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最后的闻得大君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334,934

  十九

  雪儿一边飞翔,一边俯视着被静谧安宁的月色照耀的渡嘉敷岛上的阿波连海滩。星儿怀抱着小女儿——阿娇,阿瑜陀夜和山形昭君牵着他们的儿子——阿鹏。阿敏和桂月正为大家沏上一壶香茶……。

  这时的阿娇躺在爸爸的怀里,显得格外幸福甜蜜!忽然他看到了弦月!只见,刚刚潜水归来的弦月手捧红珊瑚和贝壳赤脚奔跑在月光海滩……。

  阿娇手指着在海滩上奔跑的弦月,大喊了一声:

  “爸爸!是妈妈回来了!”

  听到阿娇呼唤自己,弦月也大声回答道:

  “看!妈妈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妈妈!妈妈!你是不是又给我们带来美丽的小贝壳了!”

  “是啊!”弦月把其中的一个贝壳递给阿娇,她说:“这是给你的!阿娇!”

  接着,弦月又把另一个红珊瑚送到了阿鹏面前。她说:“这是给你的!阿鹏!”

  受到新礼物的两个孩子不禁高兴地哈哈大笑!

  星儿温柔地牵住了弦月的手。他小声在弦月耳边问道:“月儿!你看谁来了?”

  只见,在月光下,仁德皇女正优雅地缓步向他们走来……。并且,她还捧着一盘她亲手制作的糕点…。

  “什么?竟然是仁德皇女!”

  还没等弦月打招呼阿瑜陀耶便抢先一步跑上前!只见,她一把拦住了仁德皇女并从盘子中拾起一块糕点猛塞进嘴里!

  “天啊!”阿瑜陀耶刚刚嚼了一口糕点便盛赞不绝!她手里握着剩下的半块糕点,大声叫到:

  “哇!真的是太太太好吃了!没想到,用新制出的黑糖烹饪出的糕点简直是极品!桂月!真是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当初将栗国岛的黑糖制造技术传到了渡嘉敷岛我们哪里能够品尝得到这么美味的糕点啊!”

  “哪里哪里!”只见此时桂月放下手中的茶壶,笑着对阿瑜陀耶公主回应道:“我们能吃到这么精致又好吃的糕点全都多亏于仁德皇女的好手艺啊!”

  “哪里哪里!”仁德皇女连连摆手,十分谦虚地说:“我做纯黑糖糕点也是现学现卖!虽然卖相不太好,但大家千万别客气!请多吃点!”说着说着,仁德皇女便将盘里的糕点拨发给孩子们吃…。

  “谢谢皇姑姑!”只见阿娇和阿鹏接过糕点后便囫囵吞枣般地吃了下去!

  看到两个孩子急忙张开手要更多吃的,弦月笑着看两个孩子说:“你们两个倒是慢点吃啊!”

  “怎么样?是不是美味至极啊?”

  “嗯!”

  “还有份儿!大家都有份儿!”

  仁德皇女看到黑糖糕点如此受欢迎,便赶忙端来另一盘点心分拨给两个孩子吃…。

  “爸爸妈妈!我们还要天天吃到皇姑姑的糕点!”

  看着两个孩子吃得是那么开心!仁德皇女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亲切地嘱咐:“多吃点!长得高!长得美!长得壮!”

  “谢谢你!仁德皇女!”

  这时弦月也接过飘香诱人的糕点。在谢过仁德皇女后,弦月不禁问道:“不知仁德皇女这次专程前来看望我们是否带来了什么特别的消息吗?”

  仁德皇女诚恳地点了点头,她笑着回答:“没错!你们记得当初屠城的正副两帅——桦山久高和平田增宗么?”

  “当然记得!”听弦月这么说,大家也连忙点头承认:“是啊!我们怎么可能忘记!”

  仁德皇女若有所思地回答:“可能最终的结果会出乎你们大家的意料吧!平田增宗先是被島津家久用鐵銃暗殺,桦山久高失意致死。而后,島津家久又谜一般地被毒杀…。”

  “什么?島津家久竟也死了?”

  看到弦月惊讶的神情,仁德皇女点了点头继续说:“没错!”

  接着,仁德皇女便仰头看着月亮,她淡然地说:“其实江户幕府并不希望萨摩藩真正吞并琉球。通过那次战役,德川家康已经对萨摩藩军队的强大战斗力产生了高度警觉!就在琉球国王获释的同年九月,幕府就下令萨摩藩只能拥有可载重五百名的运粮大船,其余的船只全部被上缴没收!因为,江户幕府最不希望引起和明朝间的外交纠纷!”

  “这样便好!”听到这里,山行昭俊竟然激动地一下子站起来!他高兴地拍掌一笑便说:“只有在维持各方势均力衡的条件下,强权者才不至于霸凌弱小!”

  “你说得没错!”

