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练枪
那时少年2018-11-02 19:182,303

  “嗯。”沈青衣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四肢无力,浑身上下犹如撕裂了一般。他痛苦的哼了一声,睁开双眼,看到一间白桦木搭建而成的屋子。他努力想要从床上翻身站起来,可刚站直了身子,就觉得小腹一阵钻心的疼。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不客气地道:“你若是想死,现在就可以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沈青衣心里一轻,只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亲人。他轻呼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刚叔,是你吗?”

  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头从屋外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只粗瓷大碗,碗里冒着热气,飘来一股浓香。老头对沈青衣道:“沈家小子,没想到你命挺大,你身体里的子弹我给你取出来了,现在肚子饿了吧?吃点东西。”

  看着进来的果然是刚叔,沈青衣忽觉心头一酸,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流了出来。

  刚叔看着沈青衣的模样,心里暗叹一声,把碗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将沈青衣扶着坐在床头。这才道:“沈家小子,你还是先把这碗鸡汤喝了吧!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沈青衣看着刚叔那刻满岁月痕迹的脸,心里大恸,脑海中忽地就飘过林巧平时戏谑的话语,飘过父母那不断劳作的身影。他不由想起母亲劳累一天,回到家煮饭烧菜的身影。想起端上桌的热腾腾的炒菜的清香,眼泪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止不住地往下落。

  刚叔端起碗递到沈青衣面前,浑浊的双眼渐渐冷厉起来,他对沈青衣道:“吃了这碗肉,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也不能流泪。孩子,振作起来,把你今日的泪吞进肚子里,化作复仇的火焰吧!既便有一天可能会被这火焰给烧毁,至少你来世间一遭,也没有跪着生,而是站着死。”

  沈青衣听着刚叔的话,难以遏止心里的悲痛,他强忍住泪,问道:“刚叔,我爸爸和老妈他们……”说到这儿,他便再也难以说下去,他在深心里实在很难将平日里对他呵负有加,慈爱亲热的父母往那方面去想。

  刚叔转过头,双目注视着窗外,脑中浮现出他看到廖家村遭难的场景。

  刚叔虽然不是廖家村人,但他来廖家村避世隐居已经快二十年了,是整个廖家村唯一的一个猎户。鬼子进村的这一天,正巧他天还没亮就上山去支套子去了。等他在山上听到枪声赶回来时,只看到全村老少爷们儿都被小鬼子用绳子捆住。而沈青衣的父母本来去了县城,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回了村子。刚一进村时小鬼子正忙着将乡亲们一个个关起来,没有注意到沈青衣的父母,直到这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悄悄摸进了屋,不见沈青衣,这才去了林巧家。之后,随着几声枪响,刚叔就看到沈青衣和他父母被几个小鬼子给抬了出来,扔到了村外的泥沟里。

  等到小鬼子走了之后,刚叔想将沈青衣一家三口给埋了,却没想到,沈青衣身上中了三枪,竟还有些脉搏,他只好先将沈青衣带回了山里的小木屋,给沈青衣上了金疮药,才回去将沈青衣的父母给埋了。

  刚叔想到这儿,看向沈青衣,沉声道:“你父母已经入土为安了,他们现在可都在天上看着你呢!别想太多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练枪,才有本事给你父母报仇。”

  沈青衣听了,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心里腾起了一团火,这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把他的泪烧干,将他的年少无知和纯真狠狠的碾碎,碾碎,再化为飞灰。他挺直腰,双眼微眯,他想看看天上的亲人们的脸庞,是不是还一如往常的和蔼可亲,他想听他们说说另一个世界是不是也如这边世界的清冷凄怆,寂寞难过。

  沈青衣接过刚叔手中的碗和筷子,一大口一大口地吃肉,他咬牙切齿地吃,仿佛要将骨头也嚼碎,一并咽下去。

  经过刚叔精心的照料,几天过去,沈青衣的伤口慢慢痊愈。他将刚叔从他身体里取出的弹头用钢锉锉了一个绳钩,再把它挂在脖子上,开始和刚叔学习练枪。之前他没有见过刚叔打枪,没想到刚叔的枪法百发百中,竟是个指哪打哪的神枪手。除了每天练枪,沈青衣还要跟着刚叔练拳。

  刚叔在村子里的时候就经常在院子里打拳,沈青衣看的多了,自然也会向刚叔学几招,就比如他当时要去救林巧时施展的那一式懒驴打滚,就是向刚叔讨教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沈青衣能够一个人拿着枪进山打猎时,已经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以来刚叔每天都要回村子附近,去探一探村子里鬼子何时回去。可奇怪的是,这些鬼子竟然就这样在村子里住了下来,还是一样的把村里的老少爷们给关起来,还在村子周围布下了不少的明岗暗哨。

  有几次刚叔想趟进村里,可还没进村,就被鬼子的大狼狗给发现了,那狗一出声,刚叔知道不妙,立即退了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测,刚叔给沈青衣下了结论,这群小鬼子是铁了心要在廖家村住下去了。沈青衣听了刚叔的话,心里反而安定下来,不再急着去找小鬼子报仇,把刚叔教给他的本领一遍又一遍刻苦练习,就连刚叔深藏着的一本《百草药记》,也被他软磨硬泡地要来背了个滚瓜烂熟,他要想报仇,就要做好受伤,甚至死亡的心理准备,所以多学学草药知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入能用上,救上自己一命。

  这一天,沈青衣在山林里转了几圈,摸准了这片地形就开始下套子。这一次刚叔让他进山逮狼,要知道狼这东西可狡猾的紧,离群不轻易捕食,而成群的狼别说一个人,就是几十个人也不敢招惹。因为狼性坚韧,不出击而已,一击必是准备充分,一往无前。

  沈青衣的伤刚好,想要一个人赤手空拳的逮住一匹狼可不容易,他只有做好了陷阱,然后再去找狼。而找狼之前还要逮一只山鸡或者野兔作诱饵。他找了几丛比人还高的白茅丛,一般在这样的深草丛中就有野鸡躲在里面。他伏在草丛里学着山鸡的叫声呼哨了几声。不一会儿,沈青衣的视线里果然出现了两只色彩斑斓的山鸡。他静静蹲在树后,等待山鸡走到事先布好的绳套里。正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那两只山鸡听到到脚步声,惊起双翅直窜上树梢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狩猎者之暗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