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伤势加重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497

  远离赤帝仙尊?

  “可他是我师傅,我为什么要远离他?就因为你先前说的,我是他命中的劫数?司命不是只给凡人谱命格的吗?你为什么会看出师傅的命格?”我下意识的缩进缝隙里,看着眼前一副病态模样,却依旧气势凌人的司命。

  “你无需知道这么多,只要选择答应,我去救月季;不答应,我便继续回去休息。”

  “……”

  “你当真想害你师傅被贬成凡人?”

  “……”

  “你当真要让他饱受情伤之苦?”

  “……好,我答应你,你去救月季吧!”从窗棂的缝隙中钻了出去,夜风微凉,我在空荡的院子里盘旋数圈,而后栖息在月季身旁的一棵大树上,繁茂的枝叶掩去我的身形,纷乱的思绪如泉涌一般扰乱我本平静的心。

  为何我会是师傅命中的劫数?我若留在他身边,他便会被贬成凡人?师傅与我有救命之恩,不管司命星君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可以害师傅。

  低头见司命裹着外衣走了出来,他弯腰捡起瘫在泥土上一动不动的月季,而后转身回到寝殿中。

  我独自在枝头趴了一夜,直到清晨的露珠滴落在我的脑袋上,我才悠然醒来,寻思着月季应该已经被栽回泥土里了,扑腾着翅膀,落到了树下。

  空地之上除了几根歪七扭八的杂草,根本没有月季的身影,我有些慌乱的飞回客房去找浅洛。想来浅洛也刚刚起身,他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问我:“你昨夜到哪里去了?”

  “月季姐姐的根须被你弄断了,昨夜差点就死了,我求了星君去救她,只是到现在还没看见月季姐姐。”

  “什么?!”浅洛神色一紧,一把将我攥进手中,而后匆匆往司命星君的寝殿冲去。

  步履生风的来到寝殿门前,他一脚将门踢开,然后便怔在了当场。我顺着他呆滞的目光看过去,见司命瘫坐在扶手椅里,而他脚边则躺了一位没穿衣服的小仙娥。

  浅洛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黑,片刻之后恢复如常,抬脚跨进屋内,将身上的外袍脱下盖在了那个仙娥的身上后,对司命道:“星君好兴致,只是不知赤帝仙尊府上的月季何在?”

  “眼前便是。”司命星君垂眸,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仙娥。

  ……

  “啊!”

  船头一声惊叫打断了我的思绪,提着裙角匆匆赶过去,却见乔扇儿虚弱的倒在苏辰的怀中,她的左边肩头插着一把暗器,灰色的衣袍上染了大片鲜红的血迹。

  “有刺客,保护九爷!”护卫举着长剑从画舫的另一侧冲了过来。

  我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什么刺客,想来是已经逃走了。

  矮身蹲到乔扇儿身旁,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片刻后转头对苏辰道:“好在暗器上也没有淬毒,也没伤到要害,把伤口处理一下,休息几日便无碍了。”

  苏辰盯着我的眉眼,神色晦暗的开口道:“姑娘居然懂得医术?”

  懂得医术很奇怪吗?之前在衡山的时候师傅教过我一些,但我生性懒散便没有好好学,如今这点皮毛倒让苏辰惊了一惊,看来凡人果然是喜欢大惊小怪。

  因为乔扇儿的伤势,我们提前上了岸,跟着苏辰回到皇宫的时候,我才知道浅洛之所以能对他指手画脚,完全是因为冒充了皇上册封的国师。

  威风八面的随着浅洛穿行在气势恢宏的宫殿间,在内监的指引下,我们在一处名为元庆阁的宫殿前停了下来。眼前华丽的楼阁被湛清的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温和的阳光洒在青石砖铺成的小径上,小径两旁栽满了落花成雪的流苏树。踩着满地的流苏花步入殿内,不禁感叹这凡间的萧国宫殿竟然比师傅在衡山的府邸还要华丽上许多。

  浅洛一路神情都有些恍惚,知道他是为了月季说的话不开心,所以趁着午后他独自在房间小憩,我唤来月季一道出去走走。

  立在玉白的石桥上,迎着柔和的暖风,略略侧过身子对一旁的月季道:“我觉得司命星君写的故事倒是比不上人间的话本子。”

  月季歪着脑袋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前几日在天枢宫闲来无事,便让玄庆给我找了几本人间的话本子,里面写的故事并不是惊天地泣鬼神,但胜在平淡质朴,也颇让人动容。师傅需斩断情丝方可渡过劫难,所以这故事倒也不得不落了俗套。”我俯身趴在栏杆在,看着桥下葱郁的灌木丛,语气淡淡道。

  “司命也是奉了天帝的旨意办事,他本是仙尊的好友,现在却要亲自写下这三世的情劫来考验仙尊,这其中的为难又怎是我们可以体会的。”

  我盯着月季清秀的脸庞,试探着问道:“月季,你是不是喜欢司命星君?”

  “唔……哪有,我才没有喜欢司命星君!”月季红着脸,娇嗔的瞪了我一眼。

  看来我猜得没错,她的心里果然已经有了司命星君。这件事情我到底要不要告诉浅洛呢?转念觉得师傅的事情迫切需要得到解决,还是等师傅重返了天界以后再告诉他吧!

  同月季在桥上站了片刻便有内监前来通传,说是乔扇儿姑娘伤势加重,危在旦夕。我听完揣着满腹疑惑,甚是紧张的跟着内监去了苏辰居住的延华殿。

  先前给乔扇儿检查伤势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进了皇宫以后伤势会突然加重呢?进了内殿,只见乔扇儿面无血色的躺在床榻上,一旁立着的是神情焦躁不安的苏辰。

  苏辰见我进来,急急迎上前来,扯住我的衣袖道:“太医刚才诊治过了,说是没什么大碍,可是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人就成这样了。”

  “殿下稍安勿躁,待我替乔姑娘检查一番。”矮身坐到床边,手指搭上乔扇儿的手腕,感受着时有时无微弱的脉搏,不禁疑惑起来。这脉象分明是中了毒,她今日方入宫,断不会得罪什么人,无端端的到底是谁要害她?

  她若是死了,师傅这一世岂不是又无法重返天界了?

  “昭灵姑娘,扇儿她到底怎么样了?”苏辰见我怔在原地,急切的凑到我身前问道。

  “乔姑娘进宫之后吃过什么东西?我怀疑有人给她下了毒。”面色凝重的对苏辰说完,转头看见了匆匆赶来的浅洛。

  苏辰听完我的话后转身出了延华殿,我同浅洛相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司命绝对不会这样写的,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因为重黎的出现?”浅洛紧紧蹙着眉头,半响才突然开口道。

  “眼下当务之急是医治好乔姑娘,可是我对毒药知之甚少,根本解不了她的毒,这事或许要去麻烦一下太上老君。”

  “时间紧迫,往返天界肯定是来不及了,我看还是在人间找些医术高明的大夫前来诊治吧!”

  觉得浅洛的提议甚有道理,便嘱咐了门外的侍女给苏辰带了句话,然后我们二人匆匆出了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