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画家
晨瑶2018-11-06 11:433,301

  傍晚,夕阳西下。吸血鬼们渐渐复苏,开始了他们独具一格的夜生活。

  傍晚是欧洲也是全世界的“逢魔时分”。听了诺亚的解释我才知道,原来午夜或凌晨并不是鬼怪出没最频繁的时间,每天傍晚,太阳下山,天却又没有完全黑,这个时候是一天之中阴气最盛的时候,这时,阴间和阳间的时空会出现裂缝,大量阴气发散出来,是鬼怪们最喜欢的时间段,当然也包括——吸血鬼。

  欧洲N日游计划正式启动。有了比飞机还快的“蝙蝠飞行器”和诺亚这个大财主,我决心要在18世纪的欧洲完成我在21世纪基本无望完成的梦想——周游世界。

  在21世纪,我的死党是蔡依林Jolin的忠实粉丝。她是关于蔡依林的专辑、写真样样不落,演唱会场场不缺,和蔡依林有关的东西不管是真是假都尽力搜刮,勒紧裤腰带买与蔡依林相关的东西是隔三差五。来这里这么久,也许是想念她了吧,在考虑欧洲N日游的第一站时,蔡依林《舞娘》专辑里的歌曲——《马德里不思议》瞬间蹦出了脑海。

  六月,初夏。马德里。

  “阳光优雅地漫步旅店的草坪

  人鱼在石刻墙壁弹奏着竖琴

  圆弧屋顶用拉丁式的黎明颜色暧昧地我已经开始微醺…”

  穿着长裙,举着一把碎花小阳伞,我走走跳跳,在马德里的街头哼着《马德里不思议》。18世纪的马德里显然比不了21世纪的马德里,我也无法穿着我最爱的匡威在马路上疯跑。18世纪的马德里街头,处处洋溢着文艺复兴之后的生机,城堡的草坪上,衣着光鲜亮丽的夫人小姐们喝着下午茶,街道上时不时路过一辆马车,带起一阵轻微的尘土飞扬。

  现在是午后,诺亚正在某个城堡里沉入睡眠。我特意换上行动方便的衣裙,在街上走走逛逛。马德里很漂亮。街道旁有一条一条岔开的绿荫小道,两侧店铺的窗檑上挂着充满欧洲风情的小酒瓶,哥特式的大教堂外有彩绘玻璃,传说是驱魔辟邪的圣物。

  一昼在这样的闲逛下倒也过得飞快,我买了些零食,在一家街边店铺点了一杯苦苦的“巧克力特尔”,传说1519年,蒙特祖玛皇帝曾用黄金高脚杯装着这种饮料,招待西班牙贵宾。1657年,英国已经开始生产巧克力,到这个时候,巧克力已经不稀奇了,只是不知道我喝的这杯会不会是山寨版?

  ^-^

  坐在木质小凳子上,感受暖风拂过窗檑,我的心情是说不出的安宁祥和。忽然就生出一股冲动,要是能永远留在这里就好了...

  几个小时走下来,我最大的感慨就是对人类发明了照相机的崇敬之情,这么难得的旅行,这样有味道有底蕴的小城,难道我都不能留下点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哪怕是一副素描也好啊。

  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坐在大教堂广场中间的流浪画家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走过去,正在画着什么的他停下了笔,“您要画画吗?”

  我点点头,“能把我和这个街道一齐画下来吗?马德里太漂亮,我想留个纪念。”

  他示意我坐在面前的小凳子上,“油画可以吗?”

  想一想,油画应该比素描更写实吧,只好用它来代替照片了。

  “当然。”我微笑着回答。

  我一边保持不动的姿势,一边打量这个年轻的流浪画家。他约摸二十出头的样子,很英俊且颇有艺术家气质,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穿着却很是随便,白衬衣和黑色背带裤上沾了许多颜料,红的蓝的,却丝毫不显突兀。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画具包,面前还有一个大大的工具箱,画画的时候精神很集中,虽然年轻,看上去却是个老画手。

  “你的职业就是画家吗?”我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画画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他回答,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哦,”我点点头,“也是,光靠画画是难以维持生计的吧。”

  他弯弯唇角,专心致志的眼睛并不离开画,“我喜欢边旅行边画画。你呢?东方女孩怎么会来西班牙?”

  “旅行啊,我要周游世界呢。”我说出自己的宏伟目标。

  “是个大计划。”他咧嘴一笑。

  我也笑,“你不是西班牙人么?”

