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天青色的烟雨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322

  二十三章 天青色的烟雨

  消失的红线在第三天的时候又出现了,楚丹仪还是没有死去。慕篱雪已经心满意足了,息宇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那么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麒麟子躲到了古息国锦阳城的海底,容成齐上天入地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他还没有放弃,他相信自己会找到子期的。执子期之手,与子期偕老。他一定会做到。

  南宫卫去到了雪山上,在那里他看到了雪幽和姜北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姜北辰已经是农夫的模样,日日守着雪幽被雪覆盖的身体。无欲无求了……

  红线到手心了,快了更快了……

  慕篱雪呆呆地看着息宇拿书的模样,一如三百年前。她觉得好笑,自己也学着他正襟危坐的样子,可是不一会儿她就举白旗了,看书好累啊。

  小小的人儿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息宇,如果我被人欺负了,你怎么办?”息宇头也不抬,“我会灭他全家。”“那如果我们到了年龄死去了呢?”息宇合上书,认真地回答:“那我肯定不会喝孟婆汤,我还要记得你的样子。”

  慕篱雪撇撇嘴巴,“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想要尝尝孟婆汤。我流的眼泪太多了,一定要尝尝它们熬成汤的味道。”息宇看她笑的出神,傻瓜,上一世就是这样才喝的孟婆汤啊。

  “如果今生是有趣,那么今生已经足矣。如果今生是无味的,那么我不要来生。”慕篱雪推门而去,留下震惊的息宇。待他出门寻时,人已不见。

  我记起来的时候,便想上一世是你给我写好的结局,这辈子就要完了,我想自己决定我的最后。

  命运就是这样,在你迷茫的时候会给你暗示,让你选择自己要走的路。而每一次的抉择都有得有失。

  柳天青带着父亲的灵牌,一路飞行回到了御剑城。

  御剑城的景色依旧是荒凉,柳天青的心情很低落,御剑城弟子的尸体已经被当地的衙役拖走,只剩下满目疮痍。

  她走进大堂,眼前仿佛看到了几个月前父亲在上面静坐的情景,眼眶中有些许温热,但不久就恢复正常。她轻轻地把父亲的灵牌摆在宗族祠堂的最下一排,默默地拜了三拜。

  做完事情之后,柳天青走出祠堂,手指握紧了青古剑。

  “剑灵,我们是要报仇的,报完仇以后便可以安安心心地守在这里了。”青古剑“嗡嗡”作响回应。

  “天青姑娘,别来无恙啊?”夜天歌用桃花扇捂住嘴巴,低声地笑着。柳天青听到他的声音,眼中冒火:“你杀我全家,血海深仇我柳天青今日必报。”说完柳天青拔剑与夜天歌对峙。

  夜天歌嗤笑着:“就凭你,三百年前跪在我面前的你,今日怎么这样扬眉吐气?”“你说什么?我要杀了你!”柳天青气急,唤出青古剑灵左右夹攻,朝着夜天歌步步紧逼。

  夜天歌也不慌张,站在那里任她砍下。柳天青见夜天歌不躲,手下的力道更狠了。一剑砍去,夜天歌竟毫发未损,青古剑灵却元气大伤。

  “你做了什么?”柳天青手足无措地看着夜天歌。夜天歌的小指翘起,“我什么也没做,只不过是你心里下不去手而已。”“你胡说!”天青运气对着夜天歌反手又是一剑。

  这下青古剑灵受伤更甚,直接睡入剑冢,不复出现了。

  柳天青拿着剑一步一步地后退,“你别过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夜天歌收起桃花扇,温柔地瞅着天青:“我,不过是一个故人。把青古剑给我,我会让你好好过你的余生,永远不打扰你。”

  天青看着夜天歌的眼睛,心里忽然一股撕裂的疼痛。“不,给了你,你就要四处作孽祸害慕篱雪,我虽与她非亲非故,但还欠她一个人情,就凭这点我不会给你的。”

  夜天歌的眼睛转了转,“你倒是与她姐妹情深,可惜了,时间不对。”说完夜天歌一个换步轻功,眨眼来到天青面前。柳天青还未反应过来,夜天歌就抱住了自己,“漪澜,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她感到恐惧又奇怪,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小腹传来淡淡地刺痛,缓缓地深入。天青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她的身体顺着血液向下滑落了。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天青看到了夜天歌悲伤的眼神,还有蓝紫色的天空。天空是那么辽远,可惜我永远也看不到了。

  “漪澜,你安心地走吧……”

