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境界之说
执笔为梦2018-11-02 17:004,502

  小房间内墨香飘飘,方远用的文房四宝是方牧从皇城带回来了,一般都是太学内的大儒们所用,只是方牧是右丞相同时也是一名大儒,朝廷也会提供上等的纸墨笔砚。

  方远久久没有下笔,笔尖的黑墨滴在白纸上渲染开来,就如同水墨画一般。

  半离看着方远明亮的眼眸内隐隐有些担忧,他从小跟在方远的身边,知道方远风采斐然,一盏茶的功夫便能够做出一首诗词,可现在方远却在犹豫。

  “少爷,要不还是先吃早饭吧,老爷和夫人都在前厅等着呢,还有时间作诗词。”

  方远收回目光看着白纸中间的大块墨团轻声道:“不必了。”

  说罢便提笔行书!

  “萧瑟长桥心往哪般,脚步踌躇且看东西路。咸安城远,念幽幽,何时抱君恩!本是八尺热血男儿,欲将布衣替戎装。倭寇猖獗,剑铮铮,将斩贼人首!”

  笔落一股肃杀之意在白纸上铺展开来弥漫至阵间屋子。

  “半离,收好,吃饭!”

  方远放笔虎步龙行离开房间前往前厅吃早饭。

  半离看着书桌上的词怔怔出神,将纸小心卷起来后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方远的词很是豪迈,奈何却充满了忧郁之气。

  他知道方远从小便想成为大将军,以至于小时候腰间便挂着木剑,可惜此生于武无缘。

  “仲渊,快点吃不然粥要凉了。”方氏见方远精气十足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虽然方氏已老,但是在其脸上还是可以看见昔日的娇媚。

  “是的,母亲!”方远入座端起已经盛好的瘦肉粥喝了一口。

  早饭时非常安静,方远从小便被灌输食不言寝不语的思想,身为名门望族方远觉得也是很有必要如此,来保持风度。

  饭后,坐在首位的方林看着方远道:“仲渊啊,今日是小学的结业试,你准备的如何?”

  “父亲,孩儿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方远行礼便准备和半离出门。

  方氏看着方远的背影担忧道:“老爷,远儿这孩子从小便聪慧,琴棋书画更是一通百通!只是这武……”

  说到这方氏便又要掩目垂泪了!

  方林瞪了方氏一眼道:“妇人耳,虽说大秦尚武,可曾轻视文人?朝中的文家大儒哪一个比那些只会舞刀弄枪的武夫差?”

  “儒士岂是说成便成的,想当年以牧儿之姿在成年后也是花了两年才点亮自己的命宫的!”方氏眼圈通红,刚刚止住的眼泪又要簌簌落下。

  方林沉默,过了好一会才道:“平凡未必是坏事,以远儿的情才就算不能是儒士也是大家啊!且当知足!”

  方林挥袖而去,显然心情有些不悦。

  飞仙楼外,方远早早的便来了,然而与其约定的好秦桐却迟迟未到,于是方远边呆着半离来到飞仙楼对面的茶馆要了两杯香茗。

  “方少爷,今个是要碧螺春还是要龙井?”茶馆的掌柜远远的看到方远便上来亲自迎接。

  方远微微一笑道:“我来一杯龙井,半离你喝什么自己点!”

  半离点点头要了一杯西域非常有名的果汁。

  掌柜的见方远就准备在一楼喝茶不由得问道:“方少爷,楼上还有雅座,今天是新来的歌姬,唱的一嗓子好曲,要不要挪步听听?”

  “不用了,我还要等人,楼上不方便!”

  方远和半离两人找了一个靠门的位置安静的喝着茶。

  一盏茶都品完了,第二杯还冒着氤氲热气,秦桐才来。方远见秦桐气喘吁吁的模样便对他招招手,让他过来喝口茶歇息一下。

  秦桐一屁股坐在方远的旁边,从方远的手中便将碧螺春夺了过来,牛饮而尽。

  方远见状无奈的摇摇头道:“当真是牛嚼牡丹啊。”

  半离也是睁大眼睛薄怒道:“秦少爷,这茶可得你付钱!”

