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追杀接连而至
天刑门主2018-10-25 17:117,338

  “还想跑,去死”千钧笔脱手飞出,一道乌芒划破空间,,一片神焰环饶那道乌芒。浩瀚的

  的炽热能量,席卷一方天地,璀璨的金焰划出一到曼妙的轨迹,一闪而逝。飞速的追着那道已

  经开始模糊的身影而去。

  “轰!”“轰!”“轰!”

  前方空间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当当当”一阵金铁撞击声接踵而至,杨惊天飞速前进,无

  尽璀璨的光华,随着他的移动不断的生灭闪现,身后只留下一片华丽的艳茫神光。

  “砰”重物落地之声传来,来到近前,只见一个黑衣人黑巾蒙面,胸膛被千钧笔穿了个大

  洞,已是死得不能在死,而自己的千钧笔,此时已今断成的两节。黑衣人手中一柄黑色细剑,

  竟然完好无损,此时正闪着幽幽黑芒。

  “我靠,老子第一件武器就这样给毁了,唉!还是材料差了点,不过,老子的炼器水平也

  不过关”“这把剑到是不错,可惜轻了点!”

  杨惊天看着手中的这把黑色细剑不由瘪了瘪嘴,这时,那黑衣人的手上竟然慢慢浮现一个

  银光闪闪的戒子,杨惊天相信,他刚才并未见到这个戒指,这是刚刚才出现的。

  “哦!看来有好东西”杨惊天毫不客气,一把扯下那枚银色戒指,在看了看黑衣人身上那

  件闪着幽光,却已经被千钧笔穿了个大洞黑衣,有些可惜的道;“看来就是这件黑衣,具有隐

  身和隐藏气息的神奇功效,可惜毁了。”

  “这是个什么戒子?不会是这个世界所谓的域戒吧?”

  正在杨惊天放淞精神仔细研究银色戒子之时,突然以道黑色流光,几乎是无声无息的出现

  在他的身后,狠狠的对着他的后心刺下。

  出于本能,杨惊天突然感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来临,不及细想他本能的侧身前扑,可是已

  经来不及了,他这一侧身前扑只堪堪比过了心房要害。“噗嗤”一朵蓝金色的血花绽放,他只

  感后背一阵剧痛传来,同时一股狂暴的能量以摧枯拉朽之势对着他的筋脉狂飙而来似要催毁塔

  全身筋脉。

  “火焰焚天”“蓬!”道道赤金火焰,从杨惊天身上各处窍穴喷发而出,瞬间向着四面八

  方横扫,刹时间方圆数十丈范围成了一片炽热的火海,一声轻微的闷哼从他身后传来。

  “火焰刀”杨惊天想也不想,一道金色火焰形成的恐怖巨刃随手向身后扫出,无匹的金色

  火焰巨刃,横惯天宇,狂暴的能量震荡四方,森林之中到处都是金色的火焰肆虐,恐怖的热能

  瞬间把周围数十丈烧成了一片真空。

  “嗖”杨惊天身化长虹,亡命狂奔,瞬间消失无踪,不跑不行啊!他能够感觉到身后那人

  并没有死,以他现今的状况可不能在与人大战了,他虽然是能量筋脉,那股进入他体内的狂暴

  能量虽然无法摧毁,可是对肉体的伤害仍然很大,而且他隐隐感觉还有数股强大的气息从远处

  赶了过来。所以他只能逃跑。

  “希望我的感觉错了……”足足奔行了一个多时辰,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座大山,他才在

  一片山地间停下来喘息。

  葱葱包扎了一下伤口,他正要找个地方好好疗伤,突然,他听到了一声惊天的咆哮,声音

  之大震耳欲聋,像是惊雷划破长空,滚滚激荡而来。

  “是老子身后方向……”杨惊天如灵猿一般,飞快攀向一座山崖,掀开藤蔓,进入一个隐

  秘的石洞中。他屏住呼吸,将自己的生机压制到最低,躯体一片冰冷,没有一点活力。

  不久,他透过藤蔓看到天空中出现一道浑身覆盖青色长袍的身影一冲而过。他身上所带起

  强劲的风暴,席卷一方天地。

  “真的还有人追下来……”杨惊天瞳孔一阵收缩,他心中一片森寒,天武候府,天玄宗,

  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天空中的那道人影所发出的气势有多么的可怕,他能够深深的感觉到,

