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身术
晨瑶2018-10-25 16:353,243

  回到诺亚的城堡,已是凌晨。绯色的月光此刻黯淡了些许。我不由想到一些受伤牺牲的血族,也许,月光也在为他们哀悼。

  面对着这座前几天还让我惊惧不已的吸血鬼城堡,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开始有了一种熟稔的归属感,就好像自己回到这里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我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睡一觉,甚至来不及去想起舞会上的一幕幕。

  习惯真的是可怕的东西。

  “路西法竟然是血族?”一觉睡到第二天傍晚才清醒的我,坐在诺亚刚为我买的天鹅绒大床上,低着头喃喃问道。真是想破了头也不明白啊,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难道老鼠可以和猫一起捕猎,再吃老鼠肉吗?

  “路西法是玛土撒拉的外甥,是纯正血族吸血鬼猎人。”坐在床边的诺亚轻声回答了我。

  “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那样高地位的吸血鬼怎么会站在敌人那一边?难道说,他反叛了?

  “他没有反叛。”诺亚的声音低沉下来,仿佛陷入了某种记忆,“每个具有血族血统的婴儿在出生之时,都会面临光明和黑暗的双重抉择。投入黑暗,是高贵血统的天生血族,投入光明则是猎人。这取决于自身的选择。现在拥有血族血统或血族力量的猎人并不在少数,像路西法,他是纯血种,只吸血族的血,所以传言说他强到无敌。而艾伦?丹?摩斯戈尔是路西法和人类所生的半血族,因此力量也很强大。”

  我大吃一惊,那个很强的吸血鬼猎人——艾伦?丹?摩斯戈尔,他是半血族?更扯的是,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路西法是他爸爸?他们看上去更像兄弟。

  老天,世界乱套了…

  注意到微妙的气氛,我看了看情绪低落的诺亚,忍不住问道,“你一直在不高兴什么?是我的问题吗?”

  他有些黯然,“不是。”

  我笑,这就是诺亚的优点了。

  诺亚虽然是吸血鬼,但相处这几天下来,我能感觉到,他的情感与思想其实是接近人类的。可以说,他对于人类的爱——亲情,友情,爱情,有着本质上的向往,他甚至反感本族吸人类的血,主张用动物之血代替。

  而一遇到事情,诺亚不会缄默,他有事从不藏在心里。都说语言是情感的外化,所以他的坦诚让他说的每一句话对于我而言都有一种特殊的意义。我相信他。相信他不会傻到去郁闷自己和路西法的实力差距,那毕竟有天生的客观因素,我也相信他不会是为了我,他不是拘泥于小爱的男人,他有着自己的胸怀和抱负。他现在烦恼的,大概是摩斯戈尔家这样的吸血鬼猎人吧,纵观吸血鬼和猎人的历史,能和血族的亲王长老们战成平手,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诺亚微笑地看了我一眼,脸上的阴云消散了一些,“正是这样。”

  “这些事就交给玛土撒拉和那个什么玛拉会议来操心吧!”我从背后拥住他,“今天他们那么笃定,根本就没出手,可见猎人们还不足为患。”

  “是最高卡玛利拉会议,密党的另一个名称。”诺亚忍住笑意纠正我。

  “我管他什么会议。对了,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我一本正经起来,“你…想没想过教我一些防身术?”

  他一愣,转过身来,“什么?”

  “防身术!”我重复了一遍,“最起码,再遇到今天这种状况的时候我可以逃跑、闪避什么的。毕竟我是个人类,万一被抓去当人质,你要怎么办?”我的脑中蓦然闪过一个不好的想法:我成为人质,他,他不会无动于衷吧。

  他突然笑得邪恶起来,“我当然不会无动于衷。让你成为我们的一员,你便不会再有这种后顾之忧,我也就不用操心了。”

  “去你的!”我推开他,“我跟你说真的,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他凝视住我,眸色慢慢变深,“变成血族,和我永远在一起,永生永世也不要分开。”

  在血腥的黑夜里感受罪恶的快乐。

  不安开始在我的心底蔓延,我用力维持住脸上的笑容,“再耍我我就不理你喽!”

