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个
舞非2018-10-26 07:152,189

  得益于良好的耳力,玄夙昂也挺清楚了电话里说的话。所以毛苗用手指着他的时候,他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的表情——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所有表情都是面无表情。

  “大人,他是谁?”阿贝疑惑。

  毛苗因为声音太大,显然惹来电话里的人不满,正采取着补救措施没回答阿贝。

  电话挂掉。

  此时玄夙昂已经将后背靠在沙发上,眸子淡淡地看着毛苗。而毛苗则是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但是眸中分明是藏着不怀好意。

  “师兄,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啊。”毛苗笑着道:“我也好让人去接你啊。”

  师兄……?!

  阿贝惊讶地看向阿宝,见他点头后,才恍然大悟地道:“大人,他就是二位师傅派来的人是不是?!”

  毛苗怒瞪着阿贝,“你早知道?”

  阿贝委屈道:“是小君走之前跟我说的,我给忘了嘛。小君交代说,这次来的人受了重伤,暂时不能施法,所以就二位师傅就派他来教你法术。还有,小君交代说……不能让大人欺负他,要大人好好听话。”后半句阿贝说得很小声,小声到毛苗也没听见。

  毛苗正打量着玄夙昂,心里想着怎么安置这个莫名其妙掉下来的师兄,一时没听清阿贝的话,“小君交代什么?”

  阿贝犹豫地看了阿宝一眼,阿宝别开眼,显然还在生刚才的气。

  玄夙昂嘴角微弯,眸中流光一闪而过,毛苗心尖一跳,就听一旁阿贝大声喊道:“君姐交代,要大人好好听话,不能欺负他!”

  “我又没聋,这么大声做什么!”毛苗恼羞成怒。

  阿贝飘到阿宝身边,一脸委屈。阿宝看了眼毛苗和玄夙昂,拉着阿贝消失。

  客厅里一时只剩下两个人,毛苗盯着玄夙昂,眼睛一眨也不眨。

  “你跟那两个老头子什么关系?”

  玄夙昂似笑非笑道:“哪两个老头子?”

  “哼!”毛苗喝了一口水,恶狠狠道:“我不管那两个老头子派你来做什么,养好伤你就走!”说完毛苗径自回自己房间,不再搭理玄夙昂。

  毛苗刚关上门,阿贝和阿宝就出现在玄夙昂两侧。

  “你是今年的第七个了。”阿贝小声的说。

  “嗯?”玄夙昂不解。

  阿贝道:“大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逼她学法术,你是今年被派来的第七个了。第一个是被大人气走的;第二个是伤势加重自己走的;第三个是被大人吓走的;第四个是、是……”

  “饿走的。”阿宝在一旁补充。

  阿贝点头道:“对,说起来第四个最可怜了。当时君姐不在,饭是大人做的,没过几天他就饿得面黄肌瘦了。最后在教大人追魂术的时候,被救护车抬走了。哦,顺便说一句,最后大人为了把他的魂追回来,特地学了追魂术。这是我们见过的最敬业的一个了。”

  阿宝似乎也深有感触,不自觉地点着头。

  “第五个呢?”

  阿贝愣了一下,见玄夙昂面不改色,又继续道:“第五个是第四个的师兄,一看到大人他就自己走了。第六个,也就是上一个,来了三天就说有急事要回去。我和阿宝都猜他在撒谎。”

  玄夙昂听完,默不作声,也不像在思考的样子。

  “你真的要留下?”最终还是阿贝按捺不住,主动开口。

  玄夙昂见两人都看着自己,不解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阿贝打量了玄夙昂一会儿,随后嗖的飘到他旁边,附在耳旁,小声道:“不过你是这七个中长得最好的,大人应该会手下留情。你不用担心。”

  看到阿贝这个动作,阿宝眉头一皱,冷声道:“阿贝,很晚了,去睡觉。”

  “不要,鬼是不用睡觉的。”

  “你想让大人一个人睡觉吗?”

  “嗯,我立马去睡觉!”说完,阿贝飘走。

  阿宝始终在远处看着玄夙昂,正如他之前的判断,眼前这个男人不简单。以往要是有派人来,二位师傅都会将身份说清楚,但是这个男人却什么也没有。

  阿宝什么也没说,直接消失。

  客厅里,玄夙昂坐在沙发上,苍白的脸色依旧。身上被撕裂的感觉已经消下去大半,但是依旧能感觉到。他环视了周围一眼,入目所及,并没有看到什么阵法。凡是捉鬼一派,必定会在宅中设阵防止恶灵干扰,这个生灵却什么也没做。

  玄夙昂站起身,他注意到正前方放着一个牌位。上面只是一些仿似曼莎珠华的图腾,并没有任何字。

  玄夙昂指尖微触图腾,毛家应该是凝结天地正气的世家,但是这些图腾却是来自地狱。还有之前的修罗阵法,亦是最邪性的禁术。如果不是他出现及时阻拦,地狱恶灵一出,现在的他也没有把握能阻拦。

  “你的房间在对面,”一道散漫的声音响起,玄夙昂转头,毛苗正站在门口,手中拿着杯子,斜睨着他道:“大半夜的不要装鬼吓人,吓到邻居不好。”

  “为什么要启动修罗阵法?”

  毛苗正喝着水,听到这句,噗的将口中的水喷出,飞快地走到玄夙昂面前。

  “我警告你,你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毛苗怒瞪着玄夙昂,口中尽是威胁。

  玄夙昂不为所动,淡淡道:“修罗阵法是禁术,失传已久,你怎么会知……”

  察觉到阿宝的气息,毛苗连忙捂住玄夙昂的嘴。

  “你要是再敢瞎说,你信不信我立马就把你踢出门。”

  没等毛苗的手碰到他,玄夙昂就往后退了几步步,毛苗手没碰到,却因为靠玄夙昂太近一时不慎朝倒了下去。

  “大人!”

  毛苗看着玄夙昂越来越近的脸,心想:完了,这下子阿宝和阿贝一定又要误会了。

  可惜她还没想完,就看到眼前玄夙昂正在缓缓侧开身体。

  “姓玄的,你敢躲,我今晚就让你睡马路!啊!”

  阿贝见毛苗就要摔到地板上,连忙过去想帮忙,但她是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毛苗离地板越来越近。

  “姓玄的!我杀了你!”

继续阅读:第八章 怨,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节捡BOSS:天师难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