  那绝非子己现今的情况能够对付得了的。如果被发现的话必死无疑。

  片刻后,那名强大的青色人影又冲了回来,在远处的山脉以及这片区域间不断的盘旋。

  “他锁定了这片区域,难道发现了我?”杨惊浑身冰冷,感觉离死亡很近。

  同时,他心中愤怒无比,对方可真是不死不休啊,若被发现根本没有活路。可是此刻他却

  不敢过于激动,他一动不敢动,生机降到冰点,整个人如一截槁木一般藏在石洞中。

  足足过去两个时辰,天空中那道青色的人影才远去,渐渐消失在天际。但杨惊却未敢动,

  直到天色彻底黑暗下来,他才灵巧的攀出石洞,快速向着另一片山脉中冲去。

  “天武候府,天玄宗……”杨惊天咬了咬牙。

  这个夜晚,杨惊天没有生火,只采摘了一些野果充饥,而后便躲进了繁盛的荆棘丛中。

  夜里,不知名的野兽吼声此起彼伏,格外的不平静,星月暗淡,阴气弥漫,荒山野岭间树

  木摇动,如厉鬼在张牙舞爪。

  突然,这片区域野兽的嘶吼声消失了,山林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杨惊天心中顿时一紧,肉

  体近乎枯寂,一动不敢动。

  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身影,那是一个全身金光闪闪的异兽,异兽身上载着一

  个人在盘旋,另下方的兽类都感觉到了危险。

  直到下半夜,那只异兽和那道身影才从这片区域消失,杨惊天感觉浑身冷汗淋淋,这样下

  去不是办法,恐怕早晚会被追寻出来。

  以自己现在的情形,“正面冲突必死,怎么才能摆脱他们……”杨惊发现没有任何办法,

  只能先逃下去了。

  在接下来的两日里,杨惊天在山脉中不断穿行与躲避,几次险些被对方发现,可以说不断

  与死亡擦肩而过。

  直到第三天,他遇到了最大的危机,对方似乎觉察到他可能躲在这片区域,狠戾出手,祭

  出一把金色巨刃,割裂数座石崖,粉碎成片的山林,摧毁大面积的荆棘,让这片山地一片光秃

  秃。

  杨惊天躲在不远处的沼泽中,一动不敢动,浑身都被淤泥与腐烂的枯叶包裹着,他闭住呼

  吸,静等那道身影离去。

  可是,对方连沼泽也没有放过,那把金色巨刃如一道金色的闪电,在沼泽地中划过,一道

  道巨大的沟壑出现,完全将沼泽地分裂了。

  “噗”

  突然,如金色闪电般的金色巨刃在半米外划过,将烂泥割裂,虽然没有斩到他的躯体,但

  是一点金光去却擦中了他的腹部,杨惊天感觉到一阵剧痛,却强忍着未敢乱动。如果不是他体

  质特殊,换作一般的大战师的话,刚才那道可怕的金光足以将其腰斩!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一切才终于平静下来,杨惊天咬着牙自泥沼中挣扎而出,他的腹部金

  蓝色血液汩汩而流,将烂泥都浸染的一片金蓝之色。

  “天武候府早晚我要灭了你妈的,纵然是满天神佛也护不了你们!”

  杨惊天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此时是伤上加伤,以是失血过多,腹部险些被完全剖开,背

  部又被刺了个对穿,如果不是烂泥堵在外面,他一动不动这么长时间,早已是血尽而亡。

  他赶紧找到一处山泉清洗伤口,而后将满是污泥的外衣脱掉,将里面还算干净的衣服撕裂

  成条状,缠裹自己的伤口。可是,腹部的伤口太严重了,近乎可以看到里面的肠子,蓝金色的

  血根本止不住。

  失血过多,杨惊天感觉浑身无力,双手染满了血水,他将干净的衣服全都撕开,堵向那可

  怖的伤口。不过,血水依然难以止住,他下半身都被金蓝色的了,皮肤都显得有些苍白了。

  杨惊天以双手堵着自己的伤口,指缝间金蓝色的血液不断溢出,他咬着自己的双唇,努力

  让自己保持清醒,不昏迷过去。默默运转《焚天谱》,调动全身的生机,尝试稳住伤势。

  “万物之始,宇宙之源,创世之光……”

