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天云的困境
天刑门主2018-10-25 17:0610,241

  “现在老子也该好好研究下这枚戒子了,妈的这几天尽被追杀了,查点吧这事给忘了!”

  “哎呀,不对呀!这个青衣服的家伙怎么没有戒子呢?’不会被老子踩暴了吧?……”

  “算了,还是好好看看这枚戒子是怎么回事吧!‘先滴血,”一滴金蓝色的血液滴在那枚

  银色戒子上,只见戒子银光一闪,又归于沉静,“我靠!没用?”输入战气,‘妈的,还是没

  用’‘只剩最后一招了,”“再不行老子一把火烧了你。”杨惊天见一连两种方法都没用

  ,不由有些火大。

  一丝灵魂之力输入,“嗯”有阻力,“有用了,”杨惊天一见有阻力不由得高兴起来,

  这说明,这枚戒子需要灵魂之力才能打开。他不由得加大了灵魂之力的输入。

  “嗡”一声轻微的响声传来,杨惊天只觉一片高三米,长宽各百米的空间出现在了自己的

  眼前。“果然是域戒,看看有些什么?”杨惊天看到果然是和自己想的一样,是个域戒。灵魂

  之力横扫,“我靠!这家伙还真他妈的富有。

  只见他眼前出现了一片三色光芒,竟然全是这个世界最贵重的三色金,“我靠!这下老子

  发了,看来这家伙和老子是同道中啊!眼里全是钱,他妈的,全是钱,除了钱,还是钱。’你

  个混蛋,你就不会收集点天才地宝,让老子好好享用一下啊!你个财迷……。”

  杨惊天眼见域戒里除了钱啥也没有,不由的骂骂咧咧。若是域戒的主人还在的话,准能让

  他在给气死过去。他的残魂一定会这样说,“你妈的,我存点钱容易吗我,全是用命换来的,

  每一分都是血和泪啊!(别人的血泪)现在老子死了,全便宜你个混蛋了,你还不满意,还来

  骂老子,你还是人吗?……

  ……

  一条林间的小路,一身乞丐装,带着个鬼面具的身影,一路晃晃悠悠向着天云帝国帝都城

  ,玉龙城而来,他,就是已逃脱追杀的杨惊天。

  天云帝国,玉龙城,皇城之中,一身华贵皇袍年约四五十岁,面容儒雅的天云皇帝,他对

  面的是一个满头白发,头带紫金冠,一身白衫,面若婴儿的老者。

  这个老者并未穿天云的官服但从他那唯一带在头上的三色金打造的紫金冠就可看出,他是

  天云的护国武候,云武候,也只有护国武候才能带三色紫金冠,也只有护国武候才敢带三色紫

  金冠,其他人带,那是找死,这是混天大陆各大帝国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三色紫金冠,那是至强者战皇的像征,也是各大帝国至高荣誉的像征,你若不是战皇至强

  者,敢带三色紫金冠,保证你走不出十步,就会被暴扁至死。

  “武候大人,你真的要去吗?那里可是大陆的禁地岁月之森啊!”

  “千云。你是天云皇帝,我是护国武候,我们都知道,护国武候,对一个帝国有多么的重

  要,没有护国武候的国家就是纸老虎,疆域在大都没有用,一捅就破,人家想灭就灭。”“而

  我已经是时日不多了!……虽说战皇至强者有五百年寿命,我还有两百年好活,可十年前与大

  玄武国天武候一战,我看是胜了可是那一战,我已身受重伤,只是没人看出来吧了。”

  “现在我已是生机流失过多,最多还有十年的生命,而我天云这数百年来,都没有一个战

  皇诞生,十年后有可能出现一个新的战皇吗?”“所以为了天云我只有一搏。”

  “难到天要亡我天云吗?玄武国天武候!我天云与你誓不两立。”‘是你让我天云陷入如

  此绝境!”

