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廿四欢2019-11-12 09:272,102

  辛凌鹫帮着,将老人的房间收拾好。

  傍晚的时候,方端末送辛凌鹫出去坐车的路上,手抄在口袋里,背影孤清,缓缓开口说:“他是我舅舅。”

  辛凌鹫侧头看他一眼,轻轻“哦”了声。

  “他赌博,欠了一屁股的债。他也酗酒,喝醉了像发了疯的狮子似的,谁都打。不过还算有良心,顶多自己回来要钱,从不把债主往家里带。”方端末淡淡地说着,“其实我小时候他对我挺好的,那时候家里生活条件不好,日子过得苦,饭桌上的肉全被舅舅夹到我的碗里,我没爸爸,我妈也在我小时候就不在了,被舅舅姥姥养大的。”

  辛凌鹫下意识放慢了脚步,想晚一点到达公交站,想多听方端末讲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后来舅舅找了个媳妇,成家了,搬出去住,再后来家庭不和,闹矛盾夫妻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舅舅性情大变,家暴。”方端末顿了下,不敢相信这个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或者说,是不相信她的小舅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性情大变,舅妈几次被打进医院,刚结婚时 有过一个孩子,也掉了。身边人都在劝,让他们离婚,舅舅不答应,舅妈在协商后,也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机会,给了一次又一次,舅舅变本加厉地变得开始赌博,开始酗酒,变得面目全非。”

  方端末简而言之地说完,勉强冲辛凌鹫笑笑,说:“今天吓到你了吧。”

  “还好。”辛凌鹫抿嘴,“我经历过更糟糕的。”

  辛凌鹫永远忘记不掉那个暴雨夜,一群要债的暴徒冲破房门,将母亲在乱棍中打死。那场面,辛凌鹫能记一辈子。这个恨,辛凌鹫也能够记一辈子。当年父母的公司破产,父亲窝囊的跑掉,将她与母亲抛出来做挡箭牌。

  那些人仅仅是要债吗?

  他们简直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年近十三岁的辛凌鹫被绑在绳子上,要在一口天井的上方。空洞洞的深不见底的井像是恶魔的血盆大口。眼睁睁看着母亲在自己脸前死去的辛凌鹫既害怕又恨眼前这群人,但是当时的她什么也做不了,只知道哭,也只能哭。

  心撕力竭地哭声让她的嗓子一度失声。

  后来姨夫带着她,跑遍了国内大小的医院,医生都说,不能够开口说话了。

  当时辛凌鹫觉着失声、哑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时什么样荒唐而又可怕的事情都比不上自己亲眼看着母亲的死去残忍。

  那段时间她封闭自己,性格清冷,对身边问候关怀的声音冷漠而又孤傲。

  没有人愿意接近她,没有人愿意与她成为朋友。

  “辛凌鹫。”方端末看着一脸纠结茫然痛苦的辛凌鹫,下意识喊了她一声。

  对方没应。

  方端末随口,自由发挥叫着她的名字:“凌鹫?小九……辛辛!”

  在听到这声“辛辛”后,辛凌鹫突然就惊醒,肩膀晃了下,看向旁边时,眼眶湿热,一开口桑阴沙哑的厉害:“你方才叫我什么?”

  “我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应。”方端末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人这样喊过你吗?”

  “有。”辛凌鹫轻轻点了下头,说,“我妈以前这样喊我,后来她死了,就没人这样喊我了。”

  “抱歉。”

  辛凌鹫坚强地摇头:“没关系。曾经以为自己怎么样也挨不过的苦日子,当你挨过去之后,就觉着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啊。”方端末附和,“就像人生,关关难过关关过。”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走到了公交站牌,方端末目送她上车前,提醒她:“后天别忘了过来吃饭。”

  “忘不了。”辛凌鹫扭头笑着冲她挥手时,公交车门正缓缓地关闭,隔着一层毛玻璃,两人的音容变得模糊,留在心底的印象却依旧深刻。

  辛凌鹫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车窗外匆匆而过的风景,心里充实而又满足。

  以前没当回忆起过去种种,总是无尽的痛苦。但是有时候,当你遇到某个人,看着他,你就会觉着其实自己所经历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别人都能够苦中作乐挨过来,为什么自己不行。

  她也能够像对方一样乐观而又积极地面对生活。

  方端末转头往巷子里走,路上一条哈巴狗在摇着尾巴欢脱的绕在他的脚边。他认出来,这是巷口王大爷家的看门狗,方端末来来去去的经过的次数多了,时不时会丢给它几根火腿肠喂一下就混了个眼熟。

  方端末蹲在墙角逗了它一会,口袋里空空的没有肉肠给它。

  通人性的狗灵气十足,见方端末不给肉吃,就黏在他的脚边迟迟不离开。方端末哭笑不得,只得绕进就近的小超市,买了两根火腿肠,喂饱它,这才算了。

  “我告诉你,被人给的肉肠你可不能吃啊,只能吃我的,知道吗?”

  “别人要药你,你吃了的话命就都要没了。”

  “我是真心对你好,我不会药你的,所以你就放心吃。”

  哈巴狗像是能挺懂事的,仰着脖子汪汪叫了两声算是回应。

  方端末拍拍它的狗头,自言自语地蹲在那细细碎碎地说着好多话。乱七八糟的,关于生活,关于自己的想法态度,蹲在那腿酸了,索性就拽了下裤子坐在地上,这些话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贾子邺陈远镇太粗枝大叶,殷明城虽然大成熟稳重心思细腻些,但是方端末也很少跟他讲。男生间,有简略的交流方式,话说多了碎了也就矫情了。

  闷在心里的话,在此刻,方端末一股脑地全都倾诉给了一条狗。

  如果让贾子邺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苦巴巴的吐槽:原来我们几个兄弟还不如一条路边哈巴狗啊。

  日头渐渐斜,天色暗下来,方端末这才往家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听说你是穷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