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旧梦若失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427

  万骨林,顾名思义由亿万枯骨堆积而成,相传太古时期,因一场人间浩劫而使得生灵涂炭,亿万尸体堆积于此,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万骨林。万骨林形成之初并不似眼前这般光景,只是后来魔界族长率领大批妖魔入住万骨林修行,导致了万骨林妖气肆虐,再无人烟。

  被绿光笼住以后,周身的那些枯骨开始慢慢向后退去,像是畏惧这光束一般。

  “快点离开这里。”一个清朗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四处看了看,并未发现声音的来源。难道是什么法力高强的仙神隐了身躲在暗处?

  顾不上心头的好奇,顶着那束绿光快速朝万骨林的边缘奔去。

  “昭灵!”一声急切的呼唤让我心神有些恍惚,师傅的容颜再次浮现在眼前,只是胸口有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像是要被生生撕裂一般,抬手揉了揉视线模糊的眼睛,眼前的“师傅”却突然变了模样。

  “斛卓?怎么会是你?我这是在哪?”勉强用手撑住身子,却怎么也坐不起来。

  “快躺下,你伤的很重,不要乱动。”斛卓坐到床边,仔细的用帕子替我擦去额头的汗珠,“这里是棘海,你被重黎打伤昏迷不醒,我便将你带来了。幸好有紫虚镜护着,不然你可就真的魂飞魄散了,为了祝融转生的一个凡人,这样做值得吗?”

  “紫虚镜……”我躺下身子,摸索到怀中已经碎裂的紫虚镜,长长叹了口气,“对了,苏辰他怎么样了?”

  “放心,那日司命星君及时赶到,击退了重黎,他现在应该还活着。”斛卓将帕子搁下,端起一旁的热气腾腾的汤药,接着道:“你先安心把伤养好,你师傅的事情还有机会。”

  “那日……这里是棘海?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我们来了多少天了?我要回去,这里和天界一样一日便是人间一年,我不能再耽误师傅历劫了。”慌乱的推开斛卓的手,他毫无防备,整个药碗翻倒,滚烫的汤药洒在他墨绿色的衣袍之上。他起身有些气恼的盯了我半响,咬牙切齿道:“昭灵,你不识好歹!”说完拂袖而去。

  我以为斛卓会负气离开,可没想到,才约莫一个时辰,他便拎了个食盒面色僵硬的走了进来。

  艰难的翻了个身,冲他摆出一张笑脸,撒娇道:“不要生气了嘛!我刚才不是怪你的意思,只是师傅重返天界之事迫在眉睫,那个重黎又三番两次的来捣乱,我也是气糊涂了。”

  “我若是真的生气便自己一人回尘世逍遥,何必留在这里看你这副嘴脸。”斛卓白我一眼,然后将食盒放上桌子,“我久居棘海,你在徭兴酒楼见到我,也是我头一次离开。这里一日便是人间一年,我也是拘了云裳的魂魄以后才发现。不过这次带你回来,是因为往生石的灵气充盈,对你恢复伤势大有帮助。”

  懒得同他计较我是何等嘴脸的问题,疑惑道:“我昏睡了几日?”

  “七日。”

  “七年……”那苏辰和乔扇儿还活着吗?故事会因为司命星君的到来而发生扭转吗?“送我回去,好不好?”一脸诚恳的看向斛卓,他却径自将食盒里的饭菜端出来,抽了双筷子,自己吃了起来。

  “我师傅如果能顺利返回天界,我便让司命星君把护灵珠送你,你就不用将它还回来了。”我咽了咽口水,开始用各种好处游说斛卓。

  “就算我从重黎手中夺回了护灵珠,我若是不想还,你和司命星君能奈我何?”他一副无赖的样子睨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你……”手指微颤的指了他半响,细细一想,我和司命星君确实不能把他怎么样,只好叹了口气,又道:“你若是肯帮忙,我将紫虚镜送你,如何?”

  “呵!”斛卓放下筷子,起身踱步到床边,用两根细长的手指从我怀中夹出紫虚镜的碎片道:“莫说是坏了,即便它还完好无损,我若想要,直接拿走便是。”

  以前怎么从没发现他是这样一个无赖,看来我先前对他的了解委实少了一些。人不可貌相,这个妖魔更是不可貌相啊!

  “你若是不肯帮忙,那便将我送回萧国。”觉得胸口的痛意稍减,我挣扎着坐起身。余光扫过斛卓身后还在小火炉上腾腾冒着热气的药壶,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斛卓神情怔了一怔,背过身道:“既然可以起身就自己吃点东西,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自己不要到处乱跑。”说完推门走了出去,门扇闭合间有阵阵海浪声传来。

  我抱着膝盖窝在床头,想到师傅以后一辈子要留在人间做个不会法力的凡人,说不定还会被人欺负,死又死不了,一定会被别人当成怪物的。到时一定还会有想研制长生不死药的怪医捉了他去研究……念此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若不是我的出现,师傅还是高高在上的赤帝仙尊,天界法力高强的水火之神。最后一世若师傅真的无法断了执念,那我便只能永远留在人间与他相守了。

  起身来到桌前,端起已经冷掉的饭菜刚要拿起筷子,忽然听到门外有一串尖锐的笑声。仔细辨别了一番,应该是个女子。而且声音甚是熟悉,应该是我见过的人。

  带着疑惑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循着声音的来源看见了站在往生石上的斛卓,和与他相对而立的黄衣女子。女子正是一直对斛卓死死纠缠的离尚鸢。

  护灵珠先前已被重黎抢走,她为何不去找重黎?

  “哈哈哈哈哈……今日我看你怎么逃走,护灵珠失了灵力也不过就是个摆设,为了个不相干的丫头,你还真是舍得呢!”

  “你既已知道护灵珠没了灵力,又何苦再来索取?”斛卓背对我而立,是以我看不到他的神情,但仍是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清冷。

  “失去灵力是小事情罢了,我有的是办法让它恢复灵力,你且将护灵珠交出来便是!”离尚鸢摇着她那把金灿灿的金羽扇,目光幽幽的望着斛卓。

  护灵珠已经被斛卓从重黎手中抢回来了吗?斛卓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识趣些离开好了,别忘了棘海的守护者可不是你能对付的。”斛卓轻轻挥了挥衣袖,顿时有数条赤红色的水柱从棘海中腾空跃出,狂风舞动中,离尚鸢的脸色变得煞白。

  “不可能,你依附着护灵珠才得以保命,护灵珠失去灵力你只会法力剧减,还有什么棘海的守护者,那不过是传说罢了,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他!今日我一定拿到护灵珠!”离尚鸢单手捏了诀,很快自她指尖便溢出金灿灿的光亮。

  “你若执意送死,那我便成全你!”斛卓飞身腾上半空,他墨绿色的衣袂和青灰的发丝在狂风中纠缠相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