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老而成精檀石槐
夜游园2018-11-14 20:262,594

  与此同时,鲜卑草原逐渐起了一场妖风,妖风的源头来自于一条流言:伟大的檀石槐老了。

  檀石槐是鲜卑不出世的英主,有时候吕布也觉得他或许也是携带后世记忆的穿越客。在檀石槐治下的鲜卑,不但全占了匈奴故土,并且还将兵峰直指大汉和西域。但时间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才能而放过他,檀石槐确实老了。

  而这条妖风则源自于檀石槐老了,想要为自己的儿子和连继位,那么兵强马壮的三部之主,势必成为檀石槐铲除的对象。

  之前,檀石槐为了巩固鲜卑战果,不得已将鲜卑治下划分三部,给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分别为步度根、素利、轲比能,自己坐镇弹汗山。但人一老,就容易猜疑,万一自己的儿子镇不住这三位如今兵强马壮的大将怎么办?

  事实上,这场妖风并非无根之源,和连短视、残暴,这些檀石槐都看在眼中,而三部的主人,无一不是当世人杰,尤其是步度根更是野心勃勃。

  妖风是陈逸在背后暗中授意进行的,但是鲜卑人会怀疑这个的真实性么,自古以来,主弱臣强的悲剧还少么?

  由妖风导致的结果是,鲜卑部落人心惶惶,三部之主无事不轻易出帐,生怕檀石槐一道旨意让他们前往弹汗山,然后安排刀斧手把他们宰了,鸿门宴的故事,就发生在四百年前的隔壁邻居啊。

  扪心自问,如果他们是现在的檀石槐,会不采取行动么?

  这场妖风的最厉害之处便是将一切东西摆在明面上,鲜卑人想要维持之前团结一致的氛围,变得千难万难,之前窥伺大汉的群狼,变成一个个互相敌视,争取地盘的野狗。野狗凶狠,哪有群狼可怕。

  这一定是南方邻居闹出的好事,许多人心照不宣,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而檀石槐忽然下诏,邀请各部会猎于阴山。

  陈逸收到消息后,不由啧啧赞叹,不愧为老而成精的人物。

  会猎一词,源自春秋,起初是周天子带着卫兵狩猎,后来慢慢演变诸侯国炫耀武力,檀石槐有心慕汉,连用词都变得文绉绉的。尽管对檀石槐的东施效颦看不上眼,但会猎一举却是打破了如今鲜卑相互猜疑的局面。

  鲜卑人,或者说所有游牧民族,都不认君臣之道,信奉的是铁血强军。鲜卑中,自然是以檀石槐掌握的兵马最多,虽说三部之主地盘大,但架不住支持檀石槐的部族多啊。在鲜卑,土地还没有牛羊值钱。

  檀石槐在阴山会猎,事实上就是告诉所有人:我有军队,你们乖乖听话,别有不该有的心思。同时,阴山山脉绵延千里,临近大汉,颇有敲山打虎的意味。

  要知道,大汉先败鲜卑一场,鲜卑集兵于阴山,定会引起大汉的惶恐,甚至会派出使臣议和,而这些事传至鲜卑人耳中,檀石槐的威望势必更上一层。

  而事实正如陈逸所想,鲜卑会猎于阴山,东部、中部、西部各出三万人马,再加上檀石槐本身六万军马,共十五万集结于此,整个大汉朝都惶恐了,尤其是并州、幽州更是一片风雨欲来的气愤。

  朝堂之上,刘宏破口大骂:“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区区蛮夷都对付不了,难道诺大的朝廷就没有能战之人么?”

