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柒妞2018-10-26 07:175,809

  陇西地界的一座无名小山上,只有一栋略显古老的别墅。爬山虎几乎覆盖了它所有的外在,就连门窗似乎都是被其淹没。

  对这个别墅,山下村民众口不一,有人说它早已经废弃,也有人说里面住着科学家,更有甚者说这里面有妖魔。

  因而所有的村民即便是上山也是离这座别墅远远的。

  然而有那么些胆大的小孩,对神秘本身就是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因而也就出现了他们结伴去一游这个古老的别墅。

  但是这些孩子回来之后,都如同收到了惊吓一般,有些甚至已经神志不清。因而那别墅也被人换做鬼堡。

  但是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尤其是一些封建村民的以讹传讹。实际上这座别墅里面只是住了一个老头儿和一个花季少女,以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妈子。

  “老爷,小姐她又昏迷了。”吴妈给王老准备着早饭,沉重地说道。

  王老是王鸢的爷爷,一头白发但是精神矍铄,此时正架着一副老花镜看着今日的头条新闻。听吴妈如此一说,便是放下了手中报纸。

  王老站起身来,透过满是爬山虎的落地窗,看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随后单手摆弄似乎是在算卦一般。

  “老爷,怎么了?”吴妈见王老长叹了一口气,心也是提了上来。

  王鸢是她自小看着长大的,几乎已经将她当成亲闺女了,她真的不希望她出事。

  “没有几天了。”王老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只是那言语里透露了太多的沧桑,悲伤以及无可奈何。

  “砰。”吴妈没有料到竟然会如此严重,一个出神手中的杯子便是碎了一地。

  “老爷,那要不要通知董事长和夫人过来见最后一面?”吴妈小心翼翼地提到,在这栋宅子里,没有什么忌讳,唯一不能提的就是这两人。

  王老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必要。”但此时的语气里充斥着太多的坚定。

  “我只是想着最后一面,小姐爸妈应该会……”

  “会什么?当初他们对鸢儿哪怕有一丁点的爱意,鸢儿这几年至少还能更快乐些。”

  吴妈还未说完,王老便是生气打断了她。

  吴妈口中的董事长以及夫人自然是王老的儿子王天睿以及前任儿媳宁夏,只是他们在王鸢五岁之时便是离婚了,而离婚的原因竟然是不愿意继续做王鸢的监护人。为此还闹上了法院,可谁也不愿让步继续抚养王鸢,王老不得已才将孙女接到自己身边。

  也正是因此,王鸢的童年就此覆上了一层阴影,一如那爬山虎一般,将王鸢所有的快乐都给抹去了。

  但是在王老和吴妈面前,王鸢一直扮演着天真无暇快乐的孩童,然而他们又怎会看不到,这孩子眼底深处的悲伤。当她每天静静趴在窗外看着门口,希望见到自己的父母时,吴妈总会悄悄的落泪。

  “老爷,小姐真的……只有几天了吗?”吴妈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泪滴,声音却是不自觉的哽咽起来。

  “这已经是极限了。”王老低下头也是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珠儿。这个孙女,他真的是非常喜爱的啊。

  只是老天爷让她投胎错了地方啊!

  当晚,王老待在王鸢的房间里静静地看着她,外面皎洁的月光透过一丝丝缝隙照射在床上少女的脸颊之上,显得极为惨白。

  王老抓起少女的小手,发现冰冷异常。王老有些不甘心,使劲地搓着那小手,可是却依旧冰冷。

  也许是王老搓得太过用力,也或许是时候到了,少女缓缓地睁开双眼,道:“爷爷,你怎么了?”

