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把斧子2018-12-23 14:243,594

  此番一战之后白肆的心态一时不振,意志消沉,瘫倒在地静静地躺着,被这漫天的雪花覆盖其中,即便在这残酷的冬天灰死的心也感觉不到了寒冷,就这样躺了不知过了多久,白肆挺着疲惫的身子站起来,颓废的走在路上,安静的走着不理会一切。<p>  在商场内的刘璃月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把跳楼女子送往医院后,不知是在这里等他,还是出去寻他,突然天出异象,昏天暗地,这异象在人界的眼里以为这是天狗食日,叫做日全食,有些人开始嚷嚷着怎么天这么黑了,会不会是日全食,有些人把手机电筒打开,小心翼翼的走出商场,而刘璃月并不这么认为,她认为这一定和白肆有关,她第一个念想就是想到的是白肆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紧缩着双拳,很是担心白肆的安危是好是坏,当黑暗的天色恢复以往的模样,刘璃月跑出商场,在这寒冷的大街上四处的寻找着白肆,穿过了许多的街道都没有看到白肆的身影,这让刘璃月担心极了,她停下了脚步,在这寒冷的天气下瑟瑟发抖,两只芊芊白皙的小手捂在嘴边呼着热气,冻的小脸煞白。<p>  这个大的城市里翻来覆去的找一个人,简直是大海捞针,慌乱之下,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圈里打转,正当刘璃月焦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了眼帘,看着远处的身影如此的熟悉,连忙跑了过去,果然是白肆,看着眼前的白肆为什么如此消沉,发生了什么事,“白肆……白肆……”刘璃月叫了两声也没有理她,僵硬身体一直行前行走呢,直到穿过刘璃月头也不回,刘璃月上前拉住白肆,瞬间心里一惊,这么冰凉的手,如此的僵硬,“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p>  白肆默不作声,麻木的身体站在那里,看的刘璃月很是难过,“你浑身上下好冰冷啊,走,先跟我回家。”<p>  刘璃月拉着白肆回到了家中,帮白肆脱掉了身上冻的已经僵硬的外衣,找来棉被盖在了白肆的身上,打开了空调,渐渐的白肆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但是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梦魇封住他的神力对他的打击很大,几千年以来,自白肆作为地司以来从来没有谁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创伤,这样一向桀骜不驯的白肆深受打击。<p>  在刘璃月照顾白肆的这两天里,白肆几乎觉也不睡,饭也不吃,这下可急坏了刘璃月,“喂,我说你就这么傻戳在这一动不动算怎么回事啊,自从你回来那天开始,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你是打算拖垮自己吗。”<p>  刘璃月见白肆还是不吭气,简直是要火冒三丈,“老娘给你说话呢,你怎么爱答不理啊,信不信老娘把你丢出去啊。”<p>  白肆神情郁郁,片刻后闷哼一声,“那你就丢把,反正我现在就和废人没什么两样。”<p>  刘璃月见白肆说话啊,顿时感到惊喜万分,“你终于肯说话了,还以为你变成哑巴了呢。”<p>  “你老是这么消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我以为只有人才会消沉,没想到鬼也会消沉。”<p>  白肆忧郁的叹了叹气,“现在连我自己都在劫难逃了。”<p>  刘璃月安慰着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这么容易就被击垮,你还这么保护人界,保护我啊。打击你的不是挫折,而是你的信心。”<p>  “我的神力已经没了,什么也做不了了,连地府也回不去了。”<p>  流离月气的心里发毛,真是死脑筋,“神力没了,还有能力啊,办法是想出来的,不是神力赐予你的。”<p>  白肆听了刘璃月一番话后心里有些感动,“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不过时间不多了。”<p>  刘璃月笑了笑,“无所谓,不尝试怎么知道结果呢。打起精神来,从新再来嘛。”<p>  “反正你们神都是拿人类当草芥一般,成功与否,结果最重要。”<p>  白肆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并非拿你们人类当作草芥,我们维护了人界几万年……,只不过……现在能力有限罢了。”<p>  刘璃月微笑着对白肆说道:“既然已经事至如今,那就期待剩下的时间吧。”<p>  “如果死都死的这么委屈,那多难受啊,我可不想那样。”<p>  白肆脸上露出一抹残笑,“你这小姑娘倒是想得开。”<p>  “那是,我们可没你们那么多愁善感。”<p>  “好啦,先吃饭,你都两天没有吃饭了,吃饱了心情就好了。”<p>  白肆看着刘璃月天真的模样,就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岁月,无忧无虑,也不用管什么大风大浪,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后拿起碗筷,两人一边吃着饭,刘璃月时不时的给白肆讲着笑话逗着他。