夏子期盯着容成齐关怀自己的眼神。

  “嗯,我想起你了,但我还是不记得你,不想记得。”容成齐苦笑一声,“当初对不起,可是我,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的,我想送你回家。”夏子期听到容成齐说还喜欢自己的时候,明朗的笑了。

  “容成齐,过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还是这么自信,我告诉你我不爱你了,而且永远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你为什么失忆以后喜欢青山?”

  “因为他跟你不一样,他从不花心。”

  “看,你还是放不下我。”

  夏子期欲言又止,她默默地看了一眼忘川河畔,身形隐去……

  容成齐呆呆的站在那片荼蘼花海里,他看着夏子期消失在眼前,心里的疼痛对比当时丝毫不减半点。我当时并没有去过那种地方,我只是怕你被父亲发现,施以重罚。你的天劫还未到,我不希望我成为你的劫数。我伤害了你,离开了你,这一次我,真的成为了你的劫数……

  再次出现在南宫家的时候已是白天,青山正在喂慕篱雪吃东西。夏子期看着青山的手臂,麒麟鞭伤过的地方没有留下痕迹。真好,青山,我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最爱慕篱雪的那个人。我好难过,当年没有将你和她放在一起……

  桃林里一片雪,一片血。夏子期吃惊地看着这个画面,爷爷出灵界报恩的两人,一人凄惨死去,另一人竟死在这桃花林里。夏子期足尖轻点,从天边落下,她想要去看到女子的面庞。忽然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夏子期躲起来等着来人。青松看到长鱼子夜自刎桃花林,眼中带着泪,慢慢走过去,把她的脸翻过来,真是一个绝美的女孩,可惜……

  夏子期还在叹气,就听到长剑划破皮肉的声音,她从树后面走出。只见长鱼子夜静静地躺在地上,而那个叫做青松的男子半跪在她的身旁,一剑封喉……

  青山看着夏子期走进屋子,不自然地笑了。夏子期也报以纯真的笑容……

  青山,慕篱雪是你的宿命。而那股怨魂则是她的药。她的病,你从来都治不好。可是那又怎样呢?你还是可以爱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