  这时候,阿瑜陀耶公主也突然随着山行照俊站了起来!她在山行昭俊背后忽然揪起了山行昭俊的耳朵,随即便吼道:“只有在让你多受点儿苦的情形下,你才不至于每天都想着跟别个女孩子跑!”

  “喂!我哪里追着别个女孩子跑啦?”听着阿瑜陀耶当着仁德皇女的面数落自己,山行昭俊的脸有点羞红了。他当场就和阿瑜陀耶公主辩论道:“我们正谈论政治大事!再说,这两个孩子还在这儿!你说得都哪跟哪儿啊?”

  “哼?我说得哪跟哪儿!”只见,阿瑜陀耶越发狠命地揪住山行昭俊的耳朵不放手!这让山行昭俊不禁连声喊疼!可是阿瑜陀耶公主还是如同威胁似地咆哮:“好啊!你现在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了!是不是,你今晚又看到了貌美无双,贤德无量的仁德皇女在这里,就觉得会有人给你长脸撑腰啦!看我今天晚上怎样痛扁你!”

  “好啊!那我——拭目以待!”

  阿瑜陀耶再次追着山行昭俊一路跑远!看到他们两个人还是如同孩子那样边追边打,大家不禁捂起嘴偷笑起来!

  这时,桂月走到了仁德皇女身边。她指着天空的满月说:“要不今夜,就让我们大家一起去赤间山顶看月亮吧!今晚的月色可真是美极了!”

  听到桂月这么说,阿娇和阿鹏连忙叫道:“太好了!我们又要去爬山啦!”

  “还有!我们!”只见在远处,阿瑜陀耶和山行昭俊一路追打着跑回来!一听说众人即将月夜登山,这二人就像两个小孩子一般痴傻地大笑出来!

  “那真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爬山吧!我还从未登过赤间山顶呢!”

  仁德皇女对弦月点了点头。接着,大家便一路相互扶持着一鼓作气爬到了山顶…。

  “赤间山顶的月亮格外迷人啊!”

  弦月闭上眼睛站在山顶。大家面对阵阵晚风,都感觉格外地惬意、舒心!

  这时,弦月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原来,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其实雪儿早就在山顶等待他们的到来了!

  弦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睁开眼睛张开怀抱说:

  “来!雪儿!到这边来!”

  只见,站在山顶树梢上的雪儿骄傲地鸣唱着,它一下子便滑翔着飞到弦月的肩头!

  这时阿敏也轻轻走向弦月。她用心地轻抚着雪儿的白色绒毛并且若有所思地说道:“一看到这么美的月亮,我就想起了弦月小时候的模样!那时候,她还不丁点儿!却每个晚上都会坐在久米岛的沙滩边对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发呆!她也总是会围着老祖宗央求着我和老祖宗给她讲故事…。她那个时候啊,年龄还那么小,但总是显得那么乖巧懂事,总是为别人着想……。”

  “阿敏姐姐!”一提到往事,弦月也挽住了阿敏姐姐的胳膊,同时神情变得无比眷恋。“说实话,我真是好想念好想念祖奶奶啊!”

  阿敏看了一眼弦月眼角含着的一丝泪光后不禁欣然一笑。她握着弦月的手臂,安慰道:

  “我永远的小公主!你知道么?当祖奶奶看到如今的弦月如此自强自立!她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欣慰开心!”

  弦月点了点头。她望着头顶透明的月光,忽然之间若有所悟地问道:“对啦!阿敏姐姐!你是怎么跟仁德皇女认识的?还有,到底什么才是‘最后的树神’计划?”

  听到这,阿敏姐姐和仁德皇女相视一笑。她们牵起桂月的双手,三人情同姐妹似地挽起手臂。只见阿敏神神秘秘地小声说道:

  “这啊!还要从尚真王时代说起……。”

  “什么?”听到这里,弦月纳闷地看着阿敏问道:“难道,就是我的曾曾曾曾外祖父?”

  “对啊!”阿敏笑了笑点点头接着说:“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呦!今夜,就让我们升起篝火听故事吧!”

  “好啊!”

  听到阿敏姐姐这样提议,众人又一致点头表示赞同!

  就在那一夜醉人的月色下,一团熊熊的火光被瞬时点燃!

  就在那一团明亮的篝火旁,阿娇和阿鹏围坐在爸爸和妈妈的身旁。他们睁大了眼睛听着阿敏讲故事…。

  阿敏悄声问道:“首先!你们可知尚真王时代的两位‘绝代双骄’?”

  “我知道!”童心未泯的弦月赶忙举手抢答:“阿敏姐姐指的可是大名鼎鼎的‘华后’以及在传说中最终‘羽衣昇天’的铭刈村茗刈子之女?”

