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一闪即逝
我是幕幕2019-11-03 09:122,052

  去到医院,苏幕子找到冼樾,他正在埋头写病例,看到苏幕子进来,他放下笔,拿出一本书说:“你来的正好,帮我把这些病例翻译出来,汇总之后给我。”

  接过那装订的厚厚一本病例书,苏幕子诧异道:“怎么是英文版的?”

  冼樾捏了捏眉心:“国内临床医学刚刚起步,那些病例不够用,只好翻译国外的了,你翻译出来之后,我让他们拿去分印出来,这样大家也好相互学习。”

  “对了,你英文应该没问题吧。”冼樾追问一句。

  苏幕子道:“还行。”

  冼樾脸色立马严肃起来:“不是还行,是必须行,医学上容不得马马虎虎,你所谓的错一点,就有可能关系到一条人命,知道吗?”

  苏幕子望着他说:“你怎么跟李斯年一样?”

  “这是学术,容不得错误。”

  看冼樾如此认真,苏幕子笑着点头:“我明白。”

  一个上午便从那些蝌蚪文字中度过,中午吃饭的时候冼樾过来叫她:“走了,看看我们同济医院的食堂。”

  苏幕子起身,跟着他一起去食堂。

  只跟着他那么走一遭,苏幕子便发现问题了,医院里男医生凤毛麟角,而冼樾更是个中翘楚,跟他走在一起,她表示很有压力。

  打完饭后,有小护士走过来,向她伸出右手:“冼主任昨天说今天会来一个女医生,就是你吧?”

  眼前的女孩有着一张圆圆的脸,一双乌黑晶亮的眼睛镶嵌在脸上,整个五官都变得会说话了。

  苏幕子握了一下她的手,笑说:“你好,我叫苏幕子。”

  “苏医生你好,我叫秋月,大家叫我小月。”

  秋月挨着苏幕子坐下,凑过来问:“听说你留洋回来的,你跟冼医生怎么认识的?”

  看她一脸好奇的样子,苏幕子心中喟叹,如果她不解释清楚,新闻估计要满天飞了。

  她慎重的说:“我有个朋友跟冼主任是同学,是他推荐我来医院上班的。”

  “哦。”秋月意味深长一哦,扭头看了一眼,悄悄附在苏幕子耳畔说:“冼医生是我们医院的招牌,昨天听说你要来之后,我们大家猜测你会不会是他的女朋友。”

  苏幕子耳根一红,立马纠正道:“你们别胡乱猜测啊,那根本不可能。”

  “那就好,不然我白难过了。”

  苏幕子反问一句:“你喜欢冼主任?”

  秋月咬着下唇,低着脑袋说:“冼主任人好,医术又高明,我想没人不会喜欢他。”

  苏幕子失笑,冼樾的确一表人才,有众多追求者不足为奇。

  只跟冼樾工作了一天,苏幕子就发现冼樾不仅是个工作狂人,对待工作更是严格到苛刻的地步。

  跟他在一起工作,苏幕子觉得自己像是小学生,毕恭毕敬的坐在那里听讲,生怕夫子的戒尺会落在她的头上。

  苏幕子整理完资料从三楼下来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她面前一掠而过。

  刹那怔忪后,苏幕子抬步追了上去。

  她再一次看到一个跟她长的极为相似的人,不弄明白夜里她会睡不着的。

  眼看即将追上那个人的时候,冼樾出现在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问:“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听见。”

  百忙之中苏幕子扭头看了一眼他问:“冼主任,什么事?”

  “我让你去药房帮我拿的药在哪?”

  苏幕子一楞,迷茫的看着他,“什么药?”

  冼樾惊讶道::“不是你去帮我去药房取药吗?”

  苏幕子道,“我刚才在资料室整理资料,没见到你啊?”

  冼樾愈发奇怪:“苏医生,你是不是生病了?不然连刚才见过我都忘记了?”

  苏幕子刚准备开口说话,忽然顿在那里,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么刚才出现在冼樾面前的人一定就是她看到的人。

  药房在二楼,资料室在三楼,也就是说她从三楼下来的时候,正好是那个人从药房出来的时候。

  苏幕子尴尬一笑,说:“冼医生,对不起,我忘记了,你要取什么药,我现在去帮你拿。”

  冼樾道:“止血散。”

  苏幕子点头,去药房取止血散去了。

  回来的时候苏幕子心中还在想,刚才那个人为何要冒充她去药房取药?

  莫非受伤了?

  因为只有受伤的人才会用到药,不是吗?

  她更加奇怪的是,对方好像知道她的存在,而她对此却无一知半解。

  到下班时间,冼樾见苏幕子还在翻译病例,说:“苏医生,走,我请你吃饭。”

  苏幕子道:“病例还没翻译完呢。”

  “罗马不是一夕建成的,病例也不是一天能翻译完的,走吧。”

  冼樾脱掉白大褂,换上西装,眨眼间,便成为风流倜傥的贵公子。

  苏幕子正要拒绝,冼樾却说这是医院的接风洗尘宴,如果拒绝的话,院长会说他苛待自己的同事。

  盛情难却,苏幕子点头同意。

  苏幕子没想到冼樾居然带她去了德昌餐厅。

  能在德昌餐厅用餐的人基本上是上海的一些名流,令苏幕子诧异的是,冼樾在餐厅里居然有专座。

  “这里的牛扒不错,要来一份吗?”冼樾问。

  苏幕子好奇道:“冼主任,医院的薪水很高吗?”

  冼樾哈哈一笑,说:“今天我们吃的是公款,别担心费用的问题,对了,出了医院你也别主任主任的叫了,就叫我冼樾,我叫你幕子吧。”

  苏幕子刚准备说话,眼角的余光看德昌餐厅的门打开,萧连晔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她不明白,上海这么大,为何偏偏总能遇见他,而每一次遇到他地点都不一样。

继续阅读:第09章 忠言逆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