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又见斛卓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526

  进入酒楼之后,小二热情的将我引上了二楼。落座后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和一壶酒,趁着酒菜还没上桌,我趴在桌子上发呆,目光悠悠扫过隔壁桌前的一个熟悉的背影时,不禁怔了一怔。

  起身绕了过去,待看清那个背影主人的模样时,顿觉五雷轰顶。

  师傅转世已然换了样子,为何眼前的人和师傅先前的模样相同?就连眉间的火焰型印记也没有丝毫的出入,难道……

  难道师傅已经杀了红袖,回归仙身了?

  “姑娘不觉得这样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吗?”还未待我回过神,面前的“师傅”突然开口道。

  “你不是祝融?”

  “祝融?”那人略略挑了眉,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祝融是个什么东西?”

  “你……不许你侮辱我师傅!”我猛然一拍桌子,怒声道:“说!你为什么要变作我师傅的样子在这里招摇过市!”

  “我变作他的样子?”他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才道:“为何不说是他变作我的样子?”

  闻言我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确没有发现他用了什么变幻之术,难道他本就生得这副容貌?

  “你到底是谁?”

  “重黎。”

  重黎……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难道他也是天界的仙神?

  疑惑之际,重黎已然起身,他朝我略略勾了勾唇角,而后缓步下了楼。

  小二将酒菜摆到桌上,我闷闷的低头吃着,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事情影响了胃口,眼前的食物并不如浅洛说的那般美味,不过,这酒倒是要比师傅埋在府邸后院的那坛味道要好上许多。

  两杯酒下肚,有些飘飘然,险些以为自己已经腾上了云头,转身要离开酒楼的时候,小二抬手将我拦住:“姑娘还没结账呢!”

  “结账?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的盯着他看。

  他的表情僵了僵,随后直起身板,有些不屑道:“姑娘是想吃霸王餐吗?吃完东西当然要给银子了!”

  “银子?”糟了!忘记在人间吃东西是要给银子的了,我里外翻了个遍,除了月季给我的那片花瓣外,身上什么也没有。我朝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然后捏着那片花瓣道:“要不先将这花瓣押在你这里,等我拿了银子再将它赎回来。”

  “一片破花瓣也想抵顿饭钱,你是在耍我呢?”小二说完招手唤来几个打手,然后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盯着我。

  咳咳,这个时候我若是腾起云头跑路,会不会辱了仙界的声名?

  左顾右盼一番,见众人皆盯着我,一副坐等看好戏的模样,只有身后的角落里坐了个书生模样的男子,他正低头吃着饭菜,显得对这边的闹剧丝毫不感兴趣。

  “喂,小兄弟,借我些银子如何?”我轻拍着他的肩头,待到他回头,我又怔了一怔。今日出门忘记看黄历了,真是诸事皆诡异啊!眼前的书生正是那个将云裳救走的绿衣男子,五年过去了,他的样子竟然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位姑娘的账我来结,你们下去吧!”男子说完对我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子里有几分难言的神色:“昭灵姑娘,好久不见,在下斛卓。”

  “斛卓?琉璃湖底的斛卓?”我将搭在他肩头的手猛然收了回来,急急退了两步,这才忆起了多年前我被天帝镇压于琉璃湖底的事情。

  天宫金殿之上,我因被困在法器里,是以并未得见天颜,只闻得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道:“念其是画风独女,留她一命,镇压于琉璃湖底吧!”

  琉璃湖听起来倒是像个景致不错的地方,只是这琉璃湖底是个什么境况?不待我想明白,天将头领便腾着云头将我带到了一处昏暗的山洞内。洞内有一碧湖,湖面虽平静,可是却被大量黑色的雾气所笼罩,隐约还能听到湖底传来几声低沉的嘶吼声。

  “这个就是琉璃湖?”我开口问天将头领。

  “是。”他点头,然后将我托于掌心,接着道:“湖底镇压着大量的妖魔,你不会法术在里面会十分凶险,司命星君托我转交一件东西给你。”说着他自袖中摸出一颗金灿灿的珠子放到我身旁。

  “司命星君给我的?”我围着珠子转了几圈,全然不知它的用途。难道司命是想让我用这颗金珠子去收买下面的妖魔,让他们不要欺负我?可如果要收买,不是应该多备上几颗吗?只有一颗,那我收买谁好呢?

  仿佛看出我的疑惑,天将头领轻轻摸了下金珠,珠子瞬间就变成了芝麻大小,他解释道:“此物名为护灵珠,你将它吞下后一般妖物近不了你的身,而且它还可以化解你体内的妖气,是天界不可多得的好宝贝。”

  司命星君居然这么大方,这么好的东西竟如此轻易的送给我了,他日我若还有机会再见他,定是要好好答谢他一番。

  吞下护灵珠后,天将头领用一把闪着绿芒的长刀破开一方结界,然后将我扔下了湖底。

  落入湖底后只觉周身一阵寒意,原本在岸上听到的隐约嘶吼声也逐渐清晰起来。我闭上双眼,不敢看眼前的事物,直到一只手将我捏起来放于指尖,我才将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偷偷看眼前的人。

  入眼是一张白皙俊美的脸,青灰色的发丝从脸侧垂了下来,他薄薄的唇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清朗的嗓音道:“好可爱的一只小蛾子。”

  可爱?还是头一次被别人夸赞,我飞离他的指尖细细打量起周围的情况。

  幽暗的空间内闪着绿色的光,牢笼般的构造隔开了各种奇形异状的生物,我所在的这一间里只有这个俊美的男子,其他的妖物则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处,正小声议论着什么。

  “小蛾子,你体内为什么会有护灵珠?”俊美男子轻吹着自己被灼伤的指尖,定定的将我望着。

  “这……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自己要来捏我的。”我用翅膀将自己裹起来,窝在角落里,有些心虚的看着他指尖伤口。这个护灵珠不过如此,还说可以防止妖物近身,刚才都已经被妖物抓到掌心了,也没见它起什么大的作用。

  “你叫什么名字?”俊美男子突然开口问我。

  “我叫昭灵。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如实回答,而后反问道。

  他恍若未闻,自顾将自己墨色的袍子脱下铺在另一边的角落里,而后自己坐了过去。见他朝我招手,我将脑袋偏向一旁,有些不满道:“你没礼貌,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斛卓。” 他说完后瞥了眼怔在原地的我,继续道:“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你若是有办法离开,又怎会在这里被困七百年。”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缩在角落里,不再言语。浅洛同我说过,祝融与共工大战之后,将原本封印于不周山下的罗刹鬼王斛卓带回了天界镇压于湖底。而这个罗刹鬼王专食人肉,凶残异常,我甚是不明白天帝为何还要留他一条性命?

  “你认得我?”斛卓倚在墙壁上用淡然的神色将我望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