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送死营还是难民营
天刑门主2018-10-25 17:064,439

  看着眼前这座深灰色的破旧帐篷,只听洪熙淡淡的道:“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住,每天会进行三小时的训练,其他时间都是自由活动,记住!听到集合号后,要第一时间冲出去,跟随着大家去操场集合,若迟到了,可是要受军法惩处的!”

  杨惊天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也不再理洪熙,他看着眼前这片破旧宛若难民营的营帐,不由的一阵暴汗,这他妈是送死营,还是难民营啊!管他呢即来只则安之。

  他懒散的掀开帐篷门廉,慢慢的走了进去,看着杨惊天的背影,洪熙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他是绝对不会在意杨惊天的无礼的,因为……他也曾经是一个赶死队员,完全知道干司队员的心境。

  在明知道一开战就要去送死的心情下,没有人在意什么礼貌,礼节,早死早生,并不是所有人都怕死的,最起码……他洪熙就没怕过!

  看了看迅合上的布帘,洪熙幽幽叹息一声,喃喃的道:“把他和那两个家伙安排在一起,应该是最好的安排了,有那两个老油条的帮助,他能活下来的希望大大的增加啊!”

  在掀开帐篷布门的一刹那,杨惊天差点被帐篷内的怪味给顶一跟头,那是一种混合了汗臭味,口臭味,脚臭味,狐臭味……一系列恶心味道于一体,然后经过高温酵后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味道,只闻一口,保证让你晕上三天。

  我靠!这和老子前世换衣箱的房间有得一比了,多久没闻到这重味道了?十年!还是百年!……老子都快忘了。

  杨惊天眉头也不皱的走了进去,布门帘在身后迅速合拢,虽然怪味很难闻,但是……他认为和世那换衣箱的房间的味道还差了点。

  在门帘合上的刹那,两双犹如实质的眼睛对上了他的眼眸,黑暗的空间中仿佛亮起了四盏宝石灯,无边的杀气疯狂的冲击着杨将天。

  微微眯起眼睛,在魂体空间那无数年的吞噬撕杀中,他的承受能力已经强大到了一种不可思意的境界,这小小的杀气冲击他更本不在乎,虽然那是不见血的杀伐,可是却更可怕。杨惊天若无其事的朝里面走了过去。

  恩?

  就在杨惊天不耐烦即将爆发之时,周围的压力一轻,同时……周围几乎营帐之中传来两声意外的惊呼声。

  站住了脚步,借着帐篷上方小窗口透进的光线,杨惊天向声音传来只处看去看去,顿时……一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的前方,是一个猛一看起来象女人的家伙,一头灿烂的银发,连眼睛都是神秘的银色,身材的线条非常的柔和,如果不是胸部太平的话,杨惊天差点以为他是一个女人,除了胸部不谈,他的曲线绝对可以媲美任何一个绝世美女了。

  他的武器同样是一把银色的宝剑,虽然还看不见他宝剑出鞘的样子,但是单从其剑鞘上不断波动的水文样花纹来看,这一定是把好剑!

  我靠!“这家伙比老子一点也不差,都是帅的掉渣的那种超级帅哥!”

  在他前方的另一边是一个金发年青人,

  此刻,他正懒懒的靠在被褥上,右手虚托,那柄纤细的金色的细剑正诡异的在他右手上方曼妙的漂浮着,晃动着!

  杨惊天知道,刚才那无边的压力,正是此二人联手释放出来的,淡淡的看了眼两人,杨惊天感觉不到他对自己的敌意,只是对自己的反应微微感到惊讶而已。

  扫了一眼,在左上方的角落里,还有一套被褥,那也是唯一叠的比较整齐的被褥,看来……那就是自己的位置了。

  一言不的走到自己的被褥旁,慢慢的坐了下来,随后……杨惊天闭上眼睛,思考着这段时日来生的一切,浑然不理四道依然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好半天,两人终于收回了投在杨惊天身上的目光,纷纷各自干起自己的事来,整整几个小时,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帐篷内静的出奇!