  “我是摩拉维亚人。”他答道。我点点头,表示了解。摩拉维亚是捷克和斯洛伐克中部的一个地区,也是血族众多的据点之一。

  “你画画很多年了吧。”

  “唔。”他停下笔,“好了,看看满意不满意。”

  我接过画,顿时惊呆了,他画得超级漂亮呢!短短时间里,他将街道、教堂甚至远方的城堡都画了下来,栩栩如生,就像在看一张照片。

  我惊叹,“你的眼神真好!”

  那个城堡,远远的,我只能辨得出些许轮廓。

  “谢谢你,”我由衷地感谢,“真的,太漂亮了。”

  “你喜欢就好。”他收起画具站起来,自言自语,“我也要打烊了。”

  “多少钱?”我小心地装好画。

  “不用钱。”

  我怔住。

  他望着我笑起来,眼神澄澈,“画画是我的爱好,仅此而已。”

  “再见,希望你早日周游完全世界。”他收好了画具,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我叫住他,“我下一站想去法国的普罗旺斯,那里很美哦,希望能在那里看见你,帮我画一幅薰衣草田。”

  他转过身来,“普罗旺斯?”

  “嗯!”我重重地点头。

  他想了想,打开了画具包,从里面拿出一幅画递给我,“这个送给你,东方女孩。我不会去了,祝愉快。”

  我迟疑着打开画。蓝天下,一条小溪蜿蜒着,小溪两旁是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田,紫得令人炫目——又是一张完美的照片。画的角落写着:M?Clifford,4/6/1730。

  M?克利福德,1730年6月4日。

  是两天前。

  原来,他刚从普罗旺斯来。我抬起头,年轻的流浪画家已经不见踪影。

  回到城堡,诺亚已经醒来,正坐在沙发上,眼神淡漠。

  我兴冲冲地跑过去,将今天的遭遇告诉他,他却颇为冷淡的样子,两幅漂亮的画也不愿意看看。碰了一鼻子灰,我有些小郁闷,寻思着,也许他对于一个流浪画家的画没有兴趣,于是我开始叙述这个画家的不同寻常,为了兴趣而舍弃物质利益,他真心热爱画画,且拥有高尚的品德,这样的人画出来的画一定会有一股灵气,因此一再央求诺亚看看。然而诺亚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冷着一张脸。

  我撇撇嘴,只好做罢。

  整个晚上诺亚都是一副沉闷阴郁的表情,我问了他几次,他却说没事。我不由有些忐忑,是口渴了,需要鲜血吗?他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不喝人类的血!”那语气竟掺了一丝严厉,我当场愣在了那里。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一个晚上被无视,我也有些恼了。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解决吗?这样憋在心里,他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他自己?

  “是血族内部的事情,有些复杂,你就不要管了。”他终于松了口。

  很好。我点点头,走回卧室,一头栽在床上。

  谁爱管谁管吧!

  莫名地醒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索性起了床,到窗前看月亮。

  又是一个绯月之夜。我托着下巴,看着艳红的月亮,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心中微堵。虽然现在已经不生气了,可是明天要怎么和诺亚说话?我总觉得拉不下脸。算了,还是等诺亚先和我说话,毕竟错在他,莫名其妙发脾气。他要是不和我说话,我就不和他说话。可是,他要是不和我说话呢?

  我烦扰地想着,果然还是要我主动说话的吧...

  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顿时一惊,凝神听了一会儿。

  那声音响了一小会,又消失了,过了一会,再次窸窸窣窣起来。

  我心中存了疑惑,披上晨衣,往楼下走去。

  这可是在吸血鬼的城堡,还有小偷不成?

  夜半,城堡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寂静得有些瘆人,再看看天空,月亮已然变成了在罗马尼亚见到的刺眼的红。我穿着自制的毛绒拖鞋,走在空旷的城堡中,心中蓦然变成从未出现过的惶恐无助。

  跳跃的火光将我的身影拉得长而闪烁,我举着一个烛台,在长长的廊上彳亍着,仿佛有什么牵引着我,我走过一面又一面墙,机械地前进着。

  鲜血的味道。

  浓烈刺鼻的铁锈味猛地冲进我的鼻腔,掺和着腥甜,像在暗示着什么。然后,一扇铜质的、长着青苔的大门出现在我眼前,我推开门。

  教坛后面,诺亚正极尽温柔地抱着我,尖利的犬齿抽长,切入我的脖颈,一小缕鲜血顺着我的脖子流淌下来,染红了我雪白的衣裳,我的表情安详而木然,没有一丝生气。

  诺亚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前已然呆滞的我,露出浅浅的笑容。

  “娜娜。”

  我呆怔在当场。

  诺亚…在我的面前…吸我的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