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被人坑了
我是幕幕2019-07-25 10:062,365

  她拿着字条在别人的指引下来到一处低矮的房子前。

  房屋简陋的风一吹就要倒了,外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空酒瓶子,推门进去,一股酸腐的臭味儿冲鼻而来。

  地上和衣躺着一个人,借着外面的光线,她看清那个人的侧脸,胡子邋遢,面容糟糕,和流浪汉没什么分别。

  苏幕子忍着里面刺鼻的味道走进去,她蹲下身体拍了拍那人的身体:“你好,请问你是叶先生吗?我叫苏幕子,专程来找你。”

  那人睁开眼睛,浑浊的目光看了眼苏幕子,随即搭巴一下嘴,嘟囔着:“酒,喝酒。”

  接下来不管苏幕子使出何种手段,都无法把他从醉酒中喊醒。

  门口凑过来一位大妈,“姑娘,你喊他也没用,他一天到晚都醉醺醺的,就没见他清醒过。”

  苏幕子扭头看着说话大妈:“他家人呢?”

  “我搬来这里十多年啦,没见有人来看过他。”

  苏幕子站在房间里默默的望着面前这个孤寡老人,一直到日头落山她才从房子里出来。

  沿着门口那条水洼路往外面走,两边房屋炊烟袅袅,陆续亮起油灯,不远处传来孩子的吵闹声以及大人的说话声,一副烟火画卷在她眼前徐徐涂抹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道路两旁小贩叫卖声给吸引这才发现原来已经离开公共租界。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走后不久,那栋简陋的四处透风的房屋冒起了滚滚浓烟……

  看着那冒着热气的蒸笼,苏幕子忽然饿了,就在她准备过去买个包子垫下肚子的时候,她被人撞了一下。

  “让开!”那人撞了她就跑,也不说道歉。

  “站住!”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

  苏幕子定睛一看,“思柔小姐?”

  程思柔停下脚步,回头看是苏幕子,惊讶不已:“你怎么在这里?”

  苏幕子不答反问,指着前面跑的人问,“那人是谁?”

  “他抢了我的钱包。”程思柔急切的说:“那里面有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我得把它要回来。”

  见她一个人在这闹市,苏幕子觉得不安全,便说:“我帮你一起追吧。”

  等她们追上的时候,那人已经趴在赌场的赌桌上赌的正欢。

  程思柔上前拉过他,看他手中没有钱包,追问道:“我的钱包呢,你快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那人不耐烦的推她:“让开,别耽误我正事。”

  程思柔揪住他:“你到底还不还我?”

  “开了,开了,四五六,大,庄家赢。”赌桌上传来下庄者的声音,顿时一堆人唉声叹气。

  那人一听是大瞬间蔫吧了,望着眼前的程思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抬起左手对她的脸扇了一巴掌,“你个死丫头,要不是你出现,我怎么可能会输。”

  苏幕子听他声音觉得耳熟,望着他断掉的右手时,忽然想起来前不久她在大街上亲眼目睹三爷让人砍掉他手的情景。

  当时他求饶的样子可比现在狼狈多了。

  苏幕子拉住挨打的程思柔,说:“钱包里有她娘的遗物,你快把钱包还给她。”

  “你又是谁?谁要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

  苏幕子正要讲话,赌桌上再次传来买定离手的声音。

  那人也顾不上苏幕子了,忙跑过去一古脑将抢来的东西全部放在赌桌上:“全部押小!”

  程思柔见她娘留下的遗物被她爹拿来当做独资,慌忙上去抢。

  赌场里本来就有马仔随时巡逻,看程思柔来搅局,当即来两个人架住她。

  “一二三,开了。”盛着骰子的器皿被掀开,露出骰子点数:“三个六,豹子,庄家通吃。”

  “倒霉,又赔了。”周围人唏嘘道。

  被架着的程思柔望着娘亲留给她的遗物被人收走,难过的眼泪冒了出来。

  苏幕子正准备劝她时,那人忽然冲上来翻程思柔的衣服说:“钱,快给我钱,这次我一定能连本带利的赢回来。”

  程思柔咬着牙,红着眼睛说:“你永远都不可能翻本。”

  “胡说!”

  “程老六,你还下不下了?”赌场上的人问。

  “下,我下,等我一会儿。”被喊做程老六的人朝程思柔大声吼道:“钱呢,钱被你藏哪了,你快拿出来。”

  程思柔面无表情道:“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程老六脸色骇然一沉,“我今天就是卖女儿也要翻本!”

  “你敢!”程思柔怒道。

  程老六奸佞一笑,“我又不是没卖过。”他扭头跟赌场的人商定卖女儿的事。

  苏幕子愕然,她忽然觉得三爷对他太仁慈,直接应该砍掉他两只手的。

  “她是你女儿啊,你不能这么做!”苏幕子上前阻拦,可程老六已经赌红了眼,抬手将苏幕子往那些人面前一推,“这个也卖了!”

  苏幕子被这句话雷的措不及手。

  活了将近二十年,她还是头一回遇见这样的事情。

  帮人不仅有风险,还有可能被人卖!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赌场里的打手们都是经过训练的,苏幕子很快同程思柔一起被扭送到楼上房间。

  马仔对房间里一个抽雪茄的人说:“洪爷,这两个是刚买回来的。”

  洪爷身边的马仔爆笑起来,“我没看错吧,这位是思柔小姐?”

  “既然知道我,还不快放了我?”程思柔说。

  “洪爷花钱买了你,你说放就放,传出去洪爷的面子往哪隔?”洪爷身边的马仔说道。

  程思柔扭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洪爷说道:“洪爷,你知道我跟三爷的关系。”

  正在抽雪茄的洪爷抬起头看向苏幕子与程思柔,眉眼里划过一道幽光,“你不说我还忘了,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怎么能捏着不放?”

  程思柔面色一喜,“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只听洪爷的后半句冒了出来:“不过嘛,在放你之前你得先帮我去水云间那里招揽一下生意,怎么也得把买你的钱赚回来再说。”

  程思柔脸色瞬间白了,“洪爷,你?”

  “怎么,洪爷还能委屈你不成?”

  洪爷抽了一口雪茄吐出嘴里烟雾,慵懒的声音说:“猴子,把她带下去验身。”

  “是。”洪爷身边的人走过来拉程思柔。

  程思柔惊了,慌了,怕了,她几近哀求的说:“洪爷,你不能这么做,若是让三爷知道了……”

  “啪!”

  猴子抬手扇了程思柔一巴掌,“小蹄子,你现在是洪爷的人了,别张嘴闭嘴三爷的,洪爷不吃你那一套。”

继续阅读:第21章 前途未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