  嘟……

  悠长的号角声响了起来,惊醒了正陷入沉思中的杨惊天,愕然睁开眼睛是,两道人影已经以无法形容的度朝帐篷口蹿了过去。

  领先的是那个一头金色长发的年轻人,那飘逸的身姿仿佛是一屡掠过草原的微风,不见丝毫的火气,但是却异常的轻盈,快捷,速度在两人中稍快一线。

  第二位是那个银色长发,形体异常柔和,整个人柔的象一汪水,不见丝毫的汹涌和澎湃,小溪般的流淌着,但是度却丝毫不慢,只比金色长发的人满了一小步而已。

  只微微一愣的功夫,两个人便呼啸着穿出了门帘,鬼魅般的闪出了帐篷,直到这时杨惊天才想起了军官所说的集合号,不敢怠慢,虽然不知道军法是什么,但是他不会傻到亲身去试的!

  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运转体内的焚天战气,能量筋脉爆发出强大的能量,灌注于双腿之上,“天火流星”顿时……杨惊天身若惊雷闪电,身影一闪间,我便已经到达了门边,在闪……厚重的布门帘轻响中,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屋内。他

  汹涌的焚天战气在他体内长江大河般的奔腾着,畅快的感觉让他直想放声长啸,但是他知道……现在绝对不是适合长啸的时候!

  看着所有人都朝赶死队营帐中间的广场跑去,他知道……那里就是集合的地点了,右脚猛一点地,身体迅速腾空,左脚在帐篷前的木柱上狠狠一蹬,身体顿时标枪一般的射了出去。

  弹丸跳跃间,他不断借助两侧的旗杆或者帐篷的立柱借力,身体化为了一道淡淡的幻影,以让人瞠目结舌的度朝前迈进。

  杨惊天身若惊雷,急若星火,气势惊天在“轰隆隆!”声中飞速前进!

  他迅速的赶上了排成一串的两个家伙,前面已经是集合的操场了,看准广场边的一颗大树,杨惊天双脚猛的朝大树上蹬去……

  轰!

  一声巨响中,几人环抱的大树剧烈的抖动起来,落叶纷飞中,他的身体迅的弹了出去,乌龙绞柱般的在空中旋转起来,瞬间超越了两个家伙,身体闪电般朝广场的中心落去。

  轰!

  一声巨响中,杨惊天双足落地,体内奔腾的焚天战气从双脚狠狠的喷涌而出去,顿时……以他为中心,一股旋转的气浪迅的朝四周扩散开去,刹那间……小广场上雾气弥漫,骇人的气浪足足席卷了整个广场才渐渐散去。

  当烟雾全部散尽的时候,露出了周围一身是土,满脸骇然的无数士兵,所有人都一脸惊骇的看着杨惊天,不知道赶死队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一个猛人!

  金银,二个和杨惊天同帐的两个家伙更是满脸惊讶的看着他,他们比杨惊天先出出,却后到达广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杨惊天的度速可不是比他们快一点半点。

  金发呆呆的回过头,对银发道:“怎么办?现在该怎么算?我们当时立下誓约的时候,他可还没来啊!”

  银发平静的看着巍然毅力在广场上的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就算那时没有约定,可是……难道你有在速度上胜过他的把握吗?”

  金发剧烈的摇了摇头,别开玩笑了,都比到这份上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还比什么啊,在速度上,如果连银发都没有自信的话,那他就更差的多了。

  金发接着道:“虽然我们在速度上没有他快,但是……就这么让我们臣服的话,还言之过早,这样……一会回去,我们好好谈谈,由我们三人共同立下誓言,然后讨论出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条件,毕竟……他是新来的,我们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誓约,自然……我们的誓约和他也就毫无关系了!”

  银发优雅的一笑,摇头道:“你不觉得这样很不干脆,很没有风度吗?说什么换个方法,这不是输了赖帐吗?”

