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寻根究底
我是幕幕2019-11-03 09:132,210

  冼樾诧异道:“幕子,你怎么尽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望着苏幕子眼底的执着,冼樾唇瓣溢出一丝笑意,“还真没见过。”

  听她这么说苏幕子脸色愈发凝重,她说:“我回家一趟,晚饭时间会赶过来。”

  她现在心中已经完全确定,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跟她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那个人就藏在她身边。

  也许,

  苏幕子眯起眼睛,

  一直以来萧沐飞找的人其实是那个冒充她的人。

  那人为什么要冒充她?

  难道说冒充她只是为了方便取药?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苏幕子回到苏家。

  胡秀英带着两个女儿正在客厅喝茶,见苏幕子进来,苏心怡立马用一种酸的不能再酸的口吻说:“哟,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会赖在三爷那里不走了呢?”

  苏幕子对苏心怡来说始终是一颗刺,不拔掉她怎么都不会痛快。

  苏幕子心里有事不想跟苏心怡废话,她径自走到胡秀英面前:“妈,有件事我想问你。”

  胡秀英放下茶杯,“什么事?”

  “除了我们仨之外,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

  “咳咳。”

  胡秀英被苏幕子这句话呛的不行,她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站起来严厉的瞪着苏幕子:“你这话从哪听的?谁告诉你我还有个女儿的?”

  见她神情激动,苏幕子愈发不明白了,如若胡秀英说的不假,那个人从哪来的?为什么会跟她如此相像?

  “苏幕子,胆子肥了,谁允许你这么跟我妈讲话的?”苏心怡生气的说。

  “我——”

  “什么你我,苏幕子,你以为你给三爷看了几天病就可以目中无人?我呸!”苏心怡一直就心仪萧连晔,得知苏幕子住在三爷那里,羡慕嫉妒恨都快将她逼疯了,“我警告你,三爷是我的,你胆敢对他抱有非分之想,我,我,”

  “心怡。”胡秀英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神,“女孩子家家的什么你的我的,你先退下,我有事情问幕子。”

  苏心怡心不甘情不愿的闭嘴。

  “幕子,你怎么会问我刚才那个问题的?是不是谁对你说了什么?”

  苏心蕊也跟着说:“是啊,大姐,有什么话你不妨告诉妈妈,妈妈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做主?

  苏幕子悲凉的想笑。

  她至今忘不了胡秀英是怎么让人把她绑了送给赵总长的,忘不掉苏心怡是怎么憎恶她的,更忘不了苏心蕊是如何毁掉她小时候唯一的一个布娃娃的。

  呵呵。

  哪怕她们顾念一丁点的亲缘关系,又怎会那样对她?

  电光火石之间苏幕子脑海闪过一个想法,她们之所以这么讨厌她,是不是代表她其实不是胡秀英生的?

  她的心“咚咚咚”的跳起来,越想下去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幕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胡秀英面色不佳的问。

  苏幕子回过神来,脸上已经没有那种惊涛骇浪,她平淡的说:“哦,没谁说什么,我先回房了。”

  胡秀英凌厉的目光盯着苏幕子的背影,心里变得不安起来,若没人说什么,她会空穴来风问这些?

  不,不可能的,当年与此事有关的人都被她发配走了的,她又如何得知呢?

  不对,还有一个人她差点忘了。

  胡秀英眼底浮现出一抹阴寒。

  “妈,你看苏幕子,她太嚣张了。”苏心怡愤然的说。

  胡秀英眯起眼睛,冷笑的口吻说:“孙猴子能耐再大也逃不过如来佛的五指山,你怕什么。”

  苏幕子进入房间,看到衣柜里挂着的萧连晔的衣服,她才想起来一直没机会还给他。

  刚将衣服折好,她听到敲门声。

  走过去开门,见外面站着一个人。

  “大小姐,我可以进去吗?”

  “你是?”苏幕子迟疑的问。

  “我是五姨娘啊。”她解释道:“大小姐,你走的时候我来的苏家。”

  难怪。

  也或许是她的存在感太低,自己回来那几天压根没在意过她。

  苏幕子问:“你找我有事吗?”

  五姨娘瞅了眼楼下,飞速的说:“大小姐,你其实根本就不是大夫人的女儿。”

  望着这个极没有存在感的五姨娘,苏幕子只当她是胡言乱语,“五姨娘,这话可不能乱说。”

  五姨娘深吸一口气,说:“是真的,我没骗你。”她又再次看了眼身后,说:“这样吧,我们约个时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苏幕子静静的打量她一会儿,忽然笑起来,“行,你等我一下。”她转身进入房间从行李箱内拿出从英国带回来的礼物递到五姨娘手中:“这个送给你。”

  五姨娘受宠若惊的说道:“大小姐,这东西太珍贵,我不能要。”

  从她的举措便可以看出胡秀英平时是如何欺压这些姨太太们的,苏幕子说:“拿着吧,花不了多少钱。”

  交代五姨娘去同济找她之后,苏幕子在房内又呆了一会儿才提着东西下楼。

  楼下已经没有胡秀英以及苏心怡,只有一个苏心蕊。

  “大姐,要出去?”

  苏幕子嗯了一声。

  “马上就到晚餐时间了,你不用完餐再走?”

  “不了,医院还有事。”

  去到长安街五号,刚好看到萧连晔坐上车离开。

  “苏医生,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三爷刚走。”岑小七捂着受罚的身体走过来说。

  看岑小七状态不佳,苏幕子问:“你受伤了?”

  岑小七悲催的说:“跟了三爷那么久,我不就说了句苏小姐睡觉的样子像大夫人养的猫么,他至于这么罚我么,呜呜,我身体到现在都疼着呢。”

  呃?

  苏幕子想起昨天自己睡觉的糗样,脸上再次闪过橙红黄绿青蓝紫色来。

  她坚决不相信萧连晔惩罚他是因为他说她像一只猫。

  她尴尬的说:“也许是别的事情罚你呢?”

  “别的事情?那更没道理了。”岑小七至今没想明白为什么受罚,“对了,苏医生,你找三爷有事吗?他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继续阅读:第19章 你变坏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