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雪幽身死
菜菜糊糊2018-10-25 04:243,239

  第十九章 雪幽身死

  帝都紫气衰弱,到处一片萧条之色。姜北辰再次施法,想要打开青铜灵境。可是灵境还是没有反应。他不知道南疆无涯已经消失,那个须臾的老者已经由灵界回家,再也不管这里的事了。一切皆有定数。子期还在这里,一切还好。

  姜北辰走到街上,“花大姐包子”的招牌已经倒下,“金记当铺 ”也失去了光彩。路边墙角的小乞丐已经被饿死。细细地胳膊裸露在外面,黑黑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路上的人行色匆匆,每个人拿着大包小包,路边都是被丢弃下哇哇大哭的孩子。

  姜北辰心有不忍,拿出自己的干粮分给孩子们。孩子们狼吞虎咽,不一会孩子堆里传来哭声。姜北辰随声寻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手上拿着姜北辰给的半个馒头,半张着嘴巴,眼神空洞。嘴里还有着没有咀嚼完的馒头渣。一个孩子说:“她死了。”说完嘤嘤地哭了起来。

  一群孩子哭着喊:“她死了,小樱死了。”姜北辰看着这群可怜的孩子,他没办法做什么承诺,他能做的只是让他们暂时不饿肚子,但他还是失算了。一个长期没有东西吃的孩子,被他的半个馒头噎死了。

  姜北辰无助地看着天空,天空那么大,为何给我安慰?这样想着姜北辰帮孩子埋葬了小樱。孩子们顺着姜北辰指的方向,手牵着手,向着南边去了。

  天空划过一道白色的弧线,姜北辰抬头一看,是慕篱跟段弈。黑夜下,慕篱依偎在段弈的怀里睡的很熟。姜北辰担心地挡住段弈的去路,“放下我师妹。”段弈停下,注视着姜北辰,两个人一齐落在帝都野外的树林里。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四周披上了一层银辉。林子静静地,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婆娑声响,一切都很平静,但一切又仿佛不安于平静。院子中有股火星子的味道,时刻压抑着破碎前的寂静,什么东西慢慢变化,凝聚成团,不知道是不是夜的力量,轻易察觉的一场厮杀随着夜幕降临,马上要开始了。

  “我该叫你姜北辰还是蔡哀侯?”段弈嘴唇轻启,吐出几个字。姜北辰骇然,“你说什么?”段弈步步紧逼,“难道我要唤你一声姐夫?你害我国破家亡,这笔账该怎么算!”姜北辰擦擦额头的汗,“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段弈冷笑,“真可笑,你灭我国家,转世之后倒是异常的正义。”

  姜北辰听这话摸不到头脑,看着段弈怀里的师妹,很是着急。他拔出佩剑直指段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放下我的师妹。”段弈摸摸慕篱雪的脸,她睡的那样熟,眼睛都不眨一下。

  楚言从后边赶来,段弈将慕篱雪交给楚言。楚言皱了一下眉头,接了过去。段弈拔出玄阳剑,瞅了一眼楚言,“我知道你怪她,但你要记得你的初心,不要变。”说完就向姜北辰走去。

  楚言看着慕篱雪小小的身体缩在自己的怀里,低头为她盖上自己的衣服,便向龙族古地飞去了。姜北辰看慕篱雪被另一个人带走,怒从中来。挥剑就向段弈砍去。

  段弈移神幻影,出现在姜北辰身后。姜北辰吃了一惊,赶紧转身,不料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姜北辰的右臂被轩阳刺了一剑,剑气充满右臂,竟沉重的抬不起来。姜北辰吃力的换左手拿剑,段弈把玄阳剑隐去。双手画咒将他封在灵阵中。

  紫色的阵中,前世的记忆源源不断地冲入姜北辰的大脑,姜北辰不敢相信地看着一个个的幻象。他看到长鱼子夜死在桃花林里,他又看到他的夫人长鱼子月抑郁而死。他的眼睛睁得就要咧开。

  段弈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姜北辰忽然转过身来朝着段弈的方向跪下,“求求你,我不要看,这不是真的,我是一个好人,我不要做坏人。”段弈将咒解开,淡淡地说:“只有内心认为自己是坏人的人才会迫切地要当一个好人,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个记忆是你应该有的。”

  姜北辰绝望地跌在地上,“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看到慕篱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欠她的,这一次我不想再伤害她了,求你杀了我吧,我一定乖乖地在忘川河再也不入这轮回了。”

  段弈拿起玄阳剑,剑尖直指姜北辰。青铜灵境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里面出现了一个白衣似雪的曼妙女子。姜北辰吃惊地看着那个女子,段弈也放下了玄阳剑。“她是你上一世亏欠的夫人——长鱼子月,还记得吗?”

