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把斧子2018-12-08 14:283,115

  冬季的雪如鹅毛一般,渐渐的覆盖着这个城市,这场雪下了整整两天两夜,寒冷而又寂静,郊外的一户人家里,又开始了早已经被邻居们习惯的打骂声,和锅碗瓢盆的摔砸声,每当爸爸妈妈吵闹的时候还是幼年的江国忠很害怕,就会蹲到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双手护着耳朵,紧闭着双眼,吓得大声哭泣。

  此时的江国忠内心很是煎熬,年幼时母亲因为父亲赌博成瘾,嗜酒如命,得知父亲患上了癌症,最终弃家而去,父亲一人抚养儿子长大,江国忠也在幼年时遭受了父亲对自己的非人对待,时常打骂儿子,每当父亲回家时,那种令人厌恶的表情就涌现到脸上,醉醺醺的样子,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个小王八蛋,扫把星。”

  或许今天是幸运的,至少父亲没有打自己,如果换成了平日里输了钱就是不一样的态度了,一进到家门就会对着自己的儿子拳打脚踢,每次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而且还不敢哭出声来,那会被揍的更惨,周围了邻居都看不上江建业,江国忠没有上过学,没有买过新衣服,新鞋子,都是邻居们送给他的,邻居们时常护着江国忠说道自己的父亲,但是结果更是糟透了,邻居走后父亲会以为儿子会用外人来对付人了,会被打的更惨。

  江国忠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从来不敢说一句话,他知道父亲讨厌自己,恨自己,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最终江建业的癌症犯了疼痛不止,到医院看的时候被医院里检查出恶性肿瘤晚期,一路上江建业散漫的姿态,低沉的神情,回到了家中,一进家门就对着自己的儿子破口大骂,拳打脚踢,直到打的没力气了,骂的嘴干了,回到了卧室里一屁股躺在在了床上,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安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让蜷缩在角落里的江国忠有点纳闷,但是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响个不停,饿极了,就悄悄的打开卧室门,在门缝里直勾勾的瞅着父亲,江国忠觉得父亲可能睡着了,就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

  此时江建业在睡着睡着,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很温暖,虽然下着大雪的冬天这么寒冷,但是这种感觉暖人心扉,江建业望向天空,万里白云中出现一座金灿灿的龙雕祥瑞门,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看的是目瞪口呆,但事实并非如此,突然之间白云渐渐变黑,直到这万里白云全部被尽染成黑色,之前所见的一切完全消失不见,由光鲜亮丽变为昏暗无色,瞬间天地变色,乾坤倒转,狂风肆虐,黑云之中出现一座可怕又恐怖的黑色石门。

  江建业感觉四周散发着无比恐怖的气息,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暗淡之中石门口隐隐约约从里面走出一个身影,身穿鲜红色澜衫,头戴黑色羽帽,手持一把泛着黄光的神榆木剑。

  “欢迎进入鬼门关,吾乃(地司)渡你过黄泉。”

  江建业心里一怔,“黄泉……只有死去的人才会过黄泉,难道我……”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连续怕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光,不觉得疼,也没有其他反应,“不可能啊,难道是真的。“然后嚷嚷着,”我没有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你已经死了,不要妄想再回到人间,否则魂飞魄散。”

  江建业的双目泛着冷意,心中突有音声,“回到人间,你就可以重生,回到人间……用你的怨念……。”怨随心生,一心执意要回到人间,体内的怨气开始膨胀,渐渐的渗出魂体,整个身子慢慢被黑雾包裹起来,周围的寒意又深了几分。

  地司无奈的摇了摇头,在他的眼里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每个人都有执念,每个人都不愿意死去, 人死了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逝者已逝,何必留恋。”

  地司手持木剑向前一指,踏破凌空,眨眼之间整个人出现在江建业的上方,快速催动手中之剑,木剑化作数道符咒印记,缠绕在江建业的周围,符印快速的旋转向内收缩,怨气被包裹在内无法散出,江建业在符咒印记的缠绕下挣扎着,表情显得狰狞,怨气顿时烟消稀散,魂体也是虚脱着半跪在地下。

  怨气被散去的江建业瘫在地上开始哭泣,地司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真的已经死了吗,”此时江建业已经哭的哽咽了。

  “生前的一切都以与你无关,跟我前往轮回司接受审判。”