  就在他即将昏迷过去的刹那,灵魂海最深处突然想起这样的声音,一尊鼎状火炉沉沉浮浮

  ,化着涓涓细流在他心田中流淌,让神智恍惚的他又渐渐清醒了过来。

  杨惊天渐渐归于平静,神智复苏,不再昏沉,与此同时《焚天谱》在默默运转,生之力不

  断向着伤口涌去。最终,那翻卷着的可怕伤口冲出丝丝金光,透体而入的可怕杀机被逼了出来

  ,生命精气流转,那不停流淌的蓝金血液终于止住。

  杨惊天虚弱不堪,但却咬着牙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向着山林中挪动躯体,他必须要找个

  隐秘的地方躲藏起来,伤势非常严重,再也不能奔跑了。

  最终,他在一处被那个人影大肆破坏过的乱石林中停了下来,躲在一道石峰间。

  这片区域已经已经被搜索过,杨惊天揣摩那人的心思,觉得短时间内这里将会是一个盲点

  。

  杨惊天不吃不喝,在这道石峰中整整躲了两日两夜,伤势才彻底控制下来,但依然难以剧

  烈运动。

  这两日来,那个青色人影不断在深山上空盘旋,很多山林都被他彻底摧毁了。

  就在这个夜晚,杨惊爬出石缝,采摘了不少野果,又换了一个地方躲藏,新的区域刚刚被

  那道人影肆虐过,林木折断,山石崩裂,满地的狼藉。

  “我慢慢跟在你的后面,你搜过那里,我便躲向哪里。”在这种危险境地下,生命随时不

  保,杨惊天只能认真思虑,小心翼翼的躲避,选择那人的盲点藏身。

  就这样足足过去五六日,他才渐渐恢复过来,可以说这是一种煎熬,几天下来,由于食物

  的匮乏以及病痛的折磨,他整整瘦了一圈。

  “如果不是我的体质特殊,恐怕早已被那道金光绝灭了生机。”杨惊天望着天际,自语道

  :“一定要逃过这一劫,不能死在这里。”

  “天玄宗……”杨惊天咬了咬牙。

  这一日杨惊天突感那至冲入自己灵魂深处,就一直沉静的天火炉,竟然开始震动发粗道道

  秩序神链,天火炉震动越来越厉害,他识海深处一片金光。

  全身的窍穴更是喷发出了丝丝缕缕的金色火焰,杨惊天不由得神情一动,“格老子的!你

  个光住房不给钱的家伙终于肯动了吗?

  第十五章战王还是战皇

  “我吵你姥姥的,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这要命的时刻突破,该死的‘谋杀谱’你玩

  不死老子难道就不甘心吗?”

  杨惊天此时有种自杀的冲动,“你他妈的太坑爹了吧!”他发现在天火炉开始震动的时候

  ,自己竟然开始突破《焚天谱》第三层了。

  “得赶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否则今天非挂了不可,该死的谋杀谱!”身化长虹,杨惊天此

  时也顾不了许多,向着一处密林深处狂奔而去。

  他此时的灵魂海洋深处已是一片翻江倒海,他只见在自己的灵魂海洋深处,那颗晶莹璀璨

  的灵魂晶钻发出道道迷迷茫茫的七彩神华,金色的灵魂海洋更是巨浪滔天,一道道银色的闪电

  划过金色灵魂海洋的天空。

  灵魂海洋的天空电闪雷鸣不断,巨大的声响在灵魂海洋深处及天地之间回荡,电闪雷鸣,

  滔声震天,杨惊天的的灵魂海,此时就象是在开天辟地,天火炉就象在一轮散发出无尽神辉的

  烈日,震荡整个灵魂天地,与那颗璀璨的灵魂晶钻,相应生辉,瞰视整个灵魂海洋。

  “小子,你这下不跑了?”杨惊天如此的声势,自然是引来了追杀之人的注意,一道青色

  的身影划破长空,瞬间出现在杨惊天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跑你大爷的!你个藏头缩尾的老邦菜,老子劈死你,”“咻”一道赤金火焰划破天际扫

  向那个青色身影。

  “找死,破灭拳。”“轰!”两道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如滚滚惊雷震荡一方天地,深林之

