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揭穿红袖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408

  “姑娘先前不是说上山来采药的吗?”红袖凑到我近前,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

  我是这样说的吗?天啊!我居然忘了!

  “那个……我是说我妹妹中了毒,我打算去采些草药来,结果不小心迷路了,然后我和妹妹就走到这里来了……”说完以后觉得自己甚是机智,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给恭绰,没想到他却眉头微蹙,同红袖相视一眼后,神情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还没请教姑娘的芳名?”

  “我叫昭灵。”说完我迫不及待的夹起面前的一块鱼肉塞进嘴里,然后咂了咂嘴。唔,这个红袖的手艺还真不赖!以前不论是在衡山还是在天枢宫,一直都是浅洛充当厨娘,虽说做出来的东西也勉强可以吃吃,但要说美味是根本谈不上的。

  “昭灵姑娘慢点吃,小心鱼刺。”恭绰含笑递过来一方帕子,语气轻柔的对我道。那神情和动作同当年在衡山的时候一模一样,我不禁觉得眼眶有些发热。

  师傅初被贬下凡间的时候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他了,那几日里除了窝在文昌帝君府上哭鼻子,也没为师傅做任何事情。倒是文昌帝君心疼我,每每见我不开心时总会去玉面狐狸那顺几块酥糖给我吃。当然,如此反复几次之后,纵使玉面狐狸好性子,也奈不住他如此挑衅。后几日文昌帝君带酥糖给我时,不是被楸了眉毛就是被烧了胡须,模样甚是狼狈。再后来,我便只能每日强装笑颜,好阻止他再去玉面狐狸那偷东西。

  “怎么又哭又笑的,是不是云裳做的菜不和口味?”恭绰抬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这才回过神来,捏着手中的帕子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摇了摇头道:“太好吃了,我以前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哦?姑娘倒不像是出身清寒。”他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红袖碗中,而后转头继续对我道:“姑娘的亲人住在徭兴什么地方?这里山路难行,姑娘若是不嫌弃,明日我得了空便送你们过去。”

  “这个……”我果真是个不会说谎的人,按着额角想了许久,才偷偷瞄了一眼恭绰疑惑的神色,道:“我有个姐姐名叫红袖,早些年听大人说她在徭兴城,可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联系,不知道她还是不是住在那里。”

  “红袖?”恭绰同红袖的神情皆是一怔,前者是惊诧略带欢喜的怔,后者则是惊吓略带狐疑的怔。

  我一边窃喜自己的机智,一边观察着红袖的神情,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看你怎么路出狐狸尾巴!

  “天色不早了,姑娘早些去歇着吧,我还有些话要单独和云裳谈谈。”恭绰起身拂了拂衣袖,语气淡淡的对我道。

  知道在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便识趣的回到了后院的厢房。

  原本趴在窗台上的月季甚是机灵的躺到了床上,她一边用手捂着心口,一边低低的唤道:“姐姐,人家好难受啊!”

  “行了,别演了,就我自己。”

  月季闻言翻身从床上下来:“怎么没把仙尊叫来啊?他不信你的话还是红袖跟着添乱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呢!万一师傅不相信我们,把我们当成骗子赶了出去,反而会坏了大事。还是先静观其变,明日他送我们下山的时候,找个时机,我再同他说吧!”绕过月季坐到床边,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司命星君写的命格是不是真的这么容易更改?如果我们的行动被天帝发现了,只怕受罚的不单单只是我,到时月季、浅洛、还有司命星君怕是都要遭受牵连。

  “昭灵姐姐不要再叹气了,事情总会好起来的嘛!我们现在一切都还算顺利,你就放宽心吧!”月季说着凑到我近前,用脑袋蹭着我的肩头道:“等事情办好以后我们就继续回天枢宫住吧!那里比衡山要有趣的多呢!”

  翌日,天刚亮月季便活蹦乱跳的将我拉了起来:“昭灵姐姐,快醒醒!”

  “怎么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有些不解的问道。月季向来贪睡,今日竟然这样勤快,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月季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道:“虽说我修出了仙身,可未经天罚也算不上是个神仙,对吧!昨日我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你忍心看我被饿死吗?”

  “……”我思索了一番,才听出了她话中的重点,白了她一眼道:“即便是凡人饿上一天也是不会死的,你哪有这么娇弱。快去收拾一番,我去找恭绰弄些吃的来。”

  将将出了房门,便见恭绰提了个食盒步履翩翩的走了过来。

  “这么早就起了。吃了早饭再出发吧,路上要花不少时间呢!”

  我将恭绰引进内室,接过食盒时怔了一下,昨日我明明说我是来找红袖的,难道那个假云裳编了什么故事来糊弄他?让他误以为红袖还住在徭兴城?

  月季突然将脑袋探出门外,片刻之后才转回头来,道:“姐姐,反正红袖不在,你干脆直接告诉仙尊好了。”

  “你……”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恭绰眉头微蹙,指着我和月季道:“你们来此究竟是何目的?”

  知道恭绰已然不会相信我们,再演下去也是徒然,理了理思绪神色凝重的对恭绰道:“真正的云裳死在五年前,现在你所爱的人是红袖,也就是杀害云裳的凶手。”

  “不可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诋毁云裳?”

  “有没有诋毁她,你心里应该清楚,真正的云裳是什么样子,没人比你更了解,你同红袖在一起五年,难道就没有任何疑惑,没发现任何破绽?”我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继续质问道。

  “够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现在请你们出去,离开这里!”恭绰抬手按住额角,神色痛苦的低吼道。

  “你知道红袖不是云裳,可是你还是爱上她了,对不对?”我步步紧逼,视线一寸一寸的移向他失神的眼睛。

  不能心软,一定要让师傅杀了红袖,一定要他重返天界才行啊!敛去心底最后的一丝不忍,拽住恭绰的衣袖质问道:“你知不知道云裳死得有多惨,你知不知道,她泉下有知,看到你和红袖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在这里,她有多伤心?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云裳了?”

  “……”恭绰将唇抿得没有一丝血色,视线在我和月季之间来回穿梭良久,最后猛然拉开门扇,急速跑了出去。

  “完蛋了,这下功亏一篑了。”月季扁着嘴,有些哀怨的望着我。见我不语,她将我拽到床边坐下,有些愤愤不平道:“司命给仙尊写这种故事也忒不仗义了,若换我来写就让红袖杀了恭陌尘夫妇,这样仙尊不杀红袖可就是天理难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