  他竟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长长的身躯暧昧地覆住我,尖锐的犬齿在烛火的映照下若隐若现,他的唇贴近我的脖子,磁性的声音缓缓荡漾开来,“我没有开玩笑。”

  我心中一凛,余光可以瞥见诺亚缓缓伸长的指甲。

  意识到诺亚的认真,我勉力维持的笑容终于全线崩溃。盯着房间的穹顶,我开始思考脱身的方法。我心中再明白不过了,虽然心动了,喜欢上他,可是我并不想变成吸血鬼,并不想失去自己以前的记忆,并不想拥有不死之身。至少现在不想。生生世世活着,看着自己一成不变的容貌?我会因为厌世而自杀的!每天夜里从坟墓棺材里爬起来,想着怎么吸血,怎么满足自己的饥渴,我才不要!

  人的一生,就是因为短暂才美丽,短暂才能永恒,才能显出绚烂的辉煌。这些美好,我不要再生生世世的囚禁中消磨殆尽!

  “我…”打定了主意,我缓缓开口。

  “你不愿意。”诺亚松开我,将我没有说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他优雅地起身,“从你的角度看来,血族很可悲。”

  我摇头,“不,不过是每个人的观念不同罢了。诺亚你平时看似对什么都不在乎,性子洒脱自在,其实心里面对血族很是在意。你很关心你的同族,会为了族群而担心苦恼,这是担当。21世纪的我却不一样,我是自私的。我爱你,可我也爱我自己。呆在这里,我无法做到不为自己着想,即使什么都没了,我也要保留自己的心。”

  诺亚不语,他牢牢盯住我,似乎想抓住我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他在读心。那么,他会知道我的真心。

  “我答应你,如果我们一直相爱,我会放弃一切需要放弃的东西。”我坚定地说,“只是现在,我还不敢。一个人在18世纪的欧洲,我很害怕,就这样放弃一切,我放不下。”

  他看了我一会儿,眼中泛起柔光,“我现在也不想失去你。”

  我们相视微笑。

  相爱就可以放弃一切。当时,坚信这一点的我不会知道,这句幼稚之极的话语在不久的将来,将一语成谶。

  接下来的几天,我恢复了正常的人类生活——早睡晚起。因为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诺亚终于答应开始教我闪避攻击和隐藏身形的能力。每天晚上他教完了,我就呼呼大睡,白天再抓紧练习,到了晚上他再纠正,然后再教、再睡、再纠正。

  这样持续了一个半月,我终于后悔自己的提议了。这真不是人干的事!想想以前高中大学的军训算什么呀,这才叫魔鬼训练!别以为是白天练就可以偷懒了,强大的血族都有少许抗拒阳光的能力,搞不好我哪个下午练累了正在打哈欠,诺亚就从我背后冒出来了,吓都会被吓死。

  回到正题。话说人类和血族果然是有区别的,体质上就有根本的区别。血族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影子没有气味,甚至照镜子也没有映像。当一个血族于黑夜里悄无声息隐藏在一处时,很难被发现。我就不同了,我憋个气都超不过一分钟,更别说“悄无声息”地隐藏了。

  于是开始恶补,方法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潜泳,我本来是个狗刨式,游泳根本离不开救生圈,然而一段时间的高密度潜泳训练练下来,我觉得我已经可以横渡英吉利海峡,泳姿可以和奥运冠军相媲美。

  说到闪避攻击,训练就更变态,而且枯燥。短跑、长跑、跳高、球类运动…无数的田径项目都被用来增强我的反应能力,连帕里斯都被迫来协助我训练,每天有两个大帅哥陪着我,说我幸运吧,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在这样夸张的训练下又过了两个月,我的能力终于有了质的飞跃。

  名师出高徒,虽然我人类的气味怎么也遮不住,可是在一个地方躲一会儿,诺亚竟然也不能马上分辨出来,而在面对帕里斯手下不怎么留情的攻击时,闪躲已经不是问题了,现在的我,保证自身的安全是绰绰有余。诺亚说,猎人们大多数还是人类,所以气味不气味的也不是那么重要,我也是人类,他们应该不会痛下杀手,会这些就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每天练一点,不要把已经学到的丢掉了,万一下次再遇到两个月前的情况,就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受到猎人的攻击也可以闪避了。

  几天下来,练习量的大量减缩让我体内的不安分子开始蠢蠢欲动。这期间血族的上级召开过两次会议,似乎也没商讨出来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对付猎人么,就是强调要加强警戒,于是会议就告一段落了。

  现在诺亚每天都挺闲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软磨硬泡地央求他带我出去玩,方法是无所不用其极,他怎么可能拗得过我,于是“欧洲N日游”的计划就这样放在了我的日程表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