  “我付,不就一杯茶吗?就连你的果汁我也给你付咯行不行!”秦桐将杯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没好气的道。

  很多时候方远对付不来秦桐,而秦桐则是无法应对半离。

  秦桐丢下一块碎银子,也没有找钱便潇洒的离开,方远紧跟其后。倒是半离则是拿起桌子上的银子向掌柜找钱,将几个铜板揣在自己的钱袋中才安心的点点头,高兴离去。

  方远和秦桐并肩而行,一路上时不时会有人和两人打招呼。

  “栖凤,你得改改你这个爽约的毛病了,要不是我拦着半离非得狠狠说你不成!”方远慢悠悠的走着,慢悠悠的说着一副悠然的模样倒是羡煞那些掌柜商人。

  “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每次出门都要安抚一下诗媛,不然他肯定跟过来。今天早上她死活要去看我们考试,我偏不让她去,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她骗入房间的!”秦桐得意一笑,很显然在为早上能够骗过诗媛而感到高兴。

  “你也是够了,以诗媛姑娘的情才容貌完全可以配的上你,你还挑三拣四的。如果是我,我就非诗媛姑娘不娶了!”方远抓住这个机会可是好好的调侃一下秦桐。

  “这个是你说的啊,回去我就告诉诗媛去,说你要娶她!”论到斗嘴,秦桐可没输过被方远这般揶揄,他肯定要回击啊。

  “秦少爷,你就得了!诗媛姑娘在三年前就说非你不嫁,现在又跑到你家去了,整个符现郡谁还敢把她娶回家啊!”或许收了秦桐的几个铜板,半离的话也没有平时那般刻薄,却依旧呛的秦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三人一路上走走聊聊很快便来到小学门口。

  当今的小学已经不在是当年只有皇族和诸侯门第才能上的小学,自从天寻皇帝颁布有教无类后,天下九州纷纷设立小学,很多寒门弟子都能够去学习,这也是为何大秦武风这么浓厚,文人骚客却始终络绎不绝的原因了。

  虽说是有教无类,小学对全天下人开放,奈何寒门之地想要上太学,却很难。

  小学在九州遍地开花,而太学却只是皇都才有,而皇家子弟不用说肯定会有太学的名额,至于地方诸侯肯定动用一切办法将自己的子孙送入太学,如此一来留给寒门学子的名额便更少了。

  现在太学中寒门弟子那一两个名额还是多亏了当朝的左丞相,因为左丞相娄俞晓便是寒士出生。

  小学教堂内,方远忽然询问一旁的秦桐,“呐,栖凤,你说武至臻境真的能够破碎虚空白日飞升吗?”

  秦桐被方远问的怔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表情严肃道:“当然,史书上不是有记载始皇帝破碎虚空驭龙而去吗?”

  方远沉默片刻后道:“史书也是人书写的,更何况记载的事有关于始皇帝,真假还两说呢!”

  “应该不会有假吧,毕竟最后白起大将军也白日飞升了!”秦桐真的是语出惊人,让方远目瞪口呆。

  “你怎么会知道白起大将军飞升了呢?”不管是在朝还是在野都没有白起飞身之说,如今却被秦桐翻出来了,这倒是让方远颇为好奇。

  秦桐将方远拉过来,然后四下看了一下,发现没人注意他们便贴在方远的耳边小声道:“当年我家的太太太祖爷爷便是白起大将军飞身护法之一,也是太太太祖爷爷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只有我们这一脉的秦家家主才知道的秘密。”

  “哦!”

  方远很是吃惊,不仅仅吃惊这个秘闻,同样吃惊秦家家主才能知道的秘闻秦桐居然能知道,难不成秦家下一代的家主会是秦桐。

  这个问题方远没有在去追问,虽然他和秦桐关系亲密情同手足,但是这毕竟涉及到秦桐的家事。最重要的是以秦桐的脾气,估计是不会当秦家家主的,如果秦桐有这么一丝念想,方远肯定会帮助秦桐的。

  “相传,只有武道境界突破武圣人才能白日飞升!”秦桐又是小声说着,像是做贼一样。

  “这个我知道,武圣之上便武尊,武道至尊!”这个是烂大街的秘闻了,方远对于秦桐小题大做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

  武道一途有众多境界,最初便是武人境,就算是会武但依旧还是人!