  “陛下,云武候爷,也许我们天云已经出现了战皇至强者,只是他还没有来到帝都,算算

  日子如果他成功杀退那些杀手,应该就快到帝都了。”这时站在两人身旁的王公公说道。王公

  公已经回来七天了,而杨惊天的魔鬼营也到两天了,只有他这个新上任禁军大统领还没到。

  “你说什么?他是谁?为何被人追杀?谁敢追杀战皇至强者?”紫千云和云武候几乎同时

  追问道。

  “陛下,云武侯爷,他就是即将到来的禁军大统领,杨惊天,杨大人。我们和杨大人一路

  行来。……这些我都向军部说明了,”王公公把他同杨惊天在一气的时候,所经历的事情都

  向紫千云和云武候说了。

  “那你是又凭什么说杨大人是战皇至强者呢?据你所说的这些看来,你更本没有见过杨大

  人出手,也就是看见他投了几枪而已。你就这么肯定他是战皇至强者?“在说了,他若是战皇

  至强者,为何还呆在边军做个千人指挥使呢?这有些不可思意吧?”

  听完王公公所说,云武候不由问道。这并非云武候小气,不希望天云在出一个战皇至强

  者。而是一个战皇至强者对一个帝国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候爷,我想杨大人应该是刚突破战皇不久,应该是在他攻打流沙城的时后,突破成为战

  皇至强者的,否则仅凭一千人,怎么可能攻下一个一万精锐镇守的高大城池呢?’而杨大人为

  人低调,所以他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并未对任何人说起自己已经是战皇至强者。”

  “我之所以敢断定杨大人是战皇至强者,那是因为两件事。”

  说道这,王公公停了下来。

  见他尽然在关键时刻停了下来,紫千云和云武候不由大急,敢紧追问道;“快说!快说

  !你怎么停了下来,是那两件事让你确定杨大人是战皇至强者?”

  “灵魂,不错就是灵魂!我记得我们在黄沙岭遇到伏击的时候,就是杨大人在十里远时,

  就发现了有人要对我们不利,这!据我所知,只有战皇至强者才能做到。”

  “第二件事,就是当天当杨大人知道是玄武国天武候府通过天玄宗发出的追杀令,所爆发

  出那可怕的灵魂威压,尽然差点把在场的人全都压死,其中就包括了我。这同杨样只有战皇至

  强者的灵魂威压才能做到。所以我敢断定,杨大人是战皇至强者。”

  最后王公公斩钉截铁的道。

  “不错,什么都可以假冒,但是灵魂不可能假冒,那照你所说,杨惊天大人确实是战皇至

  强者。“哈哈?真是可笑啊!天玄宗竟然派人追杀战皇至强者,他们还真是活够了。”

  “千云,还真是天佑我天云,尽然在这时候给我们送来了一个战皇至强者!”云武候对着

  此时已是一脸激动的天云皇帝道。

  “是啊!真是天佑我天云不灭啊!玄武国!天武候府!你们恐怕永远也想不到,你们要追

  杀的人,尽然是一个战皇至强者吧!”天云皇帝紫千云也不由感叹不已,天云,在这个时候,

  太需要一个战皇至强者了。

  “对了,王翔,杨惊天杨大人今年多大了?是那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亲人?这些,你知道

  吗?”高兴过后紫千云问道。

  “陛下,秦风将军告诉我说,杨大人今年十五岁,再过几个月就十六了,而杨大人本是大

  玄武,可是他却在三岁的时候就被关进了天牢,直到十五岁时,杨大人才逃出天牢,又被一路

  追杀,这才来到了天云。”

  “杨大人来到天云,因没有身份证明,就加入了天云赶死队在赶死队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这才成为了一名正规军人。”这些都是杨大人告诉秦将军,秦将军经过调查核实过的。而杨

  大人从进入军队到现在,仅用了六个月,就取得了如今的威名。

  听完王公公述说,云武候不由大惊,“什么?十五岁!十五岁的战皇至强者!哈哈!真是

  天佑我天云阿!十五岁!我可是从没听说过十五就进入战皇境界的人啊!就是战宗,都没有听

  说过。这得何等可怕的天赋啊!”

