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云裳之死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384

  我失神的看着漆黑的窗外,喃喃道:“若真是那样,想必恭绰对红袖的爱也同样不存在了,杀的不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劫数怕终是过不去的。”

  “昭灵姐姐无须担心,仙尊要历三世情劫,余下两世的时间,我们还有机会。”

  “这一世还有机会,我不想放弃。当年师傅以身犯险,违抗天帝之命,盗取聚魄灯救我性命,又渡我成仙,我不允许他重返天界的事情出一点点差池。”紧紧攥着拳头,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情愫隐隐流露出来。

  记得我初见祝融,是在蝶谷的断崖之上。

  那夜,墨染天际,繁星绰绰,蝶谷的灵渊阁内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我在生辰酒宴上破茧而出,却未像父亲那般变成美丽的蓝色蝴蝶。父亲是蝴蝶一族的族长,而我是蝶谷的公主,父亲为我取名昭灵,本是希望我成为一只闪着灵光的仙蝶,可当我破茧而出的那一刹那,父亲还有前来赴宴的众仙家全部怔在当场。

  灰色的翅膀湿漉漉的搭在身后,丑陋的不堪入目,我努力振翅,却闻得几位仙神大惊失色的喊道:“有妖气!昭灵公主不是仙蝶,她是一只妖蛾!”

  顿时,整个灵渊阁内充满了嘈杂的议论声,父亲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了我许久,而后变回原身,扇动着一双湛蓝色的翅膀快速离开了蝶谷。

  我追随着父亲想要离开,奈何扇动翅膀的时候却掀起一阵黑色的狂风,各路前来替我庆祝生辰的仙神被狂风吹得翻滚在地,狼狈不堪。待他们集仙力合一,用驱妖阵将我困在蝶谷断崖上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正是他们口中的妖蛾。

  众仙匆匆返回天界,向天帝帝喾禀告此事,不久后天帝便派下天将前来蝶谷诛杀于我。

  蝶谷断崖,祝融一袭火红衣袍飘然立在云端,他墨色的青丝倾泻而下,垂垂遮去半张容颜。风起,红色衣袂在风中翻飞舞动,发丝飞舞间露出眉心一点火焰状印记。他狭长的眸子里透出清冷的光,以睥睨之姿低低扫过伏了一地的天将,薄薄的淡色唇微启:“回去禀告帝喾,昭灵已入祝融门下。”

  说完不待众仙反应,闪着红芒的广袖一挥,我便被卷入了他的袖中。

  被月季从思绪里拉回现实,窗外已经天光大亮,我同月季四处寻了一番,却未寻得恭绰和红袖的踪影。正嘀咕着二人是不是私奔去了,却见月季蹲在后院的一间柴房内怔怔出神。

  “月季,你怎么了?”我走上前,挨着她身侧蹲了下来。

  月季秀眉微蹙,良久之后从柴禾堆的角落里摸出了一块水滴状的玉坠:“这东西有灵气,应该是仙家之物。”

  我接过玉坠,将上面蒙着的灰尘拭去,细细看了一番,不禁有些疑惑,虽说玄山修仙之人不在少数,可谁又会把宝物丢在这个地方呢?

  “先前浅洛教过我一个法术,或许可以一试。”月季将玉坠挂到自己的脖子上,双手捏了个诀,只见一阵青光大作,半空中的光幕逐渐凝聚成影像。我凑到近前,这才看清了光幕中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绿衣男子躲在柴房后,正从窗户缝中往里看。柴房内,红袖端着一杯泛黑的茶水悠悠递到一个发丝凌乱、看不清容颜的女子近前。女子松散的发髻中别了个翠绿的簪子,簪子上镶了块萤石,我略一思索,随即明白了,眼前的这位正是云裳。画面中她的唇动了动,但我却未听到任何声音,奇怪的看向月季,她甚淡然的低下头道:“我只是用法力窥探玉坠最后的记忆,这个当然比不了司命的天镜了,没有声音你就从他们的表情里自己理解吧……”

  我点了点头,接着看下去。

  红袖将茶水尽数灌入女子的口中,片刻后女子痛苦的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大片暗红色的血液自她口中汩汩流了出来。红袖在一旁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直到地上的女子完全没了生命迹象,她才慌乱的冲出了柴房。

  躲在柴房后面的男子从窗户翻了进来,探了探地上那个女子的鼻息,而后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欲离开时犹豫了一下,然后从柴禾堆里抽出一根树枝扔在地上,手指轻轻一点,那树枝竟然化成了那个女子的模样倒在地上。

  我和月季相视一眼,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画面中的男子抱着死去的云裳从窗户翻了出去,只是他腰间垂着的玉坠却被堆放凌乱的柴禾给挂了下来。

  我以为玉坠的记忆到这里就会结束,可是静止了片刻的画面中突然出现了红袖的身影。她拖着一个麻袋走进柴房,将那个树枝化成的尸体装进了麻袋中,然后吃力的拖了出去。

  光幕逐渐暗淡,月季深深吐了一口气,才将玉坠从颈间取了下来:“被绿衣男子救走的,应该就是真正的云裳了。”

  “这么说,云裳并没有死,只是那个绿衣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瞒过司命星君?”我甚是不解的蹙眉道。

  “天界中并未见过这样一位仙神,我们只能靠这个玉坠去找线索了。”月季将玉坠在我眼前晃了晃。

  “既然如此,我们分头行动。你回天界去打探这个玉坠的主人到底是谁,再想办法找到云裳。我留在人间继续寻找恭绰和红袖。”

  月季听我说完后一边点头,一边从怀中摸出一片艳红的花瓣交给我,道:“这是花瓣引,你把这个带在身上,这样不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我接过花瓣引,仔细的塞进怀中,然后同月季告别,开始寻找起恭绰和红袖的下落。

  这玄山上的住所原本是季家的,恭陌尘夫妇五年前死于一场仇杀,侥幸被红袖救回的恭绰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细细回忆起那日在天镜中看到和听到一切,恭绰原本的家应该是在爻城。事不宜迟,我简单收拾一番,匆匆离开了玄山。

  本想腾个云头飞段路程,但想起自己完全不晓得那个爻城在什么地方,只好步行来到徭兴城内。繁华的大街上人头攒动,全然不似衡山和天枢宫的清冷,若不是师傅的事情要紧,我还真想在这城中逛逛。

  询问了几位路人,总算是打探到了爻城的方向,欲腾云离开的时候,忽见长街的尽头有家酒楼。早在衡山的时候就听浅洛说人间的食物甚是美味,我难得来一次凡间,不若去吃点东西再赶路?反正我腾云肯定要比恭绰他们先到达爻城。

  念此,我兴冲冲的来到了酒楼门前。丈高的门头上挂着一个金灿灿的牌匾,牌匾上刻了“醉仙楼”三个大字。牌匾上方左右两侧重檐卷翘,顺着鎏金的檐柱垂了大红的绸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