  江建业被带到石门前,仰头望着门上三个大字“鬼门关”哀伤的喊了口气,暗声说道“我不想死。”

  进入鬼门关后便是黄泉道,在踏入的第一步后,狂风肆虐,黄沙漫天,如同沙尘暴一般,如果没人带路的话就会困在此处,风声恐怖至极,凌厉而惊心。

  “护上自己的双耳,不要被你的怨念所侵蚀,否则就会迷失在这里,找不到方向,化为黄泉道上的一粒黄沙。”

  走在黄泉道上,随着狂风掠过,周围的风声中传来邪灵鬼魅的怨声,呼之欲耳,扰乱着往生者的心神,如果心神不定,就会被狂风卷入其中,江建业耳边时不时的就传来一些如同恶魔般的声音。

  “拒绝往生,回归本性,你将得到自由。”不断的传入耳中,躁动的情绪也慢慢的浮现到神情当中,地司见此有些不对劲,立即催动咒语驱散邪灵鬼魅,一首举起伸出双指,瞬间一道金黄色的光从上空直射而下,将两人罩在其中,普通邪灵鬼魅触之即死,只要撞到黄光之上立刻魂飞魄散化为灰烬,都纷纷躲开。

  “休得挡路,速速让开。”

  黄泉道上一路金光护体,邪灵鬼魅侵扰不得,两人平安来到往生石碑之下,地司说道:“这往生石碑可以映出你前生的福和祸,只要心无留念,就可前往轮回司。”

  “站到石碑前,不要心存怨念。”

  江建业走到往生石碑前,石碑开始慢慢发生变化, 出现了一个大字”喜“。

  起初浮现在眼前的是江建业和自己没过门的妻子相识的时候,二人情投意合,那时的江建业还不是赌博上瘾,嗜酒如命之徒,而是单纯的小伙子,很爱干净,对女朋友也是百依百顺,满足所需的一切,简直是宠坏了女朋友,直至渡过相恋的时光,让江建业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之前在黄泉路上被邪灵鬼魅沾染的怨念也被压了下去。

  往生石碑上又浮现出了“悲”的景象。

  随着江建业对妻子的感情越来越深,两人也走上了婚礼的殿堂,但是江建业觉得此刻站在婚礼上的妻子并不是真的开心,感觉出现了一层薄膜一样相隔了两人的距离,婚礼结束的当晚,两人扭捏了半宿,妻子都不愿和江建业同房,安安静静的一夜过去了,江建业发现妻子变了,不在和以前那样爱自己了,开始变得任性了,有的时候彻夜不归,每次都让江建业很担心,甚至电话都打不通,江建业问妻子为何,总是避而不答,此后每次妻子外出江建业都要在后面悄悄的跟踪着,她到底在干吗,随后的几天让江建业彻底崩溃了,自己的妻子居然和别的男子在暧昧,怒火瞬间就冒上了心头,突然开始浑身疼痛,过了许久后,起身回到了家中,当天晚上就把自己的妻子霸王硬上弓了,此后的日子里江建业一直郁郁寡欢,染上了赌博嗜酒的毛病,也不在管妻子在外的勾当。

  江建业刚刚平缓的心情,又一次被这一幕勾起了恨意,体内的怨气悄然无息的沸腾着。

  往生石最后的“离”景象浮现。

  随时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妻子的肚子开始慢慢的大了起来,江建业怀疑这个孩子会是谁的,常常在脑中显现出妻子和别人暧昧的场景,气就不打一处来,以是入夜的傍晚,江建业醉醺醺的踢开家门,进到屋里,看到妻子笑嘻嘻的对自己的肚子又摸又笑的,顿时就恼火了,对妻子拳打脚踢一顿后,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硬生生的骂一句“贱货”才会满足,日复一日只要江建业不高兴就会动手打骂妻子,甚至有那么一两次孩子都差点流产,好歹撑过了十月怀胎的时光,孩子平安的生了下来,但是这令江建业不高兴了,他开始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平时也很少看这个孩子一眼,妻子也对江建业失去了耐心,最终还是弃家出走。

  此刻的江建业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那个声音又开始在脑中回荡了。

  ”释放真正的自己,释放内心深处的仇恨。“

  这个声音又在江建业的心中重复一遍又一遍,本身已经堕落的江建业就很容易受到蛊惑。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