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玄山之行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226

  随便找了个借口,摆脱了苏辰和浅洛,跟着斛卓一路来到了后花园。

  “你还好吧?昨日我在河底发现了护灵珠,不过被重黎给抢了去,离尚鸢是不是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继续为难你?”躲到一处幽静的角落,我倚在墙壁上,转头问一旁神色淡然的斛卓。

  他将头上的帽子拿掉,理了理鬓角垂下的碎发,轻叹了口气才道:“我会把护灵珠夺回来还给你,你再给我一些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打算要回护灵珠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打算将护灵珠送给我喽?”

  “……”护灵珠根本不是我的东西,我自然做不了主,不过,当年斛卓跳下诛仙台后还能安然无恙,足以说明护灵珠的强大,难怪离尚鸢要三番两次的前来抢夺它。

  “逗你而已,干嘛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斛卓用细长的手指叩着我的脑门道。

  “哪有舍不得!只是这护灵珠原是司命星君的东西,我自是不能做主送给你啊!”说完白了他一眼,又道:“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扮成内监混进皇宫意欲何为?难不成是看上了什么公主或是后宫的哪个娘娘?”

  “你这个丫头,说话没遮没拦的,若是让你投生成凡人入了这皇宫,怕是要不了几日便没了性命。我进皇宫是想来看看你,昨日重黎在水中用了噬骨清露,莫说那些鱼虾,即便是仙神碰到也是要脱层皮的。现在看你没什么事我也就放心了。”斛卓说完转身欲离开。

  我急忙上前挡住他前进的步子,继续问道:“你的伤如何了?”

  斛卓神情滞了一滞,忽而抬眸目光灼灼的望着我道:“你这么关心我,难道是喜欢上我了?”

  “……”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

  “真的默认了?”

  “我好像看见云裳了。”就在刚才,怀中的团镜突然散出一束柔光打在斛卓身后的宫墙上,上面映出了季云裳的影像,她正用惊恐的神色盯着面前的一具巨大冰棺,冰棺中彩光流转,隐隐有人形的物体卧于其中。

  “昭灵,你在说什么?”斛卓面色一紧,抬手握住我的肩头,急切的问道。

  “我说我看见了云裳的魂魄,你不说你已经放她入轮回司了吗?为什么我现在看见她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她的面前还有一具冰棺……”

  不待我说完,斛卓忽然一个闪身消失在了眼前。我猜想云裳的事情多半跟他有关系,只是这其中的缘由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当初在玄山救走云裳的人应该就是他,可他为什么不肯承认这件事呢?

  “昭灵,你一个人站在那里做什么?”浅洛隔着石桥,在对面唤我。

  我这才回过神来,提着裙裾过了石桥,目光幽幽的望着他有些焦急的神色道:“乔扇儿怎么样了?”

  “已经醒过来了,苏辰正陪着他,文昌帝君说他还有些要事去办,已经先行回天界了。对了,你回来之后可曾见过月季?”

  “月季?她不会自己偷偷溜出宫玩去了吧?走,我们去问问元庆殿的内监侍女,他们或许知道月季的去向。”

  同浅洛在元庆殿里里外外询问了一遍,内监只道是昨日我们出去寻大夫的时候就不见了月季的踪影。我当她是贪玩便也没放在心上。

  在宫中一待就是三个月,每日里除了陪着苏辰和乔扇儿在花园中闲逛,倒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本该乐得清闲,可我每日里却忧心忡忡,眼见苏辰对乔扇儿宠爱有加,却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苏辰杀了她。

  浅洛因为担心月季,也在数日前出了宫,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有没有找到月季?

  “昭灵,怎么又在发呆?”苏辰穿着一身便服,风尘仆仆的走到我面前。

  我起身朝他福了一福,然后指着凉亭中的石凳道:“过去坐会吧!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刚从宫外回来,出去玩也不叫上我,真是没义气。”

  苏辰神色淡淡的随我进了亭子,片刻之后从袖中摸出一支蝴蝶状的珠钗递到我面前:“喜欢吗?”

  “送给我的?”我指着自己的鼻尖,不可置信的问道。苏辰外出买了礼物不是应该送给乔扇儿的吗?难道他是捎带着给我也买一件?念此,心安理得的接过珠钗,随意的别在发髻上。

  “知道你整日闷在宫中不自在,下月初父皇会带着我和几位皇兄去围场狩猎,到时你也随我去吧!”苏辰抬手将我发髻上的珠钗重新插好,略略挑眉道。

  他居然要带我去狩猎?难道也是因为要带乔扇儿,所以顺带将我捎上了?

  “扇儿说她去采些花草来点缀刚扎好的藤蔓秋千,这都去了半响也不见回来,你快去寻她,顺道把礼物一并给她,她收到你送的东西定是会十分欢喜的。”起身推着苏辰出了亭子,抬眼望向繁花似锦的后园深处,一抹淡紫色身影穿梭其中,灵动,飘然,仿似蝶谷中一只闪着光芒的蝴蝶仙子。

  苏辰将一条红色丝质发带系上乔扇儿的发梢,低头同她低语了几句后看向我这边。我回给他们一个无比灿烂的笑脸,然后在心里默默算计着下月初去围场狩猎时,或许是个机会。

  苏辰对乔扇儿的情意自是稳固了,我只要想办法让苏辰杀乔扇儿即可。虽与乔扇儿只相处了三个月,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愧疚,为了师傅可以重返天界,我已经到了视人命如草芥的地步,本该以慈悲为怀的仙神,如今却每每想的都是如何取别人的性命……

  围场狩猎那日,浅洛依旧没有回来,我只身一人随着萧皇和几位皇子在浩浩荡荡的卫队护送下来到了玄山。举目望向山顶的清居小院,时隔二十多年,不知道现在那里会变成怎样一番景象。

  “怎么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出宫了也没见你开心一些。”摇晃的马车内,苏辰摇着一柄折扇,关切的望着我。

  我将目光转向一旁的乔扇儿,她正撩开帘子,怔怔的看着窗外,有大片柔和的阳光照进马车内。我伸了个懒腰,向窗边挪了挪才对苏辰道:“玄山顶上有座清居小院,景致还算不错,抽空我带你上去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