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过招
晨瑶2018-11-06 11:403,180

  “什么?”我愣怔住。那雾,是催眠术?

  米迦勒和艾伦看上去也有些惊讶,既然那雾是催眠术,为什么我一点事也没有?我有些发懵,这怎么可能?艾伦和米迦勒有一半血族血统,不会中招就算了,可我是个彻头彻尾的人类啊,居然一点状况也没有…怎么会呢?

  “看来上帝都站在我们这边呢,白兰婆婆,”我兀地反应过来,提醒自己不要中了白兰巫婆的诡计而分心,“既然我没有中你的催眠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刷地抽出岚,扬逸的银丝带径直朝白兰巫婆飞去。

  白兰巫婆的南瓜手杖带着她急速后退,她低头默念咒语,忽地大叫,“出来!椿,橖!”

  地上昏迷的几百个人中,两个身影一闪,迅速挡在白兰巫婆面前。一男一女,东方人长相,一身再普通不过的村民打扮,身手却分明不一般。

  这个老妖婆,果然有帮手。

  “隐于人群之中的两人是为了等我们和村民动手的时候,伺机暗杀吧。”米迦勒吹了声口哨,“好心机啊!”

  我收回丝带,观察着眼前的情况。三对三,我暗暗想着,反正我肯定不是这两个打手的对手,不如就交给艾伦和米迦勒吧,他们强得不像话,不会有问题的。至于这个只懂得研究黑巫术的老巫婆呢,就交给我好了。

  苏醒吧,岚!

  璀璨的银剑伸出,我右手执剑,左手握住丝带,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老巫婆。椿和橖迅速飞过来堵我,不出我所料,女的被米迦勒拦住,男的则被艾伦拦住,双方一左一右对峙起来。

  我双手握剑,左劈右刺,她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如何打得过我,拿手杖挡啊挡的,渐渐就落了下风。她怒视我一眼,张口念了一条罗马音的咒语,“轰”地一声,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我慌忙闪避开来,狼狈不堪。

  想不到这个老巫婆还会召唤天打雷劈,这样高级的巫术,用在她身上还真是糟蹋了。我用手梳了梳凌乱的头发,暗暗平下内息。

  这个该死的老巫婆!

  另一边,艾伦和米迦勒也已经开战,看那两个打手的路数,颇有些日本忍者的影子,武器用的都是手里剑。艾伦飞速闪开男人的攻击,左手射出银质十字架,男人同样闪避迅速,一个身轻如燕的飞跳,嗖的就飞到了米迦勒身前,米迦勒用银弓当剑使,和那个女的正打得酣畅淋漓。面对突换的对手,他收起弓。

  “这是什么意思?”米迦勒斜睨着眼前的男人,对另一头的艾伦叫嚣,“小艾伦,你不会打不过这男人所以交给我处理吧?”

  艾伦看着眼前的女人,“别中计!他们套路不同,故意交换过来扰乱我们。”

  米迦勒无奈地再次拿出银箭,远山般的眉毛拧起,“我真不想和男人打。”

  远处的艾伦微微一挑眉,战斗中的米迦勒屁股上再添一丝彩。

  几次用岚无法攻击到白兰巫婆,我有些火了。该死的,我这一个月的训练可不是说说而已,老巫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我抛起岚,空手飞速结印,在空中画了一个六芒星,光芒直直朝白兰袭过去。哼,我可是真子姐刚收下的嫡传弟子啊!

  白兰大惊,放下手杖,结了结界来挡。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双手再结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她的手杖应声而碎,我再接再厉,趁她的结界刚撤,手上又没有兵器,“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顺便接住从空中翻了几个回旋翻的岚。六芒星呼啸着朝白兰冲过去,她终于慌了神,竟用空手挡在了胸前,连巫术都忘了用。

  当初死皮赖脸缠着真子姐教我这招的最大原因就是——帅。

  是的,这招很帅。结印帅,六芒星呼啸的模样更帅。

  这一招自身威力不大,然而使用者看准时机,却能发挥出较之本身十余倍的力量。以此招连发,以一个巫婆的实力一定会让她败下阵来。

  瞅准了时机,我慢了六芒星一步向前跑去。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之后,一切都安静了,白兰巫婆化为烟雾。我则呆愣当场。只见与米迦勒和艾伦缠斗着的椿、橖二人瞬间化为式纸,看来是他们不过是类似式神之类的傀儡。

  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没有反抗地受我这一击。我还在等待她重伤的残破身躯,向我们招供关于血族,关于点金石的一切。

  不好的预感藤蔓一样缓缓爬上我的心脏。为什么一个欧洲巫婆懂得使用式神?而且还牵涉到了忍者。

  蓦地,白兰巫婆的声音响彻长空,缓缓飘散开来,“你们以为赢了吗?点金石已经送到特兰西瓦尼亚,你们没有胜算的…”

  特兰西瓦尼亚?!