  听了银发的话,金发脸上一片火红,确实……如果另换一个比赛项目的话,那明显是因为怕了人家的速度,所以才更换一个比赛条件了,虽然明着没有输,但是在心理上,他们已经输了

  轻轻一笑,银发淡淡的道:“我是无所谓了,你要换就随便你,我没有任何意见,毕竟……要大家都赞同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认他当老大,如果就这样前去的话,说实在的,我也不大服气!”

  金发重重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是这么说了,他只要能够再越越我们,那我没什么话说,一生认他当老大,百死不悔!”

  银发没有在说什么,迈开脚步朝广场上走去,他也认为这是最好的决定了,毕竟……他们两人和那个乞丐装男孩之间并没有任何约定,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和自己二人扯上关系呢,如果愿意的话,就算他再提出比速度,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拒绝的。

  其实……二人都是才来到赶死队的人,只是……这两个家伙性格阴沉,一句话不对就动手杀人,他们本就是从天云帝国各个地方来的死刑犯,要不是杀人太多,他们也不至于来到这里了。

  见这这两个家伙太过阴沉,动不动就杀人,赶死队的军官便自作主张的把他们两人集中在了一起,让他们两个人占据了十人同住的大帐篷,直到杨惊天来到,才把他也直接塞了进去,因为……以军官的实力自然可以看出杨惊天的实力,就象杨惊天可以看出军官的水平一样。

  两个桀骜不逊的家伙凑在一起,当然谁都不服谁了,可是一旦动手的话,以他们的性格,必然会出现死伤,而且死伤的还不一定是自己或者对手,所以……他们想出了一个比试的办法,那就是速度,当集合号响起的时候,谁第一个冲到广场,谁就是老大,另一人必须听从他的号令!

  可是……没等集合号响起来,杨惊天就被送了进来,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一幕,说起来,也是很巧合的事,但是……一切都在上天的安排之中,若不是如此的话,未来一狂魔二疯癫的二疯癫如何可以心服口服,从此无怨无悔的臣服在他们的老大狂魔得面前呢?

  集合,其实就是演习一下大家聚集的程序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对于赶死队,谁能指望他们会认真的去训练?如果不是有军法压着的话,就连集合也未必可以完成。

  集合很快就完成了,大约一万人聚集在广场上,所有人都一脸的菜色,衣衫蓝缕,蓬头垢面,有气无力的,这样的军队,除了送死以外,你还能指望什么?

  集合结束后,所有人散乱的练习着冲锋,其实也没什么,就象放羊的在赶羊一样,大家只要按照军官的指令,按照他所说的方向冲就可以了,因为大家的任务只是为了吸引对方弓手以及道法的火力,说白了就是送死,没有其他作用了。

  训练只进行了一小时便结束了,所有人三三两两的散了开来,杨惊天也慢慢走回了自己的营帐,没有特别的事,赶死队的成员是不允许随便活动的,和关监狱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回到营帐,杨惊天依旧回到被褥上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思索起自己的焚天谱以及千钧笔精妙的地方,只有多想,才会不断的领悟更深层次的东西。毕竟“焚天谱”从未有人修炼过,而他又是个修练小白。这一路上磕磕袢袢的走过来,没把他练挂了,就是满天神佛保佑了。

  噗……

  门帘轻响中,杨惊知道……那两个家伙终于回来了,但是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在他想来自己于他们毫无关系,没必要理会他们。

  可是……就在这时,两人却慢慢朝自己走了过来,很快……便把杨惊天围在了中间,杨惊天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眼神全部都投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如此,但是他并不感觉到不安,因为他们身上并没有杀气,就算二人想要对付自己他也不在乎,杨惊天知道……他们大概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于是……慢慢睁开了眼睛。

  见杨惊天睁开眼睛,在银发的带头下,二人分别坐在两侧的被褥上,然后金发淡淡的道:“既然你也来到这个营帐了,那么关于这间营帐内的事,你理应知道,所以……我们今天来和你商量一下!”

  杨惊天不说话,确实……只要你加入了这个集体,就要遵守这个集体内的规矩,就是一个宿舍还有宿舍的规矩呢,所以……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们的观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之天火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