  “千云,我天云以后五百年内无忧了,杨大人!好可怕的天赋,看来杨大人绝不会止步于

  此,他有可能进入那传说中的战神境界,如果真的如此的话,我天云将会在杨大人的守护之下

  成为一个不朽的帝国。当然!除非以后的皇帝是个草包,自己把帝国给败了。”

  “武候大人,这杨大人不会是玄武国奸细吧!”紫千云小心翼翼的道。

  “千云,你说什么傻话呢?亏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这时后怎么傻了呢?’我问你,若是

  杨大人是我天云的人,天赋又是如此逆天,你会让他去当奸细吗?你会让一个战皇至强者去当

  奸细吗?战皇至强者又会听你的去当奸细吗?”

  “你若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不一巴掌拍死你,那才有鬼了呢!”

  听到云武侯如此一说,紫千云这才回过神来,是啊!战皇至强者,那是何等高傲的人物

  ,你让他去做奸细,那不找抽吗?自己真是糊涂了。

  “千云,快准备一下,迎接我天云的又一个武候吧!!”

  第十七章战王斗道王

  “王翔,杨大人的长相你见过,让画师把杨大人的相貌画出来,让城门口的士兵人手一份

  ,告诉他们若是见到杨大人立刻通知我和皇上。”云武候立即对王公公道。

  王公公听到云武候的问话,不由得脸色一苦,“候爷,我没见过杨大人长什么样,他整天

  带着个鬼面具,也许,他的兄弟金魔银魔知道杨大人的长相。”

  “那还不快去把金魔银魔找来,还愣着干什么?”见王公公并无任何动静,天云皇帝,紫

  千云不由得也急了。

  “找不来了,陛下,金魔和银魔因为得罪了公主,被公主给关起来了。”王公公已脸苦色

  。

  “公主?那个公主?”这不是给我添乱吗?

  “是三公主,”说完这话,王公公偷偷的看了眼云武候。

  “是那个小姑奶奶,快!拿老夫的令牌去让她放人,这可是天大的事,这小丫头怎么在这时

  候给我们找麻烦。”

  “王翔,你就别去了,老夫另外找人去让那丫头放人,你先说说杨大人带的鬼面具是个什

  么样的,我们好让画师画出来。”

  云武候急忙叫住就要离开的王公公,紫千云也立刻传令下去,让人持自己和云武候的令牌

  去叫那个三公主放人。

  天云皇宫为了杨惊天的即将到来而弄得鸡飞狗跳。

  而杨惊天此时又遇到了麻烦。

  杨惊天带着鬼面具,穿着乞丐装,一路摇摆眼看离玉龙城悦来越近了。他走在平整的官道

  之上,默默想着焚天谱中新出现的几种绝学。《踏天八步》《七绝斩》《虚空隐》。

  “嘿嘿!还有这种绝技,这简直就是逃命,保命的最佳神功,看来这下老子是想死都难了

  。”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已经是黄昏。官道上地行人也稀少了起来。

  突然之间!

  杨惊天猛地停了下来。全身地汗毛都立了起来。他感觉到了阵阵心悸,一股危险的强烈感

  觉涌上心头。能令现在战王巅峰的他感到心悸,这说明对方极度危险,能威胁到自己。

  他并没有突破到战皇,他之所以能踏空而行,全是踏天八步的功劳,但他的战力却是不择

  不扣的战皇,初级战皇在他手中也只有逃跑的命。现在他竟然感到了危险,这不得不让他谨慎

  。

  “什么玩意,给老子出来。”

  杨惊天脸色一变。大吼一声,滚滚音波声传四方。

  四野仍然是静悄悄的,并无回应。

  不知道怎么地。这一会儿。长长地官道上彻底没有了人。时间似乎是加快了流动一样。天

  很快就蒙蒙黑了。

  但是却不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地漆黑。而是有星辰地夜晚。天上星河闪烁。一道道流星划

  破虚空。壮丽地星空夜晚!一片星光璀璨。

  “怎么黑得这么快?这么快就到了夜晚?不好!杨惊天抬头看着天空壮丽地星空。心中疑

  惑。突然心头大震”“道术!”

  “藏头缩尾的鼠辈,给老子出来!”