  他双眼怒视朝臣,朝臣喏喏不敢和他对视,即便是段颎,也是闭目眼神,老神自在。

  而此时,却有一人站出来:“禀陛下,此时乃寒冬凛冽之时,并非战时,鲜卑贫瘠,只要边军守住腹地,鲜卑自然不战自退。”

  站出来的人名为卢植,是声誉海内的大儒,能文能武。熹平四年,扬州九江郡蛮族叛乱,朝廷认为卢植文武兼备,于是拜他为九江郡太守。卢植到任后,很快便平定叛乱。之后,卢植因身体健康原因而辞职。后来,庐江郡再次发生蛮族叛乱,朝廷因为卢植在九江郡担任太守时,对当地人有恩威信义,于是再次拜其为庐江郡太守。

  熹平五年,卢植又被召回朝廷担任议郎,与马日磾、蔡邕、杨彪、韩说等人一起在东观校勘儒学经典书籍,并参与续写《汉记》的工作。但刘宏认为写书不是紧要的工作,便又拜他为侍中、尚书。

  见到卢植站出来,刘宏脸色也缓和了许多,他虽说昏庸,但用人之明还是有的,只听他问:“那卢尚书改以为如何?”

  卢植并不负他的儒将之名,朗声道:“区区蛮夷,不足挂齿,鲜卑劳师远征,滥用武力,只要守住汉土,定会不战自退。檀石槐虽为英主,但其百年之后,鲜卑定会自乱,陛下无需挂忧。”

  刘宏皱了皱眉:“只是,鲜卑十五万众,又在阴山之中,如何守城?”

  作为大汉皇帝,刘宏或许是战略上的白痴,但不会是军事上的笨蛋。阴山千里绵延不绝,理论上来说,鲜卑军马或许会出现在并州,或许会出现在幽州。如果说重兵驻扎在并州、幽州,边军像防贼一样防止鲜卑,别说能不能做到,就算能,大汉的财政也吃不消。

  刘宏作为皇帝,爱钱是爱在骨子里的。

  这就要展示卢植惊人的战略眼光来了,只听他回答道:“启禀陛下,纵观鲜卑每次出兵,所求者无非钱粮铁器,并州有雁门天险,之前又征伐过鲜卑,虽说不得以撤退,但却也颇有战果。再加上去岁,鲜卑叩边并州无功而返,可以说如今并州是一片枕戈待旦,所以无需担忧。”

  刘宏闻言,神色便缓和了许多:“依爱卿之见,鲜卑会出兵幽州?”

  “也有可能什么都不做。”卢植淡淡一笑,道:“臣听闻,此次鲜卑集结兵力,乃是因为自家原因。五原太守向鲜卑之地放出谣言:檀石槐已老,三部之主兵强马壮,主弱臣强乃取祸之道。檀石槐为了破这条谣言,只能炫耀武力。”

  在鲜卑集结兵力的时候,卢植便遣人打探消息,了解之后不得不对这条计策所折服。他赞叹道:“五原太守洞悉人心,此计可抵十万大军。”

  刘宏闻言,脸色便好看许多:“吕布不愧乃大汉悍将,传令下去,让并州、幽州的军队多加注意,不要让鲜卑人钻空子。”

  卢植闻言,又道:“禀陛下,臣听闻北地有一人名为公孙瓒,乃刘卫尉之门生,能征善战,让他驻守辽东属国,定能让鲜卑无力南侵幽州。”

  刘卫尉指的是刘宽,乃汉高祖刘邦十五世孙、司徒刘崎之子。历任大将军掾、司徒长史、东海相、尚书令、南阳太守等职。为政以宽恕为主,被海内之人称为长者。汉灵帝时被征为太中大夫,在华光殿侍讲。后转任侍中、屯骑校尉、宗正、光禄勋。熹平五年,代许训为太尉,后因日食策免,拜卫尉。

  事实上,公孙瓒也曾拜倒在卢植门下,他教导公孙瓒的时候,便能感觉到公孙瓒武勇非凡,便不自觉多教授了他打仗的本事,因为母亲低贱,只能任书佐。

  刘宏闻言,点了点头:“可。”

  朝堂中的消息很快通过洛阳,传遍天下,无数人纷纷议论边关战事,双眼开始望向北地,只是现在的大汉并没有战争主动权,只能竭力防守。而卢植举荐公孙瓒的消息传至五原,吕布不由暗叹:“白马将军该登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武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武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