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血咒
舞非2018-10-26 07:152,286

  只听一道尖利的女声在耳旁响起,身体一轻,毛苗向后倒去。

  阿贝连忙扶住毛苗,玄夙昂这才收回自己放在她额头上的手。毛苗睁开眼,入眼是玄夙昂布满细汗的额头。

  “……谢谢。”

  毛苗别扭地说了一声,玄夙昂淡淡看着她,半响才道:“投机取巧。”

  “不用白不用。”毛苗嘴硬。

  “哼,”玄夙昂站起身,看着刚才怨灵消失的方向,道:“既然是你要放她走,你就要把她找回来。”

  毛苗本想反驳,看到玄夙昂苍白的侧脸,解释道:“我在她身上下了追魂咒,她跑不了。”

  玄夙昂没有多说,径自回自己房间。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回去休息。

  毛苗咬牙,刚好碰到自己受伤的唇瓣,疼得直嘶声。

  “大人,你们刚才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阿贝见毛苗脸色好多了,才放心开口询问。

  阿宝看着毛苗也等着她解释。

  毛苗想装晕,但是奈何阿宝和阿贝的眼神太灼热,她装不了。

  “我控制不好焚心咒,”毛苗不自然的道:“所以用了血咒。”

  “大人是控制不好焚心咒,还是怕伤了怨灵?!”阿宝一脸怒意,道:“大人知不知道,血咒是用毛家的血做引,损及的将是大人的身体。这样强行逼出,伤害更大!”

  毛家的血和其它家族不同,具有驱魔的作用。所以毛家才能在历代以来一直都作为最厉害的驱魔一族引领其它世家。其它世家一直努力,灵力也无法和毛家的相比,也是因为这一点。

  按理说,每一代的毛家传人都会成为各大世家的领头人。但是到了这一代,毛苗却偏偏避之不及。

  “没有啊,”毛苗动了动自己,道:“不信你们检查一下,我觉得我现在比刚才好多了。”

  阿宝看向毛苗,见她脸色的确不错,不像说谎的样子。

  “阿贝,你检查一下。”

  “咦……”阿贝检查完,目瞪口呆地看着毛苗和阿宝。

  “怎么了?”阿宝皱眉。

  阿贝道:“大人的灵力似乎比没受伤之前更强了。”

  阿宝愣住。

  毛苗试了试,发现阿贝说的是真的。

  “大人,你……不会是吸了玄师兄的灵力吧?”阿贝小心翼翼地发问。毛家的很多秘密他们鬼使是不能知道的,说不定大人暗地里修习了这方面的能力。

  见阿贝和阿宝同时用“没想到”的眼神看自己,毛苗一怒,狠狠地各自拍了一掌。

  “你们在胡乱想什么!”毛苗道:“你们大人我是这种人吗?!”

  “说真话吗?”阿宝严肃地发问。

  阿贝跃跃欲试。

  毛苗:“……”

  五分钟后,毛苗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看着对面紧关的房门,毛苗踌躇了一下,转身走向厨房。

  “大人,你打算做什么?”

  “做饭,”毛苗拿出锅,拿出方便面,道:“做报答。”

  阿贝惊恐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地笑起来,笑得差点岔气。

  毛苗黑着脸看阿贝,“有什么话就直说。”

  “我知道大人想做什么了,”阿贝喜滋滋地飘到柜子下面道:“大人想像上次一样对不对,我帮大人那辣椒、花椒……啊,对了,还有大蒜、芥末!”

  “……阿宝,带阿贝出去。”

  毛苗拿着锅,虽然没看向阿宝,但是阿宝还是从中听到了警告的味道。阿贝被成功带走,毛苗心情大好地准备做面。

  房间里,玄夙昂靠在椅子上,眉目紧闭。

  毛苗不灭掉那只怨灵的三魂七魄对他来说亦有好处,关键是弄清楚那只怨灵的目的。玄夙昂抬手,稍稍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指尖还有被灼烧的感觉。焚心咒,看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无法修习。这个咒法并不是普通人类承受得了的,但是她却可以。

  玄夙昂睁开眼,眸中流光点点。

  莫非……她真的和潋心有关系。华沙一族血脉特殊,足以承受焚心咒的侵蚀。

  “师兄~”

  门推开的声音传来,玄夙昂转头,正好看到毛苗的头从门缝里伸进来。

  “有事?”玄夙昂眉目微皱。

  毛苗看到玄夙昂苍白的脸,心里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笑容扬着道:“你没吃早饭吧,我做了点早饭,一起吃吧?”

  玄夙昂看着毛苗的样子,唇边微抿,半响才道:“有什么条件?”

  “师兄,你怎么这么见外,没有条件,就是单纯一起吃早饭而已。”毛苗默默反省,是不是自己的形象塑造得有些过头了,所以才让玄夙昂这么戒备。

  “嗯。”

  毛苗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答应了?

  “不是,师兄,那个,早饭吧,是我做的。”毛苗不自然地开口。

  玄夙昂站起身,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不会走。”

  “……”她又不是在赶他走。

  阿贝他们到底对他乱说了什么?!

  饭桌上,看着一口没动的玄夙昂,毛苗纠结了一下道:“熟了,你放心吃吧。”

  玄夙昂嫌弃地看了一眼面道:“也仅限于熟了。”

  “有本事你去做。”毛苗咬牙切齿失了耐性,做饭是她的死穴。只是刚站起来,脑袋就觉得有些晕。

  最后,玄夙昂和毛苗各自吃了半碗。毛苗见玄夙昂吃完依旧面不改色,心底默默地感动了一把。

  “大人,既然吃完了,我们也该说说昨晚的事了。”阿宝和阿贝洗完碗,坐在桌旁同时看着毛苗。

  “呵呵,我还要用追魂术把那个怨灵找回来。”

  “不急,她受了伤,要晚上才能出来。大人现在找,也只会无功而返。”

  “……问吧。”毛苗不甘地坐下来,见玄夙昂要走,一把拉住他笑意盈盈地道:“昨晚师兄不是也在吗,干脆一起问吧。”

  “你确定?”玄夙昂淡淡询问。

  毛苗看着玄夙昂的眼神,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大人的灵力为什么会削弱?”阿宝直接从最尖锐的问题入手,“大人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没有啊,”毛苗道:“我是为了破除幻阵,所以才费了些灵力的。”

  “就算破幻阵,大人的灵力也不至于被削弱得这么厉害。玄师兄知道原因吧?”阿宝看向玄夙昂。

  “知道。”玄夙昂的回答干脆利落,毛苗看向他,目光格外地“柔和”。

继续阅读:011 交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