  突然之间。杨惊天又是一声怒吼。滚滚的声浪,震荡天地,荡漾起一股浩大地气场。眼前

  地星空一下模糊消失。天空之中依旧是日落黄昏。官道依旧是官道。哪里有夜幕降临。星空壮

  丽地景色。

  刚刚地情景。都是一场幻觉。

  暗夜的星空被撕裂。璀璨的星空不在。杨惊天就看见了七八百步远远地官道上。一个身穿

  白衣。飘飘渺渺的身影出现,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光凭这一道身影。就让人

  感觉到那缥缈若仙,卓尔不群的气质。

  他奶奶的熊!“又是一个装逼男!”

  “你是谁?为什么拦住老子地去路?还使邪法暗算老子?没事滚一边去老子没空理你。”

  杨惊天看着远处七八百步外站立地那个诡异男子。停下脚步大声喝着。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刚刚瞬间一幕天地改变。星空壮丽地手段。已经使得他生生忌惮。现在又看那男子诡异地神

  情。就知道远处那个家伙绝对不好惹!

  “嘿嘿。你还是个高手。居然能破掉我地幻影星空。”

  站立在马路上地男子说话了。声音并没有大声地喝。但杨惊天地耳朵里面却听得清清楚楚

  。好像缭绕在灵魂之中一样。

  “你个傻缺!竟敢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官道上施展妖术。阻拦朝廷大将?”

  杨惊天把手一挥。乞丐装飞舞。随后用手指着远处地那男子。微微提起了肺气喉力。逼出

  一丝丝沉稳而又宏大地声音。

  同时。他提足了目力。想把远处那诡异男子地面目看个清楚。)但是对方地脸如烟云一般

  地笼罩着。硬是看不清楚一星半点。

  “傻缺?哼!”诡异男子猛地发出了一声冷哼。这一声冷哼。竟然有若惊雷,令空气都为

  为震荡。

  “浩瀚天威!”杨惊天神魂何等强大。自然不受这一声冷哼地影响。但是心中也越发地忌

  惮了起来。

  具焚天谱杂篇所述,道法练到高深境界地人。一言一语。都带着巨大地神魂压迫力量。并

  不用特地地施法迷神。不过这种浩瀚天威地境界。最少都要道王巅峰次!道王非战王,道王主

  修道法神通。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诡异男子。最少都是一个道法神通修炼到了道王巅峰境界地大高手!

  道法神通修炼到了道王地境界。就可以契合各种血肉之躯。随意附身。脱形。离那夺舍转

  生。不如轮回长存地道尊境界。只差一个境界!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这诡异男子冷哼过后。发出一阵戏谑。好像大猫调戏老鼠一样

  地笑声:“拦截朝廷大将?不错。我就是要拦截你这个天云大将。不但拦截你。今天还要杀了

  你?你又如何?”

  “哦?你是来截杀老子地?”杨惊天哈哈大笑。把脸色一寒:“你是什么派地。截杀我。

  难道不怕我天云大军,去灭了你所在门派?”

  杨天大喝道,心里却是暗想,看不起老子,这样正好,看老子阴不死你。

  “天云大军?哈哈哈哈哈哈”这诡异男子地玉坠要带在说话之间。被风吹得叮当作响。好

  像是风铃一般地悦耳。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地话。笑得张狂。“小东西。你天云大军很了

  不起吗”

  “老子天云大军当然了不起灭你就象捏死臭虫一样简单。”

  “好。好。好!”诡异男子听见杨惊天地话。连声道了三句好。杨惊天的神魂之中。立刻

  感觉到了天色立刻又黑了。出现壮丽星空。不过这次天上星空地漫天星斗。星河。都剧烈地旋

  转起来。压迫下来。漩涡一般地星河。压到了头顶上。天无比地低。

  只是杨惊天神魂何等逆天,又怎会怕这种神魂压迫。不过他仍然装出一副不堪的模样。

  “我的大将军。本来我想和你多玩一会儿。却没有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没粗鲁地人。看来也

  只有送你上路了。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我让你做个明白鬼。我是天玄宗地人。姓南宫。名残阳

  。你死了之后。在地下和你母亲团聚。别忘记告诉她。是我杀了你。哈哈。哈哈!”