  第二个境界便是武士,此刻便能入朝为官了,所以才称为士。不过当今大秦国力雄厚,一般的武士只能在军队中当小军官。

  第三个境界便是武宗,一代宗师,便可以开山门立宗派了。能够达到武宗的武者很少,这也是武者的分界线了。

  第四个境界便是武圣人!

  武宗可以飞天入地,突破人类身体的极限。然而武圣人便是超凡入圣了,翻手可劈巨山,覆手可断流水,举手投足间都会带着武之道,以道为攻击手段,其威能可想而知了。

  至于武者的第五可阶段,武尊至今只是传说,相传大秦历史上也之后始皇帝成为武尊了,至于秦桐所说白起大将军也是武尊,这还有待考察!

  武者四大境界,想要晋级都飞常困难,因为每一个大境界都有天地人三个小境界。

  方远之所以惋惜自己不能练武便是他天生武元大圆满是天武士。

  相传在大秦还未统一九州之时,西楚的国君楚霸王便是先天武元大圆满,刚练武便力能扛鼎,人万人敌之姿,奈何当时吴道不完整,没有一整套修炼体系,所以西楚霸王也只成为了天武宗,差一步便能成为武圣人了。

  如果那是有一套完整的练武体系,西楚霸王肯定是第一高手,就算比不上始皇帝,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可惜英雄总有落幕的时候,最终西楚霸王竟然是在北汉一群天道伪儒士之手。

  武者有四大境界,儒士当然也有境界之分。

  不过儒士大境界只有两个,那便是修人境和破天境。

  儒士推崇修身养性,趋利避害。俗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便是这个意思。

  所以修人境便是修炼自身得意强大,但儒士修炼自身同武者又不一样。

  武者练外,儒士修内。

  儒士要修行,第一件事便是要确定自己的命宫。

  何为定命宫,便是要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今天道不仁,衰弱灵气使人饱受三灾八难之苦,定命宫便是要看到自己的命运。

  第二件便是改命格,定下了命宫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如果自己的命运多舛那便要更改自己的命运,这样便很符合儒士趋利避害这一点。

  第三件事便是要养命,也叫养性,修养自身的心性,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能够保持本心,这便是养命。如此一来便可以身心达到完美的境界。

  儒士能够达到养命境界,那便可以称得上是大儒了。

  至于儒士能够达到破天境,那边是圣人了。以一人之力抗击虚伪天道,实力堪比武圣人!

  可是大儒要修成圣人非常不易,比武宗练成武圣人还要难。而且想要成为儒士条件也非常严苛,只有定下命宫才能成为儒士,自此踏上逆天改命一道。

  可是天道犹在,能够逆天的人又有多少,除非那些武圣人可以不顾三灾八难。至于改命那便不可能了,连命宫都没有定下,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如何改命,最后还不是在天道之下化为一捧黄土。

  武者练其外,儒士修其内。两者修炼截然相反。

  武者修炼的是武元,武元是武者的根基,没有武元便不是武者,武者的修炼便是要凝练武元。

  而儒士修炼的是气,与天道的阴阳二气不同,儒士修的是浩然气,只要修有浩然气,遇到任何境遇都能处之泰然。当然这中说法稍微夸大了,不过修成大儒便真的可以如此。

  小学人多,却格外幽静,尤其是教堂小学的学生们者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等待先生到来。

  一位头发苍苍的老者缓步来到教堂内,老者虽老但是精神矍铄。

  这位老者便是小学的先生,乃是一名儒士,不过他从未和学生提及过自身的境界。

  曾经秦桐也私下老者的境界,而老者变为正面回答,只是指了指天空摇摇头,有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摇摇头。面对老者打的哑谜,秦桐当然不知,不过方远却知晓老者的用以。

  老者指天摇头,表示他无力抗天,说明了不是破天境。老者再次指心脏摇头,说明他道心还不稳,还未养命。那么老者的境界便呼之欲出了。

  只是后来方远并没有告诉秦桐老者是和境界,因为老者的本意便是告诉秦桐,你知道便是知道,不知道便是不知道,不然当初老者便直接告诉秦桐自身的境界了,何必再让秦桐如此大费周章的去揣摩。

  方远聪慧领悟出老者的意思这才为告诉秦桐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儒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