  见王鸢苏醒过来,王老显得哭笑不得,不知该喜该悲,自己这孙女已经是醒一次少一次了。

  “鸢儿,没事,爷爷给你搓暖和点。冷吗?”王老抚过少女的刘海,关切道。

  王鸢摇了摇头说:“爷爷也该去睡觉了。”

  “恩好的,爷爷这就回去睡觉。”

  王鸢看着爷爷的背影,也是不自觉地湿润了眼。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如今最放不下心的就是爷爷了。不过如果自己不再了,爸爸也应该会经常回来看望爷爷了吧。

  想到此处,王鸢的心不禁揪了一下,感觉好疼好疼。虽然爷爷一直没有告诉自己,但王鸢心里明白,自己生来便是不详,也正是因此,爸爸妈妈才会不要自己。

  不出王老所料,三日后,王鸢便是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姐,你这是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吴妈趴在王鸢的床头小声哽咽着,而王老只是静静站在一边,似乎看不出其情绪。但是他握着拐杖的双手却是不由自主地握得越来越紧。

  入夜后,王老独自一人推着王鸢的尸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准确地说更像是一个密室。

  密室的大门完全石制,还有一条粗壮的铁链将石门牢牢锁住。王老显得略微有些吃力地拿下铁链,然后走到一边轻轻扭动了开关。

  沉重的石门缓缓打开,而里面也是露出了异常耀眼的光芒。

  王老缓步走到王鸢边上,摸了摸已经冰冷的小脸,沉重地说道:“鸢儿,愿你在另一个世界,真的能入老祖宗预言的那般,活出另一番天地。”

  说到此处,王老抚着衣袖抹了抹眼角,哽咽着说道:“爷爷不指望你成为什么救世主,只要你平安快乐就好。”

  说着,王老便是将凝雪满满地推向密室,推向那光芒深处。而那团光芒在王鸢进入之后,竟然也是瞬间消失,只留下一个苍老的身影。

  自光芒消失之后,王老也是拖着沉重的脚步迈进密室内,里面的陈设显得有些老旧,墙上挂着一副画像。

  王老竟是弯曲双膝给这画像鞠了三个躬,随后方才说道:“咱们王家历来单脉相传,从未有意外。祖训记载,咱们王家赋有神秘使命,单脉相传,一旦女娃诞生,便是王家结束之际。”

  “可是,到底是什么,要让一个女娃来承担?”说到后来,王老已经有些声嘶力竭。那么多年,他一个人背负的,岂是他人可以看到的。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五颜六色的气旋光团在其中不停地翻滚流转,从中穿梭着无数的金色光点。

  突然有两个极速穿梭的光点不约而至地碰撞在了一起,碰擦出了星星火光后停止了运转。

  只见其中一个光点慢慢散开形成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红润的小嘴紧抿,眉头微皱,而身体却是逐渐变得透明;

  另一个光点也逐渐散开,逐渐汇聚成了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身形明显远远地大于另一个少女,但略显青涩的脸蛋此刻却充满了惶恐,这个女孩正是王鸢。

  彼时两女静静对峙着,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少女的身体愈发地透明似乎就要消散在这一片虚无之中,而王鸢的身形却是逐渐膨胀变得愈发地高大。

  “你吞噬了我的魂魄力量?”

  少女虚弱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道,“我不知道是谁突然强行带走我的灵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更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吞噬我仅有的力量?”少女说者说着就哽咽了起来,万分地委屈。

  王鸢自然也是不明白这一切,只见自己的身躯无来由得愈来愈庞大躯,顿时惊慌失措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抬起湿润润的小脸,环顾四周说道:“这里似乎是死后灵魂去往的地方。”

  “死后?”王鸢无奈苦笑一声,自己原来还是死了。

  “但是不知为何,我们会相撞;而且姐姐你的灵识力量似乎非常强大,因而便是阴错阳差把我的力量也抢走了。”少女抚摸着下巴揣测道。

  “额,什么灵识力量?”王鸢不似少女一般懂得那么多,只能疑惑问道。

  “就是天生的魂魄力量。”少女解释道。

  突然少女带着希冀的眼神望向自己的身后,指着其中一块气旋道,“我从那里来的,按照你原来的轨迹应该是要去向那里才会与我碰撞。现在你吸取了我的灵识力量,是否可以帮我完成一个心愿。”