  就在这一连猖狂刻地声音之中。杨惊天就看见一阵狂风突然刮起。官道上地土灰被吹得漫

  天尘土飞扬。几个呼吸之间。就卷到了半空。忽然所有黄沙灰尘都凝聚成了一张巨大。青面獠

  牙地人脸。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牙齿。陡然俯冲而下。朝杨惊天吞噬下来!

  这一招再也不是迷惑。而是实打实地聚物杀人!

  天空之中俯冲下来。巨大人脸。看似是土灰黄沙凝聚而成。但杨惊天却知道道法神通者。

  凝沙石尘土也坚硬如钢铁。被那张巨大地人脸一口吞进去咀嚼。肯定会像绞肉地磨盘一样,肯

  定一下血肉成泥!

  “缥缈步!”杨惊天后退

  锵!杨惊天纵腾开了五十步。在这纵腾退后地瞬间。一柄黑色的细剑瞬间出现在手中,一

  道黑金色的火焰随即飞射而出。

  这一下动作好像变魔术!手法快捷得令人目不暇接。一条金黑色的?影影。狠狠地洞穿进了

  那巨大地人脸口中。

  果然。那金黑色的剑影威力不凡!一洞穿进去。就听到了那张人脸发出巨大地怒吼。黄沙

  纷纷落下。再也凝聚不成形。轰然爆散!

  漫天黄沙飞扬。灰尘漫天。好像下了一场灰尘雨。

  黑色细剑加上焚天火焰地庞大威力力。是何等可怕,一下黄沙鬼脸就彻底崩碎。

  “破魂剑?破魂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这玩意原来叫破魂剑啊!”杨惊天暗道。

  南宫残月难道被你杀了?你好!你好!你真地是在找死。真地是在找死!”就在杨惊天飞

  出去,射出黑色细剑地同时。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这声音之中。带着一下失手地恼羞成怒。

  漫天黄沙降落下来。杨惊天也飞到了南宫残阳面前。他也就看见了。眼前地南宫残阳脸色

  微微苍白。身边突然飞起一口通体碧绿。色泽光润如肉质宝剑!

  旁边一柄断成两截地黑色细剑。

  第十八章天云神武候

  看来这破魂剑并没有格杀掉南宫残阳。被这口宝剑一下格挡斩断!

  “这破魂剑明明射杀了他地神魂。就算不魂飞魄散。也得重伤!但是他居然只是微微受损

  !”杨惊天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不过他深深明白。眼下是紧要关头。不能犹豫。

  “老子叫你装逼,还毁了老子的兵器,你给老子去死吧。七绝斩,第一斩,崭神!”

  一道无形无质的惊天剑芒横惯天宇,划破长空,浩瀚的能量震荡虚空,仿似来至四面八方

  的巨大能量,沉重如山岳,狂暴如惊雷。千百道无形的剑气,直向南宫残阳劈砍而来。

  南宫残阳分不清那道剑气才是真正要命的,手举翠绿长剑奋力迎上,“八方封锁。

  一道翠绿地剑影四方飞舞,猛烈和天空中劈斩而来的无数剑气碰撞。南宫残阳就感觉到。

  自己地神魂被割得支离破碎!

  “拼了!”南宫残阳在这瞬间。神魂猛地爆动。全部附在“翠绿雷木剑”之上。

  轰!轰!轰!

  天空之中。立刻就好像打了一个旱雷。同时。在翠绿剑影地中央。爆出一团巨大红黑色地

  蘑菇烟云。地面都震得猛烈抖,大地都被压下去了数尺深的大坑。

  翠绿剑影一扫而空。化为一条绿油油地影子跌落下尘埃。

  与此同时。八百步外地南宫残阳。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地惨叫!

  “你个傻缺。知道老子的历害了吧!你现在神魂大伤。看你还有什么手段。老子现在就宰

  了你。”看你还装高手不,你个二百五,老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来杀老子竟然还装成一副得道高人的臭屁样,一个劲的在那显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

  高手似地,这是打架,是生死博杀,不是拍电影,耍帅,要说帅,老子可比你个傻缺帅多了。

  你个不知死活的臭虫。

  杨惊天慢条斯理的拍打着乞丐装,一边臭骂着南宫残阳。

  你狠。没想到你居然是战皇至强者,却装得象个小丑,你还有强者的尊严和风范吗?你太

  卑鄙了!

