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江湖术士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267

  凡间的游医除开那些江湖骗子,医术高明者不在少数。我们在都城内游走半日,见一江湖术士举着白布幡翩然坐于闹市之中,他须发皆白,身着简单的白色纹绣袍,俨然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浅洛上前坐到他对面,伸出一只手道:“劳烦老先生给我看个手相。”

  术士略略垂下眉眼,神情滞了滞才道:“老朽只给凡人看相算命,公子又何苦为难老朽……”

  他竟一眼便看出浅洛是仙神?这个术士果然不简单!我站到浅洛身后,洗耳恭听,想要见知道这高人是如何看出浅洛的仙身。

  不料,术士捋了捋胡须道:“公子生来命格尊贵,以后必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是往后不出数月便会有一劫数,公子若是想要化解这灾劫,必须以白银三百两……”

  我按住欲冲上去打人的浅洛,对术士道:“你若是不会看相就改行做别的去吧,再在这里胡扯一通,小心我家公子押了你去见官!”

  “多谢姑娘提点,老朽正业虽是术士,但也是有副业的。”术士说着从身上挂着的布袋中取出一排各式各样的小刀,道:“老朽平日里除了算命卜卦,还外兼帮人修脚挖鸡眼,刚才看公子的手相便看出,公子的右脚的大脚趾上一定长了个鸡眼,不若让老朽帮你挖掉吧!连同刚才的看相费用,给你个半价优惠,如何?”

  “我脚上若是长了鸡眼我立刻自己把它啃了!你个死骗子,竟然连你祖宗我也敢骗!”浅洛挣脱我的束缚,奔到术士近前抬手就要揍他。

  我觉得浅洛生气大抵不是因为术士骗了他,而是术士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他长了鸡眼……唔,好吧,其实长鸡眼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过对于一个仙神来说委实是有些荒诞了。

  “公子先脱了鞋袜,若老朽说的不对,公子再打也不迟啊!”术士双手挡在脑袋上,一副惧怕的模样对浅洛道。

  我拭去额角的汗珠,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不免有些郁闷,我和浅洛不是出来找大夫的吗?

  “够了!浅洛,别闹了,办正事要紧!”我拉过他的手臂作势要离开,谁知他甚是气愤的甩开我的手臂,三下五除二的将右脚的鞋袜脱了下来,指着长了个大鸡眼的脚趾对术士道:“睁开你的狗……该死,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我捂住眉眼,有些不忍看浅洛那色彩斑斓的面色。不过这个术士确确有些问题,不然以浅洛的仙身又怎么会长出这个东西,一定是术士做了什么手脚才对。

  “老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我上前朝术士恭敬的施了一礼。

  他摸着自己的胡须,朗笑道:“玩笑开够了,不若我们去聚善茶庄小坐一番。”

  “老先生请!”

  我和浅洛随着术士来到长街尽头的一家茶庄,他将白布幡靠在桌边,指着一旁的空位道:“坐吧!”

  “老先生精通法术,这皮相倒也未必是真的吧!”我坐下以后盯着术士的眉眼道。

  “昭灵,你还是那么机灵,我就知道骗不了你,哈哈哈哈哈!”术士从怀中掏出个纸包递给我:“喏,你最爱吃的酥糖,昨日里我路过衡山,从玉面狐狸那顺来的。”

  “原来是文昌帝君。”浅洛神色紧了一紧,随后恭敬的站起身来:“刚才不知是帝君,多有得罪了。”

  我接过帝君递来的纸包斜斜睨了浅洛一眼,挥手道:“坐下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帝君改不了他爱闹的性子,为何还如此拘谨?”

  “唉,想到他比我大了几万岁,我心里就是发憷嘛!”浅洛一边嘟囔一边坐了下来。

  我将纸包打开,捏起一块酥糖放入口中,唔,玉面狐狸做的酥糖还是那么松软香甜,真是太好吃了。连着吃了几块后见浅洛一脸鄙夷的望着我,以为他也想吃,便用黏黏的手指捏了一小块递到他嘴边:“喏,赏你一块!”

  “我们来这里是看你表演吃酥糖嘛,赶紧说正事!”浅洛嫌弃的别过头去,语气不悦道。

  嘁!他一定是嫌弃我手上沾了口水,早知道让他自己拿了,可如果他拿了大的或者拿了两块该怎么办呢?我如此大度的一个人难道还要跟他计较这个?

  片刻之后浅洛凶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我,然后转过头慢条斯理的对文昌帝君道:“不知帝君可否帮我们去救一位姑娘的性命,此事关乎赤帝仙尊历劫,望帝君一定随我们走一趟。”

  “哈哈哈哈哈!傻小子,老朽与祝融是故交,这点忙还是乐意帮的。”文昌帝君说完站起身,声如黄钟的对浅洛道。

  一路无话的入了萧国皇宫,踏入延华殿时便听得苏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急急上前拉开苏辰,然后示意文昌帝君快些救人。

  帝君给乔扇儿医治的时候,我和浅洛二人一左一右的将苏辰禁锢住,生怕他一个激动就冲上去,破坏了帝君救人的兴致。

  递了个眼神给浅洛,想问他苏辰这样的表现是不是已经爱上了乔扇儿,可他回给我一个不屑的眼神,然后比个个口型道:“愧疚之情。”

  我恍然点了点头,却见夹在我和浅洛中间的苏辰甚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们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了,反正我都听得到。乔姑娘为救我险些丢了性命,我自是觉得愧疚。”

  这你也听得到?不亏是我师傅祝融投生!朝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而后对着床边一脸愁容的帝君道:“文神医,如何?”

  “还救得活,你们全都出去,一个时辰内不要来打扰我。”帝君说完便低头继续忙活了。

  得了吩咐我和浅洛便领着苏辰还有一屋子的内监侍女出了寝殿,既然文昌帝君说有的救,那乔扇儿便一定不会死了。我长长舒了口气,却见苏辰眉头紧锁的垂着头,一副焦躁的模样。

  “殿下放心,乔姑娘一定没事的。”

  “国师找来的神医我自是相信,只是我在想,到底是谁给乔姑娘下的毒,昨日在曲詹河上要杀我的人又是谁?”

  正低头沉思着苏辰的问题,余光却瞥见一个颇为俊美的内监,心中感概此等容貌卓绝的人居然沦为了宦官,转而又觉得哪里不对,这张脸不正是昨日里见到的斛卓吗?他打扮成这副模样入宫究竟是何目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