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把斧子2018-12-23 15:182,298

  白肆叹了口气说道:“我的神力没了。”

  阿婆有些难以置信,“到底怎么回事。”

  “我原本去人界抓着怨魂,本来怨魂要被制服了,没想到这怨魂体内涌出一股能量,这能量强大到连我就无能为力。”

  “随后这魂体被这股能量夺舍,它自称梦魇。”

  阿婆的神情有些震惊,“梦魇。”

  “啊婆知道?”

  阿婆叹了口气,“这要源于几千年前,当年地府并不像现在这番景象,很久以前天府掌管出生在人界生灵,地府掌管人界死后的灵魂,那是人界的思维处于成长期,大脑并不是很发达,自从六界以外的荒原生物出现,人界就变了,处在昏天暗地的黑暗当中,此生物就是梦魇,它给人界带去了噩梦,此后人界就出现了各种欲望,混乱、杀伐、自私、贪婪,搅乱了所有的秩序。”

  “所有的天神撤回了天府,不在管理人界秩序,最后只剩下了我们地府善后,死去后的灵魂带着各种欲望来到了地府,将白色浸染成了现在的黑色。”

  白肆说道:“后来呢?”

  “后来星空中仿佛如陨石一样的物体坠落到了人界的一处村落外的林子里,有一户村民大着胆子去林子里查看时,发现林子几乎被这个从天而降的物体所毁坏,村民进入林子后,大火没多久就蔓延整个树林,林子深处一个巨大的深坑内陨石散发出微微的光芒,突然陨石爆裂,露出一个孩子的身形,躺在陨石的位置,村民看到深坑内有一个孩童居然躺在烈火之中,以为是天神下凡,就抱走了小孩偷偷的收养了下来。”

  “在梦魇祸乱人界的很多年后,殃及到了收养这孩子的那户村民,村民惨死的时候,这孩子很伤心,最终爆发了体内的能量,这股能量非常的霸气,就连天府和地府都为之一惊,找到梦魇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把梦魇打回了荒原。”

  “如果真的是梦魇的话就糟了。”

  白肆说道:“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此人?”

  阿婆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那一战之后,天府很忌惮此人的威力,就让地府之主请来了远在六界以外被称为打造狂人的烛星一族的族长,将深坑内剩下的陨石的能量进行分解,统一注入了在了一把连接的黑暗与光明的神榆树枝上,因为知道了此人的弱点,轻而易举就封印了此人的所有的力量,当时那人力量过于强大,一拳的频率就震破了人界与地界的空间,时空发生了扭曲,不计其数的魂体逃出地府飞向人界,就把陨石压在了阵眼之上,以树枝作为契机,后来烛星一族的族长把树枝做成木剑留在了地府。”

  白肆举起手里的木剑看了看,“难道就是这把?”

  阿婆点头说道:“没错。”

  “那此人后来怎么样了?”

  “还在沉睡中。”

  白肆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唤醒此人啊。”

  “少主啊,我给你讲个故事把。”

  白肆皱着眉头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讲故事。”

  阿婆不急不慢的说道:“你先听我讲完。”

  “那孩子的力量被封印后,就陷入了沉睡中,天帝不肯罢休,就命人摧毁肉身,但是其肉身坚如磐石,力不可摧,后来地府之主就给天帝撒了个谎,说肉身已毁,这样此人算是躲过了一劫,地府之主就将此人带回了地府,注入了新的神力,加入了新的灵魂,收为义子,取名白肆。”

  白肆顿时就不知所措了,愣了许久后,“我……怎么可能会是我,我记事几千年来,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千年前是你新生命的开始,而且这件事情,是不可能让你知道的,甚至连我在内,只有四个人知道。”

  “如果让天帝知道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阿婆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最不愿意看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白肆说:“阿婆,现在父亲不是和天府商议对抗荒原了吗,应该不暇理会此事,眼下应该先阻止梦魇复活。”

  阿婆皱着眉头,“不是我不让你找回昔日的能力,只是烛月一族所居住的类星体不久前已经被荒原的势力给毁灭了。”

  刘璃月说:“那不坏了吗,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间遭此大难了。”

  阿婆说:“那也未必,烛星一族的逃亡的幸存者兴许会帮助你们。”

  白肆说:“那怎么才能找烛星一族。”

  “东海多风浪,暴雨连日不休,天气十分恶劣,一般人没有能接近那里,只要你们通过这片区域以后,有一座岛屿,此岛屿有屏障相隔,只要一直行前走,就会进入岛屿,烛月一族的残余就会出现在你们眼前。”

  白肆说:“那好,事不宜迟,赶快动身把。”

  阿婆说:“地府还需老朽,你们要多加小心。”

  阿婆把白肆和刘璃月送回人界后,两人来到东海沿岸的城镇中买了些必用品,到海边找老板租了一条游船,一切都准备好后已是黄昏之色,休息了一晚后,准备着前往东海。

  白肆对刘璃月说道:“这次凶险万分,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

  刘璃月说:“哎呀,真啰嗦,多一个人多份照顾嘛,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危险就害怕呢。”

  “好吧。”

  两人上了游船以后,开着游船前往东海,一路航行中一帆风顺,并没有出风浪狂风现象。

  刘璃月说:“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这里一片平静,和阿婆说的差之千里啊。”

  白肆说:“不要放松警惕,最平静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

  刘璃月说:“你就是太紧张了。”

  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条鱼,落在了甲板上,白肆拿起来看了看说道:“鱼……天上为什么会掉下来一条鱼。”

  白肆刚一说完,前方突然刮起了狂风,晴朗的天空中瞬间被一片乌云遮盖,雷电交加,不一会海面上一阵波涛汹涌之意,搅起一股数米的海浪滚滚而来,游船被狂风刮的左摇右摆,两人也左右乱晃,有些站不稳,趴倒在船板上,滚滚而来的巨浪把游船扬起成九十度,刘璃月大叫着差点掉下了船去,幸好白肆一手抓住了她,游船挺过巨浪之后,二人松了口气,在暴风雨的拍打下,刘璃月勉强的抓着船板上面的绳索,女孩子本来力气就小,也撑不了多久,说道:“白肆,我没力气了,快撑不住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