  中,无数的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那青衣人衣衫鼓荡,猛然退后了一步,满脸不可思意。

  “打破了禁咒的通天战体果然不凡,竟然能让我退后了一步,你这个大战师在正面硬抗只

  下,能让我这个战宗退后一步,足以自傲了。”青衣人好象并不急于杀死杨惊天,而是缓缓开

  口道。

  而此时的杨惊天却是进入的一个奇妙的境界之中,他灵魂海洋的那颗晶莹璀璨的魂钻,此

  此。时尽然多出了一道道和天火炉鼎身上一样的秩序神链,那些秩序神链发出道道神芒,又宛

  若一道闪电,横跨金色的灵魂海洋上空。

  而最为奇特的变化是,灵魂海洋中竟然起了丝丝涟漪,中心处不断有气泡涌出,破烈后形

  成迷蒙的彩雾,笼罩在金色的灵魂海洋之上。

  杨惊天清晰的感知道了灵魂海洋的变化,无穷无尽的生之力在他体内出现,,双目之中射

  出两带湛湛神华焰。

  森林之中无尽的生之力疯狂的涌向他的体内,旺盛的生命精气快死蔓延向他的四肢百脉,

  与各处窍穴。

  最终,一道道绿光将杨惊天笼罩了,他的肌体如翡翠般,被一片绿莹莹的光泽环绕,你啊

  青衣个此时已发现不对了。

  “擒拿,抓天手”青衣人速快向前,伸手抓向杨惊天。

  “老菜帮子,你怎么不装逼了,现在才出手,晚了”“火焰刀”杨惊天更本不管那抓向自

  己的手掌,而是狂猛的向青衣人劈出了一道火焰巨刃,以伤换命。一道金红色的火焰巨刃向着

  青衣人的头部狂劈而来。

  还未近身,青衣人就感觉到了丝丝的热流扑面而来,他能感觉到,那火焰巨刃的恐怖热力

  不可挡!无可挡!毫不犹豫,身若飘絮,腿不弯。身不屈,宛若幽灵,飘身后退。

  “轰”

  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两人之间,“老菜梆子跑得挺快嘛,再看这个你怎么跑。”“火

  焰锥!”“昂”数十道金红火焰锥速若风,急若电,对着青衣人速猛冲来。

  “嗖”“嗖”“廋”“廋”……

  数十道金虹带着炽热的火能,距青衣人越来越近。那炽热的能量把周围的空间都烧出了丝

  丝黑色裂缝。

  青衣人双眼微眯,“哼”“小子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大战师与战宗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流星拳!”青衣人身上神华闪现,拳头上点点道纹缠绕,好似一个银色的大锤,向着那数十

  道火焰精钻迎击而去。

  “轰!”“轰隆隆隆!”

  恐怖的能量爆炸开来,席卷八方,无匹的巨力震荡四方,森林深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

  枝败叶,道出都是一片焦黑之色。

  “呜啊!你个老菜梆子,拳头还埏硬的,差点让老子挂了,”杨惊天翻翻滚滚,口中喷出

  一口蓝金血液,可他仍然口不饶人大骂不休。

  “小子。去死,流星拳。”道道神纹环绕的银色巨拳,撕裂空间,浩瀚的能量搅动出阵阵

  狂风,似山崩海啸般砸向杨惊天。

  而此时杨惊天的各处窍穴好似一个无底洞,好似永远也无法填满,所有的灿灿绿霞像是万

  流归海,最终全都被身体吸收。

  在这一刻,他的血肉,脏腑,骨骼晶莹无比,无尘无垢,像是瑰美的艺术品,绚烂生辉,

  肌肤也闪烁晶莹的光泽,生之力量在缓缓流转。,

  杨惊天的灵魂海洋此时更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晶莹璀璨的灵魂晶钻处彩雾蒸腾,缭绕着

