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牢中的小屁孩
天刑门主2018-11-06 10:504,903

  无尽苍茫的大地!无穷高远的星空!流不尽的神灵血!磨不灭的战者魂!

  三界六道,无数修者逆天修行,只为那缥缈无踪的长存永生,可是永生在那里?不灭又在哪里“就连那高高在上的众界之界的仙神界。”“此时的一众仙祖!神尊!”面对那无上末世天威,也只能饮恨!

  “羽兄!你说这次我们能平安度过吗?”一个身穿皇袍,气度无比威严的俊雅中年问身旁的一个仙气萦绕,气度缥缈出尘的白发老者。

  唉!白发老者未语先叹!“岳兄!你我仙神界存在多久了?这我们都不知道吧!可是这无数的岁月来,我们都对这片天地做了什么?”“除了索取,还是索取。我们没有给过这片天地任何的回报,有的只是无休止的破坏与索取。这就是天地对我们的惩罚!”能不能度过这末世之劫我也不知道阿!

  但愿这末世的劫难能留给我等修者一线生机吧!我等枉为仙祖、神尊,面对如此劫难竟毫无办法!白发老者的语气里充满了悲伤与绝望!

  两位仙神界的至尊人物,看着此时那昏暗无比的仙神界天空,这是自仙神界诞生以来从没有过的事。二人在看向远处天边那密如蛛网的空间裂缝,都不由摇了摇头。

  众界之界的仙神界要完了!仙神界之下的各个修界也要完了!大家都要完了!这是二人此时最真切的感受。

  此时天空突然一片耀眼的火红光芒闪现,待红光消失,仙神界的天空上竟出现了一尊无比巨大的鼎状火炉,那尊巨大火炉出现的是如此的突然,事先竟无一人发觉,好象它本就是高挂在那无尽高远的天空一样。

  “天火炉!”

  “传说竟然是真的!”神尊与仙祖看着天空那尊巨大的鼎形火炉!眼中惊骇欲绝。“天火炉!灭世之炉,也是创世之炉!它的出现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毁灭,同时也带表了另一个时代的来临。”“传说竟然是真的,神尊与仙祖喃喃低语。二人此时才真正的绝望了!”

  “轰!”

  天空中的那尊遮天蔽日的巨大火炉突然一阵猛烈的震动,无穷尽的烈焰从火炉之中喷发而出,那熊熊烈焰肆虐八方,无物可阻,就连天空都都被那无尽的神焰烧红了。

  整个世界全都变成了一片火海,除了火还是火。无尽的神焰烧得空间塌陷,大地沉伦。

  那是无匹的力量!那是毁灭的力量!无可阻挡!也无法阻挡,在它的面前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无力和渺小!

  天塌了!地陷了!星辰宇宙毁灭了!大家全都玩完了!

  “吼!”“啊!”

  眼看众神之界既将崩溃毁灭,仙祖,神尊,发出不甘的怒吼之声。

  “即然众神界都要毁灭了!我等还有何可留连的,二人互看一眼,瞬间身化万丈,各自伸出遮天的巨手拍向高天之上那尊神焰翻腾的天火炉。

  “嗡!”天火炉上嗡声大做,满天神焰狂舞,瞬间化做道道金色的c秩序锁链,这是大道的体现,是大道的规则。无物可以抗拒,这是伟大的力量,这是灭世的力量。

  面对天火炉化成的满天秩序锁链,神尊!仙祖!是真正的绝望了,那是真正的大道规则,他们无可抗,无法抗。

  “轰隆隆!”在这无匹的天威之下众神界轰然炸裂,神尊!仙祖!同样不能逃脱,也化为了满天的能量,被天火炉瞬间吸收,众神界灭。在众神界灭亡之时,与他相连的各修界也纷纷开始崩溃陨灭。

  无数亿年过去了,新的世界开始诞生,新的修炼体系也开始出现,就这样,死死生生,生生死死,无尽的轮回,星辰宇宙死而生,生而灭,也不知何时是尽头,也许不会有尽头?