  “正是!”阿敏点了点头,神情专注地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在想,如果说当初华后铸造‘祝女神剑’及创立‘祝女剑法’的目的是为了唤醒女性的自我保护意识的话;那么铭刈村茗刈子之女开启‘最后的树神’ 计划便是唤醒女性的世界意识!”

  “有理啊!”听到这里,桂月也饶有兴味地点着头。接着,她继续补充说道:“根据琉球古老的民间话本图集《孝行卷》,传说铭刈村茗刈子之女在‘羽衣昇天’前曾梦见六芒星耀月,继而听到神女母亲——铭刈村茗刈子的三声召唤!‘神女母亲’告诉她:‘在未来会出现引导世人向善的弥足珍贵的女子!她们闪耀如星皆为汝子……。’梦醒之后,铭刈村茗刈子之女告知夫君尚真王她将羽化升仙乘龙归去,并最后为世人留下了一张‘最后的树神’图!”

  “什么?在古老的琉球真的存在‘树神’图!”

  看到不单单是弦月,所有人都在吃惊地看着自己,阿敏显得格外兴致勃勃地接着发言说:“没错!现在看来!怕其真意实为对未来世界发展的预言!”

  “妈妈!妈妈!”

  此刻,阿鹏拽了拽阿瑜陀耶的裙角。他不满意地问道:“你们说得这个故事好深奥啊!阿鹏不懂!”

  “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时候,阿瑜陀耶摇了摇头便问:“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未来的世界会和她画的一株大树有有所关联?”

  仁德皇女笑了笑,沉静地说:“因为,人类就如同一株大树,各个民族就如同互相缠绕的树根——彼此相连,生生不息…。”

  听仁德皇女这么一说,阿瑜陀耶公主用双手托住下巴。她接着好奇地问道:“那么,‘最后的树神’具体又指的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嘛说简单就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仁德皇女看着阿瑜陀耶好奇的大眼睛,神秘地回答道:

  “‘树神’好比树的神韵,象征着人类彼此之间的手足兄弟情啊!”

  “不错!”听仁德皇女这么一说,山行昭俊也同时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血种单一’的所谓的‘纯民族’!历史上那些兴风作浪涂炭生灵的战争罪人明明就是在屠杀自己的手足兄弟嘛!”

  “说得对啊!”听到这里,阿瑜陀耶出其不意地狠狠拍打了一下山行昭俊的肩膀!接着,她便站了起来对大家大声说道:“哈!自恃清高的山行昭俊不是在平常总认为‘高我一等’,特别地了不起么?山行昭俊你听好了!如果,你能够从学医的角度证明这世界上所有人本来就是祖源相连的同胞兄弟的话,那么是不是这个世界就少一些战事和仇怨?多一份理解与同情呢?”

  “有理!”听到这里,一直保持思考状的星儿低声说:“寓意颇深的‘最后的树神’…。”忽然之间,星儿灵机一动,拍手大笑:“哈!那如果是一株梧桐树的话,说不定还能招来凤凰鸟呢!”

  “对啊!”一听星儿这样说,弦月也不住地点着头说:“祖宗先贤们乘着天上的大船翩跹飞来!重返人间!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此时此刻,雪儿再次轻盈优雅地飞翔起来!

  只见,雪儿穿越云霄,它在月光之下尽情地舞动歌唱!

  在看到雪儿起飞的那一瞬间,弦月似乎再一次脱离地心引力那般地舞动起自己的双臂!此时此刻,她就好似一只跳舞的鸟儿那样充满着对未来的梦想和希冀!

  “又要跳舞?加上我啊!”看到弦月独自翩翩起舞,阿瑜陀耶连忙站在了弦月的身旁跟着她做出各种如同鸟儿飞翔似地美妙姿态…。

  弦月舞蹈着!她不禁和阿瑜陀耶齐声即兴合唱起古老又优美的旋律!似乎是对月夜世界的礼赞!蕴藏着对祖宗先禅无与伦比的崇敬和怀念!

  阿娇此刻也学着弦月和阿瑜陀耶的舞姿翩翩起舞!可是她虽舞蹈着,脑袋里却装满了许多许多的疑问!只见阿娇停下了舞步,她拽着弦月的衣裙大声地问妈妈:

  “妈妈!妈妈!请你告诉我!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呢?”

  听阿娇这样一问,大家都再一次灿然地微笑!

  “对啊!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呢?”

  一舞结束,弦月停下脚步,她轻轻地搂住了阿娇的肩膀……。

  弦月想着想着却眼见头顶明亮的月光映澈在阿娇黑亮的明眸中…。

  就在这一瞬间,她似乎若有所悟…。接着,她再一次清朗地笑了!

  只见,弦月抬起手,遥指天空中游弋的白云,映衬足下皎洁的月光。她蹲下身,轻声地对着阿娇明媚的面庞说道:

  “真正的爱——就是这白云!就是这明月!就是这世界!就是——你我本身啊!”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