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把斧子2018-12-23 15:182,462

  随后白肆就感觉着一股微弱的气息追了出去,在商场外四处观察了片刻后,感觉不到魂体离去的方向,用力一跃,跳上了高楼的顶端,看到不远处有一道带有寒霜的黑气渐行渐远,立刻踏足虚空,在高楼顶端之间穿行而过,在追逐当中魂体察觉大概到了白肆在后方紧追着他,立刻加快了速度飞驰,逐渐的降低着高度飞入了车辆繁多的道路上,魂体从两车之间一穿而过,速度之快,身后的气流波动震得的汽车微微颤动,雪花飞扬,白肆不敢太多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在楼顶之上穿行,等待最佳的时机对付这孽障。

  二人你追我赶的出了市区,直到郊外后,白肆眉头紧皱迅速寄出木剑,直冲魂体而去,魂体随之躲开,木剑插在了魂体前方的地面的冰块上,拦下了魂体,两人停下了脚步,对目而视。

  魂体说:“你还真难缠,死追不放。”

  白肆冷哼,“你已经死了,不要妄想违背法则,破坏秩序。”

  魂体说:“死了又怎么样,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主人赐予了我新的力量。”

  “而你总是三番两次的破坏我的计划。”

  “你为何会对那女子下手。”

  江建业露出邪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双手慢慢紧握,“因为我想要得到力量,他们害怕、恐惧的力量。”

  “我的主人需要这些力量,而你也不能阻碍我。”

  “你的主人……是谁?”

  魂体大笑,“等我的主人真正苏醒的时候,你将亲眼看到。”

  “不管是谁,先让你魂飞魄散。”说完白肆手掌一伸,木剑瞬间回到手中,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冲到魂体身前重重的砍去,速度之快,周围的空气都变了形,魂体也不简单迅速闪开,消失在白肆的视野内,白肆犹豫片刻,转身望向半空,只见魂体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双手前几块大冰锥已经蓄势待发,刺骨的寒气迎面吹来,白肆念出一道咒语,手掌向前伸掩延,出现一层黄色的屏障,冰锥刺到屏障之上炸裂开来,四周的雪花被这股气流波及的扬起起来,紧接着白肆催动木剑,由一变二,由二变四……,直至十几把木剑朝魂体方向刺去,在魂体四周盘旋着,形成一道剑网,越转越快,就连剑鸣都消失在其中,白肆握拳,木剑集体想魂体穿插而过,白肆收回还在半空中飞舞的木剑,魂体也虚脱的落下,半瘫在地上,忽隐忽现,好似快要消失一般,魂体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意念,一个声音在它的脑中响起“把你的魂体交给我,不然你就会魂飞魄散,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得到我的力量,你才会活下去。”

  “主人要赐予我新的力量吗?”

  “不错,我的本源力量。”

  “当我降临这个世界之时,也就是你重生的时候。”

  魂体顾不上那么多,如果在耗下去,自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可能就一无所有了,只能先把自己的魂体交给它,这一刻江建业放弃了自己的魂体,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从江建业的魂体内涌现出来,雪花中裹挟着阴冷的寒气迎面袭来,白肆顿时一惊,“怎么回事。”

  这股力量开始冲破零禁点,零禁点是黑暗力量的媒介,而零又是所有能量的源泉,人在死后就会出现媒介,释放能量。黑暗力量就会悄无声息的通过媒介侵蚀着魂体,当江建业自行放弃了自己的魂体后,便会被操控之人所取代。

  天空突然暗淡了许多,魂体中残留的人性也消失殆尽,整个魂体完全蜕变,由虚化实,随之而来的则是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身影。

  虽然还未成型,但是已经是半虚的状态,此时江建业一阵大笑,应该说是另一个人,散发出的阴寒之气,瞬间让四周地面上凝聚了一层冰霜,令人毛骨悚然,周围的天空也变的暗淡了下来,空气中散发的气息也变的阴沉寒冷。

  魂体本源出现以后看着地司说道:“又是你。”

  白肆感觉到了一种非比寻常的气息,这气息压得自己有些难受,况且让自己没想到的居然认识自己,心生疑惑,“你认识我,你究竟是何人。”

  又仔细想了想之前江建业说的主人,可能与此人有关,“你是江建业口中所说之人,你的阴谋是什么。”

  魂体口气有力的说道:“吾乃梦魇。”

  白肆一下惊慌失色,“梦魇,你不是已经在几千年前消失了吗,为什么会出现。”

  “哈哈哈哈……我们只不过一直都躲在黑暗里伺机而动,再次降临人界。”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

  “不错,我们也是偶然发现人类在死后,魂体内膨胀的欲望和零禁点的碰撞,才使我们有了新的机会,我们蛊惑着魂体内的欲望膨胀,将阴暗面无限扩大,使零禁点到达崩溃期,我们就会通过媒介将能量传送到魂体上。”

  “这一次,我不会在想上次那样重蹈覆辙,而你们地府也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白肆眉头紧皱,“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梦魇嘴角一抹邪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可笑。”

  “废话少说,看招。”白肆双指划过剑身,微黄色的光芒在木剑上闪烁,催动咒语,仿佛有了灵性一样,自行动了起来,盘旋在白肆的身边随机而动,随后白肆犹如雷电一般冲到梦魇的面前,掌风呼啸而来,这一掌被梦魇轻松的接了下来,白肆顿时一震,没想到它的力量这么强,自己用了浑身的力量居然没有起到效果,在对方看来就和挠痒痒一样,同时木剑也随之刺了过来,梦魇侧身躲开,白肆立刻后退,迅速念出咒语,木剑瞬间分成数道,同时刺向梦魇,梦魇体内散出寒气,四周的气息立刻紧张了起来,好似它周围的空间被这寒气冰冻一般,木剑近身不得,微微颤抖,白肆收回木剑,聚气,瞬间爆发出的力量使得周围寒风肆虐,木剑发出剑鸣,人和剑通明,高速运动下残影叠加,这回让梦魇一下就变得很棘手起来,完全看不清白肆的行动轨迹,这让梦魇很愤怒,双手向天,顿时乌云密布,天色变的黑暗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今天我就毁了你的神力,让你变成一个废人。”

  正当白肆在这黑暗中谨慎防范时,一只冷冰冰的手掌拍在了他的天灵盖上,白肆心里大惊失色,心想不妙,但是为时已晚,梦魇手中出现一道黑色的印记,渐渐收入白肆的天灵盖内。

  此时白肆感觉自己想要反抗的身子瞬间浑身无力开始颤抖,随后虚脱在地,这时天空的黑暗之色也恢复到了之前的景象,现在的白肆和凡人无异,在这些神魔面前好无腹肌之力。

  梦魇看着这大快人心的时刻颠笑起来,狠狠的说道:“我已经毁了你的神力,你就在这人界渡过最后的时光吧,亲眼看着我降临这个世界。”说完后就消失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