  数不清的道纹神链。全身各窍穴像是一座火山在复苏,火焰涌动,不断有霞光冲天。

  “轰!”杨惊天灵魂海洋深处的天火炉震动,道道秩序神链穿过他全身的能量筋脉,深深

  刺入他全身的各处窍穴之中。

  “轰!”他身体在次大震,全身金焰狂飙。“轰隆隆”那久未突破的焚天谱第三层,就象

  洪水冲过大坝,势不可挡,一泄千里。杨惊天全身赤金火焰狂舞,好似火中神魔。他的气努节

  节攀升,一路高歌猛进,战宗,战宗中期,后期,巅峰,战王,初期,中期,后期,战王巅峰

  势如破竹,焚天谱突破第三层,而这个世界的战之阶位,却是一举突破到战王巅峰,横跨一个

  大境界,几乎横跨两个大境界。

  这种不可思意的晋升速度,差点没把那个青衣人给活活吓死。别人突破是小心翼翼,找个

  清静之地静心调养,再做突破。而且都是一个境界,一个境界的突破,这位到好,竟然在战斗

  中突破。而且还是一下连跨几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

  难道通天战体真的就这么逆天吗?“跑”青衣人此时只有这一个念头,转身快若旋风,满

  天神华闪现,只留下一片残影。青衣人马力全开,留下满天光华,只为逃命。

  “现在才想到走。你不嫌太晚了吗?老菜梆子。”杨惊天看着已经跑的快没了踪影的青衣

  人,嘲讽的道。

  “这下该老子发威了,你个老菜梆子,这段时日追的老子很爽吧!”“踏天八步!”“老

  子踩死你个老梆子。”

  杨惊天一步踏出,就来到了青衣人的上空,他脚下生死二气喷发,踩裂一方空间,无匹的

  能量浩荡天地,踏天步,踏灭万物,一切生灵都将踏灭。

  “轰隆隆”“轰隆隆”

  狂暴的能量,在杨惊天脚下喷发,向着下方亡命奔逃的青衣人狂涌而去。

  “战皇!”青衣人见杨惊天竟然踏天而来,不由得肝胆俱裂,战皇!只有战皇才能踏天而

  行,他之所以能够在天空飞行乃是借住了一件飞行道器。

  可杨惊天却是实实在在的踏天而行,,看他那气破破烂烂的乞丐装,他也不可能有什么飞

  行道器,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杨惊天突破的不是战王!而是战皇!

  战皇那是什么?那是整个混天大陆的至强者,是每个帝国的护国武候,只有战皇才能称武

  候,玄武国的天武候就是战皇强者。

  青衣人见到杨惊天竟然踏天而来,在想想战皇那可怕的惊天战力,想死的心都有了,“我

  他妈这是遇到了个什么怪物,竟然一下就从大战师变成了战皇至强者。苍天啊!大地啊!你告

  诉我,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青衣人是心中哀嚎不已,可眼下那向自己踩来的滔天巨力又不

  得不应付。

  滔天的巨力在轰鸣声中,滚滚而来,青衣人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躲无可躲,眼看就要

  被踩成肉酱。

  “道术,木遁!”青衣人身上绿光一闪,竟然瞬间消失无踪。

  “轰”杨惊天一脚踏空,只见方园数十丈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巨大深坑。

  “嗯!”杨惊天见势在必得的踏天第一步竟然踏空了,不由微微有些讶然,“跑,在这浩

  瀚的森林之中你跑的了吗?现在这里是老子的天下。”

  生命之力,创世之光,一道迷茫的光华从杨天身上发出与森林之中那无处不在的翠绿的生

  之力瞬间结合,一道覆盖方园千里范围的绿色结界瞬间形成。远方数十里处空间一阵轻微的波

  动传来。

  “老菜梆子,老子看你这下还往那跑,杨惊天嘴角微杨,踏天第二步,踏灭荒域,”“轰

  ”恐怖的能量在次涌现,杨惊天脚下道道神纹闪现,一步踏出已是身在数十里之外。

  老菜梆子去死吧!踏天步下,滚滚能量涌动,似惊涛拍岸,又似山崩海啸,无匹的巨力浩

  瀚在整人空间之中。

  “噗!”在无悬念,在杨惊天踏天第二步下,一篷血花闪现,那些血肉还未及洒落,他灵

  魂海洋中的天火炉又是一阵震荡,从眉心处飞出,一道神芒席卷天地,那些血肉尽数化做点点

  能量精华,被天火炉尽数吞没。还为待杨惊天反应过来,一道神华闪现,天火炉又回到了灵魂

  海洋深处。

  “你个吃货,吃了就跑,下次不许这样了。老子有危险的时候,也不见你出来挡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