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错失十年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204

  夜入深沉,棘海上空繁星密布。我端坐在巨石之上,看着斛卓挥动着墨绿色的衣袖,念出一串繁复的口诀。有海风吹乱他青灰色的发丝。顺势垂下眸子,赤红色的海浪卷着细碎的沙石拍打上他绣着云边的黑色筒靴,隆隆声响中隐约听到一个女子低低的啜泣声。

  斛卓眉头微蹙,抬手指向往生石,只见一道黄光自他指尖而出,生生穿过往生石,片刻之后一个青衣女子的影像便显现了出来。

  “这便是云裳的魂魄?”我趴在巨石上,低头望着下面的斛卓问道。斛卓抬头睨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从袖中摸出一个白瓷瓶,将云裳的魂魄收入了瓶中。

  先前从玉坠的记忆看到的是有人救走了云裳,可不想云裳终究还是死了……

  “我以为她还能活着,那个人救走她之后为什么不救活她?”垂头丧气的翻身下了石台,蔫蔫的倚在石壁上,对斛卓道。

  “你以为救活一个人很容易?且不说改写司命星君谱的命格,单是还魂一术就要耗费大量了灵力,倘若是天界的上神或许可以一试,可救走云裳的人根本不是什么神仙。”斛卓将瓶子塞进怀中,挨着我身侧一并倚在了石壁上。

  “你怎么知道救她的人不是神仙?那个人同你长得一模一样,难道你在骗我?其实是你救了云裳,然后将她的魂魄困在此处,对不对?”难怪如此容易就寻到了云裳的魂魄,我鄙夷的看着斛卓,却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

  “有些事情我没办法同你解释,但我若真的带走她的尸身和魂魄,也没必要在这往生石前耗费法力来拘她的魂魄,你若是不信我,那我将魂魄交给你,你自己回玄山便是。”斛卓面色微沉,抬手掏出瓷瓶塞给了我。

  见他生气,我有些歉疚的晃着他的手臂,像曾经对师傅撒娇那般,对他道:“我错了,都是我不好,你就看在我身世可怜、脑袋愚钝、模样还登不了台面的份上,不要同我计较了。”

  斛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嫌弃的拿开我攥着他衣袖的手掌,“好了!别耽误了正事,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离开棘海的时候,我一直闷闷不乐,斛卓将我立在云头边缘的身子往中间拽了些,望了我良久才道:“你对祝融的事情如此上心,怕不仅仅是因为师徒情义吧?”

  “……”我白了他一眼,然后背过身去。师傅于我而言是最最重要的人,当年为了剔去我的妖骨,他耗损了千年修为,后为救我性命,又不惜去盗取天帝的聚魄灯,道是师徒情义,也确确高出了师徒情义。

  见我不语,斛卓凑上前来,只见他的手臂抬了抬,正欲搭上我的肩头,忽然间,脚下的云头一阵剧烈的颤动。我努力稳住身形,抬眼看向前方,却见一只通体金灿灿的鸟儿正怒视着斛卓。

  “斛卓,可算让我找到你了,快把护灵珠交出来,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鸟儿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面貌清秀的黄衣女子,她手中拿着一把金色的羽毛扇,微微晃动了两下才厉声道。

  “离尚鸢,你为何几次三番的来抢护灵珠?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护灵珠不可能助你成仙,你就别再痴心妄想了!”斛卓说着伸手揽住我的腰身,一个纵身跳下了云端。

  落地是在一片茂密的树林当中,斛卓拉着我躲进一棵榕树的树洞中,他施了个法术,将洞口封住,然后敛了气息含笑看向我。

  “说到底这护灵珠还是司命星君赠予我的东西,你若不想给那个什么离尚鸢,不如还给我好了!”我在狭窄的树洞中艰难的转过头道。

  斛卓温热的身躯堪堪挨着我的后背,他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点,才道:“你若是想让那只鸟天天追着你跑的话,我不介意把护灵珠还给你。”

  “这个……你还给我以后,我就拿去给司命星君啊!那妖怪总不会有胆子上天枢宫去抢吧!”

  “你若是打算还给司命星君,那我暂时还是不还给你好了,这东西我留在身边也确实有些用处。”

  “……”

  一直在树洞中待了个把时辰,估摸着那个离尚鸢已经离开了,我们才慢吞吞的从树洞里爬出来。掸了掸裙衫上的灰尘,有些鄙夷的对斛卓道:“你居然连只鸟都打不过……”

  “你若不在,倒是可以同她较量一番。”斛卓拨着自己凌乱的发丝,云淡风轻道。

  他这话的意思是我拖累了他?不过离尚鸢既然几次抢护灵珠都未曾得手,也着实证明了斛卓的法力不在她之下。不过当年赫赫威名的罗刹鬼王,法力怎么消减了这么多?难道是因跳下诛仙台所致?

  为了躲避离尚鸢的追踪,我们只好步行去往玄山,好在已经在徭兴境内,倒也耽误不了多少时辰。只是月季一直没有来找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查探清楚玉坠的情况,斛卓说玉坠不是他的,那又有谁长了和斛卓相同的相貌呢?

  本想让斛卓问问云裳的魂魄,奈何云裳的魂魄在瓷瓶中整日里除了哭泣,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对于我们的问题,她总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将这样的她带去,恭绰能认出她吗?

  即将到达玄山之时忽觉有些诧异,眼前的景色萧条,全然不似我离开时的模样,不过短短十数日,怎的成了如此光景?

  “昭灵!你跑到哪里去了,你还要不要助仙尊历劫了?”月季手中捏着师傅送我的团镜,一脸焦急的从山脚下奔了过来。

  “到底怎么了?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甚是不解的握住月季的手,急切的问道。

  “你不会回天界去了吧?天界一日,人间可是一年啊!现在已经过去十年了,仙尊再也不可能杀红袖了。”月季将团镜塞到我手中接着道:“我一直寻不到你的下落,这才想起你落在衡山的团镜,仙尊这一世还有转机吗?”

  我仔细在身上摸了一遍,才发现月季给我的花瓣引不知什么时候遗失了,难怪她一直不来找我……

  “那师傅和红袖还在玄山吗?”来不及多想这十年光阴是怎么回事,我和斛卓随着月季匆匆上了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