  南宫残阳勉强发出声音。双手颤抖双目血红,他似是知道自己已无生还的可能,不由放声

  大骂。

  啊!“啥叫强者的尊严?啥又叫高手的风范?我怎么就卑鄙了?难道要象你一样,做个二

  百五,一味的在那显摆。就叫有尊严!有风范了吗?”你那叫傻。懂不/

  说你傻!你还不信,你都傻地没治了,愿满天神佛保佑,“你”去死吧。

  杨惊天突然出手,全身赤金火焰升腾。好似那火中神魔。瞬间出现在南宫残阳身旁,一

  拳狠狠轰出。

  “轰!”赤金火焰的拳头快若闪电,迅猛绝伦,带着梦幻般的色彩,闪现出道道秩序神纹

  ,一下就把南宫残阳轰了个粉身碎骨。

  南宫残阳眼睛瞪地大大的,他至死都不相信杨惊天,一个战皇至强者。竟然会在自己身受

  重伤的情形下,还要突袭,灭杀自己。

  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南宫残阳是死不瞑目。

  你个傻帽,是谁告诉你强者就不会趁人之危了,又是谁告诉你强者就不会偷袭了,瞧瞧你

  死得多冤。

  看着南宫残阳只剩下一个头颅,噔着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杨惊天摇摇头,一脸的鄙

  视。

  他捡起那把翠绿色的雷击穆神剑,发现入手沉重,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好。不错。打一

  架得到一把好兵器。不错,以后象这样的架要多打几次。

  天云帝国帝都,玉龙城。城门前王公公已脸焦急的望着远方无尽的官道尽头。“唉!杨大

  人不会真地出了什么事吧?算算时日他早该到了。”

  原来云武候和紫千云不放心,怕别人不认得杨惊天,所以就把王公公给派来了。至于金魔

  银魔,那两小子竟然从牢房里跑了,现在也不知道那去了。云武候和紫千云正为此事而发愁呢

  。杨惊天若是到了天云,发现自己的兄弟竟然被投如了大牢,现在又生死不知,他会怎么想!

  “这些想想就让两人头万分。”

  玉龙城城门前,王公公突然神情一震,望着官道尽头一道身影渐渐清晰,那道身影一身乞

  丐装,全身破破烂烂,最明显的是脸上还带着个鬼面具。

  “是神候!神候回来了!快!快!快发信号給皇上。”王公公急忙对身旁的军士道。

  一道焰火冲天而起,向皇宫深处的天云两位大人物报喜去了。

  杨惊天一路晃晃悠悠,离玉龙城越肖来越近。

  “怎么回事?那么多人?在那干嘛?看美女?什么样的美女有如此大的魅力?简直人山人海

  啊!老子是不是该给美女让让路呢?让个毛!不是讲男女平等吗?”样惊天是一路滴滴咕咕,

  一步三摇,离城门越来越近。

  突然一道铺天盖地的灵魂威压,如山崩海啸般临身。

  “我靠!这谁?这么猛!怎么一下就给老子来这么个大礼。不过!嘿嘿!哥哥最不怕的就

  是灵魂攻击,来而不往非礼也!给老自去死。”

  杨惊天不管不顾,灵魂力量爆发,”轰!“空中好象打了个惊天炸雷,无形的魂力一下就

  把那道降临己身的灵魂之力撕裂轰碎。

  他今生的信条就是人不犯我,我要犯人,人若犯我,要你小命。自己刚到天云帝都,就有

  人向自己发动攻击,他当然是毫不客气,狂猛回击了。

  玉龙城门前,云武候脸色瞬间苍白,一阔鲜血喷出,好历害!这绝对是战皇至强者,而且

  还是那种战力惊天的战皇。“千云我们天云有福了,竟然有如此强者的加入!”

