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医仙下山
三锦2018-10-30 10:373,494

  “师父,我来看你最后一次了。”

  无名大山深处,一个俊朗神武,身高挺拔的年轻人目光忧伤的看着眼前这座普通无华,且没有碑文的坟包。

  坟包没有反应。

  年轻人自顾自的拿出小酒瓶,将醇香的猴儿酒倒在坟包上,随后自己又喝了口才带着略微陶醉的神情道:“五十年份的猴儿酒,这世间恐怕也就咱们忘忧城才有,可惜你再也喝不到了。

  师父,三个月前我就学完了《忘忧医书》的最后一篇,我说了我是忘忧城千年不遇的天才你还不信,师父,我凝聚出了……

  师父,忘忧城最后一块古城砖也在三日前变成了粉末,按照师门遗训,忘忧城自此开山,不必遵循古训。”

  说到这,他停顿了几秒,目光注视着坟前一捧残余着砖形的砖粉,这砖粉曾像是一座牢笼,囚禁着忘忧城的历代门人,直到今天,它才为他打开一扇门。

  “你说过,这块砖成为粉末,世间也就没有了忘忧城,而我也自由了,想娶几个山下姑娘的就能娶几个,想吃多少碗阳春面就能吃多少碗。不过,我现在最大的愿望不是逍遥自在,而是不想让忘忧城消失!”

  年轻人目光坚定,散发出如鹰隼般的利芒,继续道:“忘忧城,世间中医医术圣地,什么医圣、药神都是忘忧城弟子,你凭什么要让忘忧城将医典束之高阁,凭什么要忘忧城湮没无闻?凭什么让我放下医术?

  大势所趋,中医衰落,哼,这些都只是理由,我陈阳乃是忘忧城大弟子,重振师门,那是我的职责,我绝不会让忘忧城就这么消失,让你一辈子默默无闻,让中医医术跌落于尘埃!绝不会!”

  说到这,陈阳再次沉默舒缓略微起伏的内心,爱之深恨之切,只有对师门饱含至深感情,才会为师门的没落而心痛。

  忘忧城的没落让他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以前师父掌管师门他没有办法,但现在,他决定忘忧城的未来。

  “师傅,我走了,下次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多久,但我肯定会给你带几个徒子徒孙,恩,说不定还有你的徒媳妇,你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想必睡的很舒心,这样也好,我能放心离开……”

  他不知道说了多久,直到口干舌燥,他才闭上嘴,随后洒脱离开。

  陈阳,忘忧城大弟子,掌握顶级中医医术,因忘忧城令,自锁忘忧城百里二十一年,今日忘忧城破,他为扬名师门,下山行走。

  ……

  “车上的乘客朋友们大家好,下一站就是香妃广场站,还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蓉城的一辆公交车上,好听的电子提示音响起。

  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背着洗的发白的布包站在摇摇晃晃的公交上低头看信,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身形宛如百年老松,不管公交晃动的多厉害都纹丝不动。

  陈阳拿着崭新的信件看完,喃喃道:“帮孙女治病……没想到下山两个小时不到,郭老头就找到了我,他没天天监视我那才见鬼了,看来下次我得跟他好好谈谈。”

  郭老头是他师父的半个朋友,也是少数知道“忘忧城”的人之一,他下山不久就收到了郭老头派人送来的信,请他来蓉城给郭老头的孙女看病。

  身为‘忘忧城’大弟子,治病救人乃是他的天职,更别说郭老头还出给了不菲的诊金。

  没错,忘忧城弟子看病是要收‘诊金’的,只是‘诊金’多寡因人而异。

  看在诊金不匪的份上,陈阳放下对郭老头派人监视的不满,来到了蓉城给郭老头的孙女看病。

  说实话,他对郭老头孙女的病有些好奇。

  郭老头的医术虽然在他的眼中不怎么样,但放在其他人中,医术已小成,寻常病症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也不知道郭老头孙女患了什么病,郭老头都应付不了。

  “快来人啊,这有人晕倒了。”就在将要到达下一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响彻车厢。

  车厢里的人纷纷看去。

  只见公交车前段,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貌美少女躺在地上,显然这就是那个晕倒的人,也不知道患了什么病才这样。

  陈阳收起信封,准备前去看看,只是就在他即将动脚的时候,一个身形消瘦的马脸年轻人突然冲上前,并以略带兴奋的口气道:“你们让开,我会医术,让我来。”

  “小伙子,你快给她看看,她怎么了。”

  “就是,这小姑娘好好的怎么就倒下了。”

  车上热心的乘客将那貌美少女扶起来,马脸年轻人昂首挺胸的走上前,看着少女的面容,一下子失了神。

  少女太漂亮了,容颜精致如画,肌肤白皙嫩滑,柔软又充满绣惑的樱唇让人忍不住咬了一口,他眼中露出遏制不住的欲望,要是能亲上一口……

  “小伙子,你别光看啊,这姑娘怎么了?”

