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司命星君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318

  天青色砖瓦筑成的仙居别院,波光流转的一汪水塘上飘着大片绿茵茵的浮萍,微风过,浮萍聚散间露出水中几尾相戏正欢的红鲤。水塘边上是一座六角华亭,亭子四周围了层层纱幔,一个白色的身影掩在其后。

  “玄庆,带他们过来吧!”白色的身影抬手撩开纱幔,看了眼在院子中穿行的浅洛和满地打滚的月季,略略扶额道。

  这个人应该就是司命星君了,只是他与我想象的模样出入甚大,若不是在这天枢宫中,我定要以为他是凡间的一位弱质书生了。

  被唤作玄庆的守门小仙正揪着月季的脑袋,听闻司命星君的话后,顿了一顿,而后心不甘情不愿的领着浅洛来到了六角亭中。

  我从浅洛的襟口钻出来,落到亭中的石桌上,看着眼前坐姿甚是儒雅的司命,开口道:“昭灵见过星君。”

  “嗯。”司命星君单手沏了杯茶水递给浅洛,示意他坐下。

  浅洛将还在玄庆手中撒泼的月季拽了过来,歉意的朝司命星君笑了笑,然后坐下身子。

  “你不是不见客的吗?亏得仙尊曾经还救过你!”月季躲在浅洛的怀中小声嘀咕道。

  司命星君的耳朵倒也尖的很,他隔着一方石桌略略勾起唇,单手将茶杯递到嘴边时,我才发现他左边的袖管空空,正寻思着神仙怎么也有残疾时,他却悠然开口道:“先前嘱咐了玄庆,说是我这几日不便见客,倒没料到来的是赤帝仙尊府上的人,看来天帝已经命仙尊去人间收服妖魔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天帝不是今日才下的旨吗?”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司命星君垂眸,用温润的目光望了我片刻,才道:“我本是司命星君,这三界中还会有我不知晓的事情吗?”

  “哦?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说说看,师傅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回衡山?”

  “他不会接你回衡山了。”司命星君抿了一口茶水,然后放下手中的杯盏,接着道:“你是他命中的劫数,我若念他对有我救命之恩,便不会再让你与他相见。”

  “劫数?星君这话是什么意思?”浅洛将落在石桌上的我捏回掌心,警惕的站起身来。

  “我的意思是,天帝若是派人来捉拿昭灵,我断不会出手阻拦。”司命星君说完招手唤来玄庆,然后在玄庆的搀扶下往一旁的寝殿走去。

  他不仅没了左臂,而且腿脚还有些不便,这样的仙人我还是头一次碰到。落到浅洛的肩头,有些不解的问:“仙人不都是会法术的吗?他为何不将自己的残缺的身体变得完整?”

  “他若是个凡人,仙法倒可以一试,可仙人的躯体,哪里是施个小小的法术便能改变的。先前司命也是天界中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不知怎的,如今竟变成了这副模样。”浅洛一声叹息后带着我和月季径自往后院的客房走去。

  “喂喂喂,人家都没招待你,有你脸皮这么厚的吗?”月季神色有些异样的在他怀中挣扎了几下,然后跳到一旁的泥土中,开始扎根。

  “他只是说有天将来抓昭灵的时候不出手阻拦,但没说赶我们走,所以安心留下来吧!我相信司命星君不是个薄情之人。”浅洛蹲下身子帮月季把一旁的土壤松了松,而后朝她吐了两口口水道:“你先凑合着喝,我把昭灵安顿好后再来给你浇水。”

  “哎呀!你个混蛋,你居然对着老娘吐口水,恶心死了,恶心死了!老娘以后都不要理你了!”

  ……

  半夜,趁着浅洛入睡,我从窗户缝中飞到了院子里。

  天界银河坠着繁密的星辰,在天枢宫的四周晕出淡淡的光晕。我轻轻落到月季的枝叶上,却发现她甚是无精打采的垂着脑袋。

  “月季,你怎么了?”

  “……”她斜斜睨了我一眼,然后从泥土中蹦了出来,数根断裂的根须暴露在空气中,我倒吸一口凉气,有些担心的望着她。

  “本以为这天枢宫仙气充盈,我若扎根在此必是可以恢复伤势的,可没想到这伤反倒越来越重了。”月季枯黄的枝叶垂在泥土上,语气无奈道。

  她本好好的待在衡山的府邸,不知浅洛为何走的时候要拽上她,这下她伤势严重,若没有法力高深的仙神来救她,怕是性命难保啊!

  思索片刻,我挥动翅膀朝司命星君的寝殿飞去,他的身体虽然受创,但救活一朵月季花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入了寝殿只觉眼前一片漆黑,有轻微的咳嗽声断断续续地从角落传来。我循着声音落在一个柔软的枕头上,咳嗽声戛然而止,只觉一道热风擦着翅膀划过,顷刻,身后便亮起了烛光。

  “星君……”

  “你是为了那株月季而来吧?”

  “什么都瞒不了星君,月季她的根须断了,离开泥土她是活不了的。”

  “你自己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有闲心去管别人?”星君坐起身,伸手摸过一旁的青色外衣披上肩头,而后轻叹了口气道:“给我一个救她的理由。”

  “这个……”我垂下头,一时没了言语。

  司命同月季本无瓜葛,实则没有必要去救她,如今我该怎么说服他呢?

  “看,连你都想不出理由,我又何必去做这种没有好处的事情?”司命星君将额前垂下的发丝撩开,悠悠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

  “怎么会没有好处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心一定会有好报的啊!”我扇动翅膀旋在半空不肯离开,带着哀求的语气接着道:“虽说她只是一株月季,可好歹也是赤帝仙尊府上的月季,看在仙尊的面子上,你就帮帮她吧!”

  “好心一定会有好报?”星君哑然失笑,掀开被角慢慢坐到床沿,一双深色的眸子里透出一抹讥笑,道:“那些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的想法,我身为司命,谱了人间亿万人的命格,可应验了好心有好报这句话的事情还真没有几件。”

  司命星君好像什么都知晓,这样的生活定是无趣极了,我悻悻的扇着翅膀想要回去找浅洛商量一下办法,可将将飞上窗棂,便闻得司命在身后轻声道:“你若肯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帮你去救那月季。”

  “什么事?”我不过是一只半蛾半蝶的妖物,不懂法术,也没什么背景,司命星君让我答应他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见我停在窗棂上,星君站起身,扶着墙壁缓步挪到我近前,神色淡淡道:“远离赤帝仙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