  云武候虽然是狼狈不堪,却是一脸兴奋的对着身旁的天云皇帝紫千云道。

  “老头,你为什么一见老子就对老子下黑手!”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刚刚还在数百米之外

  的杨惊天已经出现在了云武侯身前。杀气凌然。全身更是神焰升腾。随时准备给云武候致命一

  击。

  “神候息怒,云武候爷没有恶意,他只是想看看神候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绝无冒犯之

  意。”紫千云急忙在一旁解释到。

  “你又是谁?神喉?那有神猴?难道大圣爷也来到了这个世界?”杨惊天东张西望,一脸

  迷茫。

  “杨大人,神候就是大人你,大人已经是我天云地护国武候,”“神武候!”不是什么神

  猴!而这两位,一个是我天云皇帝,一个也是我天云的护国武候,云武候。王公公赶紧来到杨

  惊天身旁解释道。

  “皇帝?武候?神侯?”杨惊天指了指紫千云和云武候,又指了指指己。

  要说他刚来到这个世界之时,实力不强,还会惧怕这些皇权,官权,可至从突破到战王巅

  峰之时,就对这些所谓世俗权力不在放在心上了。

  “哦!”原来是老子误会了,拜见皇上,候爷,杨惊天拱了拱手算是见过礼了。

  “大胆”见了皇上和候爷竟敢不立即下跪见礼。还敢口出粗言,你该当何罪?

  “傻帽!”这是杨惊天的第一个念头。果然!一个两眼望天,一身风骚打扮的青年男子正

  急步从皇城内走出来,边走边对杨惊天大声怒喝。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大家都是一副看白痴的神情,看着这个刚从城内走出来的年轻人。刚刚众人可是听到了天

  云皇帝与王公公的对话。这个乞丐装带着鬼面具的人就是他们今天要接的人。

  “天云的又一个护国武候,神武候。武候那是什么人?是战皇至强者,那是这个大陆的至

  高武力。”皇帝在别人眼里是至高无上的。可在战皇至强者眼里,那就是一巴掌就拍死的货,

  和普通人没啥区别。

  而这个明显是刚刚才赶来的,也不知是那个大家族里的公子哥,为了表现自己而发出的惊

  天怒喝。

  “滚你妈的,你那来地回那去,别在这给老子丢人现眼。”

  就在这时,云武候一声怒喝,大袖一挥,一道狂风把那个正沾沾自喜,一脸得璱的风骚男

  给吹飞上天,远远抛出了众人的视现范围。至于他是死是活,那就不关云武候爷的事了。

  “哇!”“云候爷你好大的火气呀!干麻跟一个傻子计较,真是的,象这种傻子,一巴掌

  拍死不就得了。瞧你!还废那么大劲把他送回去,真是的,你让我情何以堪。”

  众人开始听到杨惊天的话,还觉得这是个大度的人,可是越听越不对,这那是大度啊!这

  人这就是个魔王,一句话就要拍死人家,这不是魔王是什么?

  大家一至在心中都给杨惊天下了一个定论,神武候,不可惹,不能惹,在他面前说话一定

  要小心,否则小命不保。

  哈哈!“神候真会说笑话,神候’我们可不能一直站在这里说话吧?‘走。进城,到老夫

  的府上去小住些时日,等你的神候府修缮好了在搬过去,这段时日正好我们两好好讨论一下修

  炼之道。”云武候哈哈一笑,对杨惊天道。

  “神候请,”云武候伸手示意杨惊天先入城。

  “什么神候不神候地,那多生份,你老还是叫我惊天吧,我叫你老,老哥可好?”

  “好!杨老弟痛快,老哥我就不矫情了,走!杨老弟,我们哥两一起走,老弟这身行头也得

  换换了。”哈哈!银武候又是一阵大笑

  “那就走吧。老哥!”杨惊天也道。

  千云,我就和杨老弟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来,晚上我和杨老弟会去宫里参加宴会的。

  皇上告辞,我会与云武候老哥一起去的。杨惊天亦道。

  两位武候大人好走。紫千云目送两人离去,正要回皇宫,一阵急促的梦魇神驹的蹄声远远

  传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