  “世间谁人能不死?世间谁人能永生?也许唯有那无上“天火炉!”才能知道?永生不灭!不灭永生!“唉!”……

  ……

  “扬惊天,名字叫惊天,”可他却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煤矿工人,二十九岁的他今天仍然像往常一样去上班,这个月他上中班。

  扬惊天和工友们一起开完了班前会,听工区区长分配完任务,大家就一边侃着大山,一边走出了工区大会议室,直奔自己的换衣箱,换好工作服,纷纷走向那黑幽幽的井口,他永远也想不到这将会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中班,也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

  各个工区上中班的工友纷纷走向井下人行车,大约过了二十五分钟,人行车到了大巷尽头。各工区的工友各自下车,走向自己的工作面或掘进头。

  扬惊天拿上自己的雷管箱,背上背篼直奔井下炸药库,他是掘进三工区的放炮员,杨惊天进了井下炸药库,对着看炸药库的老工人哈哈一笑!“老陈!今天看来我是第一个到的吧?其他工区的放炮员还没来吧?”“老陈笑笑道;“小杨,今天你跑的可真够快的,其他几个工区的放炮员确实还没到,你是第一个。”

  领好炸药雷管,杨惊天背上炸药,抱好雷管箱,顺着进风巷一路急走,很快就来到了掘进头,只见和自己一个小班的四个工友已经在打眼了。

  惊天来了。班长段强对着杨惊天大喊道,不喊不行啊!风钻的声音太大了!

  “来了,段强!今天准备放几排炮?我好做引药,”杨惊天也大声喊道。

  “今天遇上了老白沙岩,恐怕只能放一排炮了,惊天少做点引药。”

  “知道了!我少做点就是了。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杨惊天已把引药做好并捏好了炮泥,而打眼的四人也打好了一半炮眼。一切放炮的准备工做都已做好。

  “惊天,只剩最后一个炮眼了,可以装药了”班长断强高声道。

  “来了!”杨惊天大声应道;端起引药快步来到迎头开始装药,不一会儿大家已打好了最后一个炮眼。开始收拾迎头上的工具,只等杨惊天装好炸药就放炮了。

  杨惊天很快装填好了炸药炮泥,接好引线。他按放炮员工作程序先让大家撤离,自己一个人在后面检查放炮线是否接好。一路走来他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很快他就来到了放炮地点。从安检员手中接过放炮器,签字后开始连上炮线准备放炮。他看了阿看手表,抬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工友道;“我说哥几个,我们正好放了炮送饭的也就快来了。我们吃了饭在出货就可以下班了。”

  “放炮了!”……杨惊天按照操做规程大喊三声放炮了,接着拿出放炮钥匙插入放炮器,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巨响从远处传来。

  “轰隆隆!”“轰隆隆!”

  沉闷的响声不断从巷道深处传来。

  怎么回事?杨惊天不由有些奇怪,我还没放炮呢!怎么就响了?他刚想到这里,突觉眼前一片橘红的光芒闪现,接着他看到了让自己无比惊恐的一幕。

  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被那道橘红色的光芒撕的粉碎,接着直接被一道恐怖热浪气化了,尸骨无存。

  扬惊天惊恐的看着那道恐怖的红光热浪,以惊人的每秒一千多米的速度飞速的把自自的几个工友也撕成了碎片。

  那道红光就象是一个灭世的魔王,它摧毁了巷道,撕裂了矿车,杨惊天惊讶的发现自己就这样跟着那道恐怖的红光之后,见证了一场发生在地下世界的灭世景象。

  他看到了,凡是被红光直接命中的无一列外统统气化,就象自己一样粉身碎骨。强大的冲击波就象是一个狂暴的无形巨人,瞬间就把本是两米五六高的巷道变成了十几米

  那些工字钢、U形钢、被这个无形的巨人用他那惊天的巨力瞬间扭断,揉捏变形、那十几沌重的变压器被这个无形巨人瞬间踢飞,拦路的矿车更是被他随手撕裂成几块。

  这是一副怎样的景象!杨惊天经过刚开始的惊恐紧张,到此时的麻木悲伤,他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那灭世的巨人到处肆虐,看着自己的工友一个个死去。

  在此其间他看到了有些工友并为死去,可是因为巷道被摧毁,通风设施被彻底破坏,因而至使空气无法流通因而伙活闷死的。可是这些他也只能是默默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在这一刻他恨自己为什么能看到这灭世的一幕?他更恨苍天的不公,我们矿工本就很苦,深入地下上千米去工做,每月拿到的工资却只是那么点,可是老天却还是不肯放过我们,他仍然让这恐怖的瓦斯爆炸发生了。

  “为什么?!”“杨惊天无声的呐喊!”