<p>  刘璃月为了让白肆不在消沉,为了让白肆振作起来,每天都拉着白肆去逛街,玩一些有趣的东西,讲笑话给白肆听,这也让白肆被刘璃月这丫头动感了,他知道刘璃月是真的为了能让自己振作起来,白肆也很感激刘璃月,不在让自己颓废下去,白肆也渐渐的喜欢了现在的生活,丰富多彩的人界,让白肆触感万分。<p>  两人来到古董一条街,刘璃月匆匆喊道:“白肆,白肆,快过来呀,这里有好多稀奇玩意,来看看呀。”<p>  白肆说:“这有什么好看的。”<p>  “这些呢,虽说没什么用,但是图个吉利嘛。”说着刘璃月就跑到了一家店面前,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眼睛都顾不过来了。<p>  “白肆,你觉得哪个好看。”刘璃月手里晃着物件说道。<p>  白肆看到角落里的一件色泽饱满又反而显得阴沉的物件,在白肆看它的第一眼感觉有些不同,但是也感觉不出奇妙之处,就指着问道:“那个是什么?”<p>  老板拿起物件说道:“哎呦,老板你真是好眼色,这么好的东西都让你瞧见了,这物件可是泰山中最为稀缺的玉石啊,千年难逢,数上上品。”<p>  刘璃月听了不由了笑了笑,感觉这老板在忽悠人,真的是千年难逢,你还在这开店,早就享清福去了,“老板,你说的也太夸张了把,这么一个小玩意还千年,那国家还不拿着奖金和证书来找你啊,你不会是在骗人吧。”<p>  老板有些尴尬,一本正经的故说八道起来,“怎么会呢,姑娘你有所不知,这泰山的宝贝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啊,相传这泰山石镇万妖邪灵鬼魅的故事就是流传于此石,得此物者不受鬼魅侵扰,享万世平安风顺,可不了的啊。”<p>  刘璃月说:“老板把这么好的宝贝放在这里就不怕别人给抢了。”随之双眉上挑了两下。<p>  老板也知道自己是在泰山游玩之时随便捡的一块破石头,看着好不错就拿了回来做成了古玩放在店内一直没有人留意过,今天好不容易被人看到了,一定要好好宰一下,“开玩笑,现在是法制社会,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姑娘不会是想?”<p>  刘璃月见着老板奸诈的很,“想什么想,我可对这玩意不感兴趣,你开个价啊,我买了。”<p>  老板邪意的笑容微闪而过,伸出一只手指头,笑了一下,刘璃月不满意的说道:“这么一个破玩意一白一个,太贵了。”<p>  老板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是一千。”<p>  “老板你坑人啊。”<p>  老板笑着说:“小姑娘你不懂啊,这古董呢,时间越长,价钱就越贵,着可是千年的物件,价格当然不会便宜了。”<p>  “不行,一百的话可以考虑。”<p>  老板有些迟疑,心想现在的生意难做,一块破石头罢了,“五百。”<p>  “一百。”<p>  “三百”<p>  刘璃月坚定的竖起大拇指,“一百。”<p>  “二百,最低价了,不能在便宜了。”老板委屈的说道。<p>  白肆看着刘璃月和老板砍价,看的自己哈气连连,大概也累了,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p>  刘璃月也无奈的说道:“走吧, 反正老板也不愿意卖。”<p>  正当两人要走时,老板赶紧留住二位,“一百,一百就一百,今天算是倒霉透了,碰上你这个小姑娘。”<p>  刘璃月转身说道:“老板真会做生意。”<p>  老板尴尬的笑着回道:“小姑娘真会买东西。”<p>  付过钱后,拿着老板给包好的物件出了门,白肆就说道:“你干嘛费这么大劲买一块石头。”<p>  刘璃月嘿嘿的说道:“我见到你对这个物件好奇,我就想买下。”<p>  刘璃月打开盒子拿出物件,看了看,举得越看越普通,“我感觉还是买亏了,越看越像一块普通的石头。”随后就递给了白肆。<p>  “虽然说这块石头很是普通,但是它的寓意很好。”<p>  白肆又想起了老板口中所说的泰山石有些好奇,“对了,刚才那老板说的故事于这块石头有什么关系吗?”<p>  刘璃月说道:“相传很久以前,泰山顶邪气冲天,周围的百姓被侵扰的苦不安宁,每天都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有一日出现了一位得道行者,与邪灵鬼魅打了几天几夜,最终把邪灵逼回了泰山之巅,发现山顶有一洞穴与人间相连,可直通地府冥界,这行者就找来了一块大石头挡在了洞口,从此以后泰山就一直安然祥和,后人们就开始流传出泰山石镇万妖邪灵鬼魅的传说。”<p>  白肆听完以后恍然大悟,“也许我们可以去看看。”<p>  ----------------<p>  夜晚降临,两人坐在阳台上仰望星空,刘璃月伸手去触摸天上的繁星,心里有些莫名的伤感,“白肆,你看夜空中的星星,离我们如此遥远,就像我和你,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天各一方了。”<p>  白肆微笑道:“不管星空多么的黑暗,我都会像那个星星一样,永远的璀璨。”<p>  “如果真的天各一方了,我也会像这些星星一样守护着你。”<p>  刘璃月听到白肆这么说心里很开心,无知无觉的就依靠在白肆的肩膀上,感到些许温暖。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