  旁边热心乘客的焦急询问打断他那不怀好意的想法。

  “咳咳,我刚才看了看,这小姑娘是呼吸不畅引起的重度昏迷,我现在没有其他工具进行救治,只能用人口呼吸,我现在就来救她。”

  马脸年轻看上去一本正经,眼中却露出不怀好意,他暗自欣喜,这是老天爷在给他创造机会,以医生身份给这貌美少女“人工呼吸”,谁也不会说他的不是。

  想到这,他迫不及待的低头准备吻上美貌少女的樱唇。

  “住嘴!”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喊声响起,马脸年轻人正沉浸在这少女的貌美容颜中,根本就没有理会喊声,反而荷尔蒙上涌,想更快的品尝少女的樱唇。

  “啊——”

  只是就在他即将亲吻上,他感觉身后被谁用力一拉,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三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

  煮熟的鸭子飞了,马脸年轻人怒火中烧,转头瞪向刚才在身后拉扯他的陈阳,要是不给个交代,他定要让这人好看。

  “干什么?你确定懂医术?而不是看见这位姑娘见色起意?假借行医实际上要轻薄这位姑娘?”陈阳脸色阴沉的走上前,看向马脸年轻人的眼神充满怒火。

  “你胡说什么?”

  心中打算被揭穿,马脸年轻人既愤怒又害怕,色厉内荏的大声道:“你凭什么这么冤枉我?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道歉,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凭什么?”

  陈阳绕过马脸年轻人,走到那貌美少女的身边,蹲下身看了看,才冷笑道:“你说这位姑娘是呼吸不畅引起的重度昏迷,那我倒想问问你,这姑娘怎么个呼吸不畅?重度昏迷?你说你懂医术,应该能从专业的角度解释这两个词吧。”

  “我……”

  马脸年轻人脸色一变,唯唯诺诺说不出话来,他也就懂点医学常识,并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刚才说的也是他胡言乱语,哪里能解释。

  “解释不出来,那我也不为难你,你说你懂医术,那请问你师从哪位医师?还是说你就读哪所医科大学的哪门专业?看过哪些医书?知道血糖过低会引起哪些症状吗?”陈阳不快不慢的讲道,声音不大,却如利箭声声戳进马脸年轻人心肺。

  “小兄弟,你是说这个小伙子不会医术,刚才是要占这姑娘的便宜?”旁观的乘客听他们的对话才反应过来,问道。

  “他要是懂医术,刚才我问的,他就能不假思索的回答出来。”陈阳冷冷扫了一眼马脸年轻人,马脸年轻人想狡辩,奈何底气不足,在众人的注视下都不敢张口。

  “小子,我记下你了。”

  马脸年轻人颜面大失,再也没有脸待在这,趁着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灰溜溜的从公交车上溜了下去,消失前还恶狠狠的瞪了眼他。

  “这人怎么能这样歹毒?姑娘都这样了,竟然还要轻薄她。”

  “就是,这种人就是社会上的渣滓。”

  马脸年轻人的落荒而逃,让车厢的乘客恍然大悟,纷纷破口大骂,要不是马脸年轻人跑的快,他们肯定会拿臭鸡蛋糊他一脸。

  “小伙子,这姑娘到底怎么了?”

  “没事,血糖低了昏迷而已,我给她按揉了下穴位,马上就能醒。”陈阳顾忌貌美的少女状况的缘故,抽不开身追那马脸年轻人,只能看着逃走。

  边说,他那修长的五指在这貌美少女的额头、脑后、小臂等穴位快速掠过,周围观看的乘客都应接不暇。

  “我这是怎么了?”

  还没有等他停下来,只见貌美少女迷茫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虚弱的问道。

  “姑娘,你血糖过低昏迷了。”

  “是啊,你说你低血糖怎么就不注意?刚才要不是那位小伙子,你就被流邙轻薄了。”

  貌美少女这才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懊悔之色,她当然知道自己低血糖,平时都准备了含糖高的零食,只是今天忘记带在身上。

  在上公交车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不适,哪知道发作的太快,她都没能找周围乘客求助就失去了意识,还好没有遇见危险。

  “阿姨,刚才是谁救了我?”

  “就是这位小伙子啊,他说按揉了你的穴位就能醒,我还怀疑他呢,哪知道真有效果,你这么快就醒了。”

  “是啊,小伙子人品坚挺,医术高超,长的也耐看,我都想将女儿介绍给他认识认识,咦,小伙子人呢?”

  “这姑娘醒来后,小伙子就走了,我想拦都没有拦住,可惜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走了?”

  貌美少女一呆,她虽然在网上看过不少好心人救人之后会离开,哪知道自己会遇上。

  想到那人的帮助,感激之情不由自主的涌上她的心头,她默默决定,一定要找到救她的人,好好感谢。

继续阅读:第2章 看病受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医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