  “老天爷!你何其不公!我们矿工干的是最累最苦最危险的工作,可我我们得到了什么?难到就是你无情的毁灭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如果有来生,我发誓!我杨惊天将不在做一个普通人,我要做那人上人,我要把天都给翻了过来。就象我的名字一样,惊天动地”。

  就在他刚刚发下这个誓言的时候,在这个幽深不见天日的深井内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了,杨惊天的灵魂体还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就被这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吞没消失无踪。

  这是什么地方?当杨惊天在次清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白茫茫的虚空,四周除了一些象他一样的灵魂体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发现那些强大的灵魂体不断的吞噬那些弱小的灵魂体以此来壮大自己。象他这样的新来的小魂体,瞬间就会被吞掉。

  在这个恐怖的空间里,杨惊天小心翼翼的生活着,他整天为了躲避那些钱大的魂体绞尽了脑汁,可是时间长了,他慢慢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在这片奇怪而恐怖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是佣有意识的,其他的魂体那怕在强大,也是无意识的,他们只是依靠本能进行吞噬。

  这一发现让他激动莫名,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这对他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就这样从这天开始他开始了疯狂的吞噬,为了活下去!为了不被别的魂体吞掉!他从弱到强!从小到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片奇特的空间里过着单调的吞噬生活。……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总之!它已经是这片空间里当之无愧的老大了。

  这一日,他正无聊的飘荡在这个魂体的世界里,突然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这种情形这无数年来他见的多了,这应该是又有新的魂体进入道这里了。

  可是这次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所以悲剧发生了,只见从那巨大的空间裂缝内冲出一个烈焰升腾的巨形火炉,那巨形火炉周身神纹密布,古朴而苍桑,此时的它,炉鼎之身上却是布满了道道恐怖的裂痕,火焰形的鼎炉之火更是暗淡无光,己欲熄灭。

  在杨惊天震惊万分的目光之中,那古朴而沧桑的巨形火炉以一种堪称恐怖的速度瞬间撞入了他的魂体之中,刹时间!他只觉的自己的灵魂一阵巨痛。仿似进入了一片无边的火海炼狱之中。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然烧,那无尽的火海炼狱,似是要将他的魂体彻地湮灭焚尽,不留一丝痕迹。

  “啊!”

  杨惊天的魂体在无声的嚎叫,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冺灭于世间。

  “我不甘!”就在此时,在无数年中,为了在这个魂体世界之中为求生存,而不断撕杀,不屈不挠的强大灵魂意志彻底的暴发了。这是灵魂本源的力量,这股力量如山似岳,如火如风,磨灭万物,藐视一切。

  他的魂体,不断的在强大的意志与火海之间融炼升华,就这样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杨惊天的魂体越来越凝聚,越来越精纯。

  他的魂体在经过无数年的烈焰与强大意志的焚炼冲击下,蜕变的晶莹剔透,比那最美、最坚硬的精钻、还要来得美丽坚硬,似乎无物可破,无物可毁。这一日扬惊天突感一股强大几无边际的信息涌入自己的意识海深处。

  “轰!”

  他只觉识海巨震,毫无悬念,他的魂体经过无数年的烈焰与意志融炼煎熬,他终于幸福无比的昏迷了过去。

  他所不知道的事,就在他昏迷之时,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又在次出现了,他的魂体瞬间就你被这道突显的巨大的裂缝吞没消失无踪。

  玄武帝国,一间阴暗的囚室之中,一个七八岁的少年静静的侧卧在那阴暗墙角的枯草之上,每当走过的狱卒来到这间囚室,都不由自主的看看牢房墙角那道侧卧的身影,眼神中有怜惜,也有不解。

  杨惊天静静躺在这间阴暗地方牢房深处,心中恨恨不已!

  “他姥姥的!别人穿越就是王公贵族,”怎么轮到老子就这样的倒霉,竟然穿越到这个倒霉鬼身上,这个倒霉鬼竟然在这个牢房里度过了四个春秋,他今年才七岁,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已经在这间小小的牢房里住了四年。

  可怜的孩子,他三岁就开始坐牢了。

  “哦!卖嘎!”我可怜的孩子!你老爹到底做了何等伤天害理的事?要让你这么小的年龄就来承受这万恶的惩罚。愿你的灵魂得到安息吧?我可怜的娃。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杨惊天不无恶意的想道。在灵魂空间那孤寂吞噬的无数岁月里,使得他性格大变,若是前的世他决不会如此。

  “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老子可以安心的在这里修练,想到此处,杨惊天不由得一阵低笑,

  “嘎嘎!”“额!”……

  我靠!“怎会这样?这还是老子的声音吗?他姥姥的,也太阴险了点吧!”

  “不过。我喜欢!”“嘎嘎!”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之声,从这阴深的牢房之中传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