  抛下疑问,我惊恐地看向艾伦和米迦勒,“点金石,她居然炼成了?”

  艾伦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下子是真的糟糕了。”米迦勒看向我,脸上居然有着隐隐地绝望。

  我心中惊恐,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我只知道点金石会牵出血族异变,可这异变带来的是什么,我却无法估量。血族异变,世界颠覆…这几个字的背后,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我们也没料到血族会联合黑巫师啊。”叹了口气,我低声安慰道。艾伦和米迦勒的深情太过严肃,我不敢妄自议论什么。

  刚刚心思还在白兰巫婆身上转着。我杀了人,虽然是一个与血族联手、杀了两百个无辜生命的黑巫师,可是,我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老天。

  这点惊恐很快被艾伦和米迦勒的灰色情绪湮没,我张了张口,又闭上,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事情可能比这更糟。”

  “什么意思?”米迦勒迅速看向我。

  “你们该不会认为血族只拉拢了这一个黑巫师吧,”我一摊手,不是我想要雪上加霜,而是我们必须尽快认识到这个事实并上报,“艾伦也说了,集齐七块点金石,血族会异变,世界会颠覆。”

  更加剧的沉默。

  米迦勒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今天干得不错。”

  我抬起脸,“哈…啊?”

  “黑巫师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吸血鬼、狼人以外的第三大邪恶存在,你能消灭一个,就是为人类造福啊。”

  “哪有那么好。”我嗔了他一眼,心里却舒服很多。是啊,真子姐给我上课时不是讲过么,消灭一切和吸血鬼有关的联系,是吸血鬼猎人的职责。而现在的我,就是吸血鬼猎人——于暗夜中消灭吸血鬼的人。

  “黑巫师的数量十分少,修炼炼金术的黑巫师更是屈指可数。据我所知,其中一块点金石于二十年前的东普鲁士,在宗教裁判运动中被亚洲猎人协会拿到手了,我们还有王牌。”艾伦说道。

  “现在要怎么办?”

  “计划改变,我们先前往亚洲猎人协会,送出点金石的情报后再回西班牙。”艾伦说道。

  “来得及吗?”我有些担心,更多的却是痛恨这个时代落后的通讯设备,“后天不是要举行猎人协会例行大会吗?迟到的话,路西法会长…”脑子里浮现出和艾伦如出一辙的扑克脸,我不由打了个寒战。

  “迟到对我们来说可是家常便饭,”米迦勒嘻嘻一笑,“何况目前情势有些不妙,谁也不知道血族这一系列的动作有什么目的,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的悠闲日子已经不多了。”

  确实呢。我长长地吁了口气,看向天际的蔚蓝,“那么,亚洲猎人协会,出发!”

  时间很紧,一刻也歇不得。

  我们充分调动起应变神经,飞奔在密林里。由于血族近一段时间的异动,像鹰隼这样巨大的工具我们再也不敢用,唯恐成为目标,于是徒步而行。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气温下降,森林显得越来越阴森恐怖,像是在预示着什么。逢魔时刻,我暗暗提醒自己。果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几条鬼魅的黑影蹿出,我们停下来,冷冷看着眼前四只面露贪婪的吸血鬼。

  看得出来,甫一停下,他们就后悔了。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三个人中有两个半血族吸血鬼猎人,因此全部都瑟缩着向后退去,浅色的瞳仁却不时瞄过我。

  艾伦抽出鞭子,速战速决,一道银光划过,四只连品衔都没有的吸血鬼瞬间被秒杀了。

  “小艾伦越来越厉害了,”米迦勒摇摇头,(难得他在这种时候还会开玩笑)“我这边也要加油啊。”话音刚落,米迦勒抄起银弓,一次放上了四支十字架银箭,四箭齐发,一下就射下了四只藏在树上的吸血鬼,顺便一齐撒上圣水。

  艾伦直起身,“走吧。”

  我嘴角抽了抽,一言不发地跟上。

  真是,有他们两个在的场合,愈发觉得自己是跟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