  姜北辰用手抚摸着青铜灵境,忽然,镜中的景象幻灭了。

  “公子,雪幽快不行了。”

  “怎么会?不可能!”

  “公子,小公主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

  南宫卫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只是不断地,不断地重复着,“找,一定要找到,我的妹妹,两个妹妹……”

  楚言抱着慕篱雪,天渐渐地亮了,慕篱雪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们没有到龙族古地,慕篱雪看着面前清澈的河水,这才发现他们在一个荒无人烟但却绝美异常的地方。

  “我们在哪里?是你救了我吗?”

  楚言淡漠地盯着慕篱雪,“嗯。”

  “我记得,我被柳天青刺了好多剑……”慕篱雪还没有说完,楚言已经抓住了她的肩膀。“你听我说,你现在把泉凌剑给我,我要去证明一件事情。”

  慕篱看着楚言淡漠的眼神,“你带我一起去好吗?”楚言拿走泉凌剑,松开慕篱的肩膀,“不行,你要留在这里。”“我是慕篱雪,并不是什么长鱼子夜,我会还债的,可是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段弈。”

  楚言叹了一口气,“你要分清楚,其实你也不用分清楚,你好好地跟着段弈就好了,不要跟着我,我给不了你未来。”说完便离去了。

  慕篱失神地呆在那里,水声潺潺,桃花瓣在飘零。

  夜天歌看到这一幕很是感兴趣,他的眼睛发着淡绿色的邪光,手上拿着慕篱雪的红玉。慕篱雪向着小河的下游走去,那里是一个桃花林,四处芬芳。

  夜天歌从魔族之门中穿了过去,满脸的肃杀。“喂,南疆慕篱雪,还记得我吗?”慕篱雪猛地转身,看到了那个身穿青衣,手执桃花扇的夜天歌。

  慕篱雪不由地浑身发抖,夜天歌腰间的红玉一甩一甩,仿佛在向慕篱挑衅。“你看,夫人就是这样笨,明明夫君近在眼前,竟然装作不认识。”慕篱雪后退两步,她的泉凌剑已经被楚言带走,而自己却被抛下。

  “你想做什么?”她下意识地攥紧手指。夜天歌笑着,一把抓住慕篱雪的胳膊,“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要夫人同我一起回家啊。”说着便拖着慕篱雪,朝自己的方向使力。

  慕篱雪使劲挣脱,向着山上跑去。夜天歌也不追她,只是摘下腰间的红玉来回把玩。“真是不听话,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知道自己姓楚还是姓陈。”说着手掌一用力,红玉就化为了红色的粉末,随风散去。

  慕篱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变重了,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中抽离,再也没有以前轻盈的感觉。身上开始传来隐约的越来越强劲的痛楚。她伸出自己的手,忽然发现血海已经走到手掌,她的腿不听使唤了,好像失去膝盖一样,每走一步都像是在爬行。

  “楚言哥哥,快来救我……”慕篱雪绝望地爬上山顶,气若游丝。忽然她脚下一滑,跌了下去……

  “雪幽,雪幽,你怎么样?”南宫卫坐在雪幽床前,绝望地喊着她的名字,“一定会找回妹妹的,你放心……”

  “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扬。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雪幽干枯的嘴唇挤出了几个句子,忽然用尽气力地笑了,“哥哥,子夜歌多好听,可是我再也唱不出来了。”南宫卫看着雪幽眼角溢出的泪花,心里软软的,酸酸的,回以微笑,“小妹妹不会怪你的,你还清了,剩下的,哥哥来。”雪幽将头埋进哥哥的怀里,甜甜的,再也没有醒来。哥哥,子月去了,下辈子,彼岸花畔,奈何桥边,妹妹再也不拦着哥哥去喝那孟婆汤了。

  我始终相信,身体不过是装饰,唯有灵魂可以自由带走,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子月,你走好,上世的业已还清,下一世记得天涯相忘,两不相欠。

  子夜,也许你不记得,可是我却终身难忘,是我告诉楚王你的样貌,你的风采,你的无可替代,只因我的夫君将爱给了你,我深知我的夫君一定不是最爱你,因为他最终还是听了我的建议,迫害了你。可我被妒忌埋葬,无法回头了。请你原谅我。

  人在病的时候才明白,这世上无论怎样的至亲,怎样的至爱,都不能代替你去病,代替你去痛。你从来都不用明白,因为我甘愿代替你痛,代替你病,现在我死了,在彼岸花林里,我会选择继续向前走的,再也不用因愧疚回头了。你身上的诅咒太强大,我已无力背负,哥哥会保护你的,一定会没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临水忆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