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破’
舞非2018-10-26 07:152,358

  “怪不得和附近怨灵这么多,原来是这个镇魂局搞的鬼!”

  “大人,一定要找出布局的人,太可恶了!”

  “嗯!”

  毛苗义愤填膺,阿宝和阿贝沉着脸

  “……‘鬼拍手’是柳树的别称。”

  “哈?”

  玄夙昂看着毛苗,用特有的清冽如泉的声音道:“基础不扎实,灵力太弱,性格急躁,容易冲动……”

  “喂,我不就是说错了一点吗?!“毛苗两颊发热怒瞪着玄夙昂。就算是事实,也不用都说出来。

  “太过活泼。”

  “这点也算?!”毛苗站到玄夙昂面前,叉腰,“你根本就故意在挑我毛病!”她怎么可能一点优点也没有!

  优点?

  玄夙昂眉头微皱,“长相尚可。”

  “……”不知道为什么,在和上面的缺点相比较后,毛苗宁可不提这个优点。

  而且和玄夙昂的样貌相比,她……的确只是尚可。

  毛苗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重创。

  阿宝和阿贝齐齐叹了口气,他们还以为大人总算有点长进了。

  “可是如果这里真的被人布下镇魂局,那个女鬼怎么会找上大人?她应该被镇在这里才对。”

  “镇魂局只能镇住一般的鬼魂,一旦成为怨灵,镇魂局就无法再发挥作用。”

  毛苗一惊,“你的意思是说只要被镇魂局镇住的灵体,最后一定会变成怨灵?!”

  “可以这么理解。”

  “师兄,有没有破解这‘镇魂局’的办法?”这周围阴气这么重,如果不解开的话,迟早还会有其他怨灵产生。

  毛苗看着玄夙昂,玄夙昂却看着柳枝,“师兄?”

  “香灭了。”

  “什么?”

  “大人!刚才点的所有香都灭了!”

  柳枝浮动,阴风吹拂,刺得人心凉。毛苗转了一圈,入目所及所有的星火都熄灭了。

  “师兄。”毛苗站在玄夙昂身旁,眼睛转溜着,安静得出奇的周围连一只鬼都没有看到。

  “把香拔出来。”

  “我?”见玄夙昂看着自己,毛苗心尖一跳。“师兄,不要吧,香都给他们了,再要回来多不好啊。”

  玄夙昂沉默不语,只是看着毛苗。

  毛苗苦丧道:“师兄,刚才点了很多香的。”

  “只要眼前这束。”

  毛苗看着墓碑黑白照片上的清秀女人,咽了咽口水,这周围处处透着诡异,搞不好她拔香的时候什么东西跑出来。

  “有我在,你怕什么?”玄夙昂皱眉,语气中透着难得的不解情绪。

  毛苗朝玄夙昂干笑了一下,伸手去拔香。

  老实说,师兄可靠是可靠,但是不到她有生命危险轻易不出手,这点让她很惆怅。

  “师兄,香!”毛苗拔完,飞速跑到玄夙昂身边。

  “玄师兄,这香有什么不对吗?”阿贝探过头,挤着毛苗问。

  毛苗挪了挪身体,将阿贝挤开。不讲义气的,刚才拔香的时候怎么不见她这么积极!

  “大人,你挡到我了。”阿贝戳了戳毛苗。

  “嗯,我知道。”毛苗说完不为所动,凑着头,“师兄,这香怎么了?”

  “人最忌三长两短,香最忌……”

  “一短一长!”毛苗飞速接口,笑着道:“电视上播过。”

  “哦,这说明什么?”

  “……电视上没说。”毛苗低着头,脚无意识地在地上画圈圈,她又犯错了。

  “这个坟场被人用结界封住了,所有的阴气怨气都无法散出去,只会不断堆积。”玄夙昂扔掉手里的香,淡漠道:“不出一个月,这附近的所有人都会受怨气影响。而且,祸及三代。”

  听玄夙昂这么说,毛苗连忙拿出罗盘,玄光印一开罗盘迅速转动,指针刚停下又不断转动,反复多次之后,才最终在一株柳树的方向停下。

  “师兄,结界在这!”

  玄夙昂看毛苗兴奋的样子,眸中流光微动,走到柳树旁。

  “是五芒星阵。”

  毛苗看到,柳树枝干上贴着一张符,符中间用灵符字体写着“封”字。柳树的枝干发黑,但是柳叶却是郁郁葱葱,光泽有度。

  “师兄,五芒星阵是不是用来禁锢这里所有的鬼魂的?”

  玄夙昂嘴角微动,“还能推测出什么?”

  毛苗窘,她看起来果然不像是会懂五芒星阵的人吗?

  “还能推测出……咳,五芒星阵应该不是使魂体产生怨气,只是让阴气不外泄而已。但是因为五芒星阵中加了一个镇魂局,聚集的阴气会加重镇魂局中灵体的怨气,而怨气又会加重阴气,并借助阴气影响其它鬼魂,两者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作用。师兄,我说得对不对?”

  见毛苗一脸得意讨赞赏的样子,玄夙昂别开眼道:“那只缠上你的怨灵,目的之一应该是要你破这个阵。”

  “师兄,我说得到底对不对啊?”

  玄夙昂沉默不语,看着毛苗。

  “……那要怎么破?”毛苗很想挠墙,都批评了她那么多了,夸奖一下会死吗?以往的师兄,只要她稍稍有进步,都会给她做好吃的!还会不断表扬她!

  “会写“破”吗?”

  毛苗愣了一下,道:“当然!”

  玄夙昂道:“画一张同样的符,写上‘破’,就能解开阵法。”

  “这么简单?”毛苗狐疑。

  “柳树也要砍,最好是烧掉。”

  “哦,”毛苗点头,“还挺简单的,我应该做得到。师兄,那现在开始吗?”

  玄夙昂靠着柳树枝,“你想什么时候开始都行。”

  “哦,那就现在开始吧。”毛苗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看着柳树枝上的符,眉头皱成川字,认真龟速地描着。可是越描,毛苗心理就越没底。

  没理由啊,这么容易就破了。

  毛苗心里不安,加上周围又太安静,于是没话找话,“师兄,那破了之后,这些怨气阴气会怎么样?哦,最重要的是那些怨灵。”

  玄夙昂嘴角微弯,“会散出去,游荡于阴阳两界。”

  毛苗心里一咯噔,转头看玄夙昂,“师兄,游荡于阴阳两界的意思是……不会对人有影响,对吧?”

  “你说呢?”如果这个阵法只是一个简单的“破”字,怎么会留到现在都没有人解开。真正麻烦的是,镇魂局和五芒星阵相辅相成,怨气和阴气集结,要想破阵,首先就要先化解它们。

  不过别人或许不行,但毛家的净法梵音具有其它家族所望尘莫及的净化作用,要做到并不无可能。

  毛苗要哭了,她早该知道:尽信师兄,则不如无师兄!

继续阅读:018 净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