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崖底逃生
莫恋红尘2018-10-25 04:232,489

  断崖前苏辰的脚步终是停了下来,匆忙赶上前去,这才看见了立在崖边的重黎。他一袭墨色袍子上隐隐散出暗光,被风吹得凌乱的发丝掩住了半张容颜。

  “重黎,赤帝仙尊历劫你也敢来捣乱,你难道就不怕天帝下旨缉拿你?”我挡在苏辰面前,用力握住拳头,暗骂自己糊涂,重黎杀乔扇儿是假,杀苏辰才是真。

  “昭灵,他是什么人?”苏辰抬手按住我微微颤抖的肩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重黎大笑着走到我近前,越过我直视着苏辰道:“我是取你性命的人!”

  语毕,见苏辰没任何惧怕的反应,便将目光转向我道:“天界能奈我何?帝喾能奈我何?尔等在我眼中如蝼蚁一般轻贱,待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便会一统六界!到时,帝喾也要臣服于我的脚下,哈哈哈哈哈哈!”

  师傅魔化出的分身长了和师傅一样好看的皮相,可还能令人讨厌至此,也算是他的本事吧!我轻叹一声,摸出怀中的团镜,无论如何要护住苏辰的性命,师傅的劫数这一世一定要顺利渡过才行。

  “祝融,你堂堂一位上神,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重黎挑衅的朝着苏辰勾了勾手指,而后目光锁定在了我手中的团镜上:“你和玄女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你可以控制紫虚镜?”

  “我不认识玄女,这镜子是师傅给我的。你既然知道紫虚镜的厉害,那就赶快离开这里!”我紧紧握住紫虚镜,努力控制住因心虚而颤抖的身躯。若不是重黎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这镜子叫紫虚镜,当年师傅将镜子交给我时,只说是可以防身用。现在看重黎如此忌惮这面镜子,想来紫虚镜也算得上是件法力不俗的宝物。

  重黎像是被我给唬住了,半响怔在原地没有动弹。我趁着这个时机快速拉着苏辰绕过重黎跳下了山崖。

  被紫虚镜一路护着到了崖底,堪堪稳住身形,便见身侧的苏辰面色苍白,神情呆滞的望着前方。看来他被吓得不轻,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和他解释刚才的情况。

  “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重黎反应过来后一定会追过来的。”我拉起他的手臂将准备迈步,却听得一声吸气声。

  转头看过去,见苏辰被我握住的手腕上渗出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你怎么受伤了?”紧张的扶住他的肩头,目光扫过崖底边缘一个幽暗的山洞,沉声道:“我们暂且进去避一避。”

  苏辰点了点头,随着我进了山洞。

  用紫虚镜散出的光照着山洞里的道路,我们在一处干燥的大石台边停了下来。捏了诀将紫虚镜悬在半空,照亮整个山洞,又急急施了个障眼法将山洞的洞口隐藏了起来。这一时半会的重黎应该找不到我们,只是不知道浅洛和乔扇儿现在是否安全。

  “除了手腕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我坐在石台边缘,从怀中摸出前些日子月季闲来无事在天枢宫给我绣的帕子,对苏辰道:“把袖子挽起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你是神仙?”苏辰垂着头,语气有些嘲弄的自语道:“一直以来都是我痴心妄想了……”

  半响见他还是没有动作,便矮身蹲到他近前,一点一点挽起他的衣袖,用帕子将伤口仔细的包好,帕子上有月季帮我绣的名字,那个染了血的灵字撞入苏辰的视线后,他这才稍稍清醒了一些,抬起头用清亮的眸子注视着我,道:“为何要拼死救我?”

  “因为我希望你活着。”说完抬头看了眼微微摇晃的紫虚镜,“不好!重黎在外面,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沿着洞壁一路摸索到山洞深处,终于在后面发现了一处光亮。看来浅洛常说的那句天无绝人之路是非常有道理的。领着苏辰一路从山洞后一条狭窄的石巷中走了出去,原本昏暗的天空此刻竟然晴朗了起来。

  难道重黎已经离开了?

  与浅洛分别时忘记了约定会合的地点,无奈之下我只能带着苏辰上了玄山山顶。先前乔扇儿这么紧张这个地方,也引起了我的好奇,也许这里有关于乔扇儿身世的线索也说不定。

  山顶的清居小院清冷的虽有些凄凉之意,可并不似想象的那般颓败残破。看来这里一直都有人整理修葺。推开半人高的篱笆门,见一妇人身着红色的襦裙,背对着我们坐在树下的石桌上。

  许是听见了推门的声响,她慢慢回过头来。两鬓垂着斑白的发丝,一张清秀的面容上有被岁月侵蚀的痕迹,虽是这样仍能看出这妇人曾是个绝色美人。

  我迟疑了片刻,才想起,这妇人正是二十多年前的红袖。她不是已经离开玄山了吗?恭绰不是对她说过此生不复相见了吗?为何她还会回来?

  “你是什么人?”红袖起身,缓步走到我们近前,目光扫过我后,落在了苏辰眉间的火焰型印记上:“怎么会有着和他一样的胎记?”

  “恭绰已经死了,你留在这里做什么?”我挡在苏辰身前,隔开了红袖的视线。恭绰曾经说人若没有执念,又何故被称为人?想来红袖也是因为放不下对恭绰的执念,所以才会回到玄山。

  听闻我的话后,红袖盯着我看了许久,突然像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瞪着一双透出惊恐神色的双目道:“是你?!二十多年过去了,为何你的容貌一点也没有变?你说恭绰死了?他怎么会死?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他,他怎么会死的?”

  “那次你离开玄山后他就身染重病,不久就过世了。你留在这里不仅仅是在等他吧?乔扇儿和你是什么关系?”

  “哦?你怎么会知道扇儿?既然是旧识,我便不瞒你了,扇儿是我的养女,我独自在这玄山总是要过活的,所以会接些买命的生意。”红袖的神情突然淡然了许多,想来她早就应该猜到了恭绰已经不在人世。 本是想安慰她几句,将要开口却见她转身回到石桌前,将一旁火炉上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小锅端起来放上石桌,然后对我招手道:“当年恭绰在后院埋了几坛自酿的桂花酒,我烫了一壶,要不要来尝尝。”

  “买命的生意是什么意思?”我立在原地没有过去,直视着她淡漠的眸子问道。

  她径自将小锅里的酒壶捏了出来,避开我的视线道:“扇儿这次的任务是帮助三皇子苏彦继位成为太子,三皇子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自然是九皇子苏辰,扇儿会想办法将苏辰骗出宫,然后除掉他。”

  “你骗人,乔扇儿若是肯杀苏辰,当天在画舫的时候又怎会替他挡那一刀?”我将身旁苏辰的手紧紧握住,希望他可以有耐心的听完红袖的话。

  “你倒是什么事情都知晓,扇儿替她挡的那一刀不过是苏彦安排好的一场戏罢了。只是扇儿到现在都没得手让我很是意外,难道你们是苏辰的人?”红袖握着酒壶的手僵了一僵,随后自语道:“这怎么可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韶华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