  不能忘了那一年,天青模糊的记忆里出现了夜天歌的脸。

  春秋年月,楚王风流,遗爱无数。虽后宫女子众多,却独爱那淡柳似的美人儿。她虽剑眉,却温婉如处子,令人怜惜。

  高楼抚琴,阁内轻舞,楚王与她似一对神仙美眷,羡煞旁人。

  天下男儿皆薄幸,不曾想有那么一天,他却厌弃了你,爱上别人。漪澜,你怎么受得了。

  那个叫长鱼子夜的女子,她不说话,她不笑,也不闹。明明不爱楚王,却尽得楚王的心。为什么,我对你笑,对你舞蹈,把所有的爱和青春都给了你,你还是厌弃了我,选了旁人。

  她不爱你,她爱的是那个被你杀死的温润的君子。是的,你不是君子。她用死亡来换取自由,你却仍旧在那里坐着白日梦。你无比疼爱你们的儿子,可她宁可不要两个孩子也要离开你,你不觉得悲哀吗?

  我带着女儿来看你,你却将我棍棒打出。妃嫔们都笑我,说漪澜,你真傻。可我还是相信,只要我陪着你,你会记得那个为你高楼抚琴,阁内轻舞的女子,直到那一天……

  你杀死了我们的女儿,只是为了报复长鱼子夜,为了诅咒他们生生世世轮回受苦……

  那么我也诅咒你,生生世世只有我一个人陪在你的身边。你将我幼小的女儿充作祭品,而我将自己卖给魔鬼,我要生生世世都看着你。

  “漪澜,说到底你还是爱着我,可是我只能对不起你了,这一世我让你错爱了楚言,你要原谅我。”

  天青的眼睛骤然变大,随即又慢慢合上,夜天歌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想要帮她合上眼睛,却不料天青的手慢慢地抓住了夜天歌的手掌。

  她含着笑去了。

  爱是沧海遗珠,天青,下一世,一定不要做蝴蝶。

  蝴蝶飞不过沧海。

  息宇追到无月林,始终不见慕篱雪的身影。他的脸变了颜色,他看到新的月老树长出来了,红色的信子不再,换之而来的是一条条紫黑色的毒蛇。他想起了慕篱手心的红线,真的是太大意了。

  老翁从远处走来,见到息宇拜了一拜:“公子,大公子走了,留下一封信给您,走之前让我转告你,除非一切回到原位,否则在劫难逃。”说完他把一封信递到息宇手上。

  息宇打开破天留下的信,上面只一句话:“换命理者违天命,死一人,时间逆转,一切归为平常。

  “公子,还有一事。”

  “……”

  “柳天青死了。”

  “死,不一定比生苦,老翁,好好送她。”

  天青色的烟雨,我还在等你。虽然永远等不到,但我希望自己可以等一个好的结局……

  末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

  夜天歌,我来了,我来了结我们的孽缘。

  “你是一个好人,求你放过不相干的人。”

  “千百年来,你只记得我是好人,哈哈……”

  “我会杀了他的,长鱼子夜。”

  “你不会的,你已经没有这个能力,这一世我会死在他的前面,互换命理的循环在我这里就要结束了。”

  “你要做什么?”

  夜天歌看着那个小小的身体慢慢变成点点星光,小脸儿透明了,不见了。心中扎的刺仿佛一下子被拔起,鲜血淋淋。长鱼子夜,我所做的不过是想你转世之后第一个记得我。就为了这一个只不过,我竟耽误了你这么久,对不起。

  长鱼子夜安心地抓着天边的一抹云彩,羽化自己的感觉,竟然这么轻,这么淡然……

  一个人只有在出生和死去的时候是最干净的。刚刚出生的人,删除了所有前世的记忆,纯粹地来到人间。而一个行将死去的人,则是空手离去,带不走这凡间的尘埃半点。

  “公子,您的红线断了,这世上再无您的有缘人。”

  息宇呆呆地看着那片海,古息国的海,前一阵子容成齐刚从这片海里找到夏子期,抱着她飞上九重天,而他的长鱼子夜将永远的沉睡在这里。也许她会变成鲛人,也许不会……

  破天走到他的身旁,“夜天歌和楚丹仪,我把他们关到魔族的地宫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不用,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守在这里,等着她醒来。”“我去看过夜天歌了,他很后悔。”“……”

  帝都的天空是蓝的,瘴气已经不在,紫气充盈,孩子们回来了,快乐地生活着。

  两百年过去了,有两个人守在古息国的海边,破天这次来的时候,那个人不见了。又去轮回了吧,想再见他回到这里,还要十年,人的执念啊,真是厉害……

  息宇哥哥不哭,子夜在海底。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鲛人,仍旧会为你落泪成珠。

  你要等我。

  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我会等你。”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