  王鸢看着少女那楚楚可怜的神态道:“好,我尽量。”王鸢自己也不知道将会何去何从,但是却还是答应了少女。

  “我叫楚凝雪,帮我寻回母亲,南门依,我把我所有的记忆也给你。”

  凝雪的声音越来越弱,却从其身上散发出了一道光束紧紧连着王鸢,大量的信息片段不断地涌入了王鸢的脑海里。

  “记住,一定要,帮我把她带回家。”少女似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说完了最后的一句话,然后就消散在了这一片虚无中。

  “铥——”就在这个叫做楚凝雪的少女消散后,从遥远的虚无中射出一束强大的光芒正中王鸢,使其再次变成光点极速运转起来向远处掠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光点正好落向凝雪所指的那一片气旋空间。

  ……

  阳光透过窗户纸照射在地面上,一切都显得如此宁静与寻常,躺在床上的妙龄少女艰难地从床上起身,使劲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疼,好疼啊——”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疼痛令得凝雪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带有两世人记忆的她似乎在一瞬间成熟了,透过窗望着外面的世界,凝雪知道这是一片看似平静却处处透露着危险的大陆,不然之前的凝雪怎么会好端端地睡着觉就死了呢。

  不管是上天故意或者无意,既然我王鸢来到了这里,变成了楚凝雪,我就一定要活的比前一世更加地出色,因为这个世界有疼我爱我的父亲和母亲。

  虽然没有爷爷。想到此处,王鸢的心里似乎被什么重重敲击了一下,她有些思念爷爷了。

  凝雪的母亲在凝雪八岁的时候就离奇失踪了,父亲告诉自己说母亲生了一种怪病要去姥姥家才能治好。

  可是凝雪从未去过姥姥家也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姥姥或者姥爷,所以就擅自推测母亲遭遇了不测。

  或许是心理不愿承认,凝雪从来没想过母亲是否还在人世,只想着要带回母亲。

  少女走出屋子顺着脑海里的记忆穿出了后院,径直朝练功房走去,因为今天正好算是不太寻常的一天。

  还未进门,就远远地看到练功房门口聚集了一群少男少女。

  只见其中有一少女突然转身,明亮的眼眸在看到凝雪后瞬间化成了浓浓的笑意,跳着奔跑了过来。

  “梦梦,真打起来了?”奔跑过来的正是凝雪三叔的女儿楚梦梦,从小就和凝雪最粘,两人甚是要好。

  “凝雪,你阻止不了他们的,都让你不要来了。”梦梦拽住了凝雪的胳膊硬是将凝雪往外推。

  可凝雪又怎么会如梦梦所愿,挣脱开少女的手臂,往练功房内部走了进去。聚在门口的少男少女看到是凝雪,都非常识相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当然这也并不奇怪,凝雪毕竟是楚氏家主的女儿,是楚氏的大小姐。

  自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因为这个大小姐的高帽就避让三分,非常不巧地,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女正好挡在了凝雪和梦梦的前面。

  “小蕊,你又要干嘛?”梦梦对着挡路的少女不耐烦的娇声喝道。

  但是这个叫小蕊的女孩似乎没听见,越过梦梦径直来到了凝雪的面前,一对狭长的柳眉微微蹙着,看着凝雪冷笑道:“怎么?过来看好戏吗?来看看为了你掐架的两个男人?”

  听着小蕊的嘲讽,凝雪并不在意。

  因为楚然的原因,两人从小就是死敌,只是凝雪的心思并不在这些女儿情爱上,所以从来不跟小蕊犟嘴,使得后者越发地嚣张。

  但是,现在的凝雪已并不再是原来的凝雪,自然也不会允许有人在自己的头上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凝雪绕过汪小蕊,偏着头平静地说道,“好狗不挡路,没听说过吗?”然后拉着梦梦的皓腕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剩下怒气冲天却又无可发泄的小蕊。

  “凝雪,你刚刚真霸气。”梦梦暗中对着凝雪竖起了大拇指,自然还不忘朝后面的汪小蕊做了个鬼脸,气的后者涨红了脸直跺脚。

  凝雪看着梦梦笑道,“人不惹我,我自然不惹人;可是有些人偏要学狗咬人,我们就得把这狗给驯服了。”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练功房最里头的一间屋子——比擂屋,这个屋子是楚氏专门给年轻一代来较量的。

  毕竟一个家族中总会有些摩擦,而且楚氏上层也很支持这种年轻人的争强好胜,存在着一定的竞争方能有上进的决心。

  但是凝雪却不喜欢,因为此次这两人的约架正是因为自己,而自己可不喜欢这种被当作筹码的感觉。

  楚然是凝雪二叔楚江的长子,而汪小文却是楚江的侄子,看似应该较亲的两兄弟由于凝雪从小就是异常不合,可能是因为自小开始就在各种斗争的原因,两人境界也几乎都是保持在同一水平线,现在都是炼气境初期。

  从屋内传来了打斗声以及一些起哄的声音,凝雪非常不愉地踢开屋门,或许是这声音太过地弱小,竟是没有人发现女主角已经登场。

  两个少年在中间擂台上厮打着,一个平时是温文儒雅的装扮,喜欢拿着扇子装翩翩公子;而另一个则总是一副侠士装扮,但此刻两人都是衣衫褴褛,好不狼狈。

  旁边起哄的少年少女则是自动分成了两个阵营,楚然是代表着楚氏本家,而小文则自然而然变成了外戚的代表,此时两人已经打到了如火如荼却又难分胜负的阶段,再加上周围人的喝彩,场面真是火热到了极点。

  “楚然,我是金元素修行者,攻击力你比不过我的。”汪小文看着对面的少年笑道。

  “那可不一定,我恢复力比你强,等你的灵力耗尽,胜负就可见了。”楚然抹了抹唇角的嫣红反驳道。

  哼,让你装翩翩公子,今天就将你打的破相,小文一边想着一边已往楚然极速冲去,一记直勾拳轰响楚然面门,说时迟那时快,楚然也一记鞭腿甩了出去,

  “轰隆——”灵力气浪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逐渐散去,不知是谁轻咦了一声,随后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甚至还有人使劲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深怕自己看花了。

  只见场中一少女将自己纤细的身体强势地插在两少年之间,一只看似弱小的手掌牢牢地包住了小文霸道的直勾拳,而自己的右腿向后弯曲勾住了楚然狠辣的踢腿。此时少女正眉头微蹙,小嘴紧抿,向众人充分展示了自己的不悦。

  “凝雪,你没事吧。”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楚然,立马起身仔细询问着少女。心里却暗自吃惊,刚刚自己的鞭腿可是带有灵力的,凝雪才不过只是感悟阶段,竟然能接住自己的右鞭腿,真是不能小觑啊。

  有着这个想法的不只是楚然,还有汪小文,小文最擅长的就是攻击,刚刚打出的一拳已经使出了七分力,却被一个感悟阶段的小姑娘挡住了,而且还是自己心仪的女子,内心中多少不是滋味。

  “在这里比武斗狠算什么本事,有种十天后的小比你们给楚氏拿个头彩啊。”凝雪并不理会两人的惊讶,虽然前生一直幽居在别墅之内,但是该做的功课意思都没有落下,在格斗技巧方面也是相当厉害。

  被凝雪一顿训斥,小文撇了撇嘴偏过头道,“凝雪,我们的事你别管。”

  “我确实不想管,梦梦,我们走。”说着凝雪就拉着梦梦径直离开了,目的已经达到,多留又有什么意义。

  看着少女离开的潇洒背影,楚然顿了顿说道:“小文,凝雪说的有理,我们在这里争个死去活来,到时候受伤让那花家或者银狐派捡了便宜,我们就要交代不过去了。”

  小文看了眼楚然偏过头说道,“今天暂且饶了你,小比上再见分晓。”说着就朝门外走去。

  一边的楚然无奈摇摇头想道,再这样争风吃醋下去,怕是连凝雪都要打不过了,这小妮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给读者的话:

  柒妞的更新时间都是在每晚8点,定时更新的哦